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71章 小家伙,你睡的倒是香

明月高懸,月朗星稀。“殿下,臣妾功成身退,就此拜別。”
熟悉的倩影深深地向他行了一禮,轉身決然離去。他壓抑著巨大的苦楚,用盡全力抬起手,伸向她的方向,卻只觸到一片涼涼的衣角,從他手中緩緩滑走。他望著那身影牽起身旁一白色男子的手,兩人相視一笑,郎才女貌,如佳偶天成。他睜大雙眼試圖看清那男子的長相,眼前卻如同被薄霧彌漫,怎么也看不清那人是誰。他不甘,試圖追上去,卻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竟陷入一潭沼澤之中,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兩人越行越遠,直至身影模糊。他越陷越深,淤泥逐漸沒過他的手臂,胸口,肩膀,脖子......在堵住他的口鼻的最后一刻,他終于放下姿態,不顧一切地嘶喊出聲。“別離開孤!”
洛翊宸驀地驚醒,身上的寢衣早已被粘膩的冷汗打濕,胸口的衣襟半敞,裸露的結實胸膛正劇烈起伏著。夢中的窒息和失去什么東西的空虛正在飛快地蠶食著他的心,那種迷離的痛楚讓他分不清此時是夢中還是現實。直到,他摸到了手邊一個軟軟涼涼的東西。他低頭向床邊看去,一個嬌小的身影正趴在床邊睡得香甜。一只胳膊被她壓在腦袋下面,另一只胳膊則肆無忌憚地伸展著,正是那只小手觸碰到了他的大手。一碰到他的手,那小手本能般地握住了他的食指,頓時他感覺他的手指被一種溫涼嬌軟的觸感緊緊地包裹住了。洛翊宸渾身一震,身子僵硬了片刻。他向來不喜歡與別人有肌膚接觸,他的第一反應是要把手抽出來,此時卻有些不舍。她是累極了。今晚又是九日一次的施針日,看來夏落是精疲力盡后趴在床邊就昏睡了過去。冷白的月光從雕花窗帷中斜照進寢殿,溫柔地描摹著小女人的輪廓,襯得原本嬌媚的眉眼,更添了一絲清冷。洛翊宸眸色復雜,眼底的黑沉如水漾起層層波瀾。夢中那決然轉身的身影,與眼前之人的樣子逐漸重合。幸好她還在身邊......可他為何會做那樣的夢?難道因為他們說好,待助他安然登基,便還她自由?他突然不想放她走了。想起夢中她牽著別的男子的手,對著別的男子笑,他就一股氣血上涌,邪惡地想把她牢牢綁在他身邊,只能看著他,只能對他笑。洛翊宸坐起身,彎下腰,緩緩將沉睡的夏落抱起,輕輕放在床榻的里側,給她蓋好錦被。自己則又躺回大床的外側。宮里的夜永遠都是寂靜無聲的。遇到夏落以前,他幾乎每晚都痛到無法入眠。伴隨他的只有這寂靜的夜。就像一種濃稠粘膩的黑色毒液,一點點地把他腐蝕、淹沒,直到他短暫生命的終結。可現在,他耳邊是女人細小均勻的微鼾,鼻間縈繞著熟悉又獨特的幽香。他有點喜歡上這夜了。希望這一刻停留得久一點,再久一點。洛翊宸入睡前迷迷糊糊地想著......直到他感覺到胸口上被人掄了一拳,把他徹底捶醒了。他向一旁看去,只見“始作俑者”正緊閉著雙眼,小嘴微張,仰面朝天,整個身體呈現出一個“大”字,占了大半個床榻。而那只胳膊正肆無忌憚地橫在他的胸口,精致的小拇指還不自覺地翹了翹。洛翊宸無語,輕輕把她的胳膊拿下來,放在身側,拉了拉錦被,打算重新入睡。還沒等閉眼,他突然覺得腿上一沉,腰間被一彎柔軟環繞。洛翊宸無奈抬眼,果然,夏落側過身,一只腿正騎在了他的腿上,褻褲寬松,隨著她的動作往上縮了不少,露出一截白嫩細滑的纖細小腿。另一側的胳膊搭在他的腰上,抱得緊緊的,小手還在無意識地摸索著。不知夢到了什么,夏落熟睡的小臉上露出了甜笑,嘴里不知嘟囔著什么,柔軟的臉頰在洛翊宸的大臂上蹭了蹭。寢殿內的寒涼夜色逐漸升溫,洛翊宸眸色幽深,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向一處涌去。他咬了咬后槽牙,側過身,一只手抓住不斷作亂的小手放在胸前,一只腿壓住了她的腿。夏落整個人被禁錮在洛翊宸的懷里不能動彈,頓時安靜下來。良久,洛翊宸輕輕吐了一口氣,看向懷里的人。女人因為被懷抱包裹,反而睡得更沉,冷櫻色的小嘴微張,泛著誘人魅惑的光澤。他低下頭,泄憤一般恨恨地咬住了她的下唇,唇齒間緩緩摩挲著,感受著那片溫熱濕滑又柔軟的不像話的嬌嫩。他感覺到他的氣息又開始紊亂,只得放開了夏落,把下巴抵在了女人光潔的額頭上,聲音暗啞惑人。“小家伙,你睡的倒是香。”
......日上三竿,夏落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這一覺睡得真香。她環顧四周,才反應過來自己正躺在床榻上。奇怪,自從開始給太子解毒,她就自覺地去睡外間的軟塌,把舒服的大床留給了太子,怎么今天竟然是在床上醒來的?怪不得昨晚睡得那么好!還夢見了半夏給自己做了一個巨大的抱枕,軟軟的,暖暖的,抱著特別的舒服!夏落回味余長地抿了抿唇。嘶——嘴唇好痛,夏落摸了摸下唇,怎么好像還有點腫。還沒到夏天呢,死蚊子就那么猖獗嗎?夏落沒多想,隨手拿了一個紫草膏抹了抹,就沒在意了。宮人進來幫她梳洗打扮,吃了早膳,她才向主殿走去。......主殿內,夏落毫無意外地看見了唐側妃和馮良娣。兩人正坐在下首兩側的太師椅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看著倒是沒有之前那一見面就劍拔弩張的樣子了。見夏落打著哈欠走進來,馮良娣掩不住臉上的嫉妒,一股一股地向外冒著酸氣。“哎呦,殿下夜夜留宿宣和殿,娘娘您還真是受苦了呢!”
聽到馮良娣的冷嘲熱諷,夏落也懶得跟她客氣。“是啊是啊,累了一晚上,殿下還真不知道心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