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70章 她竟然只關心宇文峙?

三人風卷殘云,很快就把滿滿一桌子的菜席卷一空。當然,這里的“三人”主要是指夏落和凌霄兩個主力。兩人此時如出一轍地靠在椅背上,挺著圓滾滾的肚子,肆意地打著飽嗝。凌霄道長日益圓潤飽滿的臉上冒著紅光,滿意地吧唧著嘴,再也不復初次見面那仙風道骨的模樣。夏落估摸著他再這么胖下去,凌霄跟別人說自己是道士,別人都會懷疑他是個騙子。于是,夏落好心地道,“凌霄,你......喝奶茶嗎?”
凌霄疑惑,奶茶是什么東西?不管了,宣和殿出品,必屬精品。況且聽起來就很好喝的樣子。他瘋狂點頭,“喝喝喝。”
須臾,半夏端著兩杯超大杯珍珠奶茶送到了他們的手上。為了方便夏落喝奶茶,半夏特意吩咐人定做了特制的杯子,有著高高的杯壁,還帶一根粗粗的吸管,能順利地把珍珠芋圓布丁吸上來。今晚的奶茶是用頂級的龍芽煮的,還配上了半夏新做的芋圓和牛奶布丁。濃郁的茶香、滑嫩的布丁與清甜芋圓融合得恰到好處,又被半夏提前冰鎮好,冰涼爽滑的口感拿來解辣解膩剛剛好。大口吸了一口,夏落滿意地喟嘆出聲。啊啊啊!奶茶配火鍋,周二變周末,簡直了!!凌霄嘗了一口之后,眼里興奮的直冒光,吸溜吸溜牛飲著很快就把一大杯奶茶喝到見了底。他就知道半夏的手藝沒得說!恨不能自己長了兩個胃,可惜這一大杯奶茶下肚他終于再也吃不下任何東西了。只感覺一張嘴就能吐出來,只得一只手捂著嘴,另一只手沖半夏伸出了一只大拇指。跟夏落混時間長了,他也學會了這個手勢。半夏得到認可,才喜滋滋地回了小廚房。......洛翊宸看著日益向咸魚畫風無限趨近的凌霄,嫌棄的皺了皺眉頭,微不可查地往夏落這側挪了挪身子。同樣是咸魚,為何這貨看起來就這么的礙眼......三人里只有洛翊宸依舊風光霽月,在純凈無垢的月光下反而添了一絲清冷的貴氣。他微垂著頭用帕子優雅地沾了沾性感的薄唇,夏落看著他風月無邊的側顏不知為何竟有些渴。她正失神,便聽洛翊宸的聲音響起。“過一陣,北燕的使團便要進京,你做好準備,到時你與孤一起前去接引。”
前幾天在議事殿上,承慶帝就公布了這個決策。他思索了幾日還是決定將這項任務交給太子最為合適。大皇子魯莽粗心,卻年盛力強,又是毛遂自薦,承慶帝安排他作為太子的副手,出個勞力。洛明浩雖心有不甘,卻也陰沉著臉不得不領命。在賞櫻會那天,四皇子洛景軒也是為著這件事來找洛翊宸商議,想要在北燕使團進京一事中,謀個差事。他在深宮之中好不容易茍到了十八歲,如今多少有了些自保的本事。眼見著再過兩年就要出宮建府,也算到了建功立業的年紀了。洛翊宸說得云淡風輕,夏落聞言卻愣了一瞬。北燕使團?最近過得太愜意,她竟然一時忘了。北燕使團來上京朝拜是原書中一段重要情節,因為這是整個故事的一個重大轉折點。原書中,北燕使團此次來上京,不僅是為了朝貢和給太后娘娘賀壽,更重要的,是送北燕第一美女——香鸞公主來南衡聯姻。然而,這只是表面目的。香鸞公主雖是美艷無雙,卻也城府極深,朝堂手腕極高不可小覷。她嫁到南衡之后把朝中攪和得烏煙瘴氣,內耗嚴重,這也讓南衡在原書最后與北燕的大戰中損失慘重。可最讓夏落在意的,不是香鸞,而是在北燕來訪期間發生了一件事。這件事不僅是“南北大戰”的導火索,也直接加速了洛翊宸的早逝。與使團一起進京的,還有北燕的九皇子——宇文峙。這位據說不是很得寵的九皇子在端午游船的當天,被歹人趁亂擄走,太子洛翊宸也因此受了重傷。在三天后,侍衛們才在寒水灣的下游找到了他殘破的尸體。北燕皇子來使期間在他國被害,作為接待使團負責人的太子,即使重傷在床依然受到了承慶帝毫不留情的訓斥與厭棄。二皇子洛羨風臨危受命,很快調查出此事是由山匪所為,并帶兵迅速剿了那窩山匪,拿下了殺害北燕九皇子的真兇。整個過程順利到當初夏落在看這個情節的時候都懷疑過是不是這個男主設的局。自此洛羨風也正式開啟了登頂九五之路。眼見著火麒麟解毒進程過半,為了今后美好的咸魚生,夏落可不想丟了洛翊宸這只大腿。原本夏落打算拐著彎地暗示讓洛翊宸不要接這項任務,但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現在她只能想辦法改變宇文峙的命運,至少他不能死在南衡,不能死在這次來使期間。......洛翊宸沒有聽到夏落的回應,偏頭發現她正在發愣。瑩白色的月光灑在她的頭頂,為她勾勒出一圈淡白色的光暈,以往靈動的雙眸此刻微微顫動著,因發愣而顯得有些空洞與朦朧,像沒有靈魂卻極美的人偶娃娃。一瞬間竟讓洛翊宸覺得有些不真實感,仿佛她隨時都會消失,不由得心中劃過一絲莫名的心慌。“你在想什么?”
“當然是在想宇文峙......”夏落沒過腦子,本能地說了出來。剛說出口就覺得不對勁,轉頭就對上了洛翊宸黑如鍋底的臉。洛翊宸瞇著鳳眸盯著夏落,周身溫度驟然下降。突如其來的寒氣凍得夏落縮了縮脖,而凌霄早就滑到了桌子下面,只露了一雙小眼睛在桌面上小心翼翼地望著兩人。夏落斟酌著措辭,趕緊解釋,“臣妾是說......聽說北燕九皇子宇文峙也會來送親,臣妾是在好奇,宇文峙再不受寵也是個皇子,宇文帝不怕他在南衡有什么不測嗎?洛翊宸看起來臉更黑了,沉默了幾秒,突然開口,“你只關心這個?”
夏落既然知道了和親之事,也必然聽說了香鸞公主關于他的傳聞,他以為她會如臨大敵。他都做好了解釋的準備,可她竟然只關心宇文峙?夏落揚起在月光下白得發光的小臉,一臉迷茫,“不然呢?”
為什么她感覺這狗男人更生氣了?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