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65章 這是又犯病了吧?

馮皇后掃了一眼下首,除了二皇子洛羨風以外,洛明浩竟然也不在。她蹙了蹙眉,“大皇子怎的也沒來?”
白賢妃面上掛著溫和的笑,對馮皇后解釋道,“這不是前些日子浩兒沒通過殿前考校,這幾日沒日沒夜地讀書,生怕被他們兄弟幾個落下,讓他父皇失望。”
每三個月的殿前考校是從先帝時期就留下的習慣,承慶帝會親自考察皇子們這段時間以來的學習成果和政見策論,也是在陛下露才揚己的大好機會。馮皇后聞言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卻也沒說什么。白賢妃不動聲色地松了口氣。沒通過考校是真的,不過她那好大兒一點也不著急,天天只知道跟府里的侍衛比武摔跤。讓他來賞櫻會結交些權貴子女,他倒覺得跌份,一句全由母妃做主就把她給打發了。幸虧馮皇后沒當眾給她沒臉。坐在淑婕妤身邊一鵝蛋臉女子聞言瞪了對面的五皇子洛俊喆一眼,“瞧瞧人家大皇子多勤奮,誰像你這個不孝子,被你父皇訓了還不知道悔改,天天去軍營找人比武,也沒見你比出什么名堂!”
說話的是良貴人,是五皇子洛俊喆的母妃,也是五營統領秦將軍的妹妹。許是因為生于武將世家,她身上有著一股不同于其他后妃的颯爽氣質,連今日穿的宮裝,也是青藍色的窄袖立領長袍,顯得簡約又利落。良貴人這話說得一點也不給洛俊喆留面子,隔著桌子都恨不得在洛俊喆的腦瓜子上狠狠地戳上兩下。五皇子也好似是習慣了,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嘟囔著,“大哥只是說得好聽,考校的時候還不如本皇子背出來的多呢......”良貴人見他還敢頂嘴,氣得就要拿筷子戳他腦袋。白賢妃在一旁維持著尷尬的微笑,要不是她知道這母子倆都是沒腦子的貨,她真要以為他們是成心諷刺她呢。淑婕妤捂著嘴笑看著馮皇后身旁一言不發的洛翊宸,奉承道,“聽說太子又是這次考校的魁首?不愧是太子殿下,這般才智過人,皇后娘娘最是省心不過了!”
只可惜是個活不長的病秧子。只不過這話她哪敢說出口。洛翊宸臉色不變,馮皇后只是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倒是洛俊喆有些不服氣,“二哥也不錯,父皇還夸獎他了呢。”
說著,他伸直了脖子四下打量,“這都開席了,二哥去哪兒了,怎么還不來......哎呦!”
只見一個白玉筷枕直直地砸在了洛俊喆的腦門上,頓時他腦門中間就紅了一片。“誰!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他猛地站起來就罵,卻對上了良貴人氣急敗壞的表情,還有依然停在半空中的手。“二哥二哥,就知道二哥,一點好的都沒學會!閉嘴,坐下!”
良貴人一邊呵斥他,一邊沖他擠了擠眼睛。他撓了撓腦袋,不明所以,卻只得訕訕地坐下閉了嘴。良貴人雖然當時沒去雨花亭,沒親眼目睹洛羨風那荒唐的行徑,但是哪個后妃沒在宮里多設幾雙眼睛幾對耳朵,沒多一會,該知道的就都知道了。她又瞪了洛俊喆一眼,見馮皇后沒什么反應,才放下心來。......夏落在一旁邊吃邊看得津津有味。良貴人和五皇子的相處模式還挺像她前世見到的那些母子,打打鬧鬧,煙火氣十足。卻能看出感情是真的好。讓人羨慕。夏落把目光移向了一直沒說話的錢昭容,不禁有些好奇。只見她一手懶洋洋地托著頭,一手轉著盛著櫻花茶的杯盞,仿佛對眼前精致誘人的菜品沒什么興趣,臉色懨懨的。這位錢昭容正是南衡首富錢有道的獨女——錢容容。據說她自入宮起就深受圣恩,這點從她那差不多六七個月的孕肚也能看得出來。錢昭容今日身著梅紅云錦宮裝,上面用金絲銀線繡滿栩栩如生的孔雀紋,頭上金燦燦的步搖珠釵熠熠生輝,耳垂間十分罕見的紅翡翠滴珠耳環叫人移不開眼。渾身上下寫滿了兩個字——有,錢。不愧是首富啊......夏落仿佛聞到了金錢的芬芳。其實商賈世家女子本無資格入宮為妃,然而自先帝在位時邊疆便戰亂不斷。多年征戰,再富裕的國庫也會消耗殆盡。待當今圣上即位后,面臨的就是這么一個爛攤子。還不等情況有所緩和,南方便遭遇了百年一遇的雪災,這對本一窮二白的國庫來說更是雪上加霜。這時,傳聞富可敵國的首富——錢家挺身而出,獻上大半家財充裕國庫、助朝廷賑災,立馬就解了承慶帝的窘境。承慶帝大喜,大筆一揮賜字“從商有道”,還封了錢家獨女為昭容。打那時起,錢家家主就改名為“錢有道”,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家永沐圣恩。而錢家也因此一躍成了皇商,沒過多久不僅重新回到了首富的位置,地位也是今時不同往日。夏落暗嘆,錢家怪不得能成首富。這騷操作,她喜歡。只不過,錢昭容這肚子......看著好像有點問題。不過離臨產還遠,有御醫照看著,應該沒什么大事。夏落沒放在心上,專心揮舞著雙箸,繼續消滅著眼前的美食。......洛翊宸見夏落方才一瞬不瞬地盯著錢昭容那圓滾滾的肚子,眼中劃過一抹深意。這女人口口聲聲說她與自己只是合作關系,可一見到錢昭容那孕肚,她眼中的期盼就藏不住了。洛翊宸垂眸輕笑,呵,口是心非的家伙。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他的毒還沒解,幕后兇手也沒找到。她還得再忍忍......洛翊宸看著夏落柔聲道,“再等等。”
滿腦子都是錢的夏落:等啥?見夏落一臉疑惑,洛翊宸露出了心領神會的淺笑。夏落:......這是又犯病了吧?可最近解毒進度穩定,不應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