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53章 徐氏,早已不是永安侯夫人

洛翊宸冷笑了一聲,居高臨下地晲著她,夏落卻不明所以,歪著頭無辜地等著他回應。他額角突突直跳,氣得不想理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一把薅住還在傻笑的洛景軒,拽著他肩膀上的衣服拖去別處說話。夏落望著二人走遠的背影,一臉的莫名其妙。背后突然傳來一聲尖厲又帶著一絲稚氣的女音。“呵,果然是上不得臺面的蠢貨,你還真不知禮義廉恥為何物!”
夏落轉過身,便看見一名身著一襲淡黃色煙羅紗衣,梳著雙平髻的俏麗少女,正抱著雙臂,鄙視地看著她。看來方才出聲的就是她了。大婚那天,夏落見過她,正是淑婕妤所出的鐘靈公主。鐘靈公主比她小了一歲,是承慶帝的二公主,活潑嬌俏,平日里十分得他偏寵。只是,如果夏落沒記錯,這鐘靈公主的下場卻十分凄慘......而鐘靈公主身邊,則站著許久未見的夏夢。自打大婚后,夏落就沒見過夏夢,卻不知夏夢變化竟如此之大。她本就柔弱纖細的身段瘦了整整一大圈,看著更加弱不禁風。原本瑩潤飽滿的臉頰癟了下去,顯得顴骨微凸,下巴又極尖,如果說之前她外表看起來清純柔美,那么現在卻稍露尖銳刻薄之相。即使配上一身飄然白裙,也不再如以往那般清純如蓮,反而隱隱顯得有些違和做作。聽到鐘靈公主對夏落的諷刺,夏夢滿臉不贊同,無奈地望著她,心里卻痛快極了。徐氏出殯那天發生的事,沒兩天就傳遍了上京城。坊間都說徐氏暗害夏老夫人被人發現,有人說她是畏罪自戕,有人說她是嚇得因病暴斃。雖說只是猜測,卻傳得有鼻子有眼的。更讓夏夢崩潰的是,現在四處都在傳,她因報復夏落揭穿了徐氏的陰謀,費盡心機做戲想給夏落扣上個不孝失德的帽子,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都是惡毒下賤的胚子。她這段日子過得十分憋屈,在侯府里父親和祖母就沒給過她好臉,平日里來往的貴女們都開始有意無意地疏遠她,就連她出個門,也有路人對她指指點點。她好不容易逮到機會,攀上了鐘靈公主,自己的境遇才好了些。......夏夢柔柔弱弱地上前見禮,眼中全是許久未見長姐的思念欣喜。“姐姐,你過得可好?”
夏落沒有說話,只是面無表情地斜睨夏夢。徐氏死了,夏夢只會把賬算在她的身上,指不定心里想著怎么把她抽筋拔骨、大卸八塊呢,她才懶得跟夏夢虛與委蛇。見夏落那副瞧不上她的樣子,夏夢眸中泛起怨毒的波瀾,垂著眸蓋住了眼中翻涌的情緒,苦笑了一下,怯怯地退回了鐘靈公主的身后。鐘靈公主見到夏夢受了委屈,立馬就像點著了的炮竹一樣,沖著夏落就燒了過來。“夢姐姐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嗎?身為太子妃,目無尊長不說,還到處污夢姐姐名聲。別以為本宮會承認你是我的皇嫂!”
夏落挑了挑眉,“這話是從何說起?”
鐘靈一臉憤憤不平,“哼,裝模作樣,既然敢做就要敢認,怎么,現在還開始裝傻了嗎?”
夏落見她氣勢洶洶地叉著腰,把夏夢護在了身后,儼然一副老母雞互崽的模樣,夏落反而笑了出來。她歪著頭,笑看著鐘靈身后的夏夢,好整以暇道,“不如你來說說,本宮如何污了你的名聲?”
她聽說了夏夢在徐氏出殯那天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把自己的名聲反而搞臭了。她當時只是笑了笑,并未多想,她倒沒想到夏夢竟然倒打了一耙。聽到夏落的話,夏夢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兔子一般,紅著眼圈向后退了兩步,弱弱地說道,“外頭傳言道我有意誣姐姐不孝,可妹妹只是心疼母親,想來定是姐姐誤會了。”
她微垂著頭,貝齒輕咬著下嘴唇,“不是姐姐的錯,是我和娘親,對姐姐還不夠好......”這話說得避重就輕,模棱兩可,再配上夏夢楚楚可憐的表情,好像夏落真是那欺負她們母女倆的大惡人。她們四周有不少命婦貴女都被這邊的動靜驚動了,時不時地往這邊瞟著。瞧見夏夢那我見猶憐的模樣,不免向夏落投去了不滿的目光。“大惡人”夏落絲毫不在意,甚至還往前逼近了兩步,“哦?那你們對本宮是哪里不夠好?”
夏夢一時間語塞。她原料想夏落應是極力辯解,誰知道她居然不按套路出牌,竟順著她的話說了下去。倒是鐘靈在旁邊義憤填膺地搶白,“不夠好?夢姐姐,你不是說侯夫人對侯府傾盡心血,對她猶如親生,外面的流言都是某人刻意散播的嗎?”
她邊說還邊意有所指地狠狠瞪了夏落一眼,“你別怕她,有本宮給你撐腰,有這么多人看著,咱們今天就跟她說清楚!”
夏夢氣的一個仰倒,這鐘靈怕是個傻子吧?她只是想借著鐘靈刺刺夏落出口惡氣,這傻子怎么就頭鐵地要讓她跟夏落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峙了啊!夏夢差點撐不住臉上的笑容,拉著鐘靈想退走,艱難地擠出幾個字,“不......不用了,姐姐對我們......很好。”
鐘靈臉上立刻露出了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夏落的眼神愈發厭惡。夏落對著鐘靈無辜地攤手,“瞧,這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不過,”她說著,從寬袖中抽出了一張折疊整齊的竹紙,甩了甩,眾人能從紙背處看到一些工整的字跡。“有一句話你說錯了。”
“徐氏,早已不是永安侯夫人,這便是休書。”
夏落的話仿佛一道無聲的悶雷落入櫻華苑,四周頓時靜了一片,隨后一片竊竊私語的嗡嗡聲涌起。畢竟是高門貴婦貴女,沒有指指點點已經是極力克制了。在南衡朝野內外,宗親貴胄為彰顯后宅和睦,是不會隨意休妻的,除非,是犯下了什么不可饒恕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