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50章 東宮最為獨特的存在

洛翊宸此刻并沒有睡著,甚至因那湯藥的緣故,五感更加清明敏銳。他正一瞬不瞬地望著夏落施針,眼里全是她認真專注的樣子。隨著施針時間越來越長,她額間漸漸析出了細密的汗珠,將柔軟的碎發打濕,緊緊地貼在她玉白的肌膚上。她那如黑琉璃般澄澈無垢的眸子,仿若綴滿熠熠碎星的蒼穹,皎潔深邃,萬里無云,又微閃著令人心安的一點光明。很美。這是洛翊宸陷入昏睡前的最后一個念頭。......第二天洛翊宸醒來時,已經辰時末了,是往常他下朝的時辰,不過幸好他提前跟父皇告了假。他起身走到外間,發現夏落正在貴妃榻上睡得昏天黑地。她一側手腳軟軟地垂在貴妃榻的邊沿,薄薄的勾花錦被下露出半截光潔細白的小腿。不知是不是正在做什么美夢,她的小臉上還帶著甜甜的笑意,露出兩個淺淺的小梨渦。嘴中時不時嘟囔著些什么,嘴角上殘留著一抹可疑的口水漬。洛翊宸站在貴妃榻前,嫌棄地抽了抽嘴角,卻鬼使神差地彎下了腰,把手放在了她的臉頰旁。他伸出大拇指放在夏落的嘴角邊,替她輕擦著那口水漬。手指下是細膩柔潤的軟白肌膚,他不禁晃了晃神......“半夏,你做的豬蹄真好吃!唔!”
睡得香甜的夏落突然興奮地高呼,隨后一個轉身抱住了洛翊宸的手,“嗷嗚”一口就咬了下去,邊咬邊舔,頓時他那手上全是亮晶晶的口水。洛翊宸臉色黑如鍋底,再也沒了那旖旎的心思,猛然一個抽手,連帶著夏落也從貴妃榻上嘰里咕嚕地滾了下來。寢殿地上都鋪著長毛絨地毯,滾到地上倒不至于疼,但也成功把她從睡夢中摔了出來。她一臉懵逼地坐在貴妃榻邊的地上,無辜地抱著一個小抱枕。一抬頭就看見了臉色鐵青的洛翊宸,一時沒反應過來。“殿下,你醒了啊?”
夏落揉了揉眼睛,頭頂上支棱著一縷呆毛,顯得可憐巴巴的。洛翊宸冷哼一聲,伸出手,“你可真是有出息,做夢都不忘了吃。”
夏落看見他手背上赫然印著一排細細密密的牙印,一看就是她的。她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對不起......”怪不得,她剛才那夢做得格外真實,夢里那豬蹄軟糯又有彈性,口感好極了,可惜,沒吃兩口就醒了。夏落遺憾地咽了咽口水。洛翊宸看她那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臉色頓時更難看了,氣得一句話都不想跟她說,甩著袖子就大跨步地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便碰見了剛剛罰跪完的唐側妃和馮良娣。在宮里,沒什么消息是隔夜的。昨晚太子殿下去了宣和殿的消息早已不脛而走,兩人今日一早便來了,想就著罰跪的由頭假裝“偶遇”殿下。沒想到一等就是近兩個時辰,才見到洛翊宸從殿內走了出來。兩人精神一震,不顧跪麻了的腿,站起身來柔柔弱弱地向洛翊宸行了見禮。眼送秋波,柔若無骨,只可惜,面前的男人是個睜眼瞎。洛翊宸目不斜視地從兩人身旁掠了過去,徑直上了轎攆,仿佛他面前千嬌百媚的美人跟那殿門前的兩個石獅子沒什么兩樣。馮良娣氣得拔下發髻上精美的步搖恨恨地摔在了地上,唐側妃則只是冷哼了一聲,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宣和殿內殿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洛翊宸一行人前腳剛離開了宣和殿,后腳消息就如同長了翅膀一般傳遍了東宮內外。得到消息時,舒側妃正在窗臺邊修剪盆栽。聽聞太子殿下辰時才離開的宣和殿,她瞬時面色如土,身形晃了兩晃。“娘娘,您怎么了?”
幼白趕緊上前扶住了舒側妃,把她攙扶到羅漢榻上坐下。舒側妃眼眶泛紅,搖了搖頭,“無礙,只是......有些悶。”
她心里像壓著一塊大石頭,一口悶氣憋在胸前讓她格外難受。她與太子有著兒時的情誼,也正是因為如此,她一直以來都是東宮最為獨特的存在。太子雖然妃嬪眾多,卻從不入后殿,唯獨只是偶爾來她的月卿殿坐坐。但這已經讓舒側妃十分知足了,至少她知道他心里有她。可是他竟然在太子妃那里過了夜,甚至待到第二日辰時才走,這該叫她如何自處?舒側妃頓時覺得一陣悲涼襲上心頭,不禁咬緊了下唇,那嬌嫩的朱唇很快便被咬得沁出了血跡。看得幼白十分心疼,安慰道,“娘娘您別傷心,那畢竟是太子妃,想必太子殿下只是履行職責罷了。”
“再者說,”幼白壓低聲音,“聽說,殿下走的時候,臉色十分難看,定是對太子妃不滿。”
“您別擔心,殿下最愛的肯定還是您。”
聽到幼白說太子面色難看地離開,舒側妃心里莫名舒坦多了,表情放松了些,柔弱一笑,“別胡說,殿下和娘娘的事,容不得咱們嚼舌根。”
“喏。”
......就在眾人都猜測著殿下生了太子妃的氣,不會再踏足宣和殿的時候,仿佛有一個無形的巴掌打在眾人的臉上,啪啪作響——太子不僅次日當晚又在宣和殿過了夜,還連續幾日都去了宣和殿,頗有些食髓知味的感覺。東宮后殿一時間依然風平浪靜,好似暴風雨前的寧靜。夏落此時正在翻看一張請柬,那請柬是用上好的竹紙制作,封面上還貼著一朵漂亮的櫻花,整個請柬散發著馨香淡雅的香氣。“賞櫻會?那是什么?”
夏落一臉好奇,看向田嬤嬤。“皇后娘娘每年都會舉辦一場賞櫻會,會邀請上京城里內外命婦以及她們府里尚未婚配的公子貴女一同觀賞櫻花,屆時宮里的皇子公主們也會去。”
哦,夏落會意,原來是變相的相親大會。南衡皇室里,除了太子以外,其余五位成年皇子的正妃之位都還在空懸著。而這所謂的賞櫻會,正是給他們相看合適人選的大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