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48章 殿下,快脫衣服叭

洛翊宸眸色深了深,還未說什么,從他身后突然探出了一顆腦袋,“這位就是太子妃娘娘嗎?”
洛翊宸臉色一黑,回身把冷白修長的大手直直地蓋在了那張臉上,干脆利落地一把將那顆腦袋按了回去。“去換衣服。”
夏落:???夏落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洛翊宸是在說她,一臉莫名其妙地回去換了一件絹質交領中衣。等她出來,洛翊宸已經坐在寢殿內的羅漢榻上了,正略帶嫌棄地擺弄著一個粉紅色的花邊靠枕。身邊還站著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士,正是方才那顆腦袋的主人。洛翊宸見夏落來了,一瞬不瞬地檢查了她的衣裙半晌,確定沒露出什么不該露的地方,才滿意地遣退了四周的下人。半夏面色復雜地退了出去,順便帶上了門。殿下和娘娘的閨房之樂,這個老道士瞎湊什么熱鬧?為什么娘娘承個寵總是那么坎坷啊?!......屋內,夏落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那道士。她之前倒是聽說過太子的身邊常有個清風觀的道士跟著。據說,太子身子日漸衰敗,求醫無效,便尋了些偏門法子,時常讓那道士進宮講經作法。承慶帝雖不贊成,卻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那清風觀是當年姝慧皇后出資建造的。只是,今晚洛翊宸卻將他帶了來,夏落便知道這道士沒那么簡單。凌霄道長同時也在不動聲色地瞄著夏落。眼前這小姑娘長得水靈靈白嫩嫩的,一雙大眼睛清澈無垢,玲瓏小口兩邊還嵌著兩個淺淺的小梨渦,顯得既嬌媚又可愛,一點也不像是身懷高超醫術和絕世針法的模樣。不過,凌霄道長深知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卻也沒有輕視夏落的意思。洛翊宸淡淡地開口,“這是凌霄道長,暗里為孤診治。”
“見過太子妃娘娘。”
夏落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原來這老道士是來同行會診的。她微微一笑,揮了揮手,坦然地跟凌霄道長打了招呼。“我知殿下還不能全然信任我,那就勞煩道長為殿下把關了。”
這話倒讓凌霄道長有些意外。一般小有盛名的醫者很是忌諱行醫時有人旁觀,更是自矜身份不愿與其他大夫共診。他本以為這太子妃就算不當場發難,也會給他臉色瞧,沒想到她竟這么大方,倒是顯得他小人之心了。凌霄道長老臉微紅,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不敢當不敢當。貧道聽殿下說,娘娘認得此毒?貧道行醫數十載,卻從未見過,想來還是貧道孤陋寡聞了,還請娘娘賜教。”
夏落立馬進入職業狀態,面色嚴肅,不急不緩道,“此毒名喚火麒麟,我在一本古書中見過。中此毒者會時刻遭受五臟六腑灼燒之痛,且每月毒發一次,毒發時雙瞳變紅,理智全失,全身如烈火焚身一般痛不欲生。”
凌霄道長聞言面露震驚之色,果然與殿下的癥狀一模一樣!“火麒麟?聽著倒像是火毒的一種?”
夏落搖了搖頭,“火麒麟的名字和中毒癥狀雖像火毒,但它卻長在了雪山之巔,是天山雪蓮的伴生蓮,卻比天山雪蓮還要罕見。”
凌霄道長恍然大悟,怪不得這兩年殿下毒發愈發頻繁,他一直是以解火毒之法進行醫治的,可這火麒麟卻屬寒性。若以寒性藥物進行壓制,表面上好似有所緩解,長久來說卻是助長了火麒麟毒在體內的肆意蔓延。凌霄道長不由得有些懊惱。洛翊宸面上沒什么表情,只是眸中閃過一絲陰霾。雪山之巔?北燕?北燕地處嚴寒,北燕以北正是連綿雪山,鮮少人至。如此難得罕見之毒,這幕后之人還真是費勁了心思。夏落早前以為他們只是不知道火麒麟怎么解,卻發現二人對此毒竟然一無所知,不由得有些好奇。“你們抓到那下毒之人了嗎?”
洛翊宸沉著臉,緩緩地搖了搖頭,“未曾。自孤毒發起,那人便銷聲匿跡,毫無頭緒。想必他應是孤身邊之人,篤定了自己一擊即中。”
夏落聞言思索了片刻,才道,“我倒是想起一事,不知是否有用。”
洛翊宸望著她,示意她繼續。“那火麒麟作為伴生蓮,與天山雪蓮長得十分相似,只是比雪蓮個頭略小些,唯一能分辨二者區別的便是花瓣,雪蓮是純白色,而火麒麟的花瓣的頂部尖端卻有一抹嫣紅。”
“不過,如果曬干了制成藥材,它們的花瓣都變成了黃褐色,不細看是很難發現的。”
話音剛落,屋內頓時一片寂靜。洛翊宸眸光明暗閃爍,很明顯在壓抑著什么。凌霄道長卻沒他這定力,激動地猛然看向洛翊宸,“殿下,你當年......”洛翊宸微微頷首,接道,“當年在那大火之后,孤服的藥里,確實有一味天山雪蓮。”
這么多年了,終于又有了線索。他定了定心神,把景天喚進來,吩咐了他去查當年的太醫署。......接下來便輪到夏落解毒了。她也不打算吊人胃口,十分干脆地彰顯出了合作的誠意。她拉開寢殿角落里一處屏風,露出了里面一個碩大的浴桶,浴桶蓋著蓋子,下面放了一個臨時搭起的爐子。此時爐子里正燒著小火,霧白的熱氣正汩汩地從蓋子邊沿處四散而出。夏落過去掀開了蓋子,一股泛著異香的濃郁藥香撲面而來,立時溢滿了整個寢殿。凌霄道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滿臉陶醉,小跑到浴桶邊趴著藥桶邊往里看,“這就是煉制九霄丸那九種藥材熬制的?”
“沒錯。”
夏落用長柄木勺舀起一勺藥湯,瞇著眼聞了聞,滿意地笑了。“這其中的玉蟾髓,翎牙羽,天極葉你都是從哪兒得來的?貧道還真是大開眼界。”
夏落一僵,尬笑著糊弄了過去,“唔,都是我娘留給我的。”
像是怕凌霄道長追問,她趕忙沖著洛翊宸招了招手,兩眼亮得像燈泡。“殿下,快脫衣服叭!”
洛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