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45章 珍珠奶綠

唐側妃面色不虞,酸溜溜地諷刺道,“娘娘倒是好興致,姐妹們在外面跪得腰都快斷了,娘娘倒是沉得下心來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馮良娣雖然沒說話,卻也是氣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過這絲毫不會影響夏落的食欲,她捏著拇指大的軟香糕一口一個,懟了回去,“殿下罰的又不是本宮,不然你去跟殿下求求情?”
唐側妃一噎,一口氣憋得不上不下,抓起身旁的茶盞一飲而盡。如果她能跟太子殿下說得上話,也不用一大早來找罪受。舒側妃無奈地笑了笑,對著夏落柔聲道,“娘娘,妾身做了芝麻茶酥,如果您不嫌棄,嘗嘗看?”
“好哇!”
夏落眼睛頓時亮了,咽了咽口水。芝麻茶酥?她沒吃過,聽起來就很好吃!舒側妃得了準,讓幼白把手中精致的食盒遞給了半夏。她自己便款款坐下,端起身旁的茶盞,淺抿了一口茶湯,又輕輕地放下了。“茶酥當配好茶,妾身帶了些今年頭采的明前龍井,不如讓妾身為娘娘烹茶......”唐側妃聞言驚呼,“頭采的明前龍井?那可是極為珍貴的,連我爹爹都沒弄到,舒姐姐怎會有?”
舒側妃雙頰泛出淡淡的桃色紅暈,頭頸微垂,眉眼間透出幾分小女兒家的羞赧,“殿下知妾身好茶,便賞了妾身些。”
“此時拿來與娘娘共品,總好過妾身一人敝帚自珍。”
一旁的半夏氣得要死,面色不善地瞪著舒側妃。這舒側妃是在明晃晃地炫耀太子殿下有什么好東西都想著她吧!還裝模作樣提出親自烹茶給娘娘喝,這一招借花獻佛,讓娘娘有苦也說不出!唐側妃聞言微怔,馮良娣卻搶過話頭,“聽說舒姐姐前兩天又病了,怕是殿下不愿意去看你,送你些茶便把你給打發了。”
舒側妃柔美的笑容不變,像是沒聽出這話里的嘲諷之意。“我只是有點不舒服,睡一會兒便好了,殿下日理萬機,哪里需要他親自跑一趟。能送了東西來,妾身就心滿意足了。”
馮良娣哪肯放過她,輕笑道,“哦?昨日蔣良媛落水,殿下還去了披香閣探望,想來也不算太忙吧。”
舒側妃淺淺一笑,似是不愿與她計較。這時,宮人抬了烹茶的小爐上來,她便在旁邊柔柔地跪坐而下。她從幼白手中接過一個石英色小瓷罐,揭開蓋子,便有一股清幽茶香飄蕩而出。果然是好茶,夏落瞇著眼聳了聳鼻子,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只有半夏在一旁看著夏落一臉的恨鐵不成鋼。舒側妃一看便是愛茶之人,煮茶的動作輕柔曼妙,嫻熟又讓人賞心悅目。唐側妃和馮良娣臉色雖說不好看,卻也隱隱有了期盼之色,畢竟千金難買到一兩的頭茬龍井,并不是什么時候都能喝到的。茶水終于煮好了,舒側妃拎起精致的茶壺,倒了四杯清茶,拿起其中一杯茶盈盈起身,便走到了夏落面前。配上那柔弱無骨,綽約多姿的身形,簡直是“茶”氣撲鼻。夏落接過茶,輕啜了一口,喟嘆出聲。色翠香郁,味醇形美,極品!她頓時激動了。“半夏,快拿酥酪和珍珠來!我要喝珍珠奶綠!”
昨天夏落突然想喝奶茶,便跟半夏形容了一下奶茶的做法和珍珠的口感。沒想到半夏當天晚上就把酥酪和珍珠做了出來,就等著今天加在茶里試試看。這不,剛想瞌睡就有人送來了枕頭。半夏一愣,立馬會意,挑釁地瞪了舒側妃一眼就下去了。舒側妃三人不明所以,一時主殿中鴉雀無聲。唐側妃和馮良娣默默地品著茶,心中嫉妒極了,那酸氣怕是連那清甜的茶香也蓋不住。......不一會兒,半夏端著一個托盤回來了。只見托盤里盛著一壺酥酪,一杯蜜糖,還有一碗不知是什么黑乎乎的東西。夏落興高采烈地把酥酪和那黑乎乎的丸子倒入茶杯中,又加了一些蜜糖,攪拌了一下,一杯高端版珍珠奶綠就完成了!她嘗了一口,眸子亮晶晶地贊嘆,“好喝!”
酥酪奶味香濃,綠茶香氣馥郁,茶香既不會被奶味所遮蓋,反而襯出一絲龍井獨有的甘甜清洌。夏落喝得高興,小手一揮,十分大方,“你們快嘗嘗,這樣更好喝哦!”
唐側妃二人見夏落那像小貓一樣饜足的模樣,不由得也被激起了好奇心,讓自己的侍女有樣學樣地做了一杯所謂的珍珠奶綠。將信將疑地小口抿了第一口,不太習慣,待喝到第二口的時候,兩人眸中不約而同地閃過一絲驚艷,這種奇奇怪怪的喝法還真不錯!那黑色丸子晶瑩剔透,嚼起來糯嘰嘰又十分有彈性,配著香濃甘甜的奶茶,暖乎乎的,十分舒適,讓人喝完一口還想喝第二口,像上癮了一般。然而舒側妃此時憋得快要原地爆炸了,她眼見著那低廉的酥酪和那黑乎乎的臟東西倒進她精心烹制的龍井里,她既心疼又憤恨。那珍貴的明前龍井,她只有這么一小撮,還是她百般暗示殿下才得來的,本想今天拿出來,即擺了姿態,又做了人情,沒想到就這么被糟蹋了。舒側妃心里滴著血,面上卻只能裝大度,“多謝娘娘,不過妾身一向只喝清茶。”
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舒側妃笑的十分勉強。馮良娣挑著杏眸瞥了一眼舒側妃,嬌笑出聲,“不愧是娘娘,竟能發現如此別致的飲法,果然讓人愛不釋口,看來這宣和殿妾身可得常來呢!”
唐側妃不動聲色地多喝了幾口奶茶,才放下杯盞,用帕子沾了沾雙唇,有些別扭地贊道,“確實別有一番風味。”
夏落眉開眼笑,瞧,逛吃小分隊這不就初具雛形了嘛!好吃的好玩的,不比男人香嗎?!半夏在一旁繃著臉忍著笑意。娘娘真厲害,談笑間就把那舒側妃那個小婊砸給踩了下去,還在無形之中拉攏了唐側妃和馮良娣。這般智慧與手段,不愧是她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