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36章 這太子,不會是不行吧

等到東宮嬪妃散了干凈,夏落又直接癱回了床上,像一條生無可戀的咸魚。她現在終于知道婦聯的工作有多難做了,才營業一上午她就已經覺得腦漿子生疼。想想還不知道要熬多少年,太子才能繼位,她才得已功成身退。夏落只覺得自己往后的咸魚生黯淡無光。忽然,她支起身子,深深吸了口氣。一股誘人的烤鴨香氣鉆進了她的鼻子,勾得她呲溜呲溜直咽口水。夏落頓時覺得她又可以了!她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翻起來,跑到了小廚房,扒著小廚房的門框眼巴巴地朝里看。只見半夏正守在爐子邊,爐子里掛著兩只黃澄澄油亮亮的肥鴨子,她正在慢悠悠地給它們轉著圈地翻烤,時不時有鴨子的油脂滴在下面的木柴上,激起一陣清香的果木香氣。夏落使勁吸著鼻子,激動的淚水從嘴里流了出來。半夏才是她的穿越必備金手指吧!她昨晚只是形容了一下烤鴨的吃法,現下無論是看起來還是聞起來,竟然還原的大差不差。看來半夏不僅有廚藝天賦,還有相當不錯的創造力!半夏聽到身后的動靜,回頭便看見夏落那副饞蟲上腦的樣子,無奈地笑了笑。“娘娘,烤鴨一會就能吃了,您再等等。”
“好叭。”
夏落聽話地回了寢殿,兩腳互踩快速甩脫了云頭芙蓉鞋,爬上羅漢床,抓起正在窗邊酣睡的大福就是好一頓rua。大福便是夏落昨日半路救下的小白狗。它來到宣和殿后很快就和眾人熟悉了,最喜歡的就是在寢殿窗邊的羅漢床上翻著肚皮曬太陽。夏落斜靠在軟墊上,雙眼微瞇,感受著春日的陽光熏在臉上的溫暖,一雙精致潔白的小腳丫搭在羅漢榻的邊沿一晃一晃,手上輕柔地摸著大福柔軟的肚皮。沒一會,夏落便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洛翊宸踏進門來時看到的就是這幅景象。這是大婚后他第一次踏進宣和殿。與他印象中宣和殿的沉穩莊重不同,這殿宇中多了許多東西,卻又不像其他妃嬪的房中,要么是古玩擺設,要么是奇花異草。宣和殿中更多的是一些沒什么稀奇的生活用品。寢殿地上鋪了厚厚的地毯,腳踩下去軟軟的,羅漢榻和架子床上放著大小不一的軟墊和靠枕,桌子上隨意地擺放著點心盒子和盛著干果的碟子,方便夏落隨時取用。一眼望去整個屋子顯得有些雜亂無章,卻神奇地讓他感覺到了舒適與放松。就像是屋外的春光,肆意地釋放著自己蓬勃的生命力。這是他在深宮之中從未感受到的東西。他目光轉向夏落。眼前的人四仰八叉地歪倒在羅漢榻的靠墊上,連羅襪也沒穿,毫無形象可言。可他的目光卻不由自主地被黏在了那雙裸露在外的小腳丫上。那泛著粉白的十只小腳趾頭圓潤小巧,還偶爾無意識地一翹一翹,或相互摩挲著。洛翊宸只覺得喉嚨驀地發緊,不適地清了清嗓,卻吵醒了在夏落懷中甜睡的大福。它動了動毛茸茸的狗耳朵,把頭轉向發出聲響的方向。洛翊宸蹙起劍眉,一臉嫌棄地盯著大福,大福也像示威一般斜睨著他。就這么靜靜地大眼瞪小眼了半晌。許是被洛翊宸周身愈發冰寒的低氣壓壓得喘不過氣來,大福哼唧了兩聲,不服氣地跳下了羅漢榻,跑了出去。大福的動作驚醒了夏落,一睜眼就看見了洛翊宸負手站在羅漢榻前,不知站了多久。夏落揉了揉眼睛,就要起身行禮,只不過那兩只云頭芙蓉鞋方才被她甩得老遠,她夠不著,只得有些尷尬地縮著腳。洛翊宸一頓,鬼使神差地彎下腰,用他那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勾起了那雙精致秀氣的芙蓉繡花鞋,輕輕放在了羅漢榻前的木踏上。等做完這一切,他卻有些懊惱,不由得在袖中捏緊了那只觸碰過繡花鞋的手指。夏落倒是沒察覺到有什么問題,道了謝便穿上了鞋,下榻福了福身。“殿下,您怎么來了?”
見她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洛翊宸心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煩躁。“孤為何不能來?”
夏落:......她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知道他的火氣從何而來。洛翊宸見她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心里的煩躁也漸漸褪了,問道,“你今日見到舒側妃她們了?”
“是啊!”
夏落一下子就興奮了,由衷贊嘆道,“您的艷福真不淺!”
邊說還邊向著洛翊宸伸出了一個大拇指。“唐側妃明艷大氣,舒側妃溫柔似水,還有那馮良娣,蔣良媛,尹才人,哎呀,總之,您的那些嬪妃真是一個賽一個兒的好看!”
夏落小嘴兒叭叭不停地說著,洛翊宸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她的神情。雖然他看不懂她那只伸出一根大拇指的手勢是什么意思,但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小臉還因為興奮微微泛著粉紅,神態上看不出有一絲言不由衷,仿佛是真心覺得她們好看極了。洛翊宸覺得他不能理解。話音一轉,夏落忽地看向洛翊宸,真誠地勸解道,“不過您也要保重身子......畢竟毒還沒解,不能縱那啥過度......”洛翊宸自信地挑了挑眉,果然,女人果然慣會心口不一。面上裝得大度,卻還是沒忍住暴露了真實所想。不過,他明白,有哪個正室會愿意自己的夫君寵愛妾室呢?他覺得自己猜到了夏落心里的小九九,故意道,“你也聽到父皇母后所言,孤應以子嗣為重。”
夏落沉默了幾息,輕輕地嘆了口氣,似是沒什么辦法了。洛翊宸剛要說話,便聽她又開口道,“實在不行,您在臨幸嬪妃前,記得吃一顆九霄丸。臣妾用的都是珍稀藥材,不僅能解毒,還是大補的......”說著,夏落神秘兮兮地湊到洛翊宸耳邊,小聲說道,“有壯陽的功效哦!保您龍精虎猛,一、一往無前......”哎,可憐了她精心煉制的九霄丸,竟然淪落成了壯陽藥......然而她自己選的大腿,跪著也要抱完。“如果九霄丸不夠,臣妾還有。”
說著,她從懷中又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瓷瓶,伸手遞給他。洛翊宸臉色難看地瞪著夏落,夏落滿臉真誠又帶著點不解地回望著他。屋內的氣氛有一瞬間的凝滯。半晌,洛翊宸無奈低頭捏了捏眉心。“她們都是父皇母后和朝中重臣塞給孤的,孤從未碰過她們。”
夏落聞言一雙大眼睛瞪得圓圓的,連嘴都詫異地合不上了。這滿院子的國色天香小家碧玉,他竟然一個都沒碰過?這太子,不會是不行吧......那也太可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