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2章 養不熟的白眼狼

夏落緊緊蜷著手指,小巧玲瓏的指甲深深地扎進手掌中,蔥白如玉的手掌頓時殷出了幾道彎彎的血痕,仿佛這樣才能壓下她心中溢滿的殺氣。很快,若蘭回來了,卻不見洛翊宸,倒是太子近衛景天與若蘭一同到了宣和殿。景天明面上是太子近衛,暗里卻是洛翊宸培植的黑羽衛中負責近身護衛的暗衛首領。也是知曉夏落曾在洛翊宸毒發時救過他的知情人之一。兩人走至夏落面前,只見景天上前抱拳躬身行了一禮,“參見太子妃娘娘。”
“殿下今日......有要事處理,怕是無法陪您歸寧,待明日殿下處理完畢,便能與您同去永安侯府......”夏落聞言搖了搖頭,卻也在意料之中,她只是想借著這個由頭出宮,洛翊宸去或不去都關系不大。“等不及了,祖母有難,本宮今日一定要回侯府。”
說罷,夏落起身便走,卻被景天叫住了。“娘娘且慢,殿下還說,如果您一定要去,便拿上這枚元良令,可號令十名東宮赤云軍侍衛隨駕,且皇宮內外暢通無阻。”
元良令是一枚雙龍騰云暗銅符,一面的中間用好看的小篆體刻著“元良”,另一面則刻有“東宮”二字。元良令是太子證明身份的令牌,從不予人。夏落一頓,這她倒是沒想到,洛翊宸竟猜到她會執意出宮。“替本宮謝過殿下。”
她也沒扭捏,拿了元良令便帶著一行人雷厲風行地出了宣和殿。走到宣和殿門口,夏落突然想起什么,伏在半夏耳邊交代了幾句,半夏面色嚴肅恭謹地道了聲是,便朝著太醫署的方向快步行去。而夏落則利落地跳上了轎攆,一行人則朝著宮外的方向走去。在他們身后,景天望著愈行愈遠的轎攆,面帶憂色,欲言又止。......車輿剛在永安侯府門前停妥,夏落便在若竹的虛扶下步下馬車。夏云天和徐氏二人這才急匆匆地趕到門口迎接。“微臣(臣妾)參見太子妃娘娘。”
今日夏落穿著一襲珊瑚紅繡絲龍鳳呈祥緞錦袍,下衣微微擺動間露出米白祥云紋百褶裙,整個人顯得明艷端莊,竟讓夏云天夫婦感到一絲撲面而來的壓迫氣息。夏落看見這兩個人心里就竄出一陣火氣,見他們屈身行禮,她是理也不想理,直接掠過他們朝著府里快步走去。邊走邊頭也不回地冷聲問道,“祖母如何了?”
夏云天見夏落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直皺眉頭,只當她是成了太子妃眼高于頂,絲毫不給他這個當父親的留點體面,不禁怒氣橫生。但是他一轉頭瞥見了夏落身后那一隊浩浩蕩蕩的東宮侍衛和宮女,他嘴唇動了幾下,最終還是不甘心地把這口氣憋回了肚子里。“你祖母她自打暈過去后就一直沒醒來,李府醫說她可能......熬不過今晚。”
夏云天說著便紅了眼圈,聲音有些哽咽,畢竟是親生母親,他一向是敬重愛戴的。夏落走在夏云天前面,聞言她并沒有回頭,也沒有放慢步子,只是沉默著向迎春軒快步走去,伴著身后的徐氏啜泣抽噎的聲音。夏云天看不見她的表情,只能看見一顆梳著華麗朝云髻的后腦勺,兩側的彩鳳流蘇步搖隨著步伐有規律地晃動著,與一旁哭哭啼啼的徐氏相比,夏落這副樣子倒是顯得十分高冷無情。夏云天眉頭緊蹙,心頭掠過一絲不滿,果然是養不熟的白眼狼。進了迎春軒,陳嬤嬤急忙迎了上來,還未開口便是泣不成聲。“大小姐,您可算是回來了......老夫人......老夫人她......”夏落冰寒的面上一緩,上前一步雙手便托住了眼看著要軟倒在地的陳嬤嬤,柔聲安撫,“我回來了,我回來了,祖母她定會無事。”
陳嬤嬤面色灰白,眼淚卻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往下掉,“老奴幾次派人給您傳話,可就是盼不來您。老奴就想著是不是有人攔著,卻也不敢輕易離開老夫人身邊去探探......”“可如今......如今您回來了,恐怕也只能見著老夫人最后一面了......”陳嬤嬤哽咽失聲,兩頰上流滿了眼淚,邊說邊雙眼通紅地含恨盯著徐氏。夏落緊抿著雙唇,沒說話,只是白皙的額角上微微凸起的青色血管昭示著她壓抑著多大的憤怒。她知道,現在還不是發作的時候。夏落邊安慰陳嬤嬤,邊向主屋走去,她要盡快見到老夫人。陳嬤嬤這話說得直白,一旁的夏云天聞言眉頭一跳,轉頭便冷冷地瞥向徐氏。徐氏不慌不忙地用帕子抹了抹淚,緊跟著夏落進了主屋,嘴里還帶著哭腔念叨著,“落落,這幾年娘太寵著你了,卻忘了教你安分守己,讓你得罪了不知哪宮的貴人......”“你祖母這幾年纏綿病榻,本就幾近油盡燈枯,要不是聽說你差點沒了性命,一口氣沒上來,興許還能再熬幾年......可是現在......都是娘的錯,都是娘太疼你了啊!”
夏落眸色沉了沉,嘴角挑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很明顯,徐氏不知是從哪打探到了她在宮里中毒的事。太子妃入宮次日差點丟了性命,又是大張旗鼓地請太醫,又是一連在昭陽殿養病多日,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一打探便可獲知。然而,原本下毒之人要毒害的人是皇后這件事,在內廷司的調查結果還未出來之前,在場之人都被勒令三緘其口,況且涉及到宮斗奪嫡丑聞,是絕不可能外傳的。所以,這就給了徐氏暗諷夏落的機會,言下之意是她入了宮還惹是生非、氣死了老夫人。不過,夏落現在還沒工夫管她,更沒理會已經被挑唆得對她不滿到極點的夏云天。她終于見到了躺在紫檀木雕花架子床上一動不動的老夫人。夏老夫人幾天前還精神奕奕,對著夏落慈笑的臉,此時泛著病態的潮紅,面上溝壑深重,這幾天仿佛老了十歲。她雙眼緊緊地閉著,氣息微弱,急促短淺,幾不可聞,夏落卻能看出老夫人每呼吸一次都十分困難。這是呼吸衰竭的癥狀。若她沒及時回來,老夫人可能真的活不過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