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2章 我愿意嫁給太子

鳲徐氏面色變了幾變,還想要說什么,便被夏老夫人不耐煩地打斷。“行了,做好你該做的事。”
徐氏訕訕一笑,有些不甘心,卻不得不罷休。她磨磨唧唧地讓人上前把管家賬冊放到老夫人手邊的案幾上。夏老夫人隨手拿了一本翻看了片刻,面上冷然,驀地把這本賬冊砸在了徐氏腳下。把徐氏嚇得臉色一白,直直往后退了兩步。“這幾年你補貼你娘家的銀錢,我便不追究了,不過,你既然連府里的賬也不會做,我便讓陳嬤嬤跟你回去好好教教你。”
徐氏聞言面色大變,她給娘家貼錢都是暗中進行的,這老不死的是如何得知!她這幾年確實昧下不少私房錢,也算給自己存點后路,如果讓陳嬤嬤跟她回去盤點,那就全露餡了。瞧著陳嬤嬤福身領命,徐氏心中急得火燒火燎,面上卻故作鎮定打算推諉,卻見夏老夫人繼續說道,“還有,夏落今年也已及笄了,顧氏的嫁妝也交給她自己打理吧。”
夏老夫人這話說得慢條斯理,但語氣卻不容拒絕。徐氏整個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剛到嘴邊的話也忘了說了。顧氏出身的鎮國公府,世代武將世家,而邊疆又是各國貿易交流聚集之地,所以幾代以來積攢的家底十分深厚。當初她嫁進侯府時帶進來的嫁妝十分厚重,甚至比整個侯府的全部家產加在一起還要多一些。后來顧氏重病無力管家,中饋便交由夏老夫人打理。老夫人對這筆嫁妝管得十分嚴格,徐氏入府之前永安侯府一度被夏云天造的財政窘迫,老夫人都沒讓他動這嫁妝分毫,執意要留給顧氏的一雙兒女。只是后來老夫人一度纏綿病榻,再加上徐氏抬正掌管中饋,這筆嫁妝的管理權就到了徐氏手里。夏落自小就跟她十分親厚,從來不跟她提嫁妝的事,而夏淮又早已離開侯府,她早就當這嫁妝是她的囊中之物了。這嫁妝中有不少奇珍異寶,還有其他國家的稀罕玩意兒,她為了掩人耳目,銀錢留了下來,珍寶則暗暗通過作為商賈的娘家變賣了大半,給了娘家一部分利潤,另一部分留著給夏夢當嫁妝。徐氏這會兒心里恨極了,這老虔婆明明說不追究她補貼娘家的事,現在又跟她討要嫁妝,分明就是想讓她都吐出來!可是東西賣都賣了,她去哪兒變出來?就算一件一件找到,誰會心甘情愿地還給她,她肯定是要出高價再給贖回來的。可是這樣的話,不僅這么多年她積攢的家當都得賠進去,她說不好還得舔著臉找娘家借錢,這簡直不如讓她去死。徐氏低垂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毒與決然,面上應了好,便轉身就跟著陳嬤嬤要出門。一旁的夏落一直冷眼旁觀,沒錯過徐氏一閃而過的神情,她突然道,“祖母,您的藥真香啊!”
夏落一副嘴饞的樣子,眼巴巴地問道,“我能不能嘗一口呀?”
“胡鬧,藥怎么會香。”
夏老夫人頗有些無奈。“怎么不會,明明有一股奶香的味道,我最喜歡了。”
夏落瞇著眼,吸了吸鼻,一副頗為享受的樣子。“奶香?”
夏老夫人聞言怔了一下,眉頭皺了皺。正要跨出門檻的徐氏卻渾身一震,一臉慌張地瞟向夏落,只見夏落正直直地望著她,嘴角揚起一絲意味不明的弧度,讓徐氏如墜寒潭。她知道了?不可能,可是這苦味濃郁,哪會聞得出有什么奶香......不管怎么樣,這老不死的定會派人去徹查這藥......徐氏心里大駭,心不在焉的沖夏落回笑了一下,步履雜亂地跟在陳嬤嬤身后出了迎春軒。......屋里只剩夏老夫人、夏落和身旁的半夏。沉默半晌,夏落正在糾結該如何遁走,便聽見上首的老夫人開口了。“說吧,怎么回事?”
夏老夫人一瞬不瞬地望著夏落,仿佛要把她盯出個窟窿。夏落自知瞞不過老夫人,她總要給個交代,便也不再裝模作樣。“我小時候誤食過乳桑花葉,所以對這味道十分敏感。”
夏落眨了眨眼,十分坦然地回望著老夫人。乳桑花,有股獨特的奶香味,不過入藥后這股味道就淡了,再加上苦味的遮掩,普通人幾乎聞不出來,當然這不包括對氣味十分敏銳的夏落。乳桑花微量入藥有麻醉鎮痛的作用,可如若過量服用,便會頭痛頭暈、精神恍惚,嚴重時甚至還會產生幻覺,最終導致精神失常,也就是常說的“失心瘋”。她確實誤食過乳桑花,只不過是在前世的時候。她方才一進門,就聞到了這股熟悉的味道。夏老夫人聞言,聯想起自己這幾年犯起病來的癥狀,瞳孔猛然收縮,內心一片冰寒。不過她也沒忽略夏落的話,有些嗔怪地看著她,道,“你誤食過乳桑花?這是何時的事,我為何不知?”
轉而夏老夫人像是想到什么,冷笑了一聲,眼中涌上濃濃的厭惡。“徐氏當然不愿讓我知道,果然是個上不得臺面的東西,凈是些下三濫的手段。”
夏老夫人說得咬牙切齒,不知指的是夏落的事,還是藥中乳桑花的事。夏落見老夫人自己就腦補著把故事圓了回來,也省得自己再往下編了。其實夏落方才也不確定這件事跟徐氏有沒有關系,只是當時看見徐氏的表情,心下一緊,便想著試探一番,也怪徐氏心理素質太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問題。這件事就算揭過了,夏落也沒過多提醒。夏老夫人這種高門主母,自小見多了這種后宅陰私,自會徹查一番。以后徐氏再想在迎春軒動手腳,就沒那么容易了。而老夫人是想借此處置了徐氏,還是抓著徐氏的馬腳壓得她只能伏低做小,那她就不得而知了。這邊,夏老夫人反復思忖片刻,一抬頭就對上了夏落烏黑明亮的眸子,欲言又止再三,終是下定決心。“如果你不想嫁給太子,那就不嫁,我去跟你爹說,出了什么事祖母替你擔著。”
“你斷不可再像昨日那般兇險行事了。”
夏落似是沒想到老夫人能為她做到如此地步,面上一愣,體內仿佛有一股熱流溫潤了干涸的心田,填上了那些空落落的地方。在這個陌生的異世,她也有親人了。真好。夏落展顏,笑得如屋外春光般明媚,也融化了夏老夫人心中的冰雪。“祖母,我愿意嫁給太子。”
“您放心,我會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