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8章 這太子怕不是有什么大病吧 ?

夏落此時一臉懵逼,心里簡直無力吐槽。對著她現在這副尊容,都能說得出什么“天真活潑”、“著實特別”,這太子,恐怕不是眼瞎,就是腦殘......滿屋眾人的表情登時也變得一言難盡,不禁為太子殿下的眼神而擔憂。怪不得太子殿下一院子的環肥燕瘦,卻依舊傳出他不近女色,以前以為他有斷袖之癖,原來是口味比較獨特......對上太子含情脈脈的眼神,夏落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也沒心情繼續裝模作樣了,只尷尬的“嘿嘿”兩聲,三兩步跑到自己的矮案前盤腿坐下。夏云天這才緩過神來,臉上的震驚都還沒落干凈,一看時間不早了,便趕緊招呼下人開席。卻見一旁的徐氏欲言又止,夏云天才意識到夏夢此時還未到。想到夏夢白天中了迷魂散,搞不好現在還在床上昏睡著,夏云天不禁怒火中燒。侯府兩個嫡女,一個出盡了洋相,幸好太子殿下的眼光獨特......另一個倒好,自作孽不可活,反倒讓整個侯府陪著她丟臉!他強忍著怒火,狠狠地盯著徐氏,壓低了聲音厲聲道,“都是你養的好女兒!”
徐氏嚇得說不出話,心里只能暗暗祈禱著夏夢別再出什么幺蛾子。開席半晌,夏夢才姍姍來遲。她換了一身煙霞色留仙裙,裝扮略顯寡淡,明顯是匆忙而來。平日里夏夢就時常喜歡穿素色,好顯得她仙氣飄飄、清新脫俗,可是今日她卻面色如土,雙唇雖點了朱,卻依舊蓋不住底下的蒼白。夏夢面色倉皇、精神恍惚地福了福身,看得夏云天劍眉直蹙,心中更是不滿。雖說太子不見得是良配,但一個兩個的都在人前如此失禮,憑著太子喜怒不定的脾性,要真的怪罪下來,永安侯府必然吃不了兜著走。夏云天眼中閃過慍怒,這后院中饋交給徐氏全權打理,他之前果然還是太放心了。幸好太子不甚在意,甚至沒抬眼看一眼夏夢,只是動了動手指示意她免禮。夏夢怯生生地抬頭看了看夏云天的臉色,一臉忐忑地走到夏落旁邊的矮案前坐下。她白天剛被抬回蘭苑就意識全無,徹底暈死了過去,睡得天昏地暗,直到方才才醒。當她路過正埋頭苦吃的夏落時,她面上笑得溫良恭謹,心里卻恨毒得差點咬碎一口銀牙。要不是夏落這個賤人突然暴起發瘋,灌了她迷魂散,還用了不知什么手段讓她無法動彈,她也不會出丑至此,甚至毀了她經營多年的好名聲!而夏落此時完全沒工夫搭理她,她已經被面前的鴛鴦炸肚,鮮蝦蹄子膾,宮保野兔,水晶肘子......占據了全部心神。筵席的菜肴是被分成小盤,每人身前一個矮案,由下人一道一道地輪流擺在矮案上。夏落揮舞著雙箸,吃得格外認真,每道菜上來前,上一道菜都被她吃個精光,然后便抬著頭,雙眼亮晶晶、眼巴巴地望著下人上菜的方向,等得格外虔誠。夏云天托起酒杯正要給洛翊宸敬酒,就發現洛翊宸正似笑非笑地凝望著夏落的方向出神,當他也轉過頭去,瞥到的就是這一幕。夏云天覺得自己可能熬不到筵席結束,自己就會被氣的暴斃而亡。這邊徐氏心里十分焦急,沒想到夏落這個小蹄子,平時裝傻充愣,關鍵時刻又是扮丑,又是貪吃,沒一點嫡女的高貴風范,反倒顯得夏夢一枝獨秀。這樣下去可不行,絕對不能讓她唯一的女兒嫁給太子這個短命鬼。想到此處,她笑盈盈地起身,嬌聲提議道:“聽聞殿下對古琴頗有研究,落落與夢兒自小研習古琴,難得殿下在,不如就讓她們兩人合奏一曲鳳求凰,也勞煩殿下為她們點撥一二。”
原主唯一比夏夢拿得出手的就是彈的一手好琴,這也是徐氏堅持自小給原主請最好的師傅學習的唯一一件事,看來就是為了有一天能投太子所好。今天可算是派上了用場。夏落眸中閃過一抹譏誚,可惜她不是原主。洛翊宸頷首,算是默認了此提議。很快便有下人抬上來了兩架古琴,夏夢優雅落座,溫柔地招呼夏落,眼底卻藏著幸災樂禍,“姐姐快來,妹妹在等你呢。”
夏落木然,她不是不想彈,她是真的不會彈啊!她沉吟片刻,召來下人在耳邊低語了幾句。只見下人一臉怪異,卻也沒多說便下去了。須臾,他手中拿了一長條狀樂器回來,遞給了夏落。一聲嘹亮激昂的音色驟然響起,眾人一個激靈,這才反應過來,夏落手中拿的正是一支——嗩吶。此時,她正仰著頭,鼓著腮幫子,使勁吹著鳳求凰的調子,再加上她的妝容,整個畫風是大寫的——詭異。眾人:......這倒也不必。徐氏和夏夢一臉愕然,夏夢更是連合奏都忘了,待夏落已經吹了半晌了她才想起來,手忙腳亂地撥弄琴弦附和著。可是這嗩吶聲穿透力極強,她根本聽不見自己彈的是什么,反而被影響得魂不守舍,連連彈錯好幾個指法。于是,滿屋回響的都是高亢凄厲又婉轉的曲調,生生把一首優美的鳳求凰,吹成了鄉下送殯的畫風,其中還夾雜著曲不成調、斷斷續續的琴音。夏云天現在已經顧不上生氣了,只覺得這嗩吶馬上就要把自己送走了,條件反射般地看向上首的太子。洛翊宸此刻看似平淡的沒有任何情緒,甚至面上還擺著一絲溫柔與鼓勵,不過只要仔細觀察,便能察覺到,他額角的青筋正在突突地跳著。一曲完畢,卻讓人感覺到了久違的安靜。夏云天正要發作,卻見洛翊宸撫手輕拍,眸色幽深復雜。“不愧是侯府大小姐,果然不落俗套,獨特別致。”
洛翊宸唇角挑起一抹意味不明,“孤,甚是喜歡。”
說罷,他不緊不慢地將腰間一枚清透無瑕、質地上好的蟒紋玉佩解下,交于身側的蘇公公。蘇公公立刻會意,碎步走到夏落面前,微躬身軀,笑容可掬的雙手將玉佩奉上。信息量太大,夏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一臉疑惑地回望著蘇公公。直到蘇公公笑瞇瞇地補了句:“恭喜夏大小姐。”
夏落恍然,頓時如同五雷轟頂。這太子怕不是有什么大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