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九十一章:古代銘文
    []

    “阿嚏!”

    古都,郊區外,群山中。

    一位穿著黑白色探險服的女子下意識打了個噴嚏,然后用力晃了晃腦袋,總感覺有人在背后議論自己!

    “修竹姐,是不是著涼了?”

    “這里有我們就夠了,要不然你先去休息一會兒吧。”

    女子不遠處,一處遺址石壁旁,一位穿著棕色考古服的短發女子道。

    “怎么會,我在家鄉雪山滑雪都沒事,沒問題啦。”林修竹笑著回道。

    “也對哦。”

    短發女子拍了拍腦袋,大家都是職業御獸師了,這里雖然有些冷,但對她們根本造不成影響才對。

    這里就是那個食鐵獸遺址了。

    目前,這處遺址一共是人數八人的考古團隊在調查。

    五男三女,其中七人都是古都大學考古系的學生,至于林修竹則是食鐵獸的研究員,受邀來這里協助調查。

    針對這處遺址,眾人已經調查有一段時間了,一些器物和石刻等古物的搜集和整理已經完成,不過現場還有許多特殊的信息沒有辦法破譯。

    考古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還原當時真實的歷史,目前這些人顯然還沒有調查清楚這個遺址所代表的含義。

    林修竹望著一邊調查、一邊摸魚的考古系學生,一陣嘆氣。

    目前能已知的信息,也只是這是一個古時崇拜食鐵獸的部落遺址而已,根本調查不出什么更重要的資料。

    本來她還以為能找到針對食鐵獸的新發現,看來是想多了……

    “老爹?”

    林修竹覺得無力的時候,忽然,她的手機響起。

    看到聯系人后,她表情一松。

    老爹從雪山回來了?

    哼哼,這老頭,應該是剛剛回來發現她依然不在家,太想自己了所以第一時間打來的電話吧!

    “喂……”

    林修竹遠離了下遺址地點,接通了電話,那邊,立刻傳來林鴻年的聲音。

    “修竹啊,你還在跟著那群學弟學妹調查那個食鐵獸遺址嗎?”

    “對啊。”

    “進展怎么樣。”

    “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不過我聽說考古系的老師過兩天會來指導現場,到時候說不定會有突破。”

    “老爹你不是對這個遺跡不怎么關心嗎,怎么忽然問起這個。”林修竹撇了撇嘴。

    當初她老師通知她古都出現食鐵獸遺址,邀請她來協助研究時,林鴻年表現的可不樂意了。

    認為一個破遺址有什么可研究的,活在過去還不如多訓練訓練寵獸,追求新的突破。

    古人對食鐵獸的了解,還不一定有現代的御獸師強。

    “呵呵呵……”林鴻年傳出尷尬笑聲,然而,他之前哪知道,食鐵獸竟然還有所謂的遠古血脈,古代就已經存在食鐵獸進化的痕跡,這波屬實被打臉了。

    “情況不一樣了,修竹,時宇現在也在古都,我已經聯系好他了,接下來你也再聯系他一下,叫他去輔助你們一起調查這個遺址。”

    “啊,為什么?”林修竹一愣,時宇?

    時宇跟這個食鐵獸遺址有什么關系。

    “你沒在平城這段時間,時宇已經破解了平城出現的那個遺跡,因為一些機遇,他的食鐵獸還通過冰原市的進化圣泉覺醒了遠古血脈,抓住了進化的痕跡。”

    “這也是我為什么,忽然重視起你之前提到的食鐵獸遺址,總之,如果你們現在還沒有什么進展,或許可以邀請時宇試試看。”

    “什么!!!”

    林鴻年話落,林修竹沒有忍住,大喊了一聲。

    這一喊,一下子讓考古團隊其他人投來茫然的目光。

    熊貓學姐這是咋了?

    難道是因為他們太久沒有調查出新的東西,導致熊貓學姐徹底崩潰了?

    “嗯嗯,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聯系他!”

    林鴻年講清楚后,林修竹眼中有光芒閃爍,全身重新煥發出活力。

    掛掉電話后,她看向了努力摸魚的學弟學妹們道:

    “大家,有新的進展了。”

    “我剛剛從父親那里得到情報說,食鐵獸在古時存在一種進化形,接下來我們或許可以先以這個方向調查看看!!”

    “他請了人輔助我們研究,等下就可以趕來。”

    “真的?!”林修竹話落,這群考古系學生紛紛一怔,然后露出喜色。

    林修竹的父親是誰他們自然知道,好歹也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大師級御獸師。

    既然是林館主的情報,那肯定是有所依據。

    “學姐,你說的專家什么時候到,用不用我們去接下。”

    眾人期待起來,雖然這里只是個小遺址,看起來沒什么重要信息,但如果能破譯出一種寵獸的遠古進化形,也是不小的收獲了,他們估計可以收獲一大筆學分。

    “稍等,我給他打個電話。”

    “另外,對方是不是專家,我也不清楚……”

    ……

    時宇這邊,和林館主通完話后,完全不困了。

    一心就想著所謂的古代食鐵獸遺址,根本睡不著覺。

    片刻后,他便接到了林修竹的電話。

    “不用,告訴我地址,我打車過去就好。”

    時宇聽著對面幾分期待、幾分緊張、幾分焦急的語氣,不由得一陣好笑。

    立刻腦補了熊貓學姐站在遺址外不斷徘徊,卻束手無策的形象。

    “那好,我記下地址。”

    時宇很快跟林修竹確定了古代食鐵獸遺址的地址,然后開始收拾東西。

    同時,也沒忘記最重要的事情……

    “十一!”

    時宇呵呵一笑,然后把十一從空間中拽了出來。

    十一:oo!!!

    又要干嘛。

    “額,該怎么說呢,去挖……不對,去看看你祖先的遺址?一起嗎!”

    十一:???

    十一一臉懵逼,然后被時宇忽悠上了肩膀。

    遺址地點的話,其實也不是很遠。

    總共用了不到兩個小時,時宇就抵達了古都這處郊區的群山之外。

    時宇抵達目的地后,山體的入口處,這群古都大學的學子已經在林修竹的帶領下來迎接時宇。

    “來了!”

    隨著看到時宇的身影,林修竹一陣驚喜,那群考古系的學生也都在打量著時宇。

    剛才,他們已經從林修竹那里,知道了時宇的大概信息。

    和林修竹是老鄉,擁有一只覺醒了遠古血脈的食鐵獸,本身也有過參與遺跡破解的經歷!

    不過,卻是一個年輕的御獸師,并非什么專家。

    這樣的信息,基本就代表接下來只能看看時宇可以提供什么有價值的資料了,調查工作還是得交給他們來做。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時宇走了幾步,來到了這群人面前。

    他同時也打量向除了熊貓學姐的其他人,頓時倍感親切。

    好家伙,這群人從精神氣就透露出一股子同行的感覺,根本沒有一點朝氣,感覺很年長啊。

    “沒有沒有。”這些古都大學的學子紛紛道。

    “是辛苦你了才對。”熊貓學姐開口道,然后,她很快一愣。

    忽然注意到了時宇肩膀上生無可戀表情的十一,表情愕然了一下。

    “這……???”

    “嚶!”十一向修竹大姐頭打了聲招呼。

    “十一???”林修竹表情吃驚,怎么回事,為什么十一變得這么小了!!!

    “誒,那是食鐵獸?”

    其他人也看向了時宇肩膀的超小食鐵獸,不由得微微一怔。

    這個……

    看上去不像幼崽,而像公仔,是什么情況。

    “沒什么,教給它學會了倍化技能,目前是縮小狀態而已。”時宇道。

    “食鐵獸能學倍化?”隨著時宇開口,其他考古生頓時驚訝。

    最近因為研究食鐵獸遺址,他們對食鐵獸做的功課自然不少。

    除了食鐵獸的一些基礎信息,連食鐵獸比較容易學習的幾個種族之外的技能也了解了個遍。

    比如竹石武館的食鐵獸以可以學會“雷掌”“炮拳”而聞名。

    比如有個大師的食鐵獸以可以學會“金屬震蕩”而聞名,這是一個可以讓身體時刻發出金屬噪音的金系聲波類技能。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一些偏門的培育方法。

    總之,他們對食鐵獸的調查應該算是全面了,但是會倍化的食鐵獸,還是第一次聽說。

    “是因為覺醒了遠古血脈的緣故嗎??”林修竹問。

    “的確有這個可能,古代食鐵獸的體型要比現在大許多。”時宇點了點頭。

    十一閉上眼,陷入了沉思,它的倍化,不是時宇用外掛之手教的嗎?

    不過,這件事時宇不讓它亂說,十一也就乖乖閉嘴,當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熊貓裝傻jpg。

    “可以先帶我過去看看遺址嗎?”時宇問。

    “好。”林修竹點了點頭,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

    接下來,眾人開始向著山內遺址方向走去。

    這個過程,時宇不斷詢問他們關于遺址的信息。

    “遺址年代確定了嗎?”

    “大概距今4400~4500年。”同行的一個考古小哥道。

    時宇點了點頭,這個時間點很微妙啊,正是這個世界歷史斷層比較嚴重的一個時期。

    “目前調查的主要對象是?”

    “有一批人工制品,不過基本為日常生活用品。”

    “除此之外,還發現一塊保存相對完好的金屬碎片,初步復原全貌后疑似是古代作戰的戰甲碎片。”

    “承載信息最多的是遺址石壁上的壁畫以及一些奇怪的符號,不過這種符號并不像目前已知的任何一種古代文字,與4500前左右流行的文字根本不符,對了,那個金屬片上也有類似的符號。”

    對方話落,時宇微微一怔,表情略微期待道。

    “麻煩請先帶我去看那個戰甲碎片。”

    “啊好。”

    幾人古怪的看著剛剛到來的時宇,這個小兄弟倒是不客氣,好像對食鐵獸遺址的興趣比他們還大!

    不一會兒,時宇跟著他們抵達了建立在遺址外的考古營地內。

    隨著他們進入帳篷后,時宇見到了他們所說的戰甲碎片,其實就是一塊巴掌大小的金屬片。

    玻璃容器內,金屬片安靜的躺著。

    金屬片上,的確有一個奇奇怪怪的符號。

    “這個符號……”

    時宇在眾人的注視下,死死的盯著這個符號。

    隨后,仿佛觸動了什么記憶,他內心掀起巨浪。

    臥槽。

    時宇心中一驚,直接傻眼,徹底想起來了。

    因為這個符號,他見過。

    地球時,他和老師研究的那個冷門神話體系中,便有記載相同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