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九十章:食鐵獸遺址
    []

    一劍在手,時宇豪氣頓生。

    感覺這樣才是穿越的正確打開方式,做個大劍豪不比做什么御獸師帥?

    外界,隨著時宇突然的舉動,管理員阿婆、獸耳娘白溪、熊貓王十一,全部一愣。

    “嚶?Σ︴”

    十一不解的看著畫面。

    時宇,你在干什么啊時宇,冷靜點!

    你不是那塊料啊!

    “看來他悟了。”

    白溪沉默后,道:“真正的御獸師,就要有自己面對超凡生物的勇氣。”

    “雖然我已經預料到了接下來他會很慘,但這無疑會成為他非常寶貴的經驗……”

    一人一熊貓發表看法間,時宇的身影就已經被一群兇獸吞沒,原地只剩下了一根骨劍……

    ……

    “嘩了狗!”

    “好痛。”

    大劍豪愛誰當誰當,以后他就在后邊加加點,看著寵獸打架就挺好!

    不一會兒,時宇被打出來了。

    當時宇出來時,獸耳娘白溪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嚶。”十一則是捂住臉,詢問時宇用不用它進去幫忙報仇。

    剛才,時宇根本帥不過三秒,直接被一群兇獸群毆的起不來身,還是靠著虛化逃出生天的。

    “好久沒看見這么勇敢的少年了。”

    管理員阿婆也一臉笑意,剛才輸了游戲的負面情緒全部消失,此時心情很好。

    由此可見,時宇是一個善于為他人帶來快樂的御獸師。

    “我感覺就差一點。”時宇一臉掃興。

    主要是敵人太多了,他還沒施展地球學的劍技就被控死了……

    雖然沒有傷害,但是稍許痛感還是有點,時宇有苦說不出。

    唉,他什么時候才能有龍叔那個身手啊……

    白溪道:“不用在意,這里最基礎的關卡,也都是給職業級以上的御獸師準備的。”

    “你反應不過來很正常,如果不算虛化,憑借見習御獸師的體質,不依賴寵獸,能堅持幾秒其實都是奇跡了。”

    時宇:“……”

    也就是說,自己剛在越級挑戰?

    怎么不早說,早說他就換個方法挑戰了,直接一茍到底!

    虛化+補品,他能直接熬到這個訓練設施能量枯竭!

    當然,這是吹牛……

    接下來,白溪剛要繼續說什么,她的電話忽然響起。

    她拿出手機,接聽了兩句后,立刻點了點頭道:“好,我等下到。”

    掛完電話,她歉意的看向了時宇,道:“忽然有事,改天再帶你參觀。”

    “我的建議是,接下來你就先使用這里的訓練設施練習練習虛化吧。”

    “虛化熟練了之后,局部虛化,瞬間虛化,虛化狀態下行動使用其他御獸天賦,進行指揮、召喚、收回寵獸,都可以做到,比你遇到危險躲進遺跡珠更快捷方便。”

    “傳奇御獸師級別的戰斗,御獸師基本是全程處于虛化狀態,不然,御獸師根本插入不進那種級別的戰斗。”

    “你有遺跡珠,可以提前體驗這種力量,早些練習不會吃虧的,算是為了日后成為傳奇御獸師打基了!”

    “好。”時宇點了點頭道:“那白學姐你先去忙吧。”

    這個虛化能力的確得練練,完全的是保命神技。

    “嗯,那就這樣吧,對了,其他的訓練設施的話,如果你是為了提升寵獸實力,我覺得你可以暫時放一放,反正你有遺跡珠,寵獸在其他訓練設施的鍛煉效率,還不一定有在遺跡秘境空間中要好。”

    “效果顯著的訓練設施你們級別太低,進不去,效果不顯著的又不如遺跡珠……去了也是浪費時間。”

    白溪拍了拍手,道:“不過都看你的意愿。嗯那我先走了,我之后再聯系你帶你去考古系那邊。”

    說完,白溪把時宇委托給管理員阿婆后,急匆匆離開了。

    “小白溪她是古都大學對戰社的副社長,最近在籌備全國大賽的事情,可能有些忙。”管理員阿婆看著白溪離開的身影,笑呵呵解釋道。

    “怎么樣,你還要繼續挑戰看看嗎?”

    阿婆也沒有問時宇的身份,直接把他看作古都大學的普通學子問道。

    “不了阿婆,我打算先回去仔細研究下。”

    “改天我再來打擾吧,辛苦阿婆您了。”時宇看向了管理員阿婆道。

    這個阿婆能在這種地方當管理員,恐怕也至少是一位大師級御獸師吧。

    “好耶,那你們快走吧,我要繼續打游戲了。”阿婆道。

    時宇、十一:???

    時宇怎么忽然感覺古都大學沒有什么前途了呢……

    ……

    接下來,時宇帶著十一一臉懵逼的離開了這處訓練設施。

    出來后,時宇搖了搖頭,嘆了嘆氣。

    “感覺自己有事要做了。”他拿出白溪送的限時體驗卡,一陣郁悶。

    開放日期間,半個月的時限,他都可以使用那個訓練設施,用來鍛煉虛化。

    不用吧,顯得有點虧。

    用了吧,每天都得去挨超凡生物打,糾結啊。

    “算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時宇一咬牙,決定拼了。

    雖然自己私下也能鍛煉虛化,但肯定沒那種緊迫卻安全的環境的鍛煉效果好。

    “嗷!”

    時宇肩膀上,十一覺得有道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十一:oo所以,什么時候,才能讓它回去訓練。

    時宇就惦記著自己努力,卻不讓它也一起努力,太過分了!

    時宇:“……”

    這也要比?

    看來,這輩子十一是體會不到摸魚的快樂了。

    “這么快中午了啊。”

    與此同時,時宇看了一眼時間,摸了摸肚子,決定吃個飯然后去補個午覺。

    虛化太累了。

    吃點補品,睡醒后,再決定下午去哪吧。

    這一上午,為難自己了。

    ……

    酒店中。

    時宇吃飽喝足,并且讓十一和青綿蟲得以滿足愿望進入遺跡珠展開特訓后,他開始抱著枕頭準備入睡。

    不過,老天就好像不想讓時宇休息好一樣,響亮的來電聲頓時讓時宇起身。

    “誰啊!”

    知道他電話的,好像不多。

    除了快遞員、送餐員,也就那三個富婆和林館主、馮會長等人了。

    好家伙,這么一想,自己通訊錄富婆占比好像有點虛高……

    時宇心虛的看向了來電顯示人,然后意外的發現,竟然是林館主。

    “咦……”

    “林館主?”時宇接通了電話。

    那邊,林館主沉默了下,道:“聽說你去古都了?”

    時宇:“對。”

    他前往古都之前,和武館的人員以及馮會長通過氣。

    至于林館主這邊,他出發時,林館主好像還在雪山遠征。

    “對了,您這段時間是去雪山了吧,那邊情況怎么樣了。”

    “一群野獸罷了,不值一提,我和王蒙團長已經清掃了雪山中外圍,情況已經處于可控范圍。”林鴻年道:“我聽說,你破解了那個試煉遺跡?”

    “我出來后,老馮已經全跟我說了。”

    當初他的確建議時宇可以去那里鍛煉,但是,他完全沒想到時宇能攻破六關,成長的如此迅速。

    明明他決定去雪山遠征的時候,十一才剛剛入門雷掌……

    但是,他從雪山出來后,從馮會長那里聽到的,卻一個個離譜的信息。

    精通級雷掌和精通級硬化的組合技?

    掌握精通級威懾的小食鐵獸?

    食鐵獸進化圣湖出來后疑似覺醒遠古血脈?

    遺跡第六關是冰龍幻影?時宇還戰勝了?

    聽完后,林鴻年懷疑自己還在雪山中,沒出來,是雪山中哪個雪女給他施展了幻術。

    總之,馮會長講述的經歷就離譜。

    這搞得是他出門了好幾年一樣。

    不過這不重要,畢竟時宇是陸青依那個二十歲出頭就達到大師級的更怪物的天才介紹來的。

    在陸青依的幫助下,時宇離譜一點也正常。

    林鴻年最關心的一點,其實還是關于進化圣泉、食鐵獸遠古血脈的事情。

    他本來想親自去找時宇詢問的,但奈何時宇不在平城了,他只能先給時宇打了電話。

    “我聽說你的食鐵獸,在進化圣泉有所收獲,好像是覺醒了什么遠古血脈?”林鴻年語氣沉重問。

    “可以和我說說看嗎。”

    電話這邊,時宇微微沉默下,道:“我覺得那應該是遠古血脈,可能是食鐵獸在幾千年前甚至幾萬年前的樣子。”

    “形態其實和現在差異不大,就仿佛食鐵獸穿了一身戰甲,不過感覺又并不是出神入化級的硬化技能那么簡單。”

    出神入化級的硬化標志是硬化物質外放形成武器、裝備,除此之外還可以將硬化物質附在其他物體上。

    這個熟練度,目前冰原市只有林鴻年大師的食鐵獸達到了。

    按理說,靠出神入化級硬化,是可以制造一身鎧甲戰衣的,不過當時那種血脈覺醒給十一的感覺,并不是硬化技能那么簡單,而是確確實實是一個全新的生命形態。

    “戰甲……”林鴻年館主陷入了沉思。

    “靠出神入化級的硬化,是有可能形成戰甲的,但你感覺不是的話……那有沒有可能,出神入化級硬化是食鐵獸的進化條件之一?”林館主猜測道。

    “意思是,用出神入化級硬化形成類似的武裝,然后通過某種方式,讓這個形態固定下來,就是食鐵獸的進化方法?”時宇道:“會不會太敷衍了一點……”

    如果是這樣,就算進化后硬化技能還能附加在戰甲上,雙層硬化,也感覺沒什么前途啊。

    統領級頂天了。

    “只是猜測。”林鴻年也覺得太簡單了,不由得一笑了之。

    “不過,總之是一個實驗方向。”

    “對了,你的食鐵獸覺醒遠古血脈后,有發生其他變化嗎?”

    “除了體質好了一些,發育慢了一些,沒有其他變化。”

    正常的食鐵獸達到覺醒九級,應該比十一高大一些,但是十一就有點矮小了。

    不過比起遠古血脈,時宇覺得應該是進化圣泉增強了十一生命力的緣故。

    “這樣啊……”林鴻年沉默,可惜,時宇的食鐵獸只是覺醒了微弱遠古血脈,要是直接進化了就好了。

    這樣一來,或許可以更清晰研究出食鐵獸的進化路線。

    這時,林館主又道:“你這次去古都,應該是去參觀古都大學了吧。”

    “是。”

    “你什么時候有空,我讓修竹來找你,她也在古都大學。”

    “額??”時宇一愣,還沒反應過來。

    “修竹是古大飼育系的學生,最近一個月也在那邊,她目前研究的課題,你絕對感興趣。”

    “什么?”

    “古都發現了一個與食鐵獸有關的遺址,目前古都大學考古系的學生正在研究。”

    “因為修竹大學的主要研究課題是食鐵獸,所以她被老師邀請了回來去當顧問。”

    “原本我并沒有在意這個消息,畢竟只是一個與食鐵獸有關的遺址而已,不過聽你說完食鐵獸有遠古血脈后,我的想法改變了,或許古代的食鐵獸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覺得,你有必要去一趟。”

    古都出現了食鐵獸遺址,有疑似古代食鐵獸的某些痕跡。

    本來林鴻年沒有在意,但是隨著時宇這邊發現了食鐵獸的進化路線是返古后,古代的食鐵獸資料立刻就有參考價值了。

    再加上時宇破解了平城遺跡,與考古界新星陸青依有關,并且自身食鐵獸覺醒了遠古血脈,所以,不管怎么看,林館主都認為時宇得去調查一番這個食鐵獸遺址。

    “有空去一趟嗎,我可以讓修竹在那邊接應你下。”

    “只不過可惜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要忙,不然肯定也一起去了。”

    林鴻年心情微妙,頭一次感覺自己離探索出食鐵獸的進化形這么近!

    這對父女的夢想,都是挖掘出食鐵獸的進化可能。

    這一點,平城人人皆知,時宇也清楚。

    “應該沒問題。”時宇點了點頭,表情意外。

    食鐵獸的進化方向?他自己也迷糊著呢,現在出現一個與食鐵獸有關的遺址,的確值得一看,而且,還正好在古都,怎么可能錯過。

    “剛才您說,這個遺址目前是古都大學考古系在負責?”時宇表情古怪。

    如果自己也入學古都大學考古系,這些人算是未來的學長學姐嗎。

    林鴻年道:“嗯,應該都算是修竹的學弟學妹吧,畢竟只是一個與食鐵獸有關的小遺址,并非遺跡空間,沒多少人重視。”

    時宇點了點頭,道:“對了,當初林學姐也是在古都協會參加的職業考核吧,林館主,當時她的成績怎么樣。”

    這一次來到古都大學后,時宇才知道這里的考核競爭有多么激烈。

    熊貓學姐十八歲就能通過這里的職業考核還被古都大學錄取,感覺也很強啊。

    “她?”林館主道:“當時她參加職業考核時,食鐵獸是初入超凡,掌握熟練度級雷掌與精通級硬化的組合技。”

    “除此之外,還契約有另外一只實力不錯的超凡級生物。”

    “不過,你拿她做參考沒有意義,她參加考核是幾年前了,職業考核的難度每一年都在提升。”

    “但別擔心,你比她要強,職業考核對你來說問題不大。”

    時宇:“……”

    他怎么感覺自己才是林館主親兒子,對待林修竹,林館主一副不過如此的態度,到了他這里,明明他還一只超凡級寵獸沒有,結果這大叔直接欽定他比林修竹強了。

    感覺熊貓學姐聽了會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