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八十六章:大城市的御獸師們
    []

    時間這種東西,快慢都是隨緣的。

    有時候感覺它特別快,有時候感覺它特別慢。

    比如充實的加點過程中,時宇就感覺時間特別快。

    加個點,看看書,睡個覺,時宇感覺自己什么都還沒干,時間就轉眼到了九月四號。

    這一天天還沒亮,時宇就爬了起來,畢竟要去趕上午的航班,平城這邊距離冰原市機場還挺遠的,只能犧牲一點睡眠時間了。

    “哈……”別墅內,打著哈欠的時宇開始收拾起來行李,兩眼困得迷迷糊糊的。

    當他收拾完的時候,他預約好的快車已經在道邊上等著他了,上了車后,時宇又兩眼一瞇,小小休息了下。

    “帥哥,帥哥,到地方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宇本來在通過冥想抵消困意,但當他一聽到司機喊自己,這可不困了。

    他看司機大叔一臉憨厚,明白了對方多半說的是心里話。

    “到了啊,辛苦師傅了。”

    時宇笑呵呵的把車費結了一下,然后拿著行李下車跟著司機大叔揮手說拜拜。

    說是行李,其實也就是一個小背包,裝著一些等下要用的證件以及一瓶水,至于更多東西,則扔遺跡珠內了……

    時宇看了一眼時間,上午八點半,感覺還可以吃點東西?

    他左右一看,發現機場這邊已經人山人海,至于能吃的東西,時宇一看比較方便的也只有雞蛋灌餅、肉夾饃、烤腸、煮玉米了……趁著時間還早,時宇買了一杯豆漿,一個肉饃簡單對付了一下。

    【你們自己也解決一下。】時宇對著掛在脖子上的遺跡珠內的十一、青綿蟲道。

    隨后,他開始往機場里趕,現在,時宇沒有登機之前,有一個疑惑,如果飛機是機械生命,乘客想上廁所算誰的?就算是可拆卸式的內部環境,但凡有點潔癖的機械師可能也當不了飛行員吧……

    ……

    半個小時后,時宇完成了一系列登記流程,順利的通過了安檢,本來他還擔心遺跡珠會不會是什么違禁物,但看來似乎沒檢測出來什么。

    安全性差評!

    萬一有人把炸彈塞空間裝備里帶上飛機怎么整?

    額……好像不用那么麻煩,畢竟御獸師都是移動的炸彈。

    “通往古都機場的航班,馬上就要起飛了……”等候區,時宇耳邊傳來播報聲,他已經開始拿出手機,打開掃一掃功能。

    【名稱】:M-50雷電

    【屬性】:機械

    【種族等級】:中等統領

    【成長等級】:???

    【種族技能】:???

    【介紹】:人造機械生命,用于戰斗、運輸、偵察。

    看著飛機的資料,槽點太多,時宇不知道該如何吐槽,不過想來,乘坐這種飛機應該不會遇到撞鳥事件什么的吧,就算是超凡鳥類,可能也還沒等接近飛機,就直接被射掉。

    “這圖鑒沒記載飛機的詳細技能資料啊……不過也正常,記錄的太詳細,萬一有劫機的呢。”時宇腦補起來,和飛機出事過不去了這是。

    “唉,準備出發吧。”時宇從座子上起來,看向了玻璃窗外邊,摸了摸脖子上的遺跡珠,深呼吸一口氣道。

    冰原市,冰原機場。

    不久,這架名為M-50雷電的機械生命飛機緩緩起飛,登上之后,時宇仍然沒發現它和普通飛機有什么區別,或許遇到危險之后,它才能顯現出身為機械生命真正的超凡之處吧。

    雖然時宇很想親自體驗看看遇到惡劣天氣、遭遇飛行兇獸駕駛室的機械師機長以及這架飛機是如何應對的,但是他也不能詛咒這架飛機出事不是,他又不是某個死神小學生,還沒有去哪里哪里出事的體質。

    美麗的白色航機從蔚藍的天空劃過,將天空一分為二,直至時宇耳邊出現航班即將結束的提示,一切還是依然風平浪靜。

    時宇從冥想中退出,看向窗外,一座陌生的城市映入眼中,無數建筑物快速從小變大。

    ……

    古都機場。

    抵達目的地后,時宇快速脫離了密密麻麻的人海,他不是很喜歡人多的環境。

    飛速離開后,時宇拿出手機,開始導航古都大學的路線。

    古都大學的各個校區、歷練地點加一起總面積堪比整個平城區大小,非常龐大,準確來說,東煌九大院校的面積都非常巨大。

    正因此,這些學校的開放日差不多持續一個月,不然天數少了,那些慕名遠道而來的備考生還真不一定可以逛完整。

    時宇沒打算第一天逛完,他今天就是先去認個路。

    “古都大學的對戰系不怎么行、飼育系也不怎么行,就考古系厲害一點好像?”

    時宇一邊導航一邊心中嘀嘀咕咕,回憶起網上那些八卦總結。

    不過,這個不行也是相對其他頂級學府來說的,九個頂級學府,每個學府都有自己的王牌專業這也很正常。

    而且,就算是冷門專業,其實也并不弱,內部也都是精英云集,學生基本是20歲左右的職業御獸師,教師也都是大師級起步,實力毋庸置疑。

    “最近的是北校區,對戰系的地盤,先去這里看看吧。”時宇確定地點后,打算溜達著過去了。

    【你們要出來透透氣嗎?】同時,時宇向著遺跡珠內的十一和青綿蟲問道。

    “嚶!”“嘰!”

    然而,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十一忙著吃東西,因為剛剛結束訓練很累,而青綿蟲則是在目不轉睛盯著冰龍畫像,深化自己的印象。

    “得。”時宇無奈的聳了聳肩,只能自己先去逛了。

    時宇也不知道自己溜達了多久,反正感知上很快就走到了古都大學的北校區大門處。

    因為正好是開放日,所以這里聚集的人數自然是不用說的,超百米的大門一字排開,氣勢恢宏,大氣典雅,門外,年輕的御獸師們和自己的寵獸向往的看著上方“古都大學”的名字,心潮澎湃。

    這群御獸師,像極了帶著孩子來參觀大學的家長,孩子當然就是寵獸了。

    “……”時宇看著人家御獸師身邊都有寵獸跟著,自己這邊就孤單單一個人,頓時不是滋味。

    前世跟朋友出去玩,別人都是有女朋友跟著,他沒有,這也就算了。

    現在,不流行秀女朋友了,流行把自己的稀有寵獸召出來放在身邊秀了。

    時宇也想秀秀自家大熊貓,但可惜,這大熊貓認為閑逛是浪費時間,死活不出來,讓等有戰斗再喊它。

    “那就去找架打!”時宇估摸著這里這么多年輕御獸師,大學內肯定也得有提供對戰的地方吧,不由得邁起了腳步。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么,他還沒走兩步,不遠處就有個衣著華麗的青年拿著自拍桿忽然喊了一聲:

    “校內對戰場,有沒有人來對戰,我無敵,你們隨意。”

    他這一嗓子,頓時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力,讓許多人議論紛紛看向了他。

    正常的年輕人還真不敢這么喊,怕社死。

    不過,大家看到他拿著直播裝置,就頓時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勇了。

    “呵,主播?”不少人笑了笑,覺得有點意思。

    時宇也覺得有點意思,不過對方下一句話,讓他轉身就走。

    “要求準職業,兩只寵獸都是超凡級,雙打對戰,等級低勿擾。”

    好家伙,再見!

    時宇有些胃疼,什么人吶,這種標準,真有人接?

    然而,對方開口沒多久,一個和時宇年齡差不多的青年頗有興趣道:“我來。”

    時宇:“……”

    準職業,意思就是脫離了見習期,卻沒有通過職業考核的御獸師。

    一般來說,這里參觀學校的年輕人都還不是職業御獸師,畢竟大家都是為了明年的報考而來的。

    不過,不是職業御獸師,一般有兩個分級。

    一個是時宇這樣御獸空間是一級,寵獸是覺醒期的見習新人。

    一種是御獸空間達到二級,寵獸達到超凡級卻還沒參加考核的準職業。

    很顯然,這批打算報考古都大學的年輕御獸師中,已經有了一批御獸空間達到二級,并且培養出了兩只超凡級寵獸的天才。

    “還有四個月,不急不急,到時候十一和蟲蟲應該也都能超凡了。”

    時宇自我安慰道。

    “同學,對戰嗎?”果然,來北校區這邊閑逛的御獸師都不是閑的住的主兒,一人起了頭兒后,又有人來邀請時宇對戰。

    時宇看了對方一眼,詢問道:“你的寵獸什么級別。”

    “低等超凡級啊。”這個男生很自然的問。

    時宇道:“好,勉強可以……”

    男生反問道:“你呢。”

    “覺醒九級?”

    男生:

    他翻了個白眼,轉身就走,覺得和時宇對戰就是浪費時間,只留下了一臉懵逼的時宇。

    喂!喂!喂!看不起誰!

    超凡級了不起啊,我覺醒九級食鐵獸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啊這……”總之,時宇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一陣無語。

    隨后,時宇分析了一下,眼下食鐵獸未必不能越級戰真正的超凡級生物。

    當然,前提是對方技能熟練度不高,種族等級不高,同時御獸師并非強化系天賦……

    誒,好像是有一點不保險的性質。

    “算了算了,不打了,看看得了。”時宇打了個哈欠,隨便逛逛吧,然后回去睡覺!

    ……

    古都大學北校區內,對戰場館還是蠻多的。

    開放日期間,校方也支持來這里參觀的年輕御獸師們進行比試。

    至于裁判,當然是留校當志愿者的學長學姐們了,只要學校發放一點學分,還是有許多人愿意留下來客串一下NPC的。

    “我擦,這么猛。”

    時宇逛著逛著,就來到了一個對戰場館,場館規模比那天競爭進化圣泉的場館還大,分為數塊場地,此時熱鬧非凡。

    他剛剛來到一塊場地邊上,就聽到旁邊有人驚呼起來。

    時宇往場地上一看,兩名年齡可能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御獸師正在進行著戰斗。

    雙方一只寵獸是玄水鱷龜,一只寵獸是地巖蜥,兩只寵獸的成長等級都達到了超凡級,所以招式威力異常的大。

    這是因為,寵獸在從覺醒期跨入超凡級后,能量等級會發生一次質變。

    如果說,覺醒期寵獸的能量是像微弱的氣流一樣,那么超凡級的寵獸的能量,則像細流一樣,質量更高了。

    能量這樣的變化帶給寵獸技能的改變,就是技能威力的變大!!

    “隆!!!”

    場地上,地巖蜥掀起的漫天風沙,形成了沙之壁,雖然這是低階技能,但從凝聚速度和墻壁結構來看,熟練度已經被鍛煉到了精通級。

    “吼!!!”

    然而,就是這樣的沙之壁,玄水鱷龜口中凝聚的一道水彈炮輕松貫穿,成功讓技能轟擊到地巖蜥身上。

    中階技能,水流炮彈!

    看技巧熟練度,還沒到精通級,但是由于屬性克制,還是給予了地巖蜥重重一擊。

    然而,不同于經常以短小著稱的見習級之戰,這里的對戰很持久,地巖蜥被轟出幾米后,緊接著卻是屁事沒有的站了起來,怒目看向對手。

    “水流強化天賦、元素抵抗天賦……”

    兩者交鋒的過程中,玄水鱷龜的御獸師周圍縈繞著無數的水元素波動,這是很常見的水流強化天賦,可以用來強化玄水鱷龜的水系技能,雖然是熟練級的水流炮彈,但是剛那一下強化后,光從威力上來講,恐怕也不見得遜色沒有水流強化天賦的精通級水流炮彈了。

    而地巖蜥這邊的御獸師的天賦就更簡單粗暴了,是號稱強化系中萬金油的元素抵抗天賦,能讓寵獸對于任何元素類攻擊都有一定的抵抗性,所以地巖蜥哪怕面對克制自己的水流炮彈,照樣直接硬抗,狀態看上去還能大戰三百回合。

    準職業、職業級的對抗,果然都開始流行玩天賦了。

    “還好我沒戰斗型天賦。”看著他們的對戰,時宇心中笑呵呵的。

    這一戰結束后,恐怕這兩個御獸師要虛弱一下下了,也不知道他們準備沒準備補品。

    還是他的技能圖鑒好啊,只要日常中加點就好,戰斗時他就隨便指揮下就行了,完全不用其他御獸師這么費力,自己也要投入巨大體力、精力。

    不過相對的是,以后時宇遇到這種強化型天賦的御獸師,可能會吃一點小小的虧,到時候的勝負,就要看他的加點對寵獸的提升效果,比不比的上別人用強化天賦對寵獸的戰力增幅效果了。

    “如果是這種水平的話,感覺十一應該可以打不打,不過估計得和當初對戰冰龍一樣,戰力全開,順利一擊秒殺才有希望……”

    時宇很快判斷出了十一和場地上這兩只寵獸的差距,不過這也是因為,這兩只寵獸的種族等級都不高,都不是統領種族,而且成長等級也都是初入超凡,不然對方屬性再強點,十一恐怕就沒戲了。

    接下來,時宇繼續閑逛著。

    他發現敢在這里出風頭進行對戰的,拿出的寵獸,成長等級沒有低于超凡級的。

    不過這也正常,還有四個月就職業考核了,這個時候寵獸還沒到超凡級,如果以古都大學作為目標的話,希望太渺茫了。

    同時,時宇也發現了,這群超凡級寵獸,都至少有一個精通級技能,偶爾還能看見兩個簡單的組合技,這讓時宇感慨,,這群備戰職業考核的年輕御獸師的確有點東西……

    他四個月后的對手,好像并不是競爭進化圣泉時的那些人了。

    那些人和他一樣,此時根本還沒達到參加職業考核的標準。

    他如果在古都協會參加職業考核,面對的,可能是一群御獸空間達到二級,標配兩只超凡級寵獸的御獸師……

    甚至,由于職業考核是一年一次,有些可以一年連升二級的御二代,甚至沒準兒契約了三只寵獸,至于統領種族幼崽,到時應該也不會很罕見了……

    “我明白了,雖然都是新人,但這就跟《火影忍者》里的中忍考試一樣,誰能管兩個人柱力還有能開五門的體術怪物看作下忍?”

    眾所周知,下忍是最強的。

    同理可證,職業考核里,隱藏著一批怪物也不是沒有可能。

    怪不得陸青依說古都協會的職業考核才有挑戰性以及讓自己快點用遺跡珠發育……

    距時宇所知,每年的職業考核并沒有統一的通過標準,而是按比例晉升,所以,并非達到職業級,有超凡級寵獸就一定可以通過考核。

    也正因此,這些大城市的職業考核要比小城市更難,因為如果在大城市通過職業考核,有更大的幾率被頂級學府、頂級企業看中。

    這一點地球其實也一樣,一家500強企業根本不會去一個普通三本招人,但清北畢業生卻能遭各個企業哄搶,職業考核也是這么現實。

    這樣的模式,其實也造成了一個怪現象。

    一批本來去小城市完全可以輕松通過職業考核的人,卻不死心在大城市連續報考好幾年還沒通過,這類人的實力估計也強的離譜,畢竟職業考核根本沒有年齡、次數限制,他們的積累時間明顯更多!

    甚至,在職業考核中遇到80歲的老者都有可能。

    當然,這樣一把年紀的長者也來參加職業考核雖然值得鼓勵,但是估計沒有哪個學府、企業會看好……就算對方得了當屆第一,也根本沒什么潛力了,像古都大學對報考學生年齡就有一定的限制。

    所以,實力固然重要,表現出來的潛力、天賦也很重要。

    “問題不大問題不大……”

    時宇雖然感覺到了一絲壓力,畢竟自己起步晚了許多,不過還是感覺問題不大。

    加點就完事了,而且也不用急,反正他又不追求同屆第一,通過考核就算勝利!

    ……

    這一下午,時宇都是在看對戰,主要是看各個御獸師的御獸天賦的表現形式,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在尋找什么獸耳娘,

    只不過可惜,他看了一下午,發現這些御獸師基本是強化型天賦,根本沒看見個特殊戰斗天賦的,這不由得讓時宇很掃興。

    臨近傍晚后,時宇便離開了北校區的對戰場了,前往了自己提前預定好的十星級大酒店。

    雖然可以住遺跡珠,但既然有錢,享受一下也不錯。

    當晚,時宇在酒店內大吃一頓,吃的滿足了才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開始拿起一塊空靈石冥想。

    玩了一天,該努力了……

    片刻后,時宇睜開眼睛。

    “今天沒有加點,感覺自己萌萌噠,一塊好像已經滿足不了我了,我感覺憑借自己目前的專注力,或許兩塊同時用也可以!”

    “不,三塊!”

    “等一下,庫存有幾十塊,三塊感覺也差點意思,可惡,要是能和仙俠小說中的靈石一樣擺個聚靈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