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八十三章:古都大學
    []

    訓練場中,十一本來訓練的好好的,轉眼就感覺周圍有一股寒冷的敵意。

    十一:!!!

    根本不用轉頭,它就使用超視力看清了遠處的情況。

    睡覺中的青綿蟲莫名其妙變成了一個冰蜴,然后又莫名其妙朝著它沖了過來。

    因為是實質化的幻影,所以和實體沒什么區別,所以哪怕是精通級超視力也看不出什么。

    “嘰!”

    冰蜴大吼,決一勝負吧,領袖!

    “嚶?”

    這是青綿蟲?十一迷糊。

    【下手輕點。】時宇默默道。

    十一被搞糊涂了,然后,比十一還高大一倍的冰蜥沖了過來,巨尾掃向十一!

    遺跡第六關的冰龍雖然只會威懾、冰裂爪、寒息,但好歹還會點技能。

    擱青綿蟲變身這個偽冰龍,恐怕只會肉搏。

    不過即使如此,也很讓青綿蟲膨脹了。

    虛實幻影好歹是高階技能,哪怕是入門級,用起來的感覺也跟蟲絲完全不一樣。

    變身冰龍幻影后,青綿蟲感覺到肉體力量確確實實變大了不少,這是使用蟲絲時不曾擁有的感覺。

    然而。

    砰!

    接下來,膨脹的青綿蟲只感覺自己的巨尾,掃在了一個巨大的鐵疙瘩上,緊接著,尾巴被人抱住,整個身體被掄了起來,直接扔飛出十幾米,撞到了訓練場墻壁上。

    原地,十一嘆了口氣……

    青綿蟲:@_@|||||

    巨大的沖擊力,讓青綿蟲實質化的幻影直接消失,取而代之是它自己貼在墻壁上,然后慢慢滑下……

    “嘰……”

    御獸師騙人,根本打不過。

    “嗷——”十一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還是給予了青綿蟲鼓勵。

    其實也不錯了!

    不錯不錯,變強了一點,說不定可以拳打鄉下土行鼠,孤身大鬧野豬林了,你已經不是那個身體羸弱的蟲蟲了!

    “完全就是空架子,舉報青綿蟲送人頭……”時宇。

    其實,他目前對青綿蟲也沒太大要求,不要求力量,能100%復刻冰龍的模樣,就已經很好。

    到時候,他再教青綿蟲一個威懾技能,巨龍模樣、龍威,這不就成了!完全可以去蟲假龍威了。

    到時候,他也能COS一波無敵的馴龍者。

    “`′嘰……”青綿蟲緩緩爬起,內心受到巨大打擊。

    為了不讓青綿蟲失去信心,時宇也是會玩,他道:“十一,你變成最小形態和青綿蟲對練吧。”

    十一的最小形態,也就十幾厘米,這時還不如二十厘米的青綿蟲大,同時,實力也會下降不少。

    面對擁有出神入化級隱形蟲絲的青綿蟲,戰斗結果會怎么樣,還真值得探索。

    “咦?”

    十一不解這個命令的用意。

    “嗷~!”不過,面對御獸師的命令,十一自然是完美執行。

    片刻后,它變成了十幾厘米的姿態,矮小的站在巨大的訓練場地上。

    它的很遠處,青綿蟲恢復過來意識后,愣愣的看著比自己還小的十一,小小的身體大大的疑惑。

    接下來,兩只寵獸開啟了第二輪大戰……

    還真別說,令時宇沒想到的是,這樣進行起戰斗,竟然是青綿蟲占據上風。

    擁有精通級超視力,可以看破幻象的十一,根本看不穿隱形的蟲絲的痕跡。

    很顯然,空間系出神入化級蟲絲帶來的空間欺騙效果,完全壓制了精通級超視力。

    同時,縮小狀態下,十一絕大部分力量被封印,完美級硬化面對出神入化級空間系蟲絲,也根本無法完全防御。

    雖然能防御大部分威力,但是被一切割,十一身體還是會出現傷痕,需要配合高速愈合才能勉強抵擋。

    “嘰!!!”

    看著在自己的追擊下,謹慎的不斷閃避的袖珍領袖,青綿蟲感覺蟲生達到了巔峰。

    “嗷!!!”

    同時,十一的求生欲也被激發了出來,打算憑借最小形態,也要戰勝眼前的蟲蟲。

    “這樣似乎……效果很好?”

    看著兩只勢均力敵的小家伙,時宇陷入了沉思,算了,不管了,好困啊,再去睡個回籠覺吧。

    剛剛教了一發虛實幻影,他現在又想休息了。

    “你們繼續,我回去睡個覺。”

    “訓練場有足夠的食物和恢復品,十一,如果青綿蟲受傷了,你順便幫它治療下。”

    “嚶!”“嘰!”

    吩咐好了后,時宇轉身回去休息,而嚶嚶熊和嘰嘰蟲則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尤其是十一,平日深感無敵寂寞,但現在,縮小狀態下竟然連個蟲蟲都無法完美壓制,這讓十一找到了新的鍛煉自己的方法。

    用縮小封印自己的實力跟敵人戰斗!體驗戰斗的樂趣!給予自己壓力!

    誰能取悅它,再爆發出全力!

    它希望蟲蟲變身的冰龍可以快點和遺跡中的冰龍一樣強……這樣才有意思。

    同時,蟲蟲自信心也回來了,它打算一點一點打敗領袖,先從袖珍版開始!

    ……

    “啊,睡覺。”

    時宇拉開窗簾,躺在床上,這個地方透過玻璃,能直接看到下方訓練場情況。

    看到十一和蟲蟲都很努力,他感慨自己教育有方。

    就在時宇打算倒下補個覺時,他的手機,又響了……

    【通話申請:陸青依】

    時宇微微一怔,選擇了接聽。

    然后,靜靜等著那邊說話。

    “之前我在外邊。”

    “哦哦。”

    時宇感覺和這個家伙交流需要做閱讀理解。

    之前時宇給陸青依報過通關遺跡的喜訊,外加詢問植物類寵獸的事情。

    不過,陸青依只是簡單回復,敷衍了下,就沒了音信。

    所以她的意思是,因為在外邊,所以回復的比較簡單?

    時宇表示理解,畢竟前世他跑去深山老林探險時,就算還有信號,也經常耽誤了回復別人信息。

    “首先恭喜你破解了那個小遺跡。”

    “比我想象中的要快,我聽說那個試煉遺跡難度不低,看來你的聆聽歷史之音天賦幫了不小的忙吧。”

    陸青依欣慰,時宇天賦果然不錯。

    這是個試煉型遺跡,就算時宇有1000w起始資金,她也沒認為時宇可以很快通關,畢竟當時的食鐵獸還很弱。

    所以陸青依判斷時宇多半是靠著特殊天賦尋找到蛛絲馬跡獲得的遺跡掌控權的。

    時宇:“……”

    時宇有些不好意思。

    他也就第一關認真觀察了一下,然后就是單純靠著加點殺到最后的……

    “嗯……還好還好。”時宇謙虛道。

    “收獲怎么樣?”陸青依指遺跡內的收獲。

    時宇道:“寵獸因為遺跡的一些特殊資源成長的很快速,現在實力都非常強了。”

    “比如食鐵獸,不僅馬上要到十級了,還學會了新的稀有技能。”

    他直接把十一和青綿蟲很強的原因又推到了遺跡上。

    成功破解遺跡,寵獸得到巨大機遇,也很合理吧。

    雖然說,蟲蟲有些資源的確是因為這個遺跡。

    “嗯……那么看來,你通過今年職業考核的幾率更大了,這次找你,其實也是為了這之后的事情。”

    “我想邀請你職業考核之后,去古都大學考古系學習,這也是我之前就讀的院校。”

    “你覺得怎么樣,有興趣嗎?”

    雖然時宇有著聆聽歷史之音的天賦,但是這種天賦隨機性太強,時宇身為十一局成員,還是應該具備一些比較基礎乃至進階的考古知識比較好。

    這樣,也更有利于時宇調查冰原市的歷史,同時,也有利于時宇日后成為她的助手!

    “上學???”時宇一愣,然后一臉糾結。

    好家伙,又來了學姐?

    “你討厭上學?”

    “那倒不是……”只是上兩次大學,感覺有點奇妙,雖然說,這個世界的大學,和前世的可能不太一樣。

    那是職業級以上御獸師,才能去深造的頂級學府,高考即是職業考核。

    “古都大學的招生日,是職業考核之后吧,距離現在還有四個月。”時宇問。

    “嗯,不過目前普通高校的各個系別的御獸師基本都已經畢業了。”

    “所以接下來,九月份整個月,都是古都大學的開放日,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去提前看看,接觸一下大城市的御獸師,否則如果沒有任何準備,古都市的職業考核我真擔心你無法通過……”

    “去看一看吧,到時候你再決定在一級城市參加職業考核,還是留在冰原市參加職業考核。”

    畢竟平城乃至冰原市的御獸師領域都太落后了。

    雖然說,憑借時宇的天賦,可以直接插班走關系進入大學,但是陸青依還是比較希望時宇自己的實力也別太差,如果可以靠著正常的流程進入古都大學,那才是最好的,正因此,她才推薦時宇去一級城市進行職業考核的。

    “好……九月份是吧,我有空會去看看的。”

    也就是還有2、3天?

    “嗯,至于你之前說的植物類寵獸的事情……在找了。”

    陸青依身邊一本寵獸百科全書,在找了在找了,指打開圖鑒。

    “也不是很急……”時宇道:“職業考核之后再說也可以。”

    遺跡空間最大最方便的作用還是空間裝備,有了這個,時宇就可以隨身帶許多東西了,比如沒契約青綿蟲之前,就可以把青綿蟲裝在這里。

    去了野外,遇到危險,他也可以自己躲入遺跡內,如果沒遇到精通空間系的敵人,他就是無敵的,同時住在這里面,也總比外邊安全。

    還有,幾個月份的食物也可以隨身攜帶了,去哪也不用大包小包了,相反,種田只是讓遺跡多了一個附用價值,的確不是很急的項目。

    “好。”

    “那我就先不打擾你了。”陸青依掛掉電話,完成了自己的通知。

    與此同時,時宇放下電話,躺床望天花板。

    古都啊……東煌九大一級城市之一,也是離冰原市最近的一級城市,內部有傳奇御獸師、守護神級生物坐鎮,是超級大都會,而且有許多古遺跡,是考古圣地……

    遺跡?考古圣地?

    算了,過幾天去看看也沒什么,他還沒出過冰原市,就當旅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