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七十七章:遺跡之主
    []

    時宇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他就說嘛,這個遺跡肯定有個幕后黑手在操控一切。

    不然,不同的環境,不同的關卡,各種怪物幻影怎么可能會那么整齊的出現。

    時宇雖然不知道圖鑒上的貝殼是什么生物,但想來也不弱。

    畢竟,這個御獸空間的主人,最低也是傳奇御獸師。

    而傳奇御獸師,那是有資格御使霸主級生物的存在。

    就是不知道,那個貝殼自己也是幻影,還是依然存在遺跡某處。

    如果依然活著那就厲害了,壽命起碼幾千年了。

    而如果貝殼只是幻影,是受到御獸師遺愿守護在遺跡,程序一樣的思念體,那也很厲害。

    被圖鑒判定為“生命”,直到剛才自己闖過遺跡才消散,說明這個貝殼至少把剛才那個技能,鍛煉到出神入化級別了吧?

    時宇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虛實幻影】上,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雙屬性能力。

    在看到了技能【介紹】后,時宇在理解前半段“可以將夢境、幻境中構造的幻影具現實質化,進行召喚或者變身”時,只覺得高階這個等級配不上這個技能。

    這么強力的能力,才是高階?

    具現化出的那些獸潮乃至這個冰龍,完全讓時宇頭大,要他說,最低也是個超階,甚至神級。

    畢竟,具現化幾個神獸,不直接無敵了。

    直到理解到后半段,時宇才明白為什么這個技能才是高階。

    這個技能需要的前置條件太多了,并不是想具現化什么具現化什么。

    不是【憑空造物】,【等價交換】才是這個技能的基本原則。

    使用者可以大膽的想象,但是,想把幻想近乎完美具現化,就要付出等額甚至更多的代價。

    比如即使是那個貝殼,也不能直接變身冰龍,而是得用一根真正的冰龍龍須作為媒介。

    而且,即使是這樣,它也根本沒具現化出冰龍的完全體,至少只會冰裂爪、寒息的冰龍,也太拉了。

    雖然說,十一依然差點沒打過……

    總之,這個技能相比同階技能,使用門檻高很多倍,鍛煉起來也難,但勝在能力靈活多變。

    “這個技能,好像很適合青綿蟲啊。”

    時宇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選擇復制的。

    填報志愿時,青綿蟲一共挑選了三個志愿,精神、空間、龍。

    本來,時宇打算找一、兩個錄取就得了。

    但是,這個技能似乎完美符合青綿蟲的全部志愿以及性格!

    它不是愛做夢,喜歡在夢中以各個姿態出現嗎?

    虛實幻影學會后,甚至可以讓它把夢中的想象具縣化到現實。

    幻想變成現實,正好是空間屬性的力量。

    而龍……剛才那個貝殼就完美演示了,如何從一個貝殼偽裝成龍。

    雖然沒有成為真正的龍,連龍族的種族技能都沒能模擬,但是通過這個技能以及一些特殊材料,或許可以臨時借個巨龍馬甲過來穿穿。

    一下子三個志愿,直接全部滿足了。

    精神、空間是根基,龍靠這個技能幻想出來。

    “完美,簡直是量身定做的一樣……”

    這是個成長潛力很高的技能,時宇覺得如果點到出神入化級,肯定能給自己驚喜。

    畢竟不管怎么說,都帶了一半空間屬性。

    如果以這個技能為核心,以精神、空間屬性為方向進行進化,那么青綿蟲會進化成什么?

    具現化能力的夢蝶分支?

    時宇一時間還真沒想起來自然界中有沒有類似的寵獸。

    “嗷!!!”

    “嗷!!!”

    可能是由于時宇走神太久的緣故,食鐵獸在旁邊等不及了。

    “嗷!!”老是對著消散的幻影發愣干什么,那里還有一個石珠呢。

    “對,石珠……”

    時宇回過神來,看向了剛才貝殼中的石珠。

    這個不會是那個貝殼的珍珠什么的吧,或許可以磨碎喂了?

    他拿起了石珠,然后緊接著,變故發生。

    拿起石珠的瞬間,時宇大腦轟鳴一下,視角仿佛俯視起整個遺跡空間。

    ……

    遺跡,其他空間。

    一個穿著迷彩服的士兵御獸師茫然的看著眼前消失的冰鎧巨人,十分納悶。

    他和他的寵獸面面相覷,怪物呢?

    明明他們剛剛還在和冰鎧巨人戰斗,怎么忽然之間,怪物就從眼前消失了。

    就好像他們擊敗了怪物一樣,但是,真實情況是并沒有下一關的傳送圖陣出現。

    這樣的情況還出現在了其他正在闖關的御獸師身上。

    他們都是眼前的怪物幻影忽然消失,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是……”

    此刻,時宇仿佛站在一個上帝視角,看到了遺跡內的所有情況。

    這個變化,讓時宇內心大為震撼。

    就好像,拿著石珠的他,可以操控這個遺跡之內的變動一樣。

    他此時,也仿佛知曉了遺跡內的一切,就比如,此時遺跡除了他們這些見習御獸師,就再也沒有其他生物了,根本沒有再發現那個貝殼的痕跡,仿佛它剛才就徹底化為幻影消散了一樣。

    除此之外,時宇還在一些位置發現了大量的冰系能量結晶,以及空靈石,數量多到讓他發懵。

    “這什么情況?”

    “難道通關全部關卡后,我成為了遺跡之主,獲得了遺跡掌控權?”

    此時,不僅是遺跡空間內部。

    外界。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第六個石像亮了起來。

    “亮,亮,亮了,第六個石像亮了,肯定是時宇通過了第六關!”何團長在外邊大喊大叫道。

    “肯定是他!”

    旁邊,馮會長先是茫然一下,然后瞬間狂喜。

    臥槽,真的通關了。

    雖然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但是總之時宇牛逼就完事了。

    當下,這個石像亮起,就幾乎相當于對著外邊所有人喊:時宇殺穿了全部六關,破解了遺跡。

    ”靠……“

    見到這一幕,外界的一個個見習御獸師,也心中仿佛有無數只食鐵獸滾過。

    他們就沒有馮會長那樣狂喜了,反而,是心中無盡的失落、羨慕。

    為什么不是自己……

    時宇本來就那么厲害了,這一下,又該在第六關獲得了什么好處?

    一想到這里,所有人更酸了。

    就在外邊一眾人恰檸檬的時候,六個石像紛紛裂開,一道道人影被傳送了出來。

    這些都是在時宇挑戰第五關之前進去的挑戰者,至于時宇進入之后,就沒人再進去了,都在外邊等著看時宇的戰績。

    此時,這群人和他們的寵獸忽然被傳送出來,還有些懵逼。

    “發生了什么。”

    “我怎么忽然被傳送出來了。”

    “巨人呢,那么大的冰鎧巨人呢。”

    “為什么不收回寵獸也能出來了。”

    這幾個人面面相覷,隨之,他們發現了圍在外邊的一堆人,以及亮起卻又裂開的六個石像,眼睛瞪的老大。

    “你們先下來。”老何喊了他們一聲。

    “說,怎么回事?你們怎么一起出來了。”

    “我正在和兇獸戰斗,然后兇獸突然消失,緊接著我好像就被排斥出來了。”

    “我也是。”

    “我也是這種情況。”

    被傳送出來的眾人紛紛開口。

    “團長,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有人問向何團長眼前的情況。

    石像怎么都亮了,而且,還碎了???

    何團長沉默了下,道:“時宇在你們之后進入了遺跡,通過了第五關,眼下,或許是他通過了第六關。”

    “總之,等看看情況吧,看他什么時候出來。”他話落,這幾個士兵張大嘴巴。

    整個外界一片寂靜,齊刷刷看向傳送圖陣那邊。

    遺跡內。

    發現真的可以把其他人強制傳送出去后,拿著石珠的時宇愣住了。

    這玩意,果然是這個遺跡空間的控制器啊。

    之前在那個貝殼幻影手中,而現在,隨著自己通關,貝殼幻影消散,石珠成為自己的了?

    所以說,這個和冰原市歷史真相有什么關系?

    那些歷史的痕跡,想讓自己通過這個遺跡知道什么?

    又或者說,會不會這個石珠和雪山上的冰龍遺跡有什么關聯?

    時宇一下子沉思起來,不過很快他搖了搖頭,算了,出去休息休息后再想吧。

    “十一,到我口袋來。”

    時宇招呼了一聲一臉茫然的十一,十一立刻爬到了時宇口袋里。

    唉,懶得收回十一了,以后十一就這樣以掛件形態在外邊呆著也好,還挺可愛的。

    他也不怕別人問你的食鐵獸為什么會倍化。

    別問,問就是在進化圣泉激活了遠古血脈,覺醒了新種族技能,想培育相同的啊,自己去圣泉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