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三十章:來自天賦的背刺
    []

    “等,等下!”

    社區送溫暖,沒人就準備爆破?

    這也太暖心了。

    時宇心中頓時一萬只食鐵獸滾過。

    同時,他心中生出三個大字。

    暴露了!

    多半是自己聊碎石像的事情,終于還是被發現了。

    對于這個結果,其實時宇早有預料了。

    如果秘境出現真的影響很大,原因必定會被調查的。

    雖然園區那種地方根本沒有攝像頭,但在這種有超凡力量的世界找一個人,也不是很難。

    氣息偵察、占卜預知、時光回溯……一些超凡生物掌握這些奇奇怪怪的能力再正常不過。

    “我恨啊。”

    時宇對自己這個好奇心旺盛的性格恨死了。

    接下來,他抱著憂郁的心情跑去開門。

    如果按那個青年醫師說的,這次事件似乎不是什么壞事,他也沒做什么違法的事情,如果證據查到自己身上,有什么說什么唄。

    “終于開門了。”

    時宇打開門,外邊傳出清冷的聲音,讓時宇一愣。

    因為外邊并沒有他想象的那樣,有一堆有關部門的人士堵在那里,反而,只有一個人。

    而且這個人,也不是他腦補的街道委員會高冷大姐,而是一個更年輕的漂亮女子,可能也就二十多歲。

    “這是風魔獅?!”

    時宇沒有關注她太久,第一時間被她旁邊的生物所吸引,那是一只蠢蠢欲動的風魔獅,這只風魔獅好像真的準備爆破大門!

    風魔獅是外表類似獅犬的生物,坐高都近兩米,有著蓬松的白色毛發,威嚴的藍色眼睛,脖子、四肢、身體、長尾部,都縈繞黑色云紋,格外霸氣。

    【名稱】:風魔獅

    【屬性】:風

    【種族等級】:???

    【技能】:???

    由于時宇的層次接觸不到更高等級的超凡生物,所以學校時,他只熟背了種族為超凡級生物的資料。

    至于風魔獅,明顯是更高等的生物,時宇只見過它的圖片,其他資料倒是沒有關注。

    不過,超凡、統領、君王、霸主、守護神、神話,這幾個種族等級中,他猜測風魔獅的種族應該處于統領級。

    “吼———”風魔獅露齒含笑。

    “自我介紹一下,陸青依,古都大學考古學博士,東煌考古協會成員。”陸青依抬頭看向時宇。

    “我想來和你了解一些事情,希望你能配合。”

    考古學博士?

    還是九大院校之一的古都大學?

    時宇看著這位年輕姑娘,一陣肝疼。

    多好一姑娘,除了有點腹黑,怎么就想不開呢,干點什么不好。

    考古是沒有前途的!

    “時宇,無業游民,見習御獸師,請進。”

    對方介紹完后,時宇徹底確定是因為什么事情了。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后,扯上的跟考古有關系的事情,不就只剩下那個石像異變了嗎。

    時宇打開大門,心塞的準備接受拷問。

    接下來,時宇帶領這位陸博士進入了院子里。

    這時候食鐵獸已經老老實實把鋼板疊好,自己躲在樹后偷看。

    而青綿蟲也鉆回了鳥籠,仿佛發生了什么都與它無關。

    進入院子后,陸青依和風魔獅目光第一時間看向了樹后的小食鐵獸以及鳥籠中的青綿蟲。

    隨后,她們才重新看向時宇。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平城御獸師協會的石像碎裂,與你有關對吧。”

    “我沒有惡意,你不用擔心。”

    “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聽到了那個石像傳遞出的聲音?”

    時宇:“那個石像是活物?”

    他這樣反問算是默認了對方的問題。

    陸青依:“不,石像是死物。”

    “你的天賦是‘心靈感應’,按照你的了解,心靈感應應該只能與生命體進行溝通。”

    時宇點了點頭,他還又特意查了下,可惜沒什么新發現。

    “不過,凡事都有特例。”

    “一些承載眾多生命體信仰、信念、意志、情感的死物,經受時間洗禮,是有可能誕生出‘靈’的。”

    “‘靈’是一種虛無飄渺的概念,和生命、精神、心靈、靈魂無關,考古界稱之為‘歷史的痕跡’。”

    “這種痕跡,只有極少部分有特殊天賦的心靈感應者有幾率可以傾聽到。”

    “因此,掌握這類心靈感應天賦的御獸師,考古界又稱他們為‘可以聆聽歷史之音者’。”

    時宇道:“也就是說……我就是那個特殊天賦者?”

    陸青依點了點頭道:“能夠傾聽到歷史的聲音,是很了不起的天賦,在漫長的歷史中,歷史曾發生多次斷層,無數真相被隱埋,而遺跡,則是我們現代人去了解歷史最主要的途徑。”

    “不過這些保存下來的遺跡,往往都有超凡力量所保護,想破譯、尋找到它們非常困難。”

    “而可以‘聆聽歷史之音者’,遠比普通人更容易尋找到或破解遺跡的關鍵信息。”

    “這一次,因為你觸動了那個石像的‘靈’,便引發了一個古老遺跡浮出水面,背后可能牽連出冰原歷史的真相。”

    時宇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問:“所以你找來的目的是……”

    陸青依:“你很有天賦,是天生的考古學家,我想邀請你……”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這輩子不可能再干考古工作了。

    賺點小錢,養個大熊貓,再找個漂亮的女朋友跟她養一條可愛的貓,去一個安全的城市快快樂樂、輕輕松松的生活不好嗎。

    “抱歉……我對考古沒什么興趣。”

    “不想加入什么考古協會,也不想去什么考古大學上學。”時宇非常抱歉道。

    陸青依疑惑道:“誰說我要邀請你加入考古協會?”

    “嗯?不是?”

    “你這份天賦,加入考古協會有些浪費了。”

    “目前整個古國,已知的‘可以聆聽歷史之音者’,算上你,也只有11人而已。”

    “比傳奇御獸師的數量還要少,比國內守護神級生物的數量還要少,你知道這代表什么嗎?”

    “邀請你的,是另外一個組織。”

    “而且,你也不用急著拒絕,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擁有這個天賦,就代表你一定喜歡這一領域,否則也不可能可以聆聽到石像的聲音。”

    陸青依走到鳥籠下,看向青綿蟲,一句話讓時宇心中難受了起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都穿越了,還跟考古撇不開關系?

    你這個濃眉大眼的心靈感應天賦,不是很常見嗎?怎么能背刺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