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二十八章:冰原市震動
    []

    聯盟歷177年7月。

    近期的雪山兇獸異常,讓冰原市各個御獸師協會提起十二分精神。

    尤其是平城御獸師協會的各個職業御獸師,早就進入了備戰狀態。

    十年前那次獸潮就已經讓平城元氣重傷,冰原市各方花費巨大人力物力才把平城區重建,這一次說什么也不能讓兇獸進入城墻內,再次造成破壞。

    這種狀態下,御獸師們針對外界的動靜,自然是非常敏感。

    轟隆!

    就是這種緊迫時期,隨著平城區上空傳出一道巨大的空震聲,一些御獸師心中繃著的那根弦,直接“咔”的一聲斷掉。

    “日,獸潮攻城了?”

    “怎么沒有一點消息。”

    “往好點想,沒準兒只是地震。”

    “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道聲音非常巨大,不僅是御獸師們,就連普通人也都聽的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下意識走出家門,看向外界。

    然而,就只是一道巨大的空震聲音而已,之后便再也沒有其他異常。

    平城御獸師協會高樓總部,樓頂。

    一個穿著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站在這里,他抬頭看著宛如鏡面般碎裂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會長,剛才那是什么?”

    “其他區縣和市內的協會也都感知到了異常。”

    頂樓大門打開,身材高挑的秘書焦急走來,那道動靜對冰原市造成的影響,出乎意料的大!

    就算是其他地區,也都感知到了輕微的變化。

    灰色西裝會長道:“這種情況,我也只是聽說過,還并不確定是不是我猜測的那樣……”

    “如果是的話,也不一定是什么壞事。”

    ……

    整個冰原市都不同程度發生了震動,甚至這里的變化,還逐漸流傳出冰原市,傳向其他地方。

    而此時造成這個事件的主角,已經忐忑的回到了家中,穿著圍裙,弄起飯來。

    “十一啊,多吃點。”

    “快快成長,這個世界太邪門,你得變得更強大,才能保護好我們。”

    “唔——”小食鐵獸茫然的接過一堆竹筍。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今天時宇難得的大方。

    好耶!

    在家中的時宇自然還不知道外界的情況,不過路上聽著路人的討論,他就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

    動靜未免太大了點。

    啊,時宇,你嘴真欠!

    對著一塊石頭聊什么天?

    現在出問題了吧。

    沒弄清楚怎么回事之前,時宇決定還是老老實實宅在家里好了。

    除了買菜和買藥,哪里也不去了。

    “嘰——”

    時宇下定決心的時候,旁邊柿子樹上傳來叫聲。

    鳥籠里的青綿蟲見到時宇今天給食鐵獸這么多好吃的,頓時發出饑餓的請求。

    “你也多吃點。”

    “吃的胖胖的,吐出來的絲才能多。”

    接下來,時宇也給青綿蟲弄了一堆剩菜葉,看著食物,青綿蟲也美滋滋吃了起來。

    比十一好伺候多了。

    “唉,也給他們弄完飯了,先睡覺吧……這一天怪累的。”

    昨天教學超視力的后勁時宇還沒緩和過來,現在又鬧出這么一檔事,實在讓他沒精神。

    他打算先睡一覺再說,明天一起來沒準兒又是充滿希望的一天。

    等恢復過來后,再教學十一技能,快點強化它的戰力!

    【名稱】:食鐵獸

    【屬性】:金

    【種族等級】:中等超凡

    【成長等級】:覺醒五級

    【技能】:硬化(精通)、高速愈合(入門)、超視力(入門)

    目前十一的面板還算讓時宇滿意,他現在收集的六個技能中,還有威懾、絕對睡眠沒有教學過。

    這兩個都是高階技能,消耗肯定更大,時宇打算緩一段時間再說……

    接下來,應該還是以強化已掌握技能熟練度為主。

    ……

    次日,時宇休養生息。

    為了將一切資源利用起來,他將青綿蟲從鳥籠中放了出來,在青綿蟲懵逼的表情下,給它安排了任務。

    “今天你負責給十一陪練。”

    “好好陪練可以加餐。”

    時宇在院子中劃分了兩塊區域,青綿蟲占據一側,十一占據一側。

    把青綿蟲的蟲絲堆到精通級后,這蟲絲其實也可以運用出很多花樣了。

    比如蟲絲·射線。

    這個技巧是,青綿蟲只在身前凝聚長約手指的蟲絲,然后用力把它像箭矢一樣射擊出去,像暗器一樣。

    雖然以目前的威力,連時宇從地攤上買的衣服都穿透不了,但是速度還是可以的。

    在青綿蟲的射擊下,蟲絲“嗖”一下就可以從一端到另外一端。

    而且,掌握精通級蟲絲的青綿蟲還可以連續使用射線,讓射線如同密集的箭雨。

    時宇這么安排,很顯然是想借著蟲絲這個用法,讓十一繼續鍛煉超視力的使用。

    無論是躲避細小不顯眼的高速射線,還是精準判斷射線落點,提前在局部進行超小范圍硬化,都是不錯的鍛煉方法。

    最主要是……動靜小!

    時宇知道青綿蟲智商不高,盡可能用心靈感應跟它溝通,并且還各種舉例。

    青綿蟲:@

    最后,時宇也不知道它聽懂沒,反正十一是聽懂了。

    “嗷——”

    十一顯然覺得這是不錯的鍛煉方法。

    它直接拽起青綿蟲,讓它跟自己一起訓練。

    怎么能天天在鳥籠睡覺呢?

    生命的意義就在于訓練啊,一起來吧。

    “嘰——”

    青綿蟲發出無辜的叫聲。

    接下來,時宇笑呵呵出門了,去買菜,這個過程,他打聽了一下昨天的情況。

    雖然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據說平城御獸師協會目前已經暫停許多業務,被重重封鎖起來。

    像什么打地鼠的任務,現在都做不了了。

    時宇有點慌,那個園區的石像碎掉,肯定被注意了……

    最后不會找到自己身上吧?

    當時沒什么人,這個世界也不興安裝攝像頭,應該不會……

    不過時宇也不敢打保票,畢竟這是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前,自首是不敢自首的,只能繼續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這一天,冰原市各個區縣的御獸師協會會長都來到了平城區。

    平城區,某處山谷。

    九個年齡不一的大師級御獸師望著從天空蔓延下來的裂痕所形成的空間門戶,表情帶著些許驚嘆。

    “果然是秘境空間。”

    “也可以說是古代遺跡空間。”現場除了這九人,還有第十人。

    那九個大師級御獸師最年輕的年齡也都在三十歲以上了,不同于他們,現場第十人非常年輕。

    這是一個二十多歲出頭,有著茶色短發的女性。

    她穿著白色襯衫,黑色短裙,披著及膝的白色研究服,此時表情清冷,眼鏡下的目光格外認真專注。

    “陸博士,你怎么看。”幾人十分尊敬的開口。

    陸青依道:“我曾經嘗試破譯過那座冰龍遺跡,可惜失敗了,現在缺乏的信息還是過少,無法還原冰原歷史的真相。”

    “眼下這個遺跡出現,或許里面的東西可以提供更多信息。”

    “對了,昨天遺跡降臨時平城內還有沒有其他地方發生了異常?”

    平城御獸師協會會長道:“我們協會園區中的一個石像古物崩塌了。”

    “那個石巨人石像?”

    “對。”

    陸青依表情沒有變化,但心中卻有了判斷,這樣看來,這個遺跡空間不是意外降臨的了,而是有人觸動了歷史的痕跡。

    又有能“聆聽歷史之音”的特殊心靈感應天賦者出現了嗎?

    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