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二十七章:聆聽歷史之音
    []

    時宇確信自己聽到了聲音。

    而且那種感覺,就和使用心靈感應時候一樣。

    他尋找之下,鎖定了發出聲音的對象,絕對是那個石像……

    不過,無論他怎么看,這石像都不像是超凡生命。

    這就是古人按照石巨人的模樣,打造的普通石像而已啊。

    難道說成精了?

    不可能,如果進化為超凡生命了,早就被其他御獸師注意到了。

    這里的人流量可不小。

    在御獸師協會這種地方,高級的御獸師隨處可見,擁有心靈感應天賦的御獸師也一堆。

    一只野生的超凡生物藏不住的,這石像擺在這里起碼也有幾年了吧。

    聲音消失后,時宇依然在觀察。

    他觀察片刻,還是什么發現也沒有,這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石像,材質也是很普通的石頭。

    這種死物,按理說心靈感應是無法溝通的,這是流傳很廣的常識了,除非,心靈感應還有他所不知道的未知用法。

    “就說到這里吧,等下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你們不用想太多,獸潮這種事還不用你們操心,就算是傳說中那只冰龍復活,我們的御獸師也是可以對抗的。”

    張老師笑著對幾人說道。

    在古代,龍是高不可攀的生物,但是現代,馴龍者早已經成為一種職業,雖然稀有,但也沒那么遙遠了。

    “好的,謝謝您張老師。”陳凱道。

    時宇也跟著謝了聲,隨后,在幾人道別下,張老師離開了這里,只剩下時宇他們四個在面面相覷。

    “那還回去打地鼠嗎?”陳凱問。

    “不打了,以后再說吧。”時宇道:“我也忽然想起有一些事要做……”

    “著急嗎?可以吃個飯再走啊……”

    “很急!”

    本來陳凱他們還想約時宇晚上聚個餐再走的,不過時宇走的很匆忙,四人也就直接散了。

    到最后,陳凱他們甚至連時宇的聯系方式都沒要到……

    沒辦法,時宇沒買手機,這玩意比地球貴了十幾倍,暫時用不起。

    想找時宇的話,之后只能在御獸師協會進行留言了……

    兩個世界的差別就是,在地球你想買到熊貓、老虎、大象非常難,但想買常見科技用品很容易。

    而這里,一只食鐵獸全價還沒市內房價貴,就是科技用品貴了許多。

    幾人分離后,時宇直奔平城的圖書館,想查閱一些資料。

    可惜,一直到了傍晚,他也沒有查找到想要知道的內容。

    不過,雖然想查找的東西沒查到,卻讓時宇對這個世界更了解了。

    這個世界的歷史大概可以分為三個時代。

    神話時代、圖騰時代、御獸時代。

    神話時代據說是天地間孕育出來的最早一批神話生物統治星球的時代。

    圖騰時代則是人類誕生,以各種方式在強大生物地盤下茍且求生的時代。

    御獸時代則是人類開始掌握御獸能力的時代。

    這個御獸時代,又可以分為古代、近代。

    轉折點是100多年前,七個由人類組成的國家,共同建立起聯盟。

    很簡單的三個時代劃分,不過,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這個世界的歷史存在許多斷層。

    像為什么第一批神話生物集體消失,就是一個不知道什么時候發生的歷史斷層現象。

    而2000年前冰原市經歷的事情,顯然也是現在的人們還并未探索清楚的歷史。

    “不能好奇,不能好奇,不能好奇!!”

    從圖書館出來后,時宇不斷對著自己的內心重復道。

    “不能好奇,不能好奇,不能好奇!!”

    他強制自己不去想這些事情。

    這是他老毛病又犯了。

    前世的時宇就是考古人員,后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接觸到了一個未知的神話體系,好奇心使然,從而轉職神話學者。

    然后,前往各地遺跡、古址,跟著自己的老師探索這未知的神話體系,就成了他的日常。

    再然后,他就掛了。

    探索時候,遭遇了意外,遇到了山體崩塌,被活埋了,隨后就穿越到了這里。

    “好奇心害死人啊。”

    時宇想起當時那個沉迷于研究未知神話體系歷史的自己,想抽自己一巴掌。

    宅家打游戲、看動漫不好嗎,干嘛沒事去各種危險的地方調查研究。

    總之,現在穿越到了這個更危險的世界,時宇只想在安全的范圍內,讓自己活得更滋潤一些。

    這一輩子必須要好好享受一下才行了。

    雖然這個世界的歷史,好像謎團更多,擁有更真實的神話體系,但他時宇,必然不可能走上輩子的老路。

    絕對不可能——

    ……

    平城御獸師協會,園區,石巨人像下。

    此時天已經偏黑了,這個園區基本沒有其他人了。

    時宇望著月光下的石像,詢問道:“白天是不是你在說話。”

    “你在反駁那個人口中的歷史?”

    不是這樣的……

    怎么看,都像是在反駁那個張老師說的話,但這反駁,只有時宇聽見了。

    “石像大哥,說句話啊。”

    時宇使用心靈感應對著石像溝通道。

    然而,和白天不一樣的是,石像沒有任何反應。

    “你不說話,我可走了啊。”

    石像還是無動于衷。

    時宇陷入了沉默,難道是自己狀態不對勁?

    他回憶起下午時,自己看向石像時候的心情。

    當時,他剛剛聽完張老師描述的歷史,對那段歷史產生了好奇。

    由于張老師說那段歷史只是推測的,并未被證實,當時的時宇看著石像,心中下意識想法就是想知道真實的歷史是什么。

    似乎就是那時,他聽到了石像的聲音。

    “告訴我。”

    時宇盯著石像,腦海中下意識回憶起自己走訪各地遺址,研究古物,探尋歷史真相的過往。

    “告訴我,我可以還歷史以真相。”

    這一刻時宇的念頭通達,是真想讓這段歷史的真相公之于眾。

    此刻,他不是想聆聽石像的聲音,而是想聆聽歷史的聲音。

    他自認為此時的狀態,和下午已經極其相似了。

    此時又發動心靈感應,尋找起下午那個感覺。

    好像是……大腦轟鳴來著??

    轟隆!!!!

    聲音來了,一聲“轟隆”,直接把時宇震的頭皮發麻。

    不過這聲音,明顯不是在腦海、心靈中響起的,而是在耳邊炸開的。

    他抬起頭,張大嘴巴,因為天空剛才好像忽然震動了一下。

    咔嚓!

    隨后,時宇又被石像吸引。

    這一次,石像的確傳出聲音了,不過,是裂開的聲音。

    在他的目光下,這石像,直接從上到下,裂開一條裂縫……

    “我TM,出事了。”時宇扭頭就走,他發誓,他再碰老本行就是狗。

    這行業,太危險了,比御獸師還危險。

    “十一,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