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二十六章:獸潮
    []

    幾人休息過后,其實也沒休息太久,受到十一的感染,他們決定繼續捕捉土行鼠進行修煉。

    為了他們的前途著想,就只能委屈下土行鼠了。

    然而,他們還沒來得及動身,這個白溪村的村委會大喇叭忽然響起。

    這道廣播聲音巨大,遠離村中心的時宇等人也聽的一清二楚。

    此時,聽到廣播內容,時宇等人紛紛面色一變。

    “全體村民請注意,全體村民請注意:市內發布獸潮黃色預警信號,市內發布獸潮黃色預警信號。”

    “城墻外已經有一定規模的兇獸向內聚攏,并且規模有升級的趨勢。”

    “請各部門以及個人按照防御指南做好相應的準備工作……”

    “臥槽!”

    聲音環繞下,陳凱忍不住宣泄了下情感,莊玥、于菁菁兩人臉上也明顯有茫然緊張之色。

    獸潮?

    對于獸潮這個詞,幾個人不陌生。

    十年前的平城區,就是因為遭遇一次獸潮所以才進行重建的。

    那時候眾人雖然還小,但這種事情不可能不清楚。

    獸潮又來了???

    “不好了。”

    四人懵逼的時候,農田這邊巡邏的農民大叔跑來到他們這邊。

    “孩子們,今天情況特殊,要不然你們先回去吧。”

    “叔,剛才那廣播怎么回事?”時宇問。

    “我也不清楚,不過應該又是雪山上的動物不安分了吧。”

    “黃色預警,聽起來還挺嚴重,如果事態升級,說不定我們還要撤離這里。”

    大叔也摸不清頭腦,不過看他表情,倒是沒有多少慌張。

    這時,時宇也反應了過來,的確還沒到需要慌張的時候。

    和十年前不同的是,目前平城區以及下面十幾個鄉鎮和雪山之間,已經建立了高高的城墻。

    城墻內外駐扎著御獸師協會的御獸兵團,他們是對抗獸潮的第一道防線。

    所謂的預警,也只是提醒下周圍的鄉鎮居民罷了,并不代表真的會有危險。

    如果真的會有破城的危險,也不會是黃色災害預警這么簡單了。

    “要不我們過去看看?”陳凱提議道。

    冰原市位于國境邊緣,下屬的平城以及平城周圍的鄉鎮,更是挨著兇獸遍布的雪山。

    這也是十年前為什么只有平城和周遭兩個區縣在獸潮下首當其沖。

    “看什么看,這種時候城墻內外肯定都布上警戒線了,你去了不是搗亂嗎。”莊玥道。

    “我們還是先回去吧。”時宇道。

    雖然感覺不會出什么事情,但是這個時候氣氛緊張,還是別在這里悠閑的打地鼠給人家添麻煩了。

    打地鼠什么時候都能來,回去御獸師協會后問清楚這獸潮預警到底是怎么回事比較主要。

    另外三人點了點頭,對打地鼠倒是也沒多么強烈,幾人收拾收拾過后,很快回到了平城。

    冰原市,平城區,御獸師協會。

    幾人結束了打地鼠任務后,并向任務大廳前臺的工作人員說明了白溪村的預警,詢問起是怎么回事。

    “這個……”

    前臺的工作人員搖了搖頭道:“我也并不太清楚。”

    “不過好像這已經不是這個月的第一次了,之前兩次是藍色預警,這次是黃色了嗎?”

    對于這個回答,時宇等人顯得很茫然,這相當于什么都沒說啊……

    陳凱剛想繼續問點什么,忽然,遠處有人叫他的名字。

    “陳凱、莊玥!”

    聲音從遠處傳來,讓陳凱和莊玥身體一激靈,下意識回頭。

    時宇和于菁菁也看了過去,發現門口進來了一個外表忠厚老實,戴著眼鏡的御獸師。

    對方也就三十多歲,但頭發卻看上去有些稀疏了,應該是個強者。

    “張老師……”陳凱和莊玥道。

    “您怎么在這里啊。”

    這人是陳凱和莊玥學校的老師。

    “我就在附近,剛看到你們在群里的聊天,就過來看了下,沒想到正好遇到你們。”

    剛才在回程時,陳凱和莊玥在班級群里和同學分享了獸潮黃色預警的事情,沒想到正好讓潛水的老師看到。

    “所以說你們竟然在有老師的班級群聊天?”時宇看向這群怪學生,心道。

    正常情況不應該是,學生們不帶老師,單獨建個群玩嗎?

    你們這樣搞,群友都不好開車了。

    “這兩位是?”被稱呼為張老師的人看向時宇、于菁菁。

    陳凱道:“他們是我的朋友,其他學校的御獸師。”

    張老師微笑點頭:“你們在奇怪獸潮預警的事情吧。”

    “是啊,老師,這次情況嚴重嗎?”

    “不會又出現之前那種情況吧?”

    陳凱知道自家老師是職業御獸師,應該知道更多內幕,所以立刻詢問道。

    “這里聲音太吵,我們出去說吧。”張老師道。

    幾人都沒什么意見,出了任務大廳,開始在御獸師協會周圍這片建筑群走了起來。

    雖然不認識這個張老師,但是想知道是什么情況的時宇也跟著過來了。

    如果真有危險……自己得提前做好準備,帶著十一逃路去市區內才行。

    要不然市中心周圍的房子貴呢,鄉下自建房甚至是郊區的自建房是便宜,但距離野外地帶也近啊,太危險!

    石板小道間,張老師看著這群年輕的孩子,道:“你們也不用過于擔心。”

    “現在和十年前已經有很大不同了,雪山周圍的防護設施做的很好。”

    “就算真出現了危險,御獸師協會也能很快反應過來,如果平城協會的力量不夠防守,市內的御獸師就會過來。”

    “如果市內的御獸兵團無法防守,周邊城市的御獸兵團也會很快支援,目前這座雪山的生物,已經不足以對冰原市造成威脅了。”

    陳凱問:“所以老師你的意思是,獸潮有可能再次出現?”

    “目前還只是兇獸的小規模聚集,遠不如十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異變要聲勢浩大……”

    莊玥開口:“原因呢,那些兇獸不都是冰系生物嗎,比起城市,應該更喜歡雪山的環境吧。”

    “書上說,食物、資源短缺,競爭壓力過大,是獸潮出現的主要原因。”時宇看向了雪山方向。

    “不過這應該不是雪山獸潮的主要原因吧……畢竟這種原因的獸潮,一般都很頻繁,有征兆,而不會像十年前那樣突然發生。”

    張老師看向了時宇,點了點頭道:“沒錯。”

    “不過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們也不清楚,十年前那場獸潮的導火索,至今還是未解之謎。”

    “但要說猜測的話,目前冰原市內部已經有一個答案。”

    “你們知道冰原市的歷史嗎?”

    幾人搖了搖頭。

    “其實也不算歷史,畢竟還未被完全證實,目前只是猜測。”

    “根據考古發現,2000年前的冰原市周圍,應該還沒有雪山環境。”

    “這里是當時古國一個相當發達的御獸師部落的領地,不過后來,一只冰龍從遠處飛來,降落在了周圍的山脈上。”

    “這只冰龍實力強大,即使只是棲息在周圍,也間接引動了小冰河時代的降臨,讓這個御獸師部族苦不堪言。”

    “隨后,這個御獸師部族決定驅逐冰龍,他們組建了討伐部門,和山脈中的冰龍展開了曠日持久的大戰。”

    “據說這個雪山,就是那個時候形成的。”

    時宇問:“哪方勝利了?”

    張老師道:“應該是那個御獸師部落勝利了。”

    “雪山之上有一個冰龍遺跡,據說那只冰龍的尸骨就被封印在里面,是當時的御獸師們封印的。”

    “即使是現在,遺跡周圍還時不時傳出龍威,不過都2000年過去了,哪怕是那只冰龍,也應該徹底消亡了。”

    “目前有一種推測的說法,就是那只被封印的冰龍,化為了靈體,在雪山中影響著那些兇獸,龍威導致兇獸們失去理智,對城池進行報復。”

    時宇等人再次看向雪山方向。

    冰龍死靈?

    他們還是頭一次聽說這件事。

    張老師指向了前方不遠的一座石巨人像,道:“看到那個沒有。”

    “那個就是考古學家們挖掘出來的古物之一,據說石巨人就是那個部族的圖騰。”

    聊著聊著,他們已經走到了一個巨大的園區。

    園區中心,是一個石巨人像,石巨人是元素類超凡生命,又一種類寵獸,擺放在這里,是為了增加平城協會的歷史底蘊,讓這里顯得有歷史氛圍些。

    “那個部族就是御使這玩意擊敗冰龍的?”陳凱看向石像,之前他都沒注意這東西,本以為是擺飾,沒想到竟然還是冰原市古物。

    時宇幾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石巨人像上,盯著盯著,時宇忽然心跳加速。

    他的大腦猛地轟鳴,心靈感應天賦仿佛被動生效,聽到了什么奇怪的聲音。

    “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的……”

    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時宇整個人一激靈。

    然而他左右看去,卻發現張老師、陳凱等人并無異常。

    壓住心中的震驚,時宇重新看回雕像,他臉色一白,千萬別告訴他,聲音是從這個石像中傳出的。

    這石像,根本沒有生命跡象啊,心靈感應不是只能聽到生命體的心聲嗎,如果石像不正常,也不會被擺在這里!

    “不是這樣的……”時宇仍然可以聆聽到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