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不科學御獸 > 第二十一章:清除土行鼠
    []

    任務雖然多,但是好像沒幾個適合十一的。

    這里的任務,純粹是一些人想花低價找御獸師做臨時工。

    比如那個捕捉活體風蝗,就是一家飯店委托御獸師協會發布的任務。

    風蝗是超凡生物,也是農業害蟲,更是餐桌熱銷美食。

    比起從養殖場直接購買活體風蝗,在這里以任務形式收購更實惠。

    唯一缺點可能就是效率慢些,但是這種顯然也不是限時的緊急任務,求的是細水長流。

    想捕捉會飛的風蝗,其實也挺麻煩的,這群家伙雖然比青綿蟲強不到哪去,但靈活度卻很高,它們的種族技能是風翼,速度很快。

    看來看去后,如果不是因為十一不會飛,進行這個任務實在困難,沒準兒時宇就選這個任務了。

    剛才那一場戰斗中,雖然勝利的比較輕松,但是時宇也并不是沒有一點反思。

    那只冰甲獸攻擊動作很快,沒有什么實戰經驗的十一面對攻擊,只能下意識的硬化起全身防御。

    但其實當時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判斷對手的攻擊位置,只進行局部的防御。

    這樣一來,可以節省不少體力。

    雖然說,精通級硬化,讓他們有全身硬化戰斗的資本,但是以最小的代價獲得勝利,顯然可以代表寵獸擁有更優秀的戰斗素養。

    “或許下一個技能可以把‘超視力’安排上了。”

    食鐵獸的爆發速度雖然很快,但是反應速度和視力,懂得都懂。

    時宇覺得自己帶個墨鏡都能比十一視力好。

    這個種族缺陷,導致了十一在剛才戰斗時,無法精準判斷敵人攻擊位置,只能全身硬化。

    但如果安排上超視力,這個情況可以得到很大的改善,在戰斗中,它就可以有效看清敵人的攻擊了。

    而像捕捉靈活的風蝗之類的任務,顯然也是鍛煉超視力,反應能力的比較不錯的訓練途徑,自然是時宇的備選。

    “其實這個清除土行鼠的任務也可以……”

    由于十一不會飛,時宇又看向另外一個任務。

    土行鼠也是寵獸界的底層生物,種族技能是土遁,它們擅長地下逃遁,戰斗力的話,覺醒期的土行鼠最多也就跟野狗相當,單對單成年人拿著武器就能應付得來。

    不過這種生物麻煩的地方在于繁殖過快,數量巨大,動作敏捷,遇到危險往往團隊合作,并不能用正常成長等級判斷它們的威脅。

    好在,除非它們遇到絕境,否則碰到其他生物第一選擇絕對是逃。不然造成的影響肯定更大。

    但即使如此,這種生物也比風蝗還惡劣,被列為四害之一,它們活動頻繁,饑不擇食,活動猖獗,極力搜找食物。

    不僅局限于偷糧食、啃壞作物,它們的土遁技能還會對建筑物造成破壞。

    城市中或許數量比較少,但是在一些鄉下土行鼠卻是數量龐大,怎么也難以清除干凈,十分讓人頭痛。

    清除土行鼠的任務是由平城區下幾個鄉鎮聯合發布的,也是長期任務,幾乎每天都會有御獸師組團去鄉下除害。

    剿滅土行鼠并不一定比捕捉活體風蝗容易,似乎也可以用來鍛煉十一的反應能力。

    這讓時宇想起來一個游戲……

    打地鼠!

    發現土行鼠,并在它遁地之前干掉它,這不就和打地鼠小游戲一樣嗎。

    這個任務,會按消滅的土行鼠數量結算報酬,價格也不高,不如那個捕捉風蝗。

    時宇懷疑,最主要是因為它們身體構造跟土疙瘩一樣,沒人愿意吃,遠不如風蝗味道好,所以價格便宜……

    “帶著十一去鍛煉幾天反應速度也不錯。”

    “硬化訓練先告一段落吧,精通級硬化目前已經夠用了。”

    培育寵獸,就得全面發展!

    確定好接取清除土行鼠的任務后,拿著身份證明的時宇便準備去登記。

    不過就在他排隊時,好巧不巧,他感覺前邊的人好眼熟。

    他前邊的御獸師仿佛也冥冥中感覺到了什么,下意識回頭,然后就看到了微笑著的時宇。

    “好巧。”

    “冰甲獸已經恢復了嗎?”

    這個人正好是剛才時宇和十一碾壓過的放課后的優等生,陳凱。

    此時,陳凱回頭看到時宇后,臉色瞬間一黑。

    “恢復了。”他不開心道。

    “你也來做任務嗎?”時宇問。

    陳凱點了點頭。

    冰甲獸的傷勢被對戰場館的掌握治愈能力的御獸師治療后,輸了對戰的他越想越難受。

    隨之,陳凱決定奮發圖強,趁著周末去接任務鍛煉下自己,然后,便打車來到了這里,比舍不得打車的時宇還快了一步。

    “你也是嗎,你打算接什么任務?”陳凱點頭后問。

    他想知道時宇這樣的“高手”接取的是什么鍛煉任務,或許有些參考價值。

    “清除土撥鼠,不對,好像是土行鼠。”時宇道。

    “你一個人?”陳凱一愣。

    時宇點了點頭。

    “有什么問題嗎。”

    “沒……一般來說這個任務幾個人組隊比較適合,因為土行鼠太狡猾了,團隊合作往往更容易大規模清除它們。”

    “要不然,我和你組隊?我也接這個任務好了。”陳凱上趕著問道。

    時宇:?

    這人怎么回事。

    自己又不是什么美女,而且剛剛把他虐過,怎么這么積極啊。

    “一個人和兩個人也沒區別吧……”

    “我可以去再喊兩個同學,到時候有人控制,有人拉仇恨,有人輸出,效率會更高些。”

    時宇:“……”

    你擱這兒打BOSS呢?

    時宇思考了一下,單獨幾個土行鼠的確沒什么威脅,但如果數量一多,自己遇到一窩的話,的確有些難纏。

    組隊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不能和之前一樣自閉了。

    “可以。”時宇點了點頭,道:“那就一起接這個任務吧。”

    “好,我今天晚上再去喊兩個同學,湊個標準的四人小隊。”陳凱笑了笑。

    如果換做一般同齡人,他也不會如此上趕,主要是時宇的實力的確打擊到了他,他想要進一步看看時宇究竟是怎么訓練寵獸的。

    一只懶惰的食鐵獸,時宇還能訓練出花樣來?

    兩人確定好后,約定了明天早上在這里會和。

    這之后,時宇也沒在外邊久待,回家路上,他又前往了中草堂大藥房,打算補充下補品。

    “又是你?”藥房內,青年醫師看到時宇后,表情古怪。

    這半個月,時宇已經第三次來了啊。

    這個人每天到底在做些什么啊,他懷疑時宇是合體天賦。

    “咳,寵獸的訓練量、戰斗量大了一些,再加上我從小身體就不好,沒辦法……”時宇解釋道。

    青年醫師表示理解、同情,并拿了補品給時宇,此時時宇也在考慮是不是應該換一家藥房了,不然自己遲早風評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