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表白你不答應,我變心你氣什么 > 第148章 絕不原諒
    “這,這是什么?這些都是什么?”蘇南溪怔愣了幾秒鐘,才總算是回過神來。

    她上前撿起了一塊碎片,上面稚嫩的字跡深深地刺痛著她的眼睛。

    她不敢置信的死死的看著那些字,那些內容,覺得那碎片像是狠狠的扎在了她的心臟里。

    她都做了什么?

    她這些年,到底都做了什么啊?

    她怎么能夠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去相信蘇明城會善待自己的孩子?

    怎么可以毫無防備呢?

    蘇南溪眼淚順著慘白的臉頰不斷的滴落。

    她撿起了一塊又一塊的瓷片,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看著那些年屬于蘇意晚的隱秘卻又隱忍的,藏得小心翼翼的心事,心臟疼的幾乎都不能呼吸了。

    蘇意晚伸手將人拽了回來,淡漠的看了一眼那些碎片以后,伸手將蘇南溪緊緊地拽在手里的碎片拿了出來,丟回到地上。

    蘇南溪一把抱住了蘇意晚:“晚晚,晚晚,媽媽對不起你,都是媽媽不好,是媽媽的錯,媽媽應該時時刻刻的陪著你的,媽媽不應該把你一個人留在家里的,嗚嗚嗚,都怪我,都是我的錯,那個時候你還那么小,你心里該多害怕啊?”

    花瓶里面是沒有光的。

    所以很多字是重合在一起的,由此可見,小時候的蘇意晚到底被關進去過多少次花瓶里。

    偏偏她這個當母親的,居然一次都沒有發現。

    偶爾發現一次,也被她當做是蘇意晚年幼貪玩,沒往別的地方去想。

    蘇意琳他們真的太會偽裝了。

    當著她的面的時候,蘇意琳表現的乖巧又懂事,總是將好的東西都讓給了蘇意晚,根本不會去跟蘇意晚搶任何東西。

    她以為蘇意琳是個好孩子,甚至覺得欣慰。

    而且當時蘇意琛兄弟三個對蘇意晚也是特別的好。

    蘇意晚抬起手,輕輕地拍了拍蘇南溪的后背:“沒事了,都已經過去了,我不難過了。”

    是啊。

    她不難過了。

    那個該難過的女孩,她已經死了,永遠的留在了那冰冷的湖底了。

    蘇意晚一直很心疼那個女孩。

    她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過慘重了。

    她甚至希望那個女孩可以以別的方式重生,徹底的放下曾經的所謂愛戀,可以好好的開始新的生活。【1】【6】【6】【小】【說】

    “對不起,媽媽錯了,媽媽真的錯了。”蘇南溪拼命的搖頭,自責愧疚幾乎將她活活的淹沒。

    傅君爵也是冷冷的看著那些碎片。

    他沒有上前,卻是將那些字以及內容全部都記住了。

    隋藺緊握著拳頭,憤怒讓他雙眼赤紅,額角青筋暴現。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蘇意晚的時候那場景。

    當時是高一新生入學,那女孩穿著一件藍白色的運動服,臉上沒有化亂七八糟的妝,笑起來的時候,嘴角藏著兩個淺淺的梨渦,渾身透著靈動和張揚。

    可惜,也只有那一眼。

    后來的蘇意晚,每天濃妝艷抹,穿著不合身的暴露性感的衣服,吃力又虔誠的追著蕭默跑。

    他看到蘇意晚嘴角帶著笑的將自己的書本撕下來給蕭默折紙飛機,折千紙鶴,也看著她因為蕭默的冷漠而偷偷的趴在桌上掉眼淚,因為蕭默那些狐朋狗友的一句話歡欣不已,丟下一切跑去找他。

    他原以為,外界的傳言至少是真的。

    蘇家很寵愛蘇意晚這個表小姐,結果,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蘇意琳這個賤人!她怎么敢這樣對你啊?”所有人都沉默的看著地上的碎片的時候,只有秦美玉氣得差點跳了起來。

    她左右看了看,發現了客廳里還放著高爾夫球的全套球桿,她沖過去抓了一根過來,狠狠的朝著地上的碎片砸了去。

    “晚姐你別害怕,我馬上就給你把這些垃圾砸了她!以后沒有人敢再這樣對你了!”

    “沒事的沒事的。都過去了。”

    秦美玉一邊不斷的砸,一邊呢喃的自語著,安慰著蘇意晚,只是蘇意晚什么事情都沒有,她自己的眼淚卻是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方可萘什么都沒有說,也跟著跑去拿了球桿過來。

    “你們在做什么?”就在此時,一道壓抑著憤怒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了過來。

    秦美玉和方可萘停下手中的動作扭頭去看門口的人,蘇意晚也冷淡的轉頭去看他。


    蘇明城一愣,看著滿地的瓷片,再看著屋里一個個眼含憤怒的人,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

    這群人失心瘋了?

    跑到家里來砸了他幾千萬的花瓶,還一臉憤怒的看著自己?

    到底誰該生氣啊?

    要不是管家偷偷的給他打了電話,他還不知道家里發生什么事情了呢!

    結果匆匆忙忙的趕回來,看到的居然是這樣的一幕?

    “你就是我晚姐那個人面獸心不當人的畜生舅舅?”秦美玉拎著高爾夫球桿,剛剛哭過的眼睛跟兔子一樣紅紅的,眼底還有兩簇火苗在瘋狂的燃燒。

    “蘇意晚!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琳琳因為你前途全毀了,我也擔心她再去騷擾你,把人都送出國了,你還不罷休嗎?你還想要鬧到什么時候?”蘇明城胸口起伏的厲害,要不是蘇南溪在這里,他甚至都想要打死蘇意晚這個小畜生了。

    尤其是聽到秦美玉一口一個畜生的稱呼自己的時候,他的憤怒更是抵達了頂峰。

    要是蘇意晚繼續當個廢物,安安心心的繼續去追她的蕭默,蘇南溪也會乖乖地留在家里不會離開。

    一切不會改變。

    他始終將蘇意晚拿捏在手心。

    只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一切就突然都變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逼著自己冷靜下來,“我知道你心里怪琳琳,但是她也是個孩子啊,沖動一點做錯了事情,你也沒有受到什么傷害,事情過去了就不能讓她過去嗎?你什么時候變得那么愛計較了?你……”

    “夠了蘇明城!”蘇意晚沒有開口,一旁的蘇南溪忍不住了,輕輕地推開了蘇意晚,上前走了幾步,咬牙切齒的看著蘇明城。

    看著那一張她曾經敬重的臉,聽著他嘴里說出來的話。

    蘇明城肯定早就知道蘇意琳對蘇意晚做過的事情,但是他選擇的是旁觀,縱容,甚至可能蘇意琳的行為就是他挑唆的。

    蘇南溪什么事情都可以忍,可以不在乎,唯獨在女兒的事情上面,她絕不退讓,也絕不原諒。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一一不是二的表白你不答應,我變心你氣什么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