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91章 羞恥の羽
  極東支部,圣芙蕾雅校園。

  維爾薇的工坊在這里,梅比烏斯的研究所也在這里,就連梅的實驗室也在這里。

  布洛妮婭成為了游戲公司的老板,公司總部也離這里不遠。

  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年,圣芙蕾雅修修建建也改變了很多,不變的或許只有那面被加高了三次的圍墻,和大家心中的思念。

  為什么大家不愿離開此處呢?

  或許是不想讓蘇羽回家時,無人迎接吧。

  ……

  陽光灑在圣芙蕾雅的校園內,今天的陽光似乎格外的明媚,其中似乎夾雜著某個老媽子對孩子的思念。

  “……”

  蘇羽漫步在校園之內,仔細欣賞起圣芙蕾雅的光景。

  “圣芙蕾雅啊~當初唯一安心之處,就是這里了。”

  從休眠艙醒來,到接受現實,來到天命總部……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蘇羽都是在黑暗之中度過,唯一解悶的方法居然是和奧托互相算計。

  在圣芙蕾雅的日子,反而是蘇羽度過最安心的時光,偏偏即使是這樣,他也沒有享受過所謂的校園時光。

  五萬年前為了生存自學成才,五萬年后為了計劃耗盡心力。

  到頭來,蘇羽還是一個未曾接受過教育的文盲。

  “所以說,我才不愿意接受黑塔的邀請啊……”

  蘇羽對自己是“文盲”的事實沒有什么避諱的,畢竟他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科研戰斗人員,沒有他們那種強大的力量。

  就當蘇羽感慨著自己的人生時,小道之上,一枚斷裂的硬幣引起了蘇羽的注意。

  硬幣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閃閃發光,忽略掉它才是不可能的事情。

  斷裂的貓爪硬幣,上面還有著鉆孔的痕跡,看起來似乎是某人的項鏈。

  不過看這圖案,這枚硬幣的主人公似乎呼之欲出了。

  沒錯,那個人就是——

  “喵~”

  一聲軟糯的喵叫傳來,如果不仔細聽,或許會認為是某個裝嫩的學園長。

  罐頭背著滿是各種小玩意兒的袋子,來到了此處。

  沒錯,這枚硬幣的主人就是罐頭。

  它是蘇羽結合往世樂土的數據構造出來的造物,某種程度上,它和小識的阿雞是姐妹。

  如果不送帕朵一只貓,估計就沒有小動物愿意接近帕朵了。

  到時候她如果看到幽蘭黛爾養的史丹,她該會多傷心啊。

  只不過,它為什么變得這么胖了。

  蘇羽一臉奇怪的看著向他走來的肥貓,有些不敢與其相認。

  倒是罐頭,在看到蘇羽的一瞬間,就化作肉團向著蘇羽奔去。

  不過卻是穿過了蘇羽透明的身軀,整個肉團甚至還在地上彈了彈。

  “喵~”

  罐頭的聲音有些委屈,畢竟在它看來,蘇羽平白無故地離開了很久很久,從它一生下來就離開自己的“媽媽”,沒有吃過一口奶。

  雖然它也不需要吃那玩意兒,而且憑借它的長相,圣芙蕾雅的女武神都愿意喂它,它的好姐妹魚魚貓也經常和它一起,洗劫帕朵的小賣部。

  日子肯定是比跟著蘇羽一起滋潤多了。

  但小貓還是很思念自己的“媽媽”的。

  “看你的樣子,帕朵應該沒有委屈你。”

  蘇羽蹲下,重新為罐頭戴起那枚硬幣做成的項鏈,輕輕摸了摸它的貓貓頭。

  “喵嗚~”

  罐頭想要蹭蹭蘇羽,卻再一次穿透了他的身軀。

  兩種委屈交匯在一起,罐頭眼淚摩挲地看向蘇羽。

  “你說帕朵只讓你每天吃10個罐頭?

  不少了,你應該減肥了!

  什么,你說史丹比你還胖?寶,你不能這么比,你為什么不跟阿雞比呢?

  你說它也比你胖?算了,你還是先帶我去找帕朵吧。

  你要吃餛飩?還要辣辣滴?小貓能吃那種東西嗎?”

  一貓一鬼就這么毫無阻礙地交流起來,場面沒有絲毫溫馨,甚至有些嚇人。

  不過托罐頭的福,蘇羽終于找到了帕朵的小賣部。

  “誠信交易概不賒賬。

  小本買賣概不退款。”

  蘇羽一臉奇怪地看向帕朵小賣部的這兩句標語。

  或許是獸耳娘都有當奸商的潛質,前有奸商刷箱子騙紅尖尖,后有帕朵靠罐頭“強制消費”。

  怎么看,帕朵都跟誠信交易這個詞語聯系起來。

  蘇羽看向遮陽傘下戴著墨鏡午睡的帕朵,貼心地為她的杯中續上了一杯果汁。

  當然,這是從她的小店里拿的。

  “喵嗚~”

  罐頭叫了一聲,想要砸在帕朵身上,將她叫醒,不過卻被蘇羽揪住了命運的后頸。

  “讓她好好休息一下吧,在太陽底下午睡,這樣的日子很不錯呢。”

  蘇羽打量起帕朵的小賣部,小小的攤子卻什么東西都賣。

  食品、文具、生活用品、手辦……等等,這是他?

  蘇羽仿佛見了鬼一般,雖然他現在就是鬼。

  好家伙,這飄逸的風衣,披散的長發,充滿拋瓦的長刀,這不就是他曾經在逐火之蛾的形象嗎?

  蘇羽仔細瞧去,這才注意到這樣的手辦還不止一個。

  各個時期的他都有手辦,看帕朵的賬單,似乎還賣的不錯?

  好家伙,蘇羽直呼好家伙。

  他可沒有那般臭美,對于自己的塑像,他還是有些羞恥的。

  蘇羽轉身準備離去,右手卻不經意地觸及到了一絲微涼。

  《蘇羽限定寫真》?哥們兒都死了五年了,怎么拍寫真,穢土轉生嗎?

  《蘇羽の秘密》?!這畫風是格蕾修的吧?絕對是吧?為什么她會畫這種東西啊!

  短短幾分鐘,蘇羽的羞恥心就被捏碎然后重組。

  他痛苦地撫著額頭,試圖逃避現實,可下一刻罐頭就拖著更加奇怪的東西從倉庫走了出來。

  “喵嗚~”

  蘇羽看去,隨后瞳孔地震。

  好家伙,就連他的等身抱枕都出來,這種東西絕對是定制的,到底是誰這么喪心病狂啊?!

  圣芙蕾雅的女學生這么瘋狂嗎?她們不應該女同,然后對幽蘭黛爾、琪亞娜、符華這樣嗎?再退一步,對愛莉希雅犯花癡,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幾乎是瞬間,蘇羽手中燃起了火焰,這種東西絕對不能留存于世。

  或許他不能銷毀所有的存貨,但他的羞恥心不允許這種東西污染他的眼睛。

  就在火焰即將觸及到那堆污穢之物時,蘇羽看向了熟睡的帕朵。

  別誤會,他并不是想殺貓滅口。

  將磚頭大小的金磚放在了帕朵周圍,蘇羽強忍著殺貓的沖動,將怒火發泄到了那些周邊之上。

  火焰焚盡了一切,蘇羽對自己的周邊進行了無害化處理,相當的環保。

  ……

  “嗚啊~”

  不知過了多久,帕朵終于從熟睡中醒來。

  一伸懶腰便觸及到了一抹微涼,轉頭看去,磚頭大小的黃金映入帕朵的眼簾。

  幾乎是第一時間,帕朵以為是蘇莎娜來過,不過轉頭一想,又排除了這個答案。

  畢竟她一般會用寶石進行付賬。

  在確認了金磚是真貨,不是某個識之律者的惡作劇后,帕朵又覺得是伊甸來過。

  不過伊甸雖說會用黃金來付賬,但更多的是黃金制品,畢竟那樣價值更高。

  而且,伊甸定制的那些東西,也不值這么多錢啊!

  就算是伊甸一般很慷慨,這塊金磚的價值也遠遠大過了帕朵的商品,伊甸不會讓帕朵難做的。

  “喵~”

  罐頭適時地站了出來,就在帕朵詢問它時,它指了指帕朵的小賣部。

  “咦!!”

  幾乎是瞬間,帕朵被嚇得炸毛了。

  那堆蘇羽的周邊全都化作了灰燼,連一根毛都沒有給她留下。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愛莉姐、蛇姐、芽衣姐、布洛妮婭……

  她們會殺了我的!我的貨啊!

  到底是哪個混蛋要致咱以死地啊!

  阿魔啊,我對不起你啊!”

  (別誤會,科斯魔訂購的是手辦)

  帕朵痛苦地跪倒在地,悲痛地流下了眼淚,她的小錢錢的,她的小命啊,這次都不保了!

  “喵嗚~”

  “罐頭,你別開玩笑了,怎么可能會是羽哥燒的呢?

  不要開這種玩笑了!我一定要抓住那個可惡小賊!”

  帕朵流著眼淚,悲傷地抽泣,她一定要報仇!

  “喵嗚~”

  罐頭叼來了一幅簡筆畫,畫面精致而又寫實,充分表明了畫主人的身份。

  帕朵在看到那畫的一瞬間就認出來了那是蘇羽的畫風,可下一刻,她又趴在地上哭了起來。

  這一次,她死死地護住自己的尾巴和耳朵。

  “羽哥啊!那些錢真的不夠啊……”

  悲慘的哭聲響徹了圣芙蕾雅的校園,蘇羽還是低估了自己的人氣,以及某些人的下限。

  不過至少帕朵相當樂觀,不是嗎?

  對了,畫上是Q版的蘇羽和帕朵,他扯著帕朵的尾巴,用剪刀干凈利落地將她的耳朵剪了下來。

  嗯,兩只耳朵。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