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89章 跨越時空的思念
  “星,看得見我說話嗎?如果看到了,就隨便點一下屏幕。”

  星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空間站的景象,眼前似乎多了某種略顯科幻的ui。

  “你的身體還在辦公室,這里是根據記憶生成的模擬宇宙。

  這是alpha測試服,功能都是簡略版。現在,試著隨便走走。”

  配合著黑塔的指引,星試著適應了一下如今的軀體。

  “瞧,你可以自由行動了。我要你扮演阿基維利,先去找幾個怪物打打,看看哪位模擬星神會先注意到你。

  我把蘇羽預加載進來了,星,以他的戰斗力,你基本可以躺平了。

  我人不錯吧?”

  黑塔的指引依舊在眼前浮現,與此同時,星的眼前出現了大量反物質軍團的虛卒。

  她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不緊不慢地掏出了一副墨鏡戴上,極為囂張地看向即將來襲的敵人。

  要問為什么她這么有底氣,因為她耳邊傳來了那股強勁的音樂。

  “……”

  伴隨著入場bgm,蘇羽的身影緩緩出現在星的面前。

  只見他微微一笑,隨后手中的長刀出鞘,眼前襲來的虛卒們就這樣化作了宇宙的塵埃。

  “這沒有品味的音樂是誰放的?難道在你心里,蘇羽就是這樣的形象嗎?”

  黑塔的指引依舊出現在星的眼前,可她卻完全沒有在意,反而慢慢湊近了蘇羽。

  她早就想對蘇羽動手動腳了,在外面自己沒機會,難道在模擬宇宙里自己還不能過過癮嘛?!

  就在她向著蘇羽的腹部,恥笑著伸出罪惡的小手時,猝不及防的疼痛率先襲來。

  蘇羽直接將星提了起來,并且給了她一個暴粟。

  “你在干什么?”

  “?”

  “?!”

  這下子,不只是星了,就連在一旁操控模擬宇宙的黑塔也汗流浹背起來。

  “我記得我沒有給你這方面權限。”

  黑塔人偶突然出現,打量著蘇羽的身軀。

  翻遍模擬宇宙的數據庫,她也沒有找到蘇羽是怎么進來的,切換模擬宇宙之外的視角,他也只是閉著眼睛坐在塑料椅看書。

  閉著眼睛看出,毫無品味的椅子,偏偏是這樣的人擁有這般的才能。

  黑塔極為痛苦的扶額,怎么會有人比她的脾氣還怪啊。

  “我有著屬于自己的方法,上不得臺面。”

  蘇羽又一次比出了指尖宇宙。

  聽到這話的黑塔感覺自己的人偶頭都要大了,你就藏唄,誰能藏過你們假面愚者啊!

  “拋開我入侵模擬宇宙的事實不談,你們的目的似乎達到了哦。”

  蘇羽笑著指了指隱藏于黑暗中的祂。

  三人跌入旋渦,抬起頭,祂龐大的身軀遮天蔽日,軀干有一道巨大的、被劃開的創傷,汩汩金血從中流淌。

  “是納努克,我們的計算成功了!”

  黑塔的面前突然出現了虛擬屏幕,數據在其中流動著。

  即使毀滅星神此刻正出現在她的面前,她依然發出了意義不明的癡癡笑聲。

  她沒有絲毫的恐懼,取而代之的是膨脹的自信心和驕傲。

  她相信蘇羽的能力,就像相信自己本身的才能一樣相信他。

  在她的計算中,就算扮演阿基維利的星會引來星神,也不可能一開始就引來毀滅。

  黑塔將視線投向蘇羽。

  就在這時,祂是視線投來,空氣掀起熱浪,納努克試圖將三人殺死。

  “不過是一片流動的數據而已……”

  蘇羽隨意地揮揮手,眼前毀滅星神竟然化作了泡影,破碎消散。

  “我果然沒看錯你!你居然可以弒神!”

  如今的黑塔無比狂熱,她沒有猜錯,蘇羽果然會帶給她驚喜!

  哪怕只是數據模擬出來的星神,祂依然是星神。

  “別激動,我肯定打不過祂的。

  星神是星神,我是我,我的強大只存在于數據空間。

  況且,我想招來的也不是祂,而是……”

  話還未說完,仿佛可以撕裂宇宙的笑聲便已經響起,蘇羽也在此刻戴上了面具。

  “阿基維利——阿基維利!”

  祂瘋狂地大笑著,卻又突然變得無比悲傷。

  “我想擁抱你,可惜我是個計算機里的方程。噢,這好像還挺酷的。”

  祂撓了撓頭,卻是將目光投向了戴上面具的蘇羽。

  “你知道的,她并不是阿基維利。”

  “噢,我的孩子,可是這樣很有趣。

  在這冰冷流動著的數據海洋里,沒有什么比舊友相逢更讓人快樂的了,哪怕這件事本身就和我一樣虛假……”

  刺耳的笑聲不斷響起,哪怕是已經知道蘇羽是歡愉的令使,黑塔依舊相當震撼。

  “沒想到他可以做到這種地步,嘖,這個混賬又知道了,我得讓螺絲咕姆再改改祂的數據……”

  黑塔在心里思索著,可那道被面具圍繞著的身影仿佛知道了她的想法,居然怯懦地躲在了蘇羽身后。

  “我的孩子,你得幫幫我,你知道的毀滅是個瘋子,智識是塊廢鐵。

  那家伙的令使就跟祂本人一樣無趣且殘忍……那真是比這流動的數據海洋更加讓人寒心。”

  阿哈無比悲傷,甚至流下了眼淚,無人為其感到悲憫,圍繞在祂周身的奇異面具逐漸聚合,最后融入了蘇羽所佩戴的面具。

  祂依舊被黑暗所包裹,無人能夠看清祂的面容,可祂那歡愉的心情卻是極富感染力。

  “我們還會再會的——【阿基維利】!”

  在消弭的最后,祂輕聲對星低語,那究竟代表了什么,誰也不知道,畢竟阿哈本人都說了。

  這一切都是虛假的。

  “自【虛妄】之中,創造【真我】。

  黑塔,你不是一直想了解名為【蘇羽】的個體嗎?

  讓我來為你展示真實的【虛妄】,真正的終焉!”

  “?!”

  巨量的虛數能在此刻迸發,它們的來源卻源自黑塔和其同事所開發的模擬宇宙。

  幾乎是瞬間,黑塔帶著星脫離了模擬宇宙,下一刻她看向了一直閉目的蘇羽。

  神秘的十字鐫刻在那雙異色的眼眸之中,猩紅的紋路覆蓋其身。

  白色的長發飄散著,粉色的發梢閃爍著點點輝光。

  羽翼在他的身后展開,神圣而又詭秘。

  黑塔一邊制止準備發癲的星,一邊極為興奮地記錄著蘇羽發生的變化。

  如此美麗的生靈,他的價值完全超越了她先前所收藏的一切奇物!

  即使驕傲如黑塔,此刻的她也不愿吝嗇自己的稱贊。

  哪怕如今蘇羽所爆發的虛數能量足以將整個空間站連同周圍那顆星球一同炸成飛灰,黑塔也毫不在意。

  這一切,僅僅只是因為——

  太美麗了!

  遠超于令使,最接近星神的生命……不,,或許不止如此,黑塔有個瘋狂的想法,可就是那么一瞬,這個想法就被她泯滅。

  她尊重生命本身,也認可其價值。

  她不會去踐行那個瘋狂的想法。

  蘇羽并未在意黑塔此時內心的激烈掙扎,但他注意到了震顫的空間站,虛數能逐漸平和。

  蘇羽再一次睜開眼睛,他的意識已經跨越了時間與空間,又一次來到了生與死的交錯之地——虛數之樹。

  白皙的手臂穿過身軀化作點點熒光消散,又在片刻凝聚,恢復原狀。

  來到此處的,終究是只是他的意識,或者說,他的投影。

  但那都不重要,不是嗎?

  尋找著回家的路途,露出了一抹發自真心的微笑。

  此刻他,終于為自己綻放了一次笑容。

  “我……回來了。”

  …………

  星死死將蘇羽護在身后,張開她的手臂,氣勢洶洶地看向黑塔。

  即使蘇羽如此散發的氣勢讓她忍不住打哆嗦,她依然擋在了蘇羽的身前。

  而黑塔則是一臉糾結地轉著手中的手術刀,鋒銳的刀鋒甚至散發著陣陣寒光。

  她的另一只手還拿著用以記錄數據和聯系其他天才的終端。

  星不知道黑塔臉上為什么變化得如此精彩,她只知道現在輪到她來保護蘇羽了。

  “嘖……”

  黑塔發出不屑的一聲,不知為何,原本旋轉的手術刀居然被她的小手捏碎了,不應該發生這種事情才對啊。

  手上的終端依舊在記錄著數據,不斷流動變化的數據照亮了黑塔的臉龐。

  星就這樣和黑塔僵持著,任由時間的流逝。

  良久……

  “咔嚓——”

  黑塔手中的終端突然爆發,其中的數據也被她用特殊手段全面刪除。

  “你贏了!公司提供的設備質量果然不行……”

  黑塔咂了咂嘴,滿不在乎地準備離開此處,可就在她轉身時,星叫住了她。

  “這個給你,你不要解剖蘇羽,可以嗎?”

  那一串剩下的糖葫蘆,是星想到的,唯一能夠賄賂黑塔的東西。

  看黑塔的樣子,也不是喜歡她的大劍的樣子。

  那串糖葫蘆,她本來是打算之后再慢慢吃的。

  黑塔看著星遞過來的糖葫蘆沉默不語,她怔怔地看向星和她身后的蘇羽,樣子似乎有些嚇人。

  過了一會兒,她才釋然地笑了。

  “我沒那個興趣吃別人吃剩下的食物……”

  “那你把它還給我呀……”

  星有些弱氣地說道,可依然不敢反駁黑塔。

  “收藏不行嗎?!等這個混蛋醒了,記得讓他給我多做幾串糖葫蘆,品質要比這串好!

  我用來收藏!”

  黑塔罵罵咧咧地離開了,蘇羽在她的辦公室發生了什么,她不知道。

  其余天才對蘇羽有什么想法,她不管。

  愛怎么樣怎么樣,她就是這般的女子。

  她的朋友不多,蘇羽勉強夠格。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