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85章 拿手好戲
  “這這…這……”

  星指向這幅畫,已經被震驚地說不出來話了。

  良久,她才臉頰微紅地說道。

  “她真好看!這個粉頭發的姐姐也太漂亮了吧!”

  說著,星就要不顧一切地沖上去,還好丹恒老師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衣領,將其給提了起來。

  “放開我,丹恒,你難道就不覺得這個粉頭發的姐姐就是美麗一詞的代言人嗎?”

  “有一說一,確實。

  都是粉頭發,我什么時候才能像她一樣漂亮啊~”

  三月七發出了羨慕的感嘆,默默地拍起了照。

  丹恒老師無奈地扶額說道。

  “在你做出絕對會令自己后悔的選擇之前,我想先告訴你一件事。”

  丹恒指了指畫上愛莉希雅的粉色長發,在那長發的末端,夾雜著一抹純白。

  隨后又指了指畫上蘇羽的白色長發,同樣,在那長發末梢是一抹粉色。

  “這是蘇羽妹妹?”

  星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就要考慮改口叫蘇羽大舅哥了。

  “那個姐姐叫愛莉希雅,是蘇羽的姐姐。”

  “哦,原來是小舅子啊。”

  “嗯?!”

  三月七完全沒有跟上星的腦回路,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理論上,她曾經是蘇羽的姐姐,現在是蘇羽的妹妹。”

  丹恒老師為兩人開始科普。

  “在蘇羽的家鄉,曾經飽受名為【崩壞】的災害,蘇羽的同伴們曾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愛莉希雅女士也為此付出了生命,只為帶給后世一絲戰勝崩壞的機會。

  作為幸存者的蘇羽沉睡了五萬年后醒來,他并不愿意接受這樣的結局,所以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將他們換回。

  所以你沒有機會的。”

  丹恒向著星強調著,他可是純愛戰士,不會讓人破壞蘇羽的感情。

  這不僅是作為蘇羽的朋友,更是對美好事物的守望。

  當然,還有更深處的原因,輪回之后會褪去記憶,但飲月之亂終究是發生了……至少,這個世界上終究有人成功過。

  兩人并不明白丹恒突如其來的深沉,即使是蘇羽來了也不會知曉,他只知道丹恒是仙舟人,他不愿提及的過往,蘇羽也不會過問。

  對蘇羽而言,丹恒只要不是跟嵐結下了死仇,他都會幫他兜底。

  如果真的引得星神來追殺,他也是可以搖人的嘛~

  “可是,蘇羽和愛莉希雅不是姐弟嗎?”

  星有些弱氣,只是聽丹恒簡單的講述,她都可以想象蘇羽遭受了多大的苦難,她也只是單純欣賞愛莉希雅的美貌而已。

  當然,這并不影響她嘴上屑里屑氣。

  “按照蘇羽的說法,他的領養的。

  況且,以普遍里而論,蘇羽并不能算的上是人類。”

  “所以,他也是星核成精嗎?”

  星的眼底閃過一絲期待,怪不得蘇羽對她這么好,原來她和蘇羽的遠房親戚啊!

  “不,他的情況相當復雜……”

  …………

  “星核獵手、反物質軍團、星穹列車還有歡愉的令使,這小小的空間站居然有這么多……

  你那句話是怎么說來著的?”

  “是臥龍鳳雛,黑塔女士。”

  蘇羽面露微笑,向著身旁少女模樣的人偶說道。

  這是空間站的會議室,此刻艾絲妲、黑塔,蘇羽和姬子正坐在席上,商量著某只星核精的去留。

  “硅基生命體的心臟,遠超令使級別的虛數能量,真的不考慮讓我仔細瞧瞧?

  說不定你那天就會爆炸哦~”

  人偶模樣的黑塔面無表情地說道,盡管她在生命方面的研究比不上阮·梅,但她相信自己的才能。

  只要能將眼前這個男人給拆掉的話,或許她可以窺得星神的奧妙。

  “不必了,黑塔女士。

  我相信我的救命恩人,一個是我珍視的家人,一個是重塑我生命的神明。

  阿哈或許沒面子,但祂只是還未對其感興趣。

  我的家人或許比起你略遜一籌,但我想那只是被物質條件所制約。”

  蘇羽的笑容溫和,話語之中也是透露了出和氣。

  如果忽略掉那充滿阿哈氣息的面具的話,通常情況下,它只會在戰斗的情況下出現。

  “嘖……”

  黑塔不屑地撇了撇嘴,論口才她或許略遜蘇羽一籌,而且她也不能直接質問蘇羽,那樣不是暴露她無能狂怒了?

  況且,說實話,她并不討厭蘇羽,天才有自己的傲氣很正常。

  在她的心里,蘇羽和自己是同樣的天才,只是為什么他對天才俱樂部的惡意這么大呢?

  一旁的姬子倒是和艾絲妲和和氣氣地討論,畢竟什么事情不能用一杯咖啡來解決呢?兩杯也行。

  順帶一提,艾絲妲的咖啡是自帶的。

  “好吧,那讓我們來談談我所收藏的奇物吧。”

  黑塔單手一揮,神隕劍碎片的影像已經浮現在會議桌上。

  “那并不能證明是我,不是嗎?說不定是某個有著很多游戲賬號,而且十分珍視的少女黑客呢?”

  談笑之間,蘇羽便已經把銀狼賣得干干凈凈,毫無心理負擔。

  同時蘇羽還貼心地附帶了建議,真以為黑塔的東西那么好拿嗎?

  “做個人吧,你一個骨齡都不知道多老的老怪物了,非要欺負那么一個小姑娘嗎?

  不過游戲賬號嘛~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建議。”

  黑塔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這個星核獵手不會真的以為自己好惹吧?

  不會吧不會吧?

  “我的年齡相當靈活,黑塔女士。

  除去沉睡的時間,我的真實年紀應該比你小一些。”

  蘇羽微笑地比出了一個指間宇宙,一旁的黑塔毫無反應,但如果這是她的真身的話,她一定會一臉陰沉。

  “那又如何,你要叫我一聲前輩嗎?”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老~前輩。”

  蘇羽瞇著眼睛,配合著好看的面容宛如一只狡詐狐貍。

  艾絲妲和姬子依舊在喝著咖啡。

  啊~歲月靜好啊!

  不過最終還是蘇羽服軟了,畢竟神隕劍確實是黑塔的收藏。

  在黑塔略顯奇怪的目光之下,蘇羽從神秘♂空間掏出了一幅黑塔的畫像。

  順帶一提,蘇羽是宇宙有點“小”名氣的畫家,盡管他本人最初只是為了換錢。

  畫上的黑塔跪坐在地上,身邊是還未完成的人偶,手上是兩只可愛的玩偶。

  這幅畫完完全全地將黑塔人偶的面容復刻了下來,可謂是惟妙惟肖。

  不過嘛,黑塔可不會就這么買賬。

  “也就馬馬虎虎吧,不過將我的人偶畫得有我本人的美貌十分之七,也不愧你是名號了——

  游歷星海悲悲蛙老師!”

  黑塔嘴上不饒人,甚至還故意強調了一番蘇羽奇怪的網名。

  “噗嗤~”

  “……”

  蘇羽看向了艾絲妲。

  “我想起了高興的事情,我新買的殲星艦到了。”

  “只是虛名而已,自然比不上天才俱樂部的第83席的黑塔女士。

  不過你說,如果我加入這瘋子俱樂部,黑塔女士是會不會變成第84席呢?”

  “噗嗤~”

  黑塔看向姬子。

  “我想起高興的事情,我新買的軌道炮到了。”

  ps:蘇羽賺的錢

  “行了,跟你交談真是無趣。”

  “那只是你缺乏發現美的眼睛而已,黑塔女士。”

  蘇羽依舊是那樣優雅,這場爭斗終究是他贏了。

  幼稚鬼總喜歡在這些地方較勁。

  “那個小姑娘如何我不管,但我需要你和和她配合我測試模擬宇宙,而且星核終究是我的收藏,你總要付出一些有價值的東西才行。

  另外,我對你的那些武器沒興趣,我感興趣的只有你。”

  黑塔已經做出了最大的讓步,如果蘇羽再要求什么就是得寸進尺了。

  “彳亍吧……”

  蘇羽一邊起身一邊說道,隨后刀光一閃,他的左臂整整齊齊地掉落在桌上。

  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一切都已經結束。

  甚至還未流出血液,蘇羽的手臂便已經恢復,仿佛桌上的那一條手臂是憑空多出來的一樣。

  “沒事吧?”

  姬子依舊優雅,不過蘇羽可以看出她眼中的擔憂。

  “只是一條手臂而已,而且我更換手臂肯定比黑塔女士的人偶方便。”

  說實話,蘇羽挺想濺黑塔一臉血的。

  一旁的黑塔則是看著蘇羽的手臂嘖嘖生奇。

  “你真的不是藥師的信徒嗎?”

  “我對阿哈的信仰相當堅定。”

  看著黑塔還想說些什么,蘇羽直接打斷了她。

  “我知道你想說些什么,我也從來沒有懷疑過你的能力。

  這條手臂我進行了限制,你們不可能用它克隆出一個我,就算可能出來的生命體(崩壞獸)也是受我控制。”

  或許是因為席位比較落后,蘇羽并不是特別反感黑塔,在蘇羽的眼里,她還沒有喪失人性。

  她還有對生命的尊重。

  當然,蘇羽是雙標的,如果梅比烏斯想進行一些奇怪的研究,他會親自去抓研究材料,但大多數情況下,他都是主動擔任這個研究材料。

  “哼,就當是你測試模擬宇宙的報酬了。”

  黑塔頗為傲嬌地轉身拿手離去。

  “給星準備好報酬哦~”

  “……”

  黑塔沒有說話,不過看她離去的步伐,不自覺停頓了一下時,她又被蘇羽氣到了。

  還是那句話,在黑塔心里,蘇羽和她是同等的天才,所以她對蘇羽有相當的耐心。

  不過那只星核成的精……桀桀桀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