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83章 可憐的悲傷蛙
  當星坐上王座的一瞬間,風暴在此刻襲來。

  一股極其強大的風暴憑空出現,星的生命于此得到貫徹。

  仿佛驚雷一般在星的腦海中炸響,她看到了,她聽到了,她切身感受到了。

  這股極其強大的拋瓦沖天而上,星垂落的長發宛如垂直生長的大蔥一般,最后緩緩變成了背頭。

  眼前的一切再也不是華麗的列車車廂,而是死寂的白色沙漠。

  黑色的巨樹扎根在這沙漠之上,宛如花朵一般盛開,在那樹冠的中央是大排檔塑料椅子。

  而蘇羽正端坐在其中,星仿佛附身于蘇羽,感受著一切。

  痛苦、孤獨、悲傷、絕望……無數的惡意匯聚在蘇羽身上,仿佛他就是此世之惡的代言人。

  星不明白,先前那個不著調的蘇羽,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

  而且……他是不是有自虐的傾向啊?隨時保留著這樣的記憶,每次坐在椅子之上都要感受一下這樣極端的情緒。

  他真的不會瘋掉嗎?

  星嘗試著脫離蘇羽的軀體,離開這個奇怪的地方,他害怕自己在這里待久了,臉上的表情會變成別人欠她100信用點。

  先前的她,只是別人欠她50信用點。

  在星的操控之下,她逐漸脫離了蘇羽的身軀,隨后站立在他的身后。

  “嘿,蘇羽,你發電的時間結束了,快放我出去。”

  “如果你想出去的話,你就得自己想辦法,規矩你早就知道的。”

  蘇羽微笑著起身,仿佛先前的負面情緒是假的一樣。

  可就當星想要再次說出那些奇怪的臺詞時,眼前的光景再次發生了改變。

  宛如水中泛起的漣漪一般,蘇羽的身影逐漸扭曲、拔高最后變成了星所陌生的存在。

  抬起頭,星看到了祂。

  祂的身軀遮天蔽日,軀干有一道巨大的、被劃開的創傷,汩汩金血從中流淌。

  只是那一瞬,星震顫不已,因為祂的視線瞥向了星。

  空氣掀起熱浪,痛苦猛然襲來,星幾乎看到了自己化為飛灰的軀體。

  可下一刻,仿佛可以穿透宇宙的笑聲響起,其中夾雜著古怪的慟哭。

  祂的行為無法理解,祂沒有情緒,即使如此,星依舊在祂的眼中看到了類似于晦氣的表現。

  “祂是個瘋子……瘋子……

  阿哈是個好人,最好的人!”

  所謂的好人,星卻根本沒有看到祂的面容,唯有耳邊回響著古怪的笑聲。

  直到最后,悲傷蛙的面容在星的眼中逐漸放大,她驚醒了過來。

  …………

  “陌生的天花板,我穿越了……穿越到了……”

  星環顧四周,卻發現了自己脖頸處,正戴著金色的十字架項鏈。

  三月七在好奇地查看周圍的一切,丹恒靠在門口,有些戒備地看著星。

  看周圍的環境,似乎是列車上某個人的房間。

  “你醒了,有沒有什么事啊?剛才你可嚇死我們了!”

  三月七注意到了醒來的星,還未確認安全便湊近關切地問道。

  星見狀先是一愣,隨后在三月七害羞的目光之下撩開了自己的內側的衣服。

  “你干什么呀!不會是要在這…………不行不行,這可是蘇羽的房間,我們會被他殺了的!!”

  三月七慌亂地扯著星的手,將她的衣服放了下來。

  “還好,腰子還在。”

  星松了一口氣,天知道她為什么要看自己的腰子還在不在。

  “嗯?在這里干什么?”

  面對星清純且愚蠢的目光,三月七面紅耳赤地將頭瞥向一旁說道。

  “沒什么啦!”

  “誒……”

  丹恒老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關鍵時刻還是得他來終止這場鬧劇。

  “之前你坐在蘇羽的椅子上后,體內的星核突然暴走,是蘇羽留下的后手穩住了你體內逸散的能量。”

  丹恒指了指星帶著的十字架項鏈,當星體內的星核暴走時,他都以為星穹列車快要爆炸了。

  還好星身上突然竄出金色的鎖鏈將她捆了起來。

  蘇羽終究不是研究星核的專家,他也不確定猶大是不是能夠穩住星核一輩子,既然星已經是列車組的一員,他就要對其安全負責。

  所以蘇羽只能去求教黑塔,他是真的不想和天才俱樂部的成員扯上關系,在他眼里這些天才本就是瘋子。

  黑塔想解剖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蘇羽的椅子我們也坐過,只是會看到兩個奇怪的大叔,聽到奇怪的音樂,為什么你體內的星核會突然暴走呢?”

  丹恒聽到三月七的疑問挑了挑眉,他看到的和三月七似乎略有不同。

  奇怪的音樂應該是一樣的,只是那音樂聲極其的大,而且還關不掉。

  奇怪的大叔也只有一個,坐在沙發上,臉上的表情都被風吹得扭曲了,明明如此怪異,卻讓人想到了不會調音量的老父親。

  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對蘇羽的品味保持了極大的懷疑。

  但蘇羽的衣品和行為都表明了,他是一個很有品味的人,他就是單純的喜歡那首歌和那個場景。

  丹恒不理解,就像他不理解星為什么坐在蘇羽的椅子上,體內的星核會暴走一樣。

  星撓了撓頭,她聞到一股十分清新的花香。

  “我看到了一只悲傷蛙,額……應該是兩只!”

  星的表情不似偽裝,眼神中充滿了堅定,同時她也察覺到了這股花香來自何處。

  那是書桌之上的兩束盛開的花朵,郁金香和鳶尾花。

  蘇羽的房間里居然有花嗎?他的品味確實不俗,都快趕上她了。

  星摸著下巴點了點頭,突然注意到自己似乎一直都躺在蘇羽的床上。

  反應過來的她先是一愣,隨后不顧丹恒躲閃的目光和三月七的詫異,扒拉起自己的衣服,三月七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避免她春光乍泄。

  “我不干凈了~嗚嗚嗚嗚X﹏X”

  星掩面痛哭,可眼淚卻一滴也沒有流下,甚至她還覺得自己似乎有些賺了,畢竟蘇羽那么好看……

  丹恒和三月七看著這一幕嘴角抽了抽,二人的目光對視了一番,他們都浮現了同一個想法。

  當初還是應該讓蘇羽瞧瞧她的腦子的。

  “你暈倒的時候,收藏的一些小玩意兒都掉了出來。

  大劍、垃圾桶……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都快把你埋了。

  新的房間還沒收拾好,智庫如果沾染了奇怪的氣味會很麻煩……”

  丹恒攤了攤手看向三月七,星也看向了三月七。

  “你都暈倒了還抱著垃圾桶,我總不能讓你和垃圾桶一起躺在我的床上吧。”

  三月七做出嫌棄的模樣,捏著鼻子扇了扇。

  丹恒贊同地點了點頭。

  “列車長絕對不會讓垃圾桶躺在沙發上的,蘇羽又覺得把你丟在地上不太好,瓦爾特先生的房間緊閉著,姬子生氣的樣子你絕對不想看到。

  最后……”

  “蘇羽果然是個心軟的人啊~”

  三月七有些可惜地說著,可憐的蘇羽,武器被薅了一把,床被糟蹋了,還得【低聲下氣】地去求教別人。

  可憐啊~

  “我……我!”

  到這一地步,即使屑如星也不好說些什么了,就連她自己都覺得太虧欠蘇羽了,可她什么也給不了蘇羽啊!

  “我會負責的!”

  最終,星還是做出了如此鄭重的承諾,盡管她已經窮得叮當響了。

  “好啦,蘇羽不會這么小氣的,至少不會像拆末日獸一樣拆了你。

  另外,他讓你醒來之后去完成那兩幅畫。”

  順著三月七所指的方向,星看到了蘇羽房間里所陳列的一切。

  或許這時的她才明白,蘇羽為什么是一個很好的人,同時,她也被疑惑所充斥。

  為何這樣的人,會被悲傷與痛苦所包裹。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