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82章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羈絆啊!
  硬了,拳頭硬了。

  在看到手持劫滅的凱雯時,瓦爾特的ptsd都快犯了,要不是顧及這里是空間站,擬似黑洞都直接扔她臉上去了。

  這宛如蟒蛇纏繞般的窒息感直接讓瓦爾特汗流浹背,還好這一切都是惡作劇。

  崩壞也沒有追過來……不過嘛,比起凱文,瓦爾特還是更怕遇到那個女人。

  畢竟凱文在某些方面來講還是挺講道理的,雖然他不一定聽。

  可那個女人嘛~

  瓦爾特的眉頭緊皺,將腦海中的人飛速丟掉,他好不容易才重拾年輕人的心態和活力,可不能這么快被逮回去了。

  瓦爾特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著,這才注意到先前嚇唬自己的家伙正不耐煩地把頭上的假發摘下,還撓了撓頭。

  灰色的長發垂下,她的衣領還有著列車組專屬的車票,想來是蘇羽送給她的。

  看來他很看好這個姑娘。

  不過說到蘇羽……

  瓦爾特緩緩轉身,卻發現蘇羽瞪大了眼睛詭異地看著他,二人的臉龐相差不過分毫。

  “我就是l……啊,不對,汗流浹背了吧,老楊?”

  “……”

  不出所料,瓦爾特又被嚇住了,畢竟老年人還是禁不住這樣的驚嚇的。

  “果然,無論什么時候你都是這般,我還是不摻和你們年輕人的事情了。”

  瓦爾特有些尷尬地推了推自己的眼睛,準備就此開溜。

  “年輕人?算上楊臥起坐的次數,我似乎不比你少吧?算起年紀,我都不知道我活了多久了。

  誰知道阿哈找到我之前,我的靈魂飄了多久?

  不過你的心態確實沒有我年輕,難道這就是已婚男人的煩惱嗎?

  你說~特斯拉會不會把你的錢全拿去維修機甲,然后你就只能看著阿拉哈托的限定模型在商店的玻璃柜里孤單落寞?”

  蘇羽攀著瓦爾特的肩膀,用著極為同情的語氣說著,手中還浮現了阿拉哈托的模型虛影。

  “……”

  瓦爾特僵硬得扭過頭,他感到一支箭扎在他的心頭。

  “嘶~雖然我不喜歡喝酒,但我也知道,加班結束后和朋友一起擼串喝酒是多么爽,特斯拉該不會讓你喝酒都不行吧?”

  “噗——”

  有一只箭扎在了瓦爾特的心頭,他的世界都開始灰暗起來。

  “吶~你說,如果特斯拉知道你一直在這邊快樂地大冒險,而她和雞窩頭急得在實驗室里都快爆炸了,她會怎么想啊?”

  “撲哧——”

  蘇羽的話語宛如惡魔的低語,即使他的語氣無比輕柔卻仍然猶如利箭扎入瓦爾特的心頭。

  不過,瓦爾特也不是任由蘇羽拿捏的,就在那一刻,他抓住了蘇羽的破綻。

  只見瓦爾特無比淡定地扶了一下眼鏡,頗為自信地說道。

  “雖然世界并不相同,但我想人們應該依舊相似。

  芽衣記憶中的梅比烏斯博士,想來并不是一個溫柔的人。”

  肉眼可見的,蘇羽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琪亞娜可不是一個安靜的家伙,她可是連齊格飛都要踹幾腳的家伙……”

  蘇羽的嘴角抽了抽,他似乎看到了瓦爾特眼睛正散發著睿智白光。

  “溫蒂小姐是個堅強的人,當我想再堅強的人也會有幾分怨氣……愛莉希雅女士…………”

  “錚——”

  神隕劍出鞘,瓦爾特甚至感受到了幾分空氣的灼熱。

  “呀,我想我們的新同伴一定對列車很感興趣,我先去帶她參觀一些列車,順便幫她布置一下房間。”

  蘇羽的笑容無比和善,但星總感覺有著一股寒意,她只能緊緊地抱住自己手中的劫滅。

  “我想也是,聽說空間站新來了一批機械設備,或許我跟負責那些設備的科員有很多的共同話語。”

  瓦爾特收起神隕劍,順著蘇羽的臺階下臺。

  “三月,他們一直都是這樣嗎?”

  星這時已經摘下了假發和美瞳,黑色的風衣她貼好收了起來。

  什么?你問她收在了哪里?

  拜托,這不就跟武器一樣,picha的一下就收起來了嗎?什么?學不會?唉,沒天分。

  “嗯,蘇羽和楊叔經常互相揭短的,還在傷口撒鹽的那種。

  悄悄告訴你,別看蘇羽這么年輕好看,其實他的年紀比楊叔還大呢!”

  三月七煞有介事地為星介紹著兩個幼稚的家伙。

  “哦~”

  星露出了然的表情,興奮地拍了一下手。

  “所以這是兩個小老頭的較量,男人之間奇怪的攀比心啊~”

  星有些感嘆,眼神里滿是滄桑,仿佛已經看破了紅塵。

  嗯,不存在的記憶增加了。

  丹恒老師看向遠處兩人,不知為何眼神有著幾分奇怪,他的話語似乎也有著幾分滄桑。

  “這就是男人之間的羈絆啊~”

  就在那一刻,星的腦海仿佛炸開一般,一個旋轉著的紙片小人正在她的面前吹著嗩吶。

  “yee~好怪哦!”

  星甩了甩腦子,嗩吶小人甩掉,腦海中卻出現了另一幅畫面。

  一個有著悲傷蛙面龐的男人和一個顏藝極其抽象的家伙正向著她揮拳,其中甚至激蕩著象征友情的閃電,他們的嘴里甚至還在大喊著——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羈絆啊!

  羈絆聲和嗩吶聲交錯著,幾乎把星的cpu都快干爆炸了。

  好在,蘇羽和瓦爾特的幼稚互掐終于結束了。

  “喂喂喂,快醒醒!該帶你去見列車長了!”

  “誒?!”

  …………

  走過月臺,四人進入了列車。

  映入眼簾的巨大的鯨魚形狀吊燈,充滿生機的盆栽修剪得極其完美,看來被人呵護得很好。

  華麗的沙發,精致的茶具擺在桌上。

  舒緩的音樂和柔和的燈光帶給星舒適之感無法言表,華美精致的擺飾讓她再次感受到了列車組的大氣。

  準確來說,是蘇羽的大氣,畢竟這些都是他構筑出來的。

  不過這些卻沒有引起星的興趣,因為她的目光早已被一旁的王之寶座吸引。

  這柔和的觸感,完美契合人體結構的設計,樸素而又不失大氣的配色。

  眼前的這個白色大排檔椅子完美地契合了她對椅子這一物體的完美幻想。

  這簡直就是她的摯愛!

  她甚至看到了在那椅子之上的金色光點,直覺告訴她,她必須坐上去。

  “看來帕姆在其他車廂打掃,列車長還是真辛苦啊~可惜,今天的晚餐也要麻煩列車長了!”

  雖是這樣說,可蘇羽的臉上完全沒有任何愧疚。

  “啊!為什么會是帕姆負責今天的晚餐,一直以來不都是蘇羽你負責的嘛?”

  丹恒老師沒有說話,眼底閃過一抹小小的失望。

  “嗯,完全不知道呢?可能是姬子的咖啡太好喝了吧~嘴巴里現在完全沒有味道呢?

  看來之后相當長的時間都要拜托列車長了……誒,對了,還有給列車長帶的特產呢,我先溜了。

  你們隨便帶星參觀,我的房間也可以去,只要不亂動我的東西就行!”

  蘇羽朝著三月七wink了一下,隨后消失不見,留下發出悲鳴的三月七和沉默的丹恒。

  此時的星就像沒人監管的孩子一般,朝著那個塑料椅邁出了探索的腳步。

  入手的微涼觸感讓她相當滿意,下一刻,她坐了下去,閉上眼睛仔細感受起其中的奧妙。

  在閉上眼睛之前,她似乎看到了三月七和丹恒驚慌的樣子。

  丹恒老師竟然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嗎?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