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80章 This is 拋瓦
  猩紅之色充滿了主控艙段,刺耳的警報聲響徹其中。

  看著屏幕之上正在突破防護罩的末日獸,艾絲妲的臉上也充滿了凝重之色。

  誠然,以蘇羽的戰斗力應付末日獸并不是什么問題,但說到底,列車組的成員終究是外援。

  更重要的是,艾絲妲并不知道蘇羽的極限在哪里。

  作為空間站的站長,她不能陷無名客們于危險之中。

  作為朋友,她也不能讓他們因為保衛空間站而受傷。

  “喂喂喂,一二三,三二一,艾絲妲,你在嗎?”

  蘇羽依舊是那樣的不著調,不過這番話語卻讓艾絲妲感受到了無法言明的安全感。

  “我在的,蘇羽你不必一個人去面對末日獸,那是軍團的對星體兵器……”

  “誒~”

  蘇羽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泄憤的沙包,可不能被攪和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空間站的站長,要對科員和列車組負責。

  可這種局面總要有人站出來,等黑塔趕到,黃花菜都涼了……

  吼——”

  末日獸的嘶吼聲通過通訊傳來,透過屏幕,艾絲妲看到了向著末日獸走去的蘇羽。

  他甚至沒有掏出武器,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笑容,右手揣在兜里。

  “你吼那么大聲干嘛?!”

  末日獸帶動的氣流吹動了蘇羽的發絲,讓他顯得有幾分凌亂,這似乎又加重了蘇羽的怨氣。

  空中的末日獸面對這番挑釁也是上了頭,朝著蘇羽就撲了過來,試圖撕碎眼前的螻蟻。

  “艾絲妲,其實我還蠻強的——”

  末日獸已經襲向它的目標,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然而映入艾絲妲眼簾的,卻是另一番光景。

  只見面對俯沖而下的末日獸,蘇羽只是微笑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來勢洶洶的末日獸面對著纖細的手臂卻是不得寸進,直愣愣地停在了他的面前。

  兩者的體型相差甚大,如此詭異的場面無異于螞蟻停住了大象。

  如果是瓦爾特在這里一定會沉默地整理一下眼鏡,因為他知道蘇羽在裝逼,以蘇羽的實力,一招秒掉末日獸沒有任何問題。

  至于為什么蘇羽要裝逼,他只會默默地告訴你,這樣很cool~

  或許你并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但結合蘇羽現在的火氣很大,這個cool就會有兩層意思。

  相當優秀的笑話,使我的水字數旋轉。

  蘇羽獰笑著,奇異的面具覆蓋他的面龐,下一刻蘇羽的右手猛然用力,猙獰的裂痕逐漸布滿末日獸的全身,而它卻只能痛苦地怒吼著,不得移動分毫。

  這一刻,似乎蘇羽才更像反派。

  至少沒有哪個正派人物會一邊猙獰地笑著,一邊折磨自己的對手。

  艾絲妲已經不知該說些什么了,她可不知道自己這個不著調的朋友這么強啊。

  當然,就算她現在問蘇羽,蘇羽也只會回答——

  你也沒問啊。

  蘇羽鉗制著末日獸,左手卻不知從何處掏出先前星交給他的棒球棒,在手中稍微旋轉了一下后,猛然發力一擊砸向末日獸,將其砸飛。

  “什么嘛?這就是軍團的對星體武器,不怎么樣強啊?”

  蘇羽旋轉著手中的棒球棍,賤兮兮地挑釁著末日獸。

  不知是阿哈重塑蘇羽的身體做了什么手腳,還是達成夙愿后,他終于可以放飛自我。

  如今的蘇羽,已經變成了快樂的悲傷蛙。

  嗯,悲傷蛙是一輩子的。

  ……

  “那根棒球棍這么厲害嗎?為什么我敲虛卒都有點費力呢?”

  三人小隊不知何時來到了月臺。

  星的眼中充滿的羨慕,欣賞著蘇羽的英姿,心里最后一絲擔心也隨著蘇羽的全壘打煙消云散。

  “人和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就像三月七,曾經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

  丹恒老師回答著星的提問,目光看向遠處不停在給蘇羽拍照的三月七。

  “也擊飛了一只末日獸?”

  星有些意外,沒想到看著比她還柔弱的三月七會這么厲害。

  “不……”

  丹恒老師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復雜地搖了搖頭。

  “她曾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憤怒了一整天。”

  “哇,真厲害,我都不能生氣一整天。”

  星也是相當配合地點了點頭,畢竟她才出生幾個小時,當然不可能生氣一整天。

  三月七依舊在給蘇羽拍著照。

  此刻無言,唯有拍照。

  ……

  “吼——”

  末日獸終于從眩暈中緩過神來,然而沒有太多智慧的卻是再一次向著蘇羽發起了攻擊。

  這一次,就連星都有些佩服它的勇氣了。

  末日獸憤怒地沖向了蘇羽,可下一刻蘇羽卻閃現在了它的背后,一拳將其腹部洞穿,極其殘暴地扯斷了它的一只手臂。

  痛苦的悲鳴傳出,末日獸轉身,翅膀收縮,恐怖的能量積蓄著,準備向著蘇羽發射。

  可蘇羽不會給它蓄力的機會,輕輕觸碰著末日獸的翅膀,隨后猛然撕下!

  這一次,末日獸沒有發出怒吼,只是發出痛苦的低鳴,僅剩的巨大手臂抓向蘇羽,掌握著核心的兩只小手臂也向著蘇羽襲去。

  即使強忍著莫大的痛苦,它也要禁錮住蘇羽,給它來發狠的。

  這就是它作為軍團對星體武器的使命,根本贏不了,它聽不懂!

  不要小看我和軍團的羈絆啊!

  刺眼的能量光束爆射而出,向著蘇羽襲去,然而卻只是在他的面前停止,隨即光束扭曲,化作一顆纏繞著黑色雷霆的光球。

  蘇羽手握光球,奇異的面具遮擋了他的面容,可憐的末日獸伸出企圖禁錮他的手臂甚至還未接近他便已經湮滅。

  “禮尚往來啊!”

  蘇羽嘲笑著末日獸的無力反抗,手中的光球逐漸膨脹,其中纏繞的雷霆也撕扯著空間,仿佛下一刻就會徹底爆炸。

  一把將手中的光球砸向末日獸的腦袋,巨大的爆炸直接將其吞沒。

  ……

  “蘇羽戰斗的時候一直都是這么暴力嗎?”

  星湊近了三月七的耳旁,悄咪咪地問道。

  “一般情況下,他不會這樣的。”

  三月七終于停止了拍攝,和星一起向著丹恒走去。

  “哦~那不一般的情況呢?”

  星挑了挑眉,相當好奇,同時也是為了自己未來,不要踩到蘇羽的雷點。

  三月七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緩緩開口說道。

  “蘇羽的被困在冰塊里撞上列車的,大家都不認識他,我看他的發色跟我差不多,我還以為他是我的家人呢。

  接過他蘇醒后就叫出了楊叔的名字,還不止一個,什么瓦爾特·楊、約阿西姆、理之律者、逆熵盟主……有些我們甚至聽都沒聽楊叔說過,他可是把楊叔嚇了一跳。

  后來才知道,他和楊叔來自同一個地方,或者說,算是同一個地方。

  明明經歷了差不多的事情,卻彼此不相識,真是神奇。”

  三月七感嘆著,一旁的星卻是撓了撓頭表示聽不懂。

  “哎呀,你理解為平行世界就行了。

  據蘇羽所說,他用自己的命換了死去同伴的命,你可不知道,那時候的蘇羽知道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后,有多么嚇人!

  甚至我接近他就覺得難受,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

  還是姬子把他勸了回來。”

  三月七繪聲繪色地為星講述起蘇羽的故事,而空中,戰斗已經落下了帷幕。

  爆炸散去,只剩半個身軀的末日獸已經無法飛行,可偏偏卻無法墜落。

  蘇羽手中的棒球棍閃過一絲光芒,一柄長刀出現在他的手中。

  “錚——”

  利刃出鞘,漫天的刀光閃過,蘇羽轉身,劍刃入鞘。

  威風凜凜的末日獸化作灰燼飄向宇宙深處,它最終還是沒能戰勝蘇羽,甚至就連那種在蘇羽眼皮底下襲向三月七然后星擋刀的老土劇情也沒有。

  這就是蘇羽的拋瓦,極致的拋瓦,星神之下無敵的拋瓦。

  先前的一切,不過是為了好看的照片而已。

  可憐的末日獸,就連它的死亡也不過是供蘇羽取樂的工具。

  ……

  “蘇羽跟著列車在星際旅行,就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本來列車只是例行在空間站進行補給,可因為反物質軍團的襲擊,我們又要停留一些時日了。

  蘇羽是個很好的人,放著空間站不管什么的,他做不到。

  可就算這樣,超出計劃之外滯留在空間站,即使是他,心情也不會很好吧~_~

  可憐的末日獸,偏偏撞上了被耽擱時間,怨氣極大的蘇羽。

  不過蘇羽真的是個好人!”

  三月七向著星強烈安利著蘇羽。

  “嗯,確實很好!”

  星看著蘇羽手中的長刀,眼中的光芒都快把丹恒老師閃瞎了。

  兩人頻率奇妙地重合在了一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