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79章 蘇羽育兒寄
  提問,若是悲傷蛙和星核精相遇,會發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呢?

  答案是——什么都不會發生。

  只見蘇羽和星兩人并排坐在地上,絲毫不在意一旁的座椅,手中還拿著蘇羽秘制小零食,嘴巴一刻也未曾停歇。

  而在他們的身旁,那是一個似乎有著金色光點的垃圾桶。

  星吃著嘴里的小零食,目光一刻也不曾離開那垃圾桶。

  如果不是蘇羽在這里,她絕對不會有一刻猶豫。

  別誤會,她并不是想在蘇羽面前注意一下形象,她只是在思考,如何從蘇羽這兒討一把趁手又帥氣的武器。

  她覺得那把紅色的大劍就挺不錯的,總給人一種十分溫暖的感覺。

  不過她好像搞砸了,一開口就把蘇羽得罪了,還讓自己坐在地上,這難道就是列車霸凌嗎?

  不過為什么他也要坐在地上?

  星狐疑地看向蘇羽,蘇羽也一臉疑惑地看向她。

  以普遍理想而論,蘇羽不明白為什么星在問完那個奇怪的問題后,就找了一個角落坐著。

  一旁有座椅也不坐,難道這孩子喜歡冷一些的地面?

  自己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是不是有欺負她的嫌疑?

  而且為什么吃東西總是看向垃圾桶,自己的手藝應該還沒有回退到這個地步吧?

  難道是最近喝咖啡把自己的味覺喝壞了?看來最近的伙食只能拜托一下帕姆了~

  “所以,為什么你會覺得我是只青蛙呢?”

  蘇羽最終還是受不了星眼中的扇形統計圖,主動開口詢問。

  “在三月七那里看到的,你的頭像是個悲傷蛙,不知道為什么,你的形象在我的腦海中就變成它了,而且怎么也改不掉。”

  星承認,蘇羽確實長得很好看,也是她喜歡的類型。

  順帶一提,星喜歡棒球棍、垃圾桶、卡芙卡、姬子、艾絲妲、三月七、丹恒……

  她是一個博愛的人,她的愛很廣泛的。

  可是一看到蘇羽,她就想到了悲傷蛙,一想到悲傷蛙,她就完全沒有世俗的想法。

  聽到這話,蘇羽挑了挑眉。

  蘇羽沉默不語,默默地打開了手機,更換了頭像。

  雖然他是一個五萬歲+的老年人,但對于這些玩意兒,他還是很擅長的。

  不想某個娶了暴躁龍蝦博士當老婆的老年人……嘖嘖嘖。

  星絲毫不見外地湊近了蘇羽,一起看他換頭像。

  嗯,頭像換完了,一個長著粉色頭發,非常漂亮的粉色的悲傷蛙。

  天知道她是怎么看出一只悲傷蛙很漂亮的,還是粉色的。

  哦,這樣的悲傷蛙,她似乎看到了蘇羽的相冊里還有很多。

  綠色的蛇蛇悲傷蛙、紅色的阿雞悲傷蛙……

  總之,映入星眼中的,是一大堆悲傷蛙,而且星還可以看出他們的區別,真是見了阿哈了!

  “那么下一個問題,為什么盯著我的劍呢?”

  蘇羽輕撫下巴,開始思考起來這個家伙會不會是認識這把劍了。

  只見星并沒有直接回答蘇羽,而是不知道從何處掏出了一根無比堅硬而又……堅硬的棒球棍,有些不舍地遞給了蘇羽。

  蘇羽看著這根似乎帶著余溫的棒球棍,稍微有些嫌棄,不過看到星期待的眼睛,還是放棄了戴上手套接過它的想法。

  “黑塔收集的奇物,似乎除了堅硬就沒有其他優點了,有什么問題嗎?”

  蘇羽揮舞了一下棒球棍,轉頭卻看到星就像表情包里的猩猩伸手要食物一樣,朝著自己伸出了手,眼中還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你不是應該向npc一樣,給我一把更加炫酷的升級武器嗎?

  就像三月七和丹恒的武器一樣……”

  星的話還沒說完,蘇羽就給了她一記手刀。

  星當即就抱頭蹲下,眼中閃爍著淚光,委屈巴巴地看向蘇羽。

  蘇羽無奈地扶額輕嘆,他覺得星核獵手一定不擅長帶孩子,而且是為了給這個傻孩子找個好養活的人家才丟在這里。

  以她的智商和情商,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容易啊。

  “看到這個了嗎?”

  蘇羽摘下自己的耳飾,血紅色的羽毛和金色的車票組合在一起,相當的好看。

  “嗯嗯,這是你掉的毛……”

  星又挨了一記手刀。

  “這叫【羽渡塵】,可以控制人們的精神……”

  “哦哦哦!”

  星突然露出了興奮的神情,這讓蘇羽的眼底閃過危險之色。

  要是屑億些,傻億些,他還可以接受。

  如果是一個不懷好意的人,那可就別怪他了。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

  星湊近了蘇羽的耳旁,頗為猥瑣地搓了搓手,很難想象,一個這么清冷的面容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

  “把空間站的人都催眠,然后……”

  “然后?”

  蘇羽想看看這個沒有作案工具的星核精到底想干什么。

  “然后……趁他們暈倒的時候,把空間站的垃圾桶全部洗劫一空!”

  “…………”

  蘇羽承認,是自己的問題,是自己思想齷齪了。

  人和星核變成的猴子怎么可能思考的一樣呢?

  蘇羽以憐憫的眼神看向星,可看到星一臉自豪地叉著腰,想象著自己和垃圾桶未來的美好生活時,蘇羽還是繃不住了。

  碎了,阿哈的面具碎了。

  蘇羽現在的耳邊似乎都回響著刺耳的笑聲,氣不過的他又一次給了星一記手刀。

  “事不過三!你好過分……”

  星委屈地蹲在一旁,抱著自己心愛的垃圾桶,默默地流著眼淚。

  蘇羽的嘴角抽了抽,他用的力氣甚至連列車長的帽子都打不歪,她居然作出這種樣子?

  不氣不氣,人不能和星核精置氣。

  “看這個,這是列車的專票,是無名客的象征。”

  蘇羽指了指那張金色的列車專票,為星講解起來。

  “我看到三月七、丹恒還有姬子也有,我也會有嗎?”

  星的眼中又一次閃過了期待,這一次蘇羽終于點頭了。

  “只要你加入列車組,你自然會有這個,我也會給你一把炫酷的武器。

  當然,你還也可以選擇留在空間站,結局估計是被黑塔玩弄、研究,最后丟在一旁自生自滅。

  有艾絲妲在,估計也餓不死你。”

  聽到蘇羽的話,星學著他的樣子摸起了下巴,開始思考起來。

  蘇羽給了她充足的思考時間,過了一會兒,星才緩緩開口。

  “黑塔……她漂亮嗎?”

  “咔嚓——”

  碎了,碎了,面具碎了。

  蘇羽笑著看向星,這一次他異色的雙眸中閃爍著猩紅的光芒。

  “我選擇加入列車組。”

  星一臉鄭重地作出了選擇,臉上堅定的樣子仿佛可以入黨。

  她絕對不是因為害怕蘇羽,而是那個可以成為她媽媽的姬子也在星穹列車。

  等她上了列車,就讓姬子教訓蘇羽!

  “明智的選擇。”

  蘇羽的血壓終于可以降低一下了,即使星選擇待在空間站,他也會將她綁上列車的。

  這么傻的孩子,他害怕那一天她會被人騙的底褲都不剩。

  估計給她一杯偽裝成茶的烈酒,她都會直接感情深。

  順便一個老頭子都可以騙她賣力。

  一個假面愚者就可以讓她自己賣了自己,還樂樂呵呵的。

  ……

  嘶,怎么感覺讓她跟著列車去冒險會更危險呢?

  “所以……”

  “?”

  “可以給我武器了嗎?”

  星的眼中再一次閃起了期待的光芒。

  硬了,拳頭硬了!

  “!——”

  刺耳的警報聲響徹了整個空間站,末日獸即將襲來。

  “呵呵呵^_^”

  緊握的拳頭突然舒展,蘇羽親切地將列車的專票別在她的衣服上。

  “武器的事情先別著急,末日獸來了,你先去和三月他們匯合。”

  “哦,那你小心。”

  天吶,蘇羽幾乎快感動地哭泣了,至少這個孩子還懂的關心別人。

  沒事,傻就傻吧,反正列車上也不差這一個。

  屑就屑吧,有令使級別的戰斗力幫她兜底呢!

  蘇羽有一種老父親看著女兒長大的自豪感。

  至于末日獸……呵呵呵,我火氣很大啊!

  “……”

  不知為何,星打了一個寒顫,而且她似乎看到了蘇羽臉上極其詭異的笑容。

  轉頭看去,嗯,依舊和諧的笑容(●'?'●)

  另外……

  他真好看。

  總感覺有東西要遭殃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