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76章 弒神武器
  黑塔空間站,奇物收藏室。

  自昏迷中蘇醒的灰發少女有些迷茫的看著眼前這兩個陌生人。

  “你沒事吧,聽得清我說話嗎?記不記得自己叫什么名字?”

  看起來有些冒失的粉毛率先發話,看似乎有些擔心。

  “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那可麻煩了,能努力回憶一下嗎?你的名字是……”

  三月七的眼中閃過詭異的光芒,她覺得自己應該有撿到失憶之人的體質。

  當初蘇羽被冰在冰塊里,撞上星穹列車時,就是她先發現的。

  白粉毛、長得漂亮、困在冰里、還失去了記憶……

  怎么想也是她三月七的親戚吧?!

  她都準備叫他七月三了……

  誰知道,人家只是被冰的太久了,還在適應身體罷了。

  記憶也恢復了,還和楊叔和姬子處于認識和不認識的奇妙狀態……真是羨慕啊!

  不過,至少三月七和蘇羽都喜歡拍照不是……

  有些迷糊的星并沒有察覺到,眼前這位粉發少女的胡思亂想,不知為何,一股奇妙的感覺推動著,讓她不自覺地說出了那個名字。

  “韋一敏。”

  說完還理直氣壯地叉著腰,可惜,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股底氣來自何處。

  “額……韋一敏,聽起來應該是個男孩子的名字吧?不過我沒有說這個名字不好的意思啊!”

  注意到丹恒無奈的眼神,三月七連忙改口說道。

  “我叫星,韋一敏不是我的名字。”

  星淡淡地說道,眼神帶著七分薄涼和三分的漫不經心。

  三月七看了看丹恒,可丹恒直接閉上了眼,示意她自己解決。

  “你好,星。

  我是三月七,這位是丹恒老師。

  空間站遭到了反物質軍團的襲擊,站長艾絲妲拜托我們進行援助。

  那個,你提到的韋一敏是你的朋友嗎?需要我們一起去找他嗎?”

  面對三月七的詢問,星面無表情的捂住了額頭,似乎是在緩解方才昏迷造成的疼痛。

  不過在三月七看來,她好像又說錯話了。

  “那個,星……你別難過,對不起啊!

  我不該讓你想起這些的……”

  “不。”

  星伸出了一只手,仿佛在打坤拳一般(劃去)。

  “我不知道。”

  “誒?”

  “……”

  三月七瞪大了眼睛,就連萬能的丹恒老師也陷入了思考。

  星以為兩人沒有聽懂自己的話,于是詳細解釋了起來。

  “我根本就不認識韋一敏。”

  星閉上眼睛,略微低下了頭,叉著腰的樣子看起來格外的帥氣。

  “果然,丹恒我們該等蘇羽來進行治療的。”

  “嗯,是我考慮欠缺了。”

  …………

  “啊秋、啊秋!”

  另一邊,提著神隕劍從空間站這一頭,砍到另一頭的蘇羽一連打了幾次噴嚏。

  “嘖,這又是誰在念叨我啊?不會是銀狼吧?不就是借她的名頭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嗎?

  虧我給她準備了一點小禮物……”

  蘇羽有些憤憤不平,手中的利刃沒有卻絲毫阻礙地切斷了虛卒的身軀。

  蘇羽在銀狼身上留下了一點小東西,打算給她一點崩壞震撼。

  她不是喜歡打游戲嗎?想來對挑戰貝納勒斯、迦樓羅、迦尼薩、帕凡提、舍沙……會很感興趣。

  當然,不打游戲也沒事,黑塔空間站那么大一個模擬宇宙,蘇羽自己都想去測一下,他不信銀狼這個宇宙駭客不感興趣。

  關底boss就讓業魔凱文來吧!

  這可是他對銀狼這個知名駭客的尊重,而且他還不至于喪心病狂,他還是給銀狼留了武器的。

  水域王者、一條咸魚、銜珠海皇……

  把這些給蘇羽,都可以單殺凱文好幾次了,他相信銀狼也可以做到的。

  想到此處,蘇羽的嘴角不免勾起,可這不笑不要緊,一笑起來,先前喝的咖啡糊糊的味道又涌了上來。

  為了不讓姬子傷心,他可是把自己那份咖啡全部喝完了。

  可蘇羽遭受了四重背叛。

  其一為瓦爾特,他對姬子表示了婉拒,并向她推薦了蘇羽。

  咖啡加一

  其二為丹恒,他以去智庫查詢資料為由,將咖啡遺留。

  咖啡加一

  其三為三月七,她用蘇羽無法拒絕的委屈表情,遞給了蘇羽咖啡。

  咖啡加一

  其四為列車長帕姆……欺負誰也不能欺負帕姆,畢竟誰會讓這么可愛的列車長受苦呢?

  嗯,物理意義上的。

  咖啡加一

  原本蘇羽覺得,自己在梅比烏斯的實驗室里已經吃了不少奇怪的東西,可第一次嘗試姬子咖啡時,他還是感受到了靈魂上的震撼。

  雖然奇特,但還是可以忍受。

  可五杯咖啡的混合轟炸讓蘇羽閉上了眼睛,仿佛看見了天堂。

  天堂之上,金色的光芒撒在他的身上,遠處,天使們沐浴著圣光,前來接引蘇羽。

  蘇羽發誓,如果天使們臉上沒有戴著阿哈同款面具的話,他一定會前往那個神秘的地方。

  如今咖啡的味道再次在蘇羽的嘴里翻涌,他卻陷入了困境。

  之前采購的糖和能掃蕩的糖全沒了,虛卒被他燒成灰灰了,給列車成員制作甜點的原料也被他全吃完了。

  “口瓜!前途一片黑暗口呀!”

  蘇羽痛苦地捂著額頭,目光瞥向了一旁的盆栽。

  聽帕姆說,列車上的那棵盆栽是有自己的思想的,這空間站的盆栽應該沒有自己的思想吧?

  蘇羽已經湊近了盆栽,影子逐漸蔓延,遮擋了整個盆栽。

  不知道是不是蘇羽的錯覺,在他接近的時候,這棵盆栽似乎顫動了那么一下。

  “空間站這么發達,吹個風是很合理的事情。”

  蘇羽看著盆栽,十分肯定的說著。

  可他居然再次出現了幻覺,眼前的盆栽居然又顫動了一下,而且是那種肉眼可見的顫抖。

  蘇羽的嘴角抽了抽,臉上露出和藹的微笑。

  “看來反物質軍團的襲擊讓空間站都變得不穩定了。”

  話剛一說完,盆栽又開始顫動起來。

  這一次,它不斷地抖動枝丫,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挪動枝丫一下,整個盆栽被禁錮到了原地。

  如果這棵盆栽會說話的話,一定會誠摯地祝福蘇羽。

  盆栽沒有自己的思想(×)

  蘇羽覺得盆栽沒有自己的思想(?)

  ……

  當奇妙的味道散去,當蘇羽的身影消失,唯有低垂著光禿禿枝丫的盆栽默默控訴著一切。

  綠色的汁水自它的枝丫分泌,那是它的淚水,它已經回不去了。

  贊美盆栽,贊美阿哈。

  蘇羽已經找到了解決姬子咖啡的辦法,唯一的缺點或許是列車上的盆栽數量不多,而且那是列車長最寶貴的盆栽。

  你問蘇羽為什么贊美阿哈?

  阿哈救了他,他就信仰阿哈。

  這個道理就像某個教派的信徒數量,是由教會所派發的,面粉和雞蛋的數量決定的一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