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72章 致蘇羽
  ……

  那是生與死的夾縫,孤獨的旅人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蘇羽緊閉著雙眸,任由血污布滿瘦弱的身軀,蹣跚地向著虛數之樹走去。

  “恍——”

  令人心慌且刺耳的聲音響起,虛樹神骸們如同死尸一般從猩紅的沙海里爬出。

  沙海之上,唯有一人的足跡不斷蔓延。

  存在主義、神秘主義、虛無主義……如同潮水一般,各種詭異猙獰的怪物們不斷爬出,隨后向著蘇羽襲去。

  “這就是最后了……”

  他的話語輕柔,他的身軀搖晃,仿佛下一刻就會徹底破碎。

  面對幾乎要將他吞噬的兇潮,他甚至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靜靜地矗立在那里。

  或許他的世界早已失去了色彩與聲音,再也無法觸及到外界的一切。

  當虛無主義的利刃即將劃過他的脖頸時,他動了,宛如貓一般迅捷。

  手中出現如寶石一般華麗的環刃,切割著一切。

  “帕朵啊……她的運氣總是那么好,她和蘇莎娜應該很合的來吧……

  一個喜歡亮閃閃的寶石,一個是有寶石的小富婆……”

  環刃切割著襲來的敵人,優雅且致命。

  即使是沒有面容的虛樹神骸,仍然可以從它們的舉動中察覺到一絲疑惑和驚駭。

  為何這個瀕臨死亡的人類會在一瞬間,爆發出這樣可怕的攻勢。

  但沒有時間令它們感到疑惑了,下一刻,包裹著烈焰的拳頭就向著它們襲來。

  這股突然襲來的巨力,在那一瞬間,將所有靠近蘇羽的虛樹神骸打成碎片。

  隨后,天空降下血色的羽毛,仿佛與這片沙海融為一體。

  “咻——”

  劍雨落下,為蘇羽蕩開一片坦途。

  “華……符華……有小識那樣機靈的伙伴,她已經不像五萬年前那樣了……”

  “轟——”

  神秘主義怒吼著,不顧一切挑飛擋在面前的尸骸,向著蘇羽發起了沖刺。

  頭上的角散發著寒光,向著蘇羽的胸膛刺來。

  可下一刻,白皙、甚至略顯柔弱的右手輕輕握住了它的尖角,自那尖角之上蔓延的,是繽紛的色彩。

  “咔……”

  蘇羽甚至都沒有為它停留一刻,再一次邁開了腳步。

  頃刻,裂痕布滿了牛牛的全身,虛樹神骸化作飛灰,融入這片死寂的沙海之中。

  “格蕾修……她已經是個大姑娘了……獨自旅行這么久,應該已經學會原力,成為可靠的絕地武士了吧?

  畢竟那是我未曾抵達過的星空……我也希望在星空中旅行呢……”

  就在蘇羽想象著星空的美麗時,巨大的長槍貫穿了他的腹部,將其釘在了原地。

  下一刻,自他腳下出現的存在主義伸出了觸手,就像捕食的食人花一般,絞殺著蘇羽。

  “……”

  墨綠色的液體緩緩在存在主義的全身流淌,不斷向著四周的尸骸蔓延,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咔咔咔……”

  存在主義不斷發出哀嚎,與此同時詭異的咀嚼聲自它的身體內部傳出。

  “梅比烏斯應該會埋怨我吧……畢竟這么任性……希望長光留下的數據可以稍微安撫一下她……或者,讓誰去給她灌點酒?只要她不在實驗室表演蛇蛻就行,雖然不會感冒……

  但會難受的啊……”

  蘇羽自墨綠色的液體走出,隨意地擦了擦嘴巴,似乎不是很滿意嘴中的味道。

  “科斯魔如果再吃一些奇怪的東西,估計這輩子都長不高了……

  畢竟現在格蕾修都可以摸他的頭了……希望他的口琴聲不要嚇到大家……”

  虛數的力量在蘇羽身上延展,黑色的風衣披上,身后的衣擺獵獵作響。

  緩緩伸出手去,一柄長刀自虛空中出現。

  刀身出鞘,迸發出的鋒芒仿佛可以割裂世間的一切。

  感受著襲來的兇潮,蘇羽緊握著刀柄,隨后微微下蹲。

  “錚——”

  時間仿佛停留在此處,當蘇羽再次出現時,他已經出現在了兇潮的身后。

  刀身入鞘,身后的神骸已經化作了漫天的碎片消散。

  “櫻啊……表面上文文靜靜的,可喜歡的音樂嘛~至少我挺喜歡的……

  她和八重櫻應該有很多共同話題,比如耳朵的護理……當然,鈴應該不會介意兩個姐姐的【關愛】……”

  蘇羽緊閉著雙眼,苦笑著搖搖頭,絲毫沒有察覺到身后襲來的斬擊。

  可利刃卻停留在距離蘇羽頭上幾公分之處,下一刻,它便向著身邊的神骸斬去。

  一時間,所有神骸互相殘殺著。

  蘇羽就這樣,在尸骸鑄就的道路上前進。

  “說起來,那個所謂的【娑】和蘇長得挺像的,如果蘇真的長那樣……凱文,呵呵呵……”

  “嘭——”

  所有的尸骸在這一刻凝聚,巨大的扭曲怪物擋在了蘇羽的面前,企圖阻撓蘇羽的步伐。

  “所以說……”

  空氣不斷扭曲著,燒灼的氣味彌漫著整個空間。

  “死纏爛打是最*****”

  沐浴著火焰,伴隨著金色的雷霆,蘇羽躍起向著怪物襲去。

  下一刻,蘇羽伸開雙手,沐浴著最純粹的虛數能量,宛如舞臺上謝幕的藝術家。

  在他的身后,巨大的蘑菇云直沖天際。

  虛樹神骸自然不會流出血液,在被蘇羽撕成兩半之后,它便化作虛數能量消散。

  “不知道千師傅的甜點技術有沒有進步,應該不會再往蛋糕里加辣椒了。

  渡鴉收養的孩子應該很喜歡阿波尼亞,可惜沒人代替我嘲笑她了。

  畢竟她可沒有看到如今發生的一切……

  也不知道如今的時代會給維爾薇提供什么靈感。”

  蘇羽微笑著,包裹著他全身的火焰和雷霆逐漸匯聚在他的手中。

  金色的劫滅無燼出現在他的手中。

  “德麗莎要是想再回歸偶像的事業,倒是可以向伊甸取取經。

  至于我的落幕……呵呵,果然這個時候還是要這把武器更應景啊!”

  揮舞著手中的劫滅,蘇羽將眼前的一切阻礙斬滅殆盡,一切都化作了灰燼。

  下一刻,手中的劫滅插在了猩紅的沙海之上,金色的能量點亮了整個空間。

  鳶尾花盛開在沙海之上,搖曳的枝葉在為蘇羽進行著最后的送別。

  “死在這片盛開的鳶尾花海,這才是我作為反派最后的歸宿,最后的愿望……也就這樣了……

  凱文…呵呵,先教會梅做飯在埋怨我吧。”

  蘇羽再次抬起頭,這一次,他距離虛數之樹不過數米。

  可他卻停留在了原地,沒有再邁出步伐。

  “果然……在最后,還是想再見你們一眼啊……”

  蘇羽始終緊閉著雙眼,他不希望自己在生命的最后,面對的依然是孤獨與黑暗。

  他希望,自己睜開眼睛,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她和大家的笑容。

  從來到此處,記憶中的大家就愈發清晰,直到行至此處……

  他們仿佛一直在蘇羽的身邊,從未離去。

  他們從來都沒有松開蘇羽的手……

  “怎么可能……最后留給我的依然只有孤獨與黑暗……”

  蘇羽虛握著右手,企圖抓住虛幻的溫暖。

  可留給他的,只有現實的冰冷與空洞……就連胸膛里,也早已空無一物。

  “……”

  無需多言,蘇羽的手中已經出現了華美的長弓——真我之境:無瑕回歸

  緩緩拉動弓弦,蘊含著終焉全部力量的箭已經搭在弦上。

  “這就是最后的機會了,來吧……蘇雨!”

  無人可以能夠傾聽旅者最后的低語,下一刻他便已經化作光點融入箭矢之中。

  那是足以改變世界的力量,只是蘇羽一人又怎么可能承受呢?

  當接觸到這股力量時,他的肉體便已經崩散,他的精神承受著不斷湮滅的痛苦。

  十死無生……一開始便已經注定。

  所有的蘇羽,都是為了這一瞬的光景。

  就像他本身一樣,虛無的妄想。

  …………

  沒有華麗的場面,沒有壯烈的演出。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甚至沒有再次看到她的笑容。

  死寂的沙海之上,盛開著金色的鳶尾……

  這便是名為蘇羽,【虛妄】的英桀,異世的旅者……

  一個渴求著家和溫暖的普通人的故事。

  …………

  星辰逆轉,粉色的光芒仿佛在此刻填滿了銀河。

  粉色的細雨灑滿了地球的每個角落,這是終焉之繭的賜福。

  人類得以離開搖籃,向著更高的層次前進著。

  這其中或許會出現一些小摩擦,但請原諒【繭】吧,此刻的祂,只是一位又一次失去孩子的母親。

  月球之上,愛因斯坦和特斯拉向著眾人匯報著終焉之戰的結果。

  協助她們的人是梅博士……

  曾經逝去之人再次回到了這個時代,只是他們還需要一點點時間重新相遇,適應這個時代。

  凱文沒有感到高興,只是臉色復雜地握住梅的手,仿佛這一切只是一場夢境。

  符華照料著昏迷的小識,作為意識的律者,她當然不可能一直昏迷,只是她不愿相信。

  蘇閉上眼睛,為接應格蕾修的回歸做著準備。

  布洛妮婭臉色蒼白,獨自蹲坐在角落。

  琪亞娜和比安卡看著月球留下的坑洞,無聲地流著眼淚。

  芽衣發動著始源的權能,試圖尋找蘇羽的蹤跡。

  但很可惜,她甚至已經找到了地球上的重新出現的逝者,卻沒有發現蘇羽的一絲氣息。

  就連他所存在的痕跡也沒有留下……

  芽衣看向溫蒂,她緊握著手中的照片,不發一言。

  她的生命體征甚至近乎消失,如果不是蘇羽最后的話語……

  而那張照片之上,是圣芙蕾雅的大家,只是上面沒有蘇羽。

  就像愛因斯坦匯報的那樣,這次沒有損失任何一人和島嶼,唯一消失的,就只有蘇羽……

  …………

  帕朵焦急地在城市里尋找著,腦海中是樂土留存的記憶,她不愿意相信內心中那個不妙的想法。

  梅比烏斯沉默不語,任由水元素充盈著自身。

  科斯魔吹奏著口琴,他的樂聲不再難聽,只是其中的悲傷無法掩藏。

  櫻看著飄落的櫻花,為少年默默祈禱著。

  千劫不發一言,甚至連微小的動作都不曾出現,他的怒火已經熄滅,他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安靜,可他卻從未如此渴望和一個人再次戰斗。

  維爾薇慌亂地掏出一大堆儀器,不斷調試著各種數據,這位偉大的魔術師從未出現這種慌不擇路的局面,可所有的數據都指向了同一個結果。

  “?”

  伊甸淺唱著歌謠,為摯友送別……

  阿波尼亞悲憫地看向天空,在那里,命運的絲線已經被徹底斬斷。

  ……

  長空市,粉發的少女出現在櫻花樹下。

  她的手中是一張照片,那是逐火之蛾的大家,如今卻缺少了蘇羽。

  微風吹動她的發絲,粉色的細雨落在她的身上。

  伸出手去,枯萎的鳶尾花落在手中。

  在她的身后,她所思念的人啊,正微笑著看著她。

  “再見了,愛莉……”

  “再見了,小羽?”

  眼淚滴落在鳶尾花上,枯萎的花朵再次盛放。

  手中的照片閃過光芒,消失的少年,再次出現。

  一切都仿佛是她的錯覺,櫻花樹下,唯有哭泣的少女。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