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70章 就此告別吧,美麗的世界
  “某一日,祂從天墜落。人們抬頭仰望,于是看見了星空。

  星月送來神的女兒,她愿成為人的伴侶。

  長風化作她的軺車,四海落成她的園圃。

  鳥雀銜來善的種子,百花編織愛的頌歌。

  她便是這樣降生于世,行于大地,與人類一同長大,與世界一起發芽。

  而今,終焉之時已至。

  ……

  而今,歸來之時將至……”

  自黑暗的世界中,蘇羽摘下一朵盛放的郁金香。

  伴隨著他的話語落下,光亮出現在了此處。

  黑色的緞帶落下,終焉的神紋褪去,他化作了那個最初與她相遇的少年。

  只是這一次,輪到他來告別了。

  “果然,一切如你所預料的那般嗎,羽……”

  蘇睜開眼睛,眼眸中滿是驚訝。

  誰能想到,他們自以為可以完美無缺的計劃都是由蘇羽一手策劃。

  而他們認為最不可能撒謊的蘇羽,恰恰欺騙了所有人。

  當蘇出現在蘇羽的面前之時,他終于可以完成最后的計劃了。

  在蘇的面前,純白的世界慢慢改變,由往世樂土為藍本所構筑的世界顯現。

  逝去之人再次出現,這一次,他們的面容不再被陰影所遮蔽。

  “我的記憶過于殘破,我甚至無法真正復現他們的面容,所以……”

  “你只能在戰斗之中重現他們的身姿,所謂褻瀆的行徑,不過是你對往日的再現。”

  蘇羽微微一笑,不愧是蘇,已經逐漸察覺一切了嗎?

  “即便如此,我依然需要一個了解他們,并且精神強大的人的幫助。

  律者都是終焉的影子,成為終焉的我,怎么可能還有不擅長精神方面的弱點呢?

  終焉是沒有弱點的,有弱點的只是蘇羽……而自始至終,他們所要面對的,就是蘇羽。”

  當蘇順著蘇羽的視線看向地球時,他才發現一切都他所說的那般。

  大量的崩壞能涌入蘇羽的體內,可那絕不是人類的犧牲所產生的。

  恰恰相反,蘇羽引導著崩壞能修復著圣痕計劃帶來的損傷,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終焉為人們編織的夢境。

  “當然,凱文和小識確實被我殺死了……”

  蘇羽笑著,似乎是想看看蘇的反應,不過蘇平淡的樣子讓他失望了。

  在了解這一切后的蘇,當然相信蘇羽不可能真正殺死凱文。

  至于識之律者,在接觸到那道斬擊之時,在蘇的幫助下,她得以化作意識最初的模樣,融入蘇羽的體內,將蘇帶到他的面前。

  眼下她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凱文啊……被眾人推搡著前進的英雄,盡管不情愿,他依然成為英雄了。

  英雄當然要有英雄的結局……

  我知道,凱文和你并不是想要阻止我,甚至于你想要幫助我支付代價,但那是不可能。

  凱文不能拋棄他所背負的一切,來贊成我的計劃,所以他必須阻止我……當然,他現在已經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為過往五萬年【救世】的理念劃上了句號。

  接下來的時光,那是屬于【凱文】的……

  或許在我死后,他會愧疚、會后悔沒有阻止我,但那又如何呢?那些都不是我該考慮的。”

  蘇羽卸下了一直以來的重擔,在這被停滯的時間里,向蘇傾訴著一切。

  “為何不愿意向他們袒露一切呢?或許……我們可以幫到你……”

  蘇說著連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話語。

  蘇羽笑著,向著星空伸出手。

  “我了解她們,也了解你和大家……

  從一開始,你來到此處就不是為了阻止我,而是為了幫助我……”

  如蘇羽所說的那樣,蘇和凱文并不想阻止蘇羽。

  凱文不得不去阻止蘇羽,因為他是【救世】的英雄。

  蘇選擇相信蘇羽,在最后的時刻幫助他,去支付代價。

  從結果上看,蘇完完全全地猜對了,沒有一點誤差,蘇羽從一開始就是想犧牲自己一人……可蘇完全沒有一點欣喜的心情,有的只是滿滿的無力。

  和五萬年前那般無力。

  愛莉和蘇羽一樣,都只做出了一種選擇。

  “如果真的讓你來幫我,白白丟掉性命,那我所做的這一切不就白費?”

  蘇羽像是嘲笑蘇一般,遞上了一杯枸杞椰汁。

  蘇將其接過,一飲而盡,隨后他緩緩說道。

  “那她們呢?琪亞娜、雷電芽衣、布洛妮婭、幽蘭黛爾……以及那位溫蒂小姐。

  她和你很像,甚至如今所面臨的局面也與五萬年前的你一樣。”

  蘇在嘗試著最后的努力,但結果顯然要令他失望了。

  “琪亞娜她們都是聰明又善良的女孩子,即使我表現得再可怕和邪惡,她們都不可能真正對我抱有殺意……所以,在她們踏入月球之上,就已經被我的意識所影響著……

  真是傷腦筋啊,明明她們可以完全忘記我,然后毫無負擔地殺死終焉的,如今似乎要留下陰影了……

  要不要刪去關于我的記憶呢?

  不過被人遺忘的話,我或許會寂寞的……”

  不知何時,淚水已經悄然流下。

  可蘇絕不會嘲笑蘇羽的軟弱,他同樣為蘇羽感到悲傷。

  對大多數人來說,明明蘇羽才是需要被保護的那一個,可他卻總是保護著大家。

  明明他最害怕疼痛和死亡,如今卻要在孤獨中走向落幕。

  “溫蒂是個堅強的孩子,至少比我堅強多了,我給她留下的局面也比五萬年前殘酷的多……

  要說相信她的話,未免顯得我太過出生了,終究是我虧欠、欺騙了她。

  ……

  照顧好她,拜托了。”

  世界分為了純潔的白色和混沌的漆黑,蘇羽揮著手,向著和蘇截然不同的方向走去,獨自一人走向黑暗之中。

  蘇想要阻止他,卻無法移動一分。

  就像蘇羽說的那樣,終焉已經沒有了弱點,他能夠被打敗也只是因為他蘇羽,他從未改變過……

  …………

  終焉宛如失去鏈接的傀儡一般,停滯在原地的祂再也無法揮動手中的鐮刀。

  可下一刻,無數的崩壞能再次涌入終焉的體內。

  “這就是最后的機會了……”

  溫蒂呢喃著這番話語,長光交付給她的武器被她緊握著。

  她知道,這是蘇羽計劃好的一切,蘇羽也答應過她一定會活下去,可為何……

  溫蒂的右手捂住胸口,在很久之前,她便許下諾言。

  那一顆心臟,是為了他而跳動……

  溫蒂從未如此恐慌和害怕,內心的預感在不斷告訴她,不能射出這一箭。

  她看著遠處重新開始行動的終焉,內心無比苦澀。

  她可以為了蘇羽放棄世界,可她卻不能這么做。

  因為她知道,這并不是蘇羽想要的……

  ……

  她再一次握緊了武器,拉緊了弓弦。

  手中的武器不斷延展著,鎧甲逐漸覆蓋她白皙的手臂。

  那一支搭在弓弦之上的箭矢也發生了改變,尾部宛如螺旋一般延伸著,箭身逐漸生長著,最后化為雙頭的長槍。

  不祥的血色逐漸蔓延它的全身,可怕的威勢不斷凝聚著。

  崩壞為了擁抱人類降下了考驗,戰勝終焉,文明才能延續下去。

  這是蘇羽為自己準備的審判,這是文明對終焉的抗爭。

  傳說中弒神的武器——朗基努斯之槍

  似乎是感受到了審判的到來,終焉再次爆發,向著溫蒂襲來。

  圣潔的鎖鏈自終焉的體內涌出,將其束縛在原地。

  布洛妮婭構筑著月光王座,十三臺月光王座超負荷釋放,剝離著終焉的權柄。

  琪亞娜再次打開星門,搭載了月光王座的休伯利安出現在月球,隨后……全力釋放。

  審判的長槍在這一瞬射出,芽衣為它施加雷電的祝福。

  即使如此,它依然被透明的屏障阻攔在終焉之前。

  鎖鏈被扯斷,月光王座被崩壞能撐爆。

  終焉之律者身后的羽翼徹底展開,太陽發出的光亮照射在終焉之律者的身上,陰影遮蔽著月球與地球。

  可下一刻,審判已至,朗基努斯之槍穿過終焉的胸膛,攪碎了祂的心臟。

  在那狹長的槍身之上,是琪亞娜和幽蘭黛爾緊握的雙手。

  ………

  黑色的緞帶此刻宛如風中的枯葉,飄搖著掉落在地。

  血液順著他的嘴角流下,綻放出最純粹的花朵。

  那不再是終焉,而是蘇羽的笑容……

  “真好啊,你們成功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