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69章 蘇羽魅力時刻
  很久以前,蘇羽便已經意識到了一件事。

  人被殺,就會死,即使是律者也不例外。

  當終焉的審判落下,即使強如凱文也無法抵擋,更何況是意識的律者。

  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時,小識用身體擋住了那道將凱文一分為二的斬擊。

  她總說,算上天火,她和凱文五五開。

  現在,結果已經證明了……

  血肉、羽毛……什么都沒有留下,小識就這樣被那道斬擊撕扯,最后化為虛無。

  很不幸,在蘇羽和符華的感知中,她已經徹底死去。

  意識的權柄已經回歸蘇羽自身,這是他所感知到的。

  而符華,一直以來寄宿在她體內的律者核心已經破碎,化作一塊毫無光澤的崩壞能結晶。

  在最后,符華甚至親身感受到了,那股被撕扯最后化為虛無的感覺。

  悲傷、決絕……

  “直到最后,她都沒有懷疑過你……”

  符華的語氣異常低沉,宛如干枯的枝丫不斷剮蹭著玻璃。

  “我知道,但顯然,我辜負了她的信任。

  我感到悲傷,但絕不會后悔……”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從流體黑洞的爆炸,到凱文和識之律者的死去,這些都發生在瞬息之間。

  “為什么,為什么非得是她?明明她不該就這么死去的……”

  直到失去后,符華才意識到,識之律者對她有多重要。

  長發遮擋著她的面容,此時的符華渾身上下散發著死寂的氣息。

  她的身軀已經開始扭曲,人為崩落開始向著更深程度轉變。

  蘇羽看的更清楚,她已經開始燃燒自己的一切。

  “我該怎么說呢?華。

  現在的你,應該可以完全理解我了吧?小識和他們一樣,都不應該那么死去!

  當新的世界到來時,我會給她和凱文新的位置,他們都會得到重生……”

  血肉燃燒著,散發著令人不適的惡臭。

  緞帶之下,蘇羽的眉毛微皺。

  “那是華嗎?血肉燃燒的味道……”

  蘇羽很不想符華就這么燃燒下去,畢竟以她的實力,即使選擇這樣的舉措和蘇羽對抗,也只會加速她的死亡罷了。

  可當他注意到自己的軀體時,他才發現自己似乎是小瞧了自己這位老友。

  只見蘇羽伸出手來,那是已經碳化的肢體,甚至由于他這微弱的舉動,它們已經化作齏粉。

  火焰燒灼著他的軀體,燃燒著他體內的超變因子,而這一切,蘇羽甚至沒有感受到。

  ……

  “華,這不好……”

  蘇羽吸收著崩壞能,試圖再次構筑自己的肢體,可這奇特的火焰甚至超越了蘇羽的自愈速度。

  見此,蘇羽只得拉開距離,可符華本身就像這奇特的火焰一樣,陰魂不散。

  宛如勾魂的厲鬼一般,符華再次出現在蘇羽的身后,可這一次,她的攻擊卻失效了。

  漆黑的鎖鏈在一瞬間束縛了符華的肢體,但那不是為了抵擋符華帶來的傷害,相反,那是為了阻止符華傷害自己。

  此刻的符華無比的凄然,宛如白凈的皮膚此刻宛如干涸的巖漿塊,暗紅色的皸裂之痕遍布她的全身。

  宛如紅寶石一般的眼眸此刻慘白一片,在她給蘇羽造成傷害的同時,她本身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即使蘇羽此刻將符華放開,在她發動下一次攻擊之前,她也會先一步化為灰燼。

  蘇羽伸出手去,試圖治愈符華的身體,但他剛伸出手,就化作了灰燼消散。

  身體痛苦帶來的傷害,遠遠不如心靈的創傷。

  “華,我想說的是,如果你們不來阻止我……那我早已讓逝者再臨。

  可惜,我對你們的仁慈讓你們產生了錯覺,新世界的到來,始終無法避免流血。

  我本來只打算讓我一個人流血的,畢竟犧牲在所難免……”

  “你是指,毫無負擔地殺死凱文和小識嗎?!”

  符華怒吼著,想要給予蘇羽致命一擊,可身上的鎖鏈讓她無法動彈。

  可諷刺的是,這用來限制她的舉措,反而是為了救她。

  似乎是為了嘲諷她的無力,原本燃燒生命一切來到的傷害,在終焉的權柄之下居然頃刻間恢復。

  “沒錯,就來談談小識吧。

  我也很喜歡她,甚至于她剛誕生之時,我便已經和她產生了深厚的友誼,她很多東西都是在我這里學到的。

  如今……呵呵,我居然會因為迫不得已的原因殺死她,還被你所記恨。

  華,偶爾也為圣芙蕾雅的大家想一想嘛……”

  當符華的視線再次恢復時,映入她眼簾的竟然是被蘇羽束縛著的眾人們。

  比起符華,她們的處境凄慘得太多了,當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無非是被關在透明十字架里,動彈不得,無法說話罷了。

  蘇羽甚至沒有剝奪她們的視線,反而在為她們療傷。

  “這讓我怎么說呢——你們是沒有了凱文和小識,但你們還有我啊?

  我還沒有死去,完全可以在這之后將他們復活,不是嗎?就像我即將要做的那樣。”

  在眾人詭異的目光之下,蘇羽背對著眾人,舉起了雙手,宛如奧托附體。

  “哎呀,我怎么說著說著,開始意氣用事起來了,這不好,這不好。

  我知道在這件事上,你們不會贊同我。

  我也知道,你們既無法接受這種,用全世界人犧牲換回同伴的行為,也無法做到真正記恨我……

  我也一樣,我遠比你們更加悲傷,畢竟這是親手殺死我所愛的人,但你們要知道——

  真正的救世主,需要在必要之時割舍自己的一切感情……

  而蘇羽,無論什么時候都無法做到這一點,在這一點上,你們已經成功了。”

  蘇羽笑著,向著地球邁開了腳步。

  發自內心的,蘇羽露出了笑容,自休眠艙內蘇醒,他便再也沒有露出過這種笑容。

  “在新的世界思念我吧,在完成這一切后,我便要用生命去贖罪了……

  生命的價值無法衡量,但我的死亡至少會帶來些什么。”

  蘇羽再次握住了那柄巨鐮,滅世的攻擊再次凝聚。

  但就是在如此奇妙的時刻,符華竟然從蘇羽身上感到了無比詭異的情緒。

  “真好啊,你們成功了……”

  滅世之鐮頃刻停止,就連蘇羽本人也詭異地停留在空中,說出了這番奇怪的話語。

  蘇羽加持在眾人身上的束縛崩碎,而他本人卻毫無反應。

  …………

  在那漆黑的世界中,一場跨越五萬年的思念即將劃下帷幕。

  最不擅長撒謊的他,在欺騙了所有人之后,終于可以摘下了面具。

  “好久不見,蘇……”

  異色的雙眸是不變的溫柔,他的笑容,就像最初那般。

  他從未改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