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68章 吾心吾行澄如明鏡,所作所為皆為正義
  “嘭——”

  火焰灼燒著血肉,每一次碰撞都揮灑著鮮血。

  “就連你和我都活下來了,憑什么?憑什么她就得非死不可!

  她不應該死在那個時候,也不應該是那樣的結局!

  如今我的一切正是證明了,她是死亡毫無意義,一直以來應該死去的,從來只有我一人!”

  蘇羽怒吼著,再次將手臂插入凱文的腹部,回應他的,是凱文的利爪。

  “撕拉——”

  連同著骨頭和血肉,凱文撕裂蘇羽的手臂,在崩壞能還未凝聚出手臂時,點燃了蘇羽的身軀。

  “她的犧牲并非毫無意義!如今的一切,都是她作為人的禮贊!”

  手中的長槍迸發著刺眼的光芒,下一刻鋒芒直指蘇羽的頭顱。

  在失去手臂的情況之下,蘇羽竟是直接用牙直接咬住了凱文襲來的槍頭,隨后一聲脆響,凱文的長槍居然就此破裂。

  隨后,崩壞能在蘇羽的身側凝聚出四只手臂,掌握著凱文的四肢,一時間巨力傳來,蘇羽竟是要把凱文直接給撕開。

  刀劍沒入血肉的聲音傳來,識之律者和符華同時出手,蘇羽的手臂再次斷裂。

  但這一次,蘇羽不會再給他們機會。

  只見蘇羽身上的血色紋路微微散發著光亮,隨后無數的血刺從其身上爆射而出。

  距離蘇羽最近凱文張開翅膀,將兩人護佑,血刺徑直沒入了他的體內。

  下一刻,仿佛跟不要錢一般,凱文吐出一大口鮮血。

  他的身體居然已經開始崩潰,這血刺的侵蝕速度已經超過了凱文本身的自愈力。

  符華和小識本想攙扶起凱文,可蘇羽手中的金色鎖鏈已經襲來,一股巨力直接將兩人擊飛到了遠方。

  “禮贊?可笑至極!”

  蘇羽一腳踩在凱文的身上,巨大的坑洞出現在了月球表面。

  隨后,蘇羽提起凱文的頭,湊近自己的面龐低聲說道。

  “她的死換來了什么?

  終焉的延遲到來?人性的律者?還是給了你們反抗的機會?

  如果一開始將我殺死,所有人都會活下來!他們本該擁有更加璀璨的人生!

  你、愛莉、阿波尼亞、伊甸、梅比烏斯、科斯魔……大家本不該如此!

  人性的律者更是可笑!第一次崩壞就造成了三十萬人的喪生,那甚至不是第一律者釀成的慘劇。

  第二律者甚至召喚隕石攻擊地球表面,第三次崩壞整座長空市化為灰燼……

  所謂人性的律者,又帶來了多少拯救?!

  我是此世之惡,但這份惡念絕大部分卻是因為愛莉希雅!

  為什么要讓我見證光明,又為何要將我拋棄!為何……她不愿意多考慮一下自己!

  她愛著所有人,卻唯獨忘記了她自己!”

  話到此處,蘇羽的言語已經盡顯悲意。

  可他手上的動作卻始終沒有停下,一遍又一遍地將凱文砸在地面。

  下一刻,凱文的身軀之上居然如蘇羽先前一樣,迸發出大量的血刺。

  仔細看去,這些血刺散發著藍色的光芒。

  沒有任何阻礙,這些血刺將蘇羽扎了一個透心涼,就連被緞帶遮擋的眼眸也已經被洞穿。

  但這些還遠遠沒有結束,終焉的鐘聲響起,時間被停留在這一刻。

  凱文和琪亞娜同時發動權能,而這只能堪堪停住蘇羽一秒。

  只是一秒,便已經足夠。

  芽衣的劍刃和溫蒂的箭矢已經穿透蘇羽的胸膛,隨后壓縮到極致的流體黑洞在蘇羽的體內瘋狂的顫動著……

  “嘭——”

  萬物陷入寂滅之中,所有人都被這劇烈的爆炸擊飛。

  甚至于直面爆炸的凱文身上的鎧甲都已經脫落,露出了他殘破不堪的身軀。

  此刻的他,甚至無法維持人為崩落。

  若非琪亞娜和布洛妮婭共同構筑后路,芽衣已經死在了這次攻擊之下。

  顯然,他們的攻擊確實起到了效果。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終于有了聲音,在那爆炸中央的,是蘇羽的半邊軀體。

  “蘇羽!”

  識之律者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眼淚幾乎是一瞬間沖出眼眶。

  她哭著就要向著蘇羽的殘軀沖去,可阻止她的,卻是沒有任何表情的溫蒂。

  她的眼睛濕潤且通紅,沒人知道那是爆炸的影響還是其他影響。

  終焉的鐘聲再次響起,只是這一次,并不是帶來希望。

  斷裂的身軀緩緩生長,蘇羽毫發無傷地出現在了原地。

  也許并不是毫發無傷,如此恐怖的攻擊是無法分清敵我的,如果不是蘇羽硬扛并吸收了這次攻擊,他們會和半個月球一起化為灰燼。

  “你就不能裝作被我們打暈,然后被我們帶回去嗎?!”

  小識哭喊著,不斷揮舞著武器,向著蘇羽襲去。

  這一次,溫蒂沒有再阻攔她。

  劍、長槍……百家兵器被小識使出,但此刻她卻是毫無章法,而蘇羽同樣也好不到哪里去。

  誰都可以看出此刻的他腳步虛浮,但他依然躲避著小識的攻擊,最后——

  就像蘇羽一直教小識的那樣,血色的長劍刺入他的胸膛,蘇羽握住了小識的手臂,毫不在意地將她丟了回去。

  “或許我確實錯了,至少如今的你們,比那時候的我們強的多……”

  蘇羽轉身,似乎不打算再次發動攻擊,可下一刻,他們的內心再次落入低谷。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你們還是等待著新世界的到來吧。

  這些傷,就權當讓你們泄憤了,反正在那之后,我都會死去……

  吾心吾行澄如明鏡,所作所為皆為正義,如果樂園不存在,我就去創造一個!”

  蘇羽的聲音無比冰冷,鐮刀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中。

  先前積蓄的力量并不能支撐滅世,但還是可以清洗一輪地表的。

  更何況,蘇羽已經無法發出那樣的攻擊……

  蘇羽緩緩飛起,蔚藍色的星球就這么毫無保留地出現在他的面前。

  手握鐮刀的他,此時是真正帶來死亡的神明。

  無須多言,蘇羽就這么輕輕地揮動了巨鐮。

  月牙般的斬擊飛速向著地球襲去,或許它的大小對地球來說微不足道,但其中蘊含的威力足以清洗一切。

  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凱文擋在了那道斬擊之前。

  …………

  那是在很久之前的事情,久到已經所有人都忘記了那段時光。

  “羽,為什么非得是我?我并不想成為所謂的英雄,我只是想保護好梅……”

  少年是這樣回答他的。

  “當你想成為英雄的時候,你就已經喪失了成為英雄的可能。

  對我而言,英雄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它往往伴隨著犧牲,犧牲自己,照亮他人……我更希望大家可以好好活著,一直待在一起。”

  “可是每次作戰,你卻是沖在最前面的那一個。”

  “所以啊,我最討厭英雄了,人們總是被迫成為英雄,被迫犧牲自己,卻沒有想過其他人在自己死后會怎么樣……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的死亡可以讓大家都活下來的話,我并不會猶豫。”

  …………

  攻擊消弭,凱文也迎來了自己的終末。

  斷裂的身軀肆意地掉落在一旁,眼前的畫面已經開始模糊。

  冷,極致的冷……

  比迦尼薩的超變因子更加寒冷。

  黑,毫無光亮的黑……

  比休眠艙內五萬年的黑暗更加晦暗。

  “凱文、凱文……”

  熟悉的聲音響起,凱文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卻是熟悉而又陌生的面龐。

  他甚至不敢確認眼前的人,是不是記憶中的那個人,直到溫暖從他的手心傳遍整個身軀。

  他終于得到了等待五萬年的答案。

  “我……成為英雄了嗎?”

  …………

  “你只是先我一步罷了,凱文。

  我們很快就會再見……”

  親眼看見摯友眼中的光亮熄滅,蘇羽卻為表現出任何情緒。

  或許緞帶遮擋了他的眼淚……

  不過這一切誰又能知道呢?

  只是,沒人為凱文感到哀悼,并不是因為她們沒有感到悲傷,而是因為她們連悲傷的時間也沒有。

  蘇羽,再次揮動了巨鐮——

  ……

  “識之律者女士,這就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

  “小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