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65章 無敵的凱文倒下了
  地球,一個孕育了無數生命的蔚藍色星球。

  地球是奇跡的星球,她所孕育的人類也是奇跡。

  無論是終焉之繭,還是蘇羽,他們都相信人類和這顆星球會再一次孕育奇跡。

  一切都來的那么突然,在人們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之下,終焉已然降臨。

  祂的陰影已經籠罩了整個地球……

  在那無盡的深空之中,地球正被終焉所掌握。

  ……

  “!”

  琪亞娜猛然睜開眼睛,方才經歷的一切都是那么詭異,仿佛夢境一般。

  “不,那絕不是夢!”

  琪亞娜用力地拍了拍臉,試圖讓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無論是丟失記憶,還是蘇羽成為了終焉之律者,這些都已經發生。

  “虛數之樹……蘇羽要學奧托嗎?”

  正當琪亞娜疑惑之際,熟悉的聲音出現,打斷了琪亞娜的思緒。

  “恐怕不止如此,蘇羽他所圖謀的,或許更加可怕。”

  芽衣的臉色無比凝重,也就是這時,琪亞娜才注意到自身的變化。

  “終焉……”

  哪怕是從未見過這股力量,但身為律者的本能還是告訴琪亞娜,自己已經成為了終焉之律者。

  只是,這并不是【繭】所承認的終焉。

  “抱歉琪亞娜,情況緊急,暫時不能讓你休息了。”

  芽衣將琪亞娜扶起,貼心地為她遞了一杯水,可臉上的凝重之色卻半分未減。

  “沒事的芽衣,大家都在努力,我也不能落下啊……尤其是溫蒂和小識,她們一定很累吧……”

  琪亞娜勉強地一笑,如今的她才意識到,溫蒂和小識或許早就了解了一切。

  將所有的壓力全部背負……和蘇羽一樣呢……

  “我們快去實驗室吧,大家在等我們呢。”

  “嗯。”

  在前往實驗室的路上,琪亞娜才明白,如今的地球到底發生了了什么。

  無數的紫色光柱沖天而上,而那光柱分明是濃厚的崩壞能。

  可先前地球上的崩壞能明明已經向著月球,向著蘇羽匯聚了,如今的崩壞能是哪來的?!

  如此濃厚的崩壞能,難道只是為跨越五萬年的時光嗎?

  “蘇羽,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

  “錚——”

  鐮刀與劫滅交錯,激烈的碰撞讓月球的隕坑再次擴大。

  在那坑洞的周圍是無數的崩壞能結晶,它們凝結,隨后崩散于深空之中

  “嘭——”

  巨大的坑洞出現在月球表面,在那坑洞的中央,居然是【無敵】的凱文。

  只是,如今的他未免太過凄慘。

  身后的片翼被蠻力扯斷,身上是數不清的傷口,他的雙臂也已經被扯下。

  斷裂的劫滅插在地上,僅剩的劍身充滿了裂痕,仿佛下一刻就會直接化為烏有。

  在【業魔】的姿態下,凱文從未如此狼狽,除了面對那個敵人——

  終焉之律者

  蘇羽自空中緩緩降下,詭異的巨鐮圍繞在他的周圍,而他的手中則是凱文的雙臂。

  血液不斷滴落,在這片白色的沙漠之上凝結成崩壞能結晶。

  這月球表面的崩壞能結晶,原來是凱文的血液。

  黑色的緞帶遮擋了他的眼眸,即使未能直視,也可以明白那是怎樣的冰冷。

  蘇羽甚至沒有多看凱文一眼,只是默默地看向遠處的地球。

  無數的紫色光柱顯現,在地球表面刻印出終焉的烙印。

  “……”

  身后的凱文再次起身襲來,可蘇羽已經未看他一眼,甚至連防御也沒有,只是隨隨便便地將劫滅踢向凱文。

  “……”

  凱文痛苦地吐出一口鮮血,卻未發出一聲哀嚎。

  即使斷裂的劫滅直接捅穿他的腹部,將他釘在了地面之上。

  詭異的火焰連同劫滅一起點燃,焚燒著屬于凱文的一切。

  如此狠辣,完全不像切磋,也不是什么逢場作戲。

  凱文沒有使用【救世】形態,只是來不及而已。

  漆黑的鎖鏈將凱文束縛,一副靈柩緩緩升起,凱文就這么掙扎著被裝了進去。

  在靈柩閉合之前,凱文聽到了蘇羽成為終焉之律者之后的第一句話。

  “我們會在新的世界再見……”

  …………

  “情況不容樂觀,終焉之律者的手筆遠比圣痕計劃更加恐怖。”

  愛因斯坦的話語聽不出情緒,但以往毫無表情的面容如今也出現了幾分焦急。

  在會議室的中央,碩大的屏幕之上世界各地的情況顯現著。

  那是失蹤的人數……

  此刻,它還在不斷地上升。

  結合如今地球涌現的崩壞能,眾人或多或少也明白了發生了什么。

  只是,他們都不愿意點破罷了。

  “不管如何,如今第一要務是阻止終焉之律者。

  只是……”

  瓦爾特的目光落在眾人身上,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畢竟,那不僅僅是終焉之律者,對琪亞娜她們來說,他更多的是蘇羽。

  “我們會阻止他的!不能讓他一直錯下去!”

  琪亞娜試圖鼓舞大家,但誰都知道,面對終焉之律者,他們的勝率渺茫。

  這還是加上世界蛇也幫助他們的情況。

  沒錯,凱文作為世界蛇的尊主,最后的命令就是讓灰蛇、胡狼等人配合他們,拯救世界。

  拯救世界?

  灰蛇對這個詞語不屑一顧,但如今的蘇羽讓他想到了曾經的梅比烏斯……

  “以我們如今的情況,只能把律者作為對抗終焉的主力,月光王座還需要進行調試……

  就算月光王座真的可以對終焉造成影響,我們也缺乏……相應的手段。”

  特斯拉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努力在琪亞娜等人面前使用恰當的措辭。

  任誰都可以看出來,這種基于圣痕計劃的轉化是不可逆的,想要阻止情況繼續惡化,只能殺死始作俑者。

  可是他們該怎么下得去手?!

  誰都知道,終焉之律者就是蘇羽,他沒有被人奪舍,也沒有被控制!

  如今在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蘇羽的恩惠,甚至特斯拉本人對蘇羽也討厭不起來。

  很多時候,她的憤怒只是需要一個臺階罷了。

  他可是將身體糟糕透頂的瓦爾特完全治好了,她怎么可能去恨這個【恩人】?

  更何況,他們拿什么去阻止蘇羽?!

  五萬年前最強的一批融合戰士,從很久之前便已經謀劃,并且一步一步走到現在。

  甚至于,琪亞娜她們成為律者并且羽化都是他策劃好的!

  他仿佛有著劇本,不,他就是編劇。

  按照那個神秘的愛衣小姐的說法,他甚至已經看到了無數條時間線的未來。

  “不管怎樣,我們至少不能坐以待斃。

  蘇羽是我們的家人,我不會放棄他,只要有微弱的可能性,我都要將他帶回來。

  作為老師,我可不能放任自己的學生一步一步走向深淵!”

  如今的情況,必須要有人站出來,作為老師,姬子不能后退。

  “琪亞娜、芽衣、布洛妮婭、符華和小識、幽蘭黛爾……還有溫蒂……”

  姬子看向溫蒂,誰都知道,溫蒂和蘇羽的關系,讓她去殺死蘇羽,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可出乎意料的是,溫蒂并沒有像他們想象的那般脆弱,相反,她的眼中甚至沒有一絲,仿佛早已有決意。

  “我會阻止蘇羽的……”

  溫蒂的話語聽不出情緒,可她卻緊握著長光曾經交給她的那一把武器。

  那是由虛空萬藏打造的武器,似劍似槍……

  溫蒂知道,這是蘇羽留下的。

  所以不管多么不愿意,她都會射出這一擊。

  沒有別的原因,甚至不是為了拯救世界,溫蒂比想象中更加自私。

  她做出這樣的決定的原因只有一個,那是蘇羽期望的。

  更何況……

  手中的武器似乎閃過了某種光芒,只是一眼,就會讓人的內心無比平靜。

  “拜托了,大家!”

  就當姬子說出這句話后,異變再次發生。

  原本身處會議室的幾人竟直接消失不見,而下一刻,她們已經出現在了月球之上。

  “琪亞娜、芽衣、布洛妮婭、比安卡、溫蒂、符華還有小識……

  好久不見。”

  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坐在王座之上的蘇羽身上閃過一絲光芒,曾經在圣芙蕾雅的服飾再次出現在他的身上。

  他甚至將遮擋眼眸的緞帶摘下,仿佛這一切不過是和往常一般無二的茶會罷了。

  如果他的身上沒有終焉的紋路的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