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64章 出乎意料的展開
  猩紅的沙海之上,琪亞娜和幽蘭黛爾緩步前進著。

  按照計劃,她們需要去營救齊格飛和德麗莎,而識之律者和符華會嘗試點燃圣痕計劃所編織的夢境。

  以琪亞娜和幽蘭黛爾如今的戰斗力,這本來是易如反掌的任務,但不知為何,琪亞娜的腳步似乎有幾分躊躇。

  可以理解,畢竟她們所要營救的,是自己的父親。

  可【父親】一詞,對她們來說,太過陌生。

  尤其是對于幽蘭黛爾。

  她如今的名字的【比安卡】,并不是【卡斯蘭娜】。

  可血脈中的聯系無法割舍,而且……

  “怎么了?姐姐。”

  琪亞娜的話語將幽蘭黛爾的思緒拉回,作為回應,幽蘭黛爾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

  即使隔著一層裝甲,她們依然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意。

  即使時至今日,幽蘭黛爾的記憶依然沒有恢復,記憶中的父親對她來說也是一個有些陌生的齊格飛先生……

  甚至于,那個陪伴她長大,被她視為老師、哥哥的人,身影也已經模糊。

  “走吧,琪亞娜,我們出發。”

  “嗯。”

  但不管前路有多么坎坷,她們會一起行進。

  …………

  刺骨的寒風不斷侵襲著此處空間,遠處的天空之上,屹立著巨大的堅冰。

  這里就是【卡斯蘭娜】家真正的圣痕空間。

  由于凱文的影響,這里有的只有冰冷與死寂。

  可這并不會影響兩姐妹的決心。

  “這里就是……”

  “卡斯蘭娜真正的圣痕空間。”

  “老爸他就在這里。”

  琪亞娜低聲呢喃著,或許是太久沒見,或許是不知如何面對,亦或是兩者都有。

  琪亞娜看向幽蘭黛爾,她想要知道這位姐姐,真正的琪亞娜·卡斯蘭娜的想法。

  面對琪亞娜的目光,幽蘭黛爾只是回應淡淡地一笑,隨后——

  “走吧,我們一起去救出齊格飛先生,救出我們的……父親……”

  “嗯。”

  無需多言,真實的感情早已傳遞。

  刀光劍影,漆黑的長槍與藍色的劫滅交錯,襲來的堅冰化作飛灰。

  緊接著,沙尼亞特與卡斯蘭娜的圣痕之力在此刻綻放,薪炎之律者的偉力將其點燃。

  圣痕凝聚的屏障再也無法將其阻攔。

  當陽光再次進入這片空間,她們終于再次和父親再見。

  ……

  時間回到很久之前,久到齊格飛的手臂才被蘇羽治療好。

  作為卡斯蘭娜家的騎士,齊格飛擁有著不輸于s級女武神的實力,而且他還擁有著天火圣裁這樣強力的神之鍵。

  但顯然,這些在蘇羽面前不值一提,他甚至想笑。

  毫無疑問的,齊格飛被狠狠地羞辱(指無痛治療)。

  很好,蘇羽將齊格飛治好了,天又晴了。

  打不贏蘇羽這種老古董,還打不贏一個打著傘的怪人嗎?

  結果,齊格飛再次被狠狠地羞辱。

  對方不僅人多,還相當卑鄙無恥,不僅用毒還奪走了天火圣裁,就連齊格飛自己也被關在大牢里。

  后來,當齊格飛看到那雙冰冷的眼睛時,體內的卡斯蘭娜血脈給出了他答案。

  這就是他的先祖,最初的卡斯蘭娜,凱文。

  天火圣裁在他的手中延展,滅世的劫火顯現。

  這種當面牛走武器的行為還不是最屈辱的,更屈辱的是——

  無論是作為卡斯蘭娜的先祖,還是作為世界蛇的領袖,凱文根本就不在意齊格飛。

  隨手將其關入了卡斯蘭娜的圣痕空間后,他就再也沒有管過。

  甚至連他是否越獄都不在乎。

  直到不久之前,齊格飛才迎來了新的獄友。

  已經成為天命主教的德麗莎。

  可憐的齊格飛與世隔絕,已經不知道落后了多少個版本。

  琪亞娜又成律者了,龍馬家的女兒也成律者了,琪亞娜的朋友、班長都成律者了。

  堂堂天命的極東支部已經被德麗莎變成了律者大本營,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另一個女兒沒變成律者。

  這倒是德麗莎沒想到的,不過出于某人殘酷的手段,齊格飛倒是不敢透露出他是如何得知琪亞娜還活著的消息來源。

  本來想著和德麗莎一起逃出去的齊格飛,還沒真正實施計劃,一道強大的攻擊便已經將他身后的墻壁炸開,將他炸飛出去。

  他甚至又一次看到了塞西莉亞在對他笑。

  ……

  “諾,如你們所見,這就是事情的全部了……”

  德麗莎指了指一旁躺尸的齊格飛說道。

  “myback……myback……”

  齊格飛感覺自己的背要斷掉了,明明他還沒到拄拐杖的年紀。

  “嘿嘿,對不起呀,老爸……誰知道你這么弱啊……”

  琪亞娜弱弱地說著,原本擔心重逢的場景會有些尷尬,如今也被這荒誕搞怪的事情驅散了陰霾。

  “沒良心的小家伙,真是一點都不知道關愛老年人……”

  齊格飛雖然嘴上這么說著,手卻還是溫柔地揉了揉琪亞娜的頭,與此同時,他眼復雜地看向了幽蘭黛爾。

  而直到現在,幽蘭黛爾依舊一言不發。

  很久之前,她便許下了一個鄭重的承諾——【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和琪亞娜一起,把我們共同的父親,從那個地獄一樣的地方救出來。】

  如今,她已經兌現了這份承諾。

  可到了真正面對齊格飛的時候,她甚至無法說出【父親】這個詞匯。

  就在幽蘭黛爾還在愣神之際,如山一般寬厚的臂膀已經將她擁抱。

  她本能地想要掙脫,可耳畔卻傳來了痛苦地吸氣聲。

  而這個擁抱,是那樣溫暖讓人忍不住想要依靠……

  這就是父親的臂膀嗎?

  “【幽蘭黛爾】……【比安卡】……【阿塔吉娜】……

  真是帥氣又好聽的名字呢。

  從2008年在療養院醒來,到2011年成為史上最年前的a級女武神;再到第二年深入量子之海,拯救了遠方的整個世界……

  再到如今,圣痕之力的覺醒,人類的英雄。

  比安卡,你可比我這個不成器的父親強多了,我為你感到自豪,女兒……”

  比安卡不知如何回應,她只知道,父親的脊背的那樣寬大,仿佛可以為她遮擋一切。

  至少這一刻,讓她感受一下父親的擁抱吧。

  “琪亞娜,比安卡——

  就讓你們的笨蛋老爸,齊格飛·卡斯蘭娜,做一會兒這世界上最幸福的父親吧。”

  在這冰冷的空間,三人擁抱在一起,如此溫暖。

  溫暖到此處的堅冰都在融化……不,顯然這并不是他們造成的,而是此處空間在崩塌。

  “小心!”

  幾乎是下意識的,齊格飛將兩人護佑在身后,擬態天火出現在手中。

  盡管他的背依舊很痛,但保護女兒什么的,不是作為父親的責任嗎?

  可令齊格飛意外的,兩人同時上前將他護佑。

  “怎么可能讓一個人耍帥啊,臭老爸!”

  “我可是很強的,齊……老爸……”

  原來,在很久之前,她們就不需要自己的保護了啊。

  現在的她們,已經可以保護父親了,就像很久之前,父親保護她們一樣。

  …………

  沒有怪物襲來,沒有空間的崩塌,圣痕計劃所編織的迷夢仿佛在這一瞬間被點燃殆盡,消失不見。

  而下一刻,所有人……蘇羽所認識、所在乎的人們來到了同一處空間。

  白色的沙漠,枯萎的鳶尾花和郁金香,此處沒有任何色彩,有的只是到處彌漫的死亡的氣息。

  “芽衣!”

  “琪亞娜!”

  幾乎是瞬間,琪亞娜發現了煥然一新的芽衣,興奮地打起了招呼。

  而芽衣也自然是注意到了這一切的變化,不過,更讓她在意的,是縈繞在所有人身上的鎖鏈。

  朦朦朧朧,仿佛不可見。

  這是她獲得始源之力后才能看到的。

  “老古董,你做了什么?!”

  小識的語氣萬分急切,她害怕符華直接一把火把蘇羽點了。

  “抱歉,我也不知道會這樣……”

  就在先前,她和小識一同使用羽渡塵,徹底崩壞了圣痕計劃,可下一刻,她們便被傳送到了此處。

  嘈嘈切切的聲音不斷響起,唯有溫蒂,她不安地看向遠方。

  在那里,一棵奇異的樹矗立在那里。

  猩紅的血月懸掛,他們都注意到了樹下的那個人。

  漆黑的風衣上刻畫著逐火之蛾的圖案,白粉色長發飄散著,異色的雙眸映刻著獨屬于律者的圖案。

  “蘇羽……”

  似乎是察覺到了溫蒂的呼喚,那人緩緩看了過來。

  只是一眼,徹骨的冰寒仿佛凍結了一切。

  芽衣看到了,和那枯萎的花一同蔓延到蘇羽身上的,是所有人身上的枷鎖。

  “唯有始源,方能抗衡終焉……”

  在那一瞬,芽衣拔出了刀,一切枷鎖被她斬斷。

  冰冷的異色雙眸第一次,流露出意外的情緒,可緊接著,他便轉身向著那一輪猩紅的血月走去。

  “蘇羽!”

  琪亞娜呼喚著他的名字,面色焦急地追去。

  不止是她,所有人都想起來了。

  但很可惜,計劃已經到了最后的步驟。

  在圣痕計劃崩散的同時,終焉的陰影已經將其吞噬,地球被祂籠罩。

  此極,萬物寂滅之時。

  此極,登神之刻!

  血月懸掛,終焉已然降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