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61章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果然是你……愛莉希雅。”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笑容,芽衣本以為再也沒有機會與她相見。

  這微弱的差異感,芽衣當然注意到了,但她并未在意。

  可下一刻,愛莉希雅的話語卻讓她的身軀一震。

  “是你在呼喚我吧,新世代的律者,雷電芽衣?

  命運將你我聯結,直抵這盡頭之地。”

  話語中明顯帶著幾分隔閡,語氣也宛如一個陌生的引導者。

  不該是這樣的……

  “愛莉希雅……?”

  原本欣喜的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相見的喜悅也變成了無法抑制的落寞。

  “怎么了,新世代的律者。”

  “是……這樣嗎……

  我……”

  明明有太多的話語想要跟她述說,如今卻如鯁在喉。

  “怎么了?你的表情,好像很悲傷。”

  “……

  不……我沒事……”

  將悲傷埋藏心底,芽衣低下頭,努力不在她的面前顯露悲傷。

  可她卻沒有注意到,愛莉眼底的一抹狡黠,以及輕輕撫過下巴的白皙手指。

  “……噗。

  哈哈哈哈哈哈——”

  終于,看到芽衣這副樣子的愛莉繃不住了,不顧形象地笑了起來。

  此刻的愛莉和先前端莊大氣的引導者形象完全不一樣,不過這樣才是人們記憶中的她,才是芽衣所熟悉的那個她。

  “哎呀哎呀,我一直都想這么試試看呢!

  怎么樣,芽衣?是不是嚇了一跳呀?”

  緊接著,愛莉將差點化作悲傷蛙的芽衣擁入了懷抱。

  感受到了這熟悉的溫暖后,芽衣才明白,這只是她一貫的調皮罷了。

  “嗯,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個【愛莉希雅】。”

  “哦?你是不是很開心?當然沒有任何區別啦。

  畢竟,我就在芽衣的心里呀。

  當然啦,如果不用那么浪漫的說法……我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始源】的權能在你心中的投影,或許還要加一點點小羽作為終焉的魔法……

  可正因如此——芽衣所了解,全部的、真實的愛莉希雅,才能像這樣如奇跡一般的統合在一起呀。”

  芽衣知道,愛莉在用輕松的話語安慰自己。

  不會有第二個愛莉希雅了,可無論如何……

  她只是想再見他一面,僅此而已。

  “原來是這樣啊……”

  流星劃過天幕,無邊的海面不斷延伸。

  愛莉化作粉色的光點,環繞在芽衣的身旁,將整個空間染成屬于她的顏色。

  隨后,愛莉站在了芽衣的面前,就像以前那樣。

  “所以,這里既不是樂土,也不是圣痕空間,而是我自己的律者核心。

  可為什么,蘇羽也會出現在這里……”

  “哎呀,看來經過樂土的洗禮后,芽衣已經是一個名偵探了哦。

  不過,你對小羽的了解還不夠哦~”

  愛莉笑著為芽衣鼓了鼓掌,毫不吝嗇自己的夸獎。

  “所以說……維爾薇的【后門】真的……”

  “一不小心,芽衣又被【欺騙】了哦~”

  愛莉俏皮地wink了一下。

  緊接著,愛莉緩緩為芽衣解釋著一切。

  “在被芽衣尋獲之前,始源的權能已經沉睡了五萬年。

  這里是終焉的序幕,也是新世代的先聲,是一切【已然發生】和【尚未到來】的故事的起點——始源之地。

  維爾薇所留下的后門,就是利用你的傳承與記憶,用那封【長信】喚醒沉睡的奇跡。

  以此期待著,原本不復存在的【始源之律者】,能夠重新出現在你靈魂的至深之處。

  至于芽衣最感興趣的,關于小羽,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愛莉眼神閃動,芽衣卻不敢直視她。

  她們將其遺忘,卻要靠他獲得力量,甚至去殺死他。

  “是為了……我…們……”

  “沒錯,他就是這樣,無論什么時候都想著同伴,卻沒有好好地看過自己。”

  愛莉牽著芽衣的手,緊接著,這里已經不再是始源之地,出現在芽衣面前的,是一顆宛如眼眸的巨繭——終焉之繭

  而出現在終焉之繭前的,正是她們所熟知的蘇羽。

  “我和小羽是【繭】的孩子,始源之律者與終焉之律者。

  五萬年前,如你所了解的那般,我封印了他作為終焉之律者的一面……對他來說,如果能夠用自己的死亡換取大家的未來,他并不會猶豫。

  很難想象,小羽最開始還會一個人偷偷的哭呢,他明明最害怕這些了……”

  愛莉的話語讓芽衣的心頭一緊,不知為何,明明先前即使恢復了記憶也沒有這種感覺。

  “如今的他,已經是完整的自我。

  即使是凱文和你們也不會是他的對手,律者都是終焉的影子,所以終焉之繭也不會承認你們,給予你們力量……”

  “可我們在月球上,確實感受……”

  話還未說完芽衣便愣住了,愛莉也露出了凄然的笑容。

  “終焉的賜福……

  他將自己的力量分割,又指引芽衣來到此處。

  始源之地,用小羽的說法,這就是【繭】為我準備的閨房哦,也是可以和終焉抗衡的力量。

  他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不是嗎?”

  直到現在,芽衣才明白一切。

  為什么凱文沒有阻攔她們,反而是要求她們證明自己的能力。

  為什么他會流露出那種表情。

  【兩全其美】……原來是這樣嗎?

  “為什么?為什么我們非要殺死他呢?!”

  這是芽衣最后的疑惑,也是芽衣最想不通的地方。

  按理來說,成為終焉之律者的蘇羽,不會被任何人控制。

  就連【繭】也不能左右他的想法,這點從他讓大家獲取力量就可以看出來。

  圣痕計劃只是妥協,已經成為終焉之律者的蘇羽完全可以帶領人類跨越崩壞,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為什么他耗盡一切,算計了所有人,就為了能夠殺死他……

  芽衣的內心無比的沉重,她不知道如何面對這一切。

  第一次,她面對戰斗顯露出了怯懦的情緒。

  芽衣緩緩看向愛莉希雅,她的笑容已經如記憶那般,可她的眼底是和芽衣一樣的悲傷。

  終焉和始源是同樣的存在,終焉的封鎖也只有始源的權柄能夠斬斷。

  …………

  就像愛莉希雅說的那樣,蘇羽會考慮的,只會是作為同伴的大家。

  他從來不會好好地看看自己,明明死亡是他最害怕的事物,也是囚禁了他無數時光的囚籠。

  他的目的是什么……真的好難猜哦……

  (征集凱文和蘇羽的死法,沒到最后,誰也說不準結局。

  畢竟我是自由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