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57章 我們重新戰斗吧
  “12小時……”

  會議室內,瓦爾特頗為頭疼地呢喃著這個不一般的時間。

  五萬年前,戰士們從終焉手中奪取了寶貴的時間。

  如今,終焉之律者頗為仁慈地給予了他們,如同前文明逐火者一般的殊榮。

  “按照目前的信息,凱文并不是最終的敵人,相反他是一個強大的助力。

  而月球上所孕育的終焉之律者,祂或許是我們所熟知之人,并且有著不淺的關系。

  所以祂才會蒙蔽我們的記憶,讓我們有機會殺死祂。

  可關鍵問題在于,祂為何會這么做?”

  終焉之律者的目的,這是始終繞不開的話題,而這個話題深深困擾著眾人。

  愛因斯坦同樣無比苦惱著,她已經連續48小時沒有休息了,雖然她平時也是如此,但終焉之律者帶來的壓迫感可不是逆熵的發展計劃可比的。

  “誰知道祂在想些什么?

  成為了終焉之律者,卻要大家把祂殺死?這是祂所希望的,還是單純精神有問題?

  凱文的態度也大有問題,現在的他也就面對溫蒂有一點壓力,卻依然要琪亞娜她們證明自己的實力,然后去面對終焉……

  嘶,要不是已經知道了終焉之律者另有人在,我還以為凱文會主動成為終焉,然后讓人殺死他呢。

  前文明的人都有毛病吧?!”

  特斯拉異常地暴躁,不過該說不說,她的直覺確實挺準確的。

  “抱歉,我不是在說符華你……”

  似乎是注意到了符華沉思的模樣,特斯拉有些抱歉地說道。

  “沒關系的,凱文經歷了無法想象的孤獨,但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這份意志的沉重,是我們無法感受到的。

  至于終焉之律者……”

  符華腦海中閃過凱文的話語,隨后她注意到了一直以來忽略的問題。

  “無論是凱文還是羽兔,他們都提到了【兩全其美】。

  而據我所知,【圣痕計劃】是最后也是最差的計劃,凱文確信【圣痕計劃】會讓人類戰勝崩壞,但它的代價是我們無法承受的……凱文……在漫長的時光中,他并沒有改變。

  他同樣不愿意實施【圣痕計劃】,所以祂選擇了【兩全其美】嗎?”

  隨著符華的話語落下,眾人終于明白了,他們所要面對的到底是什么存在。

  祂將背負一切,主動被他們殺死,只為了人類可以戰勝崩壞。

  “所以,我們在月球之上才可以感受到終焉的賜福……”

  琪亞娜的心情無比沉重,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

  不安?愧疚?憤怒?

  即使琪亞娜明白,自己應該有這些情緒,她依然無法感受。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將人們的記憶屏蔽,哪怕眾人行進到這一步,都是在他的計劃之中。

  “所以,為了人類的明天,我們必須刀劍相向……

  電車難題……”

  不知為何,芽衣的腦海中閃過這個詞語,然而當她主動尋找這段記憶的時候,卻什么也找不到了。

  而那朵【花蕊】依然在指引著她。

  “終焉之律者……祂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明明都已經成為了終焉,卻還是一心求死。

  難道這就是戰勝崩壞的唯一方法嗎?”

  對于特斯拉的說法,布洛妮婭有著不同的想法。

  “布洛妮婭覺得,這或許和祂自身的目的有關。

  如今我們走的每一步都在祂的計劃之中,要想跳出祂的計劃,只有靠芽衣姐姐了。”

  眾人的目光匯聚在芽衣的身上,尤其是琪亞娜,她深怕芽衣有什么問題,拉著她的手就要好好檢♀查一下。

  “我?”

  芽衣有些疑惑,她身上有什么嗎?

  維爾薇的后門?莫名其妙的的指引?英桀們的刻印……

  “羽兔當時說過,我們有著唯一的機會……

  對終焉而言,愛莉希雅是始源之律者,始源之律者卻不一定是愛莉希雅。

  律者們是終焉的虛影,但終焉和始源是【繭】的孩子。

  這個所謂的【繭】,或許就是我們一直以來面對的崩壞。

  而始源與終焉……”

  布洛妮婭沒有說出她的想法,以最極端的結果來說,她們或許要面對另一個奧托。

  “【花蕊】一直在指引芽衣姐姐,這或許和始源之律者有關。”

  芽衣的目光落在【花蕊】之上,它始終在和維爾薇留下的后門共鳴著,它也是凱文給她們的東西。

  祂會是英桀中的一員嗎?

  “我會嘗試一下的……”

  “芽衣…”

  顯然,琪亞娜在擔心芽衣的安全,但芽衣握緊了她的手,回應了琪亞娜。

  “別擔心,我會沒事的。”

  話語雖然簡短,但卻有著一番別樣的魔力。

  “別擔心,我會保護好你們的……”

  那是祂曾經說過的話語。

  “那么,芽衣嘗試獲取始源的力量,我們則負責破壞【圣痕計劃】。

  不過在那之前,琪亞娜和幽蘭黛爾小姐,你們或許需要先一步前往圣痕空間。

  在愛衣小姐的幫助下,德麗莎主教在圣痕空間見到了被關押的齊格飛先生。”

  愛因斯坦的話語讓兩人一顫,她們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齊格飛先生……”

  “老爸……”

  兩人對視一眼,曾經無比期盼的事情,如今突然要面對,兩人卻有了一番局促和不安。

  無論是琪亞娜還是幽蘭黛爾,都不知道如何面對這位闊別已久的父親。

  不過……

  幽蘭黛爾拉起了琪亞娜的手,向她投去堅定的目光。

  無論發生什么,她們都是彼此認可的家人。

  可惜,這副場面并沒持續多久。

  識之律者和溫蒂闖了進來。

  “【圣痕計劃】可是人們的夢境,沒有我這個意識的律者,你們行嗎?”

  “我也會幫忙的。”

  識之律者依舊帶著自信的笑容,哪怕面對逆境,她也同樣不會改變這份從容不迫。

  意識的權柄同樣也可以讓她騙過眾人,但符華卻敏銳地察覺了不對。

  符華看到了識之律者眼底的不安與擔憂,那份擔憂不是自己,也不是符華。

  …………

  粉色的天空,和煦的微風吹過游樂園的每一個角落,也吹起了眼前之人的白粉色長發。

  奇特的面具遮擋著男人的面容,一半笑容,一半哭泣,黑色的淚痕點印在眼角。

  假面愚者就這樣靜靜地站在芽衣面前,看不清真切,分不出身形,卻能真實地感受到他存在的痕跡。

  …………

  (你猜為什么是假面愚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