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54章 愛莉是始源,始源非愛莉
  凱文太強了。

  即使沒有使用【救世】的姿態,僅僅只是【業魔】,也是溫蒂始終無法跨越的的距離。

  擁有終焉賜福的她很清楚,這個男人身上同樣有著那種力量,不過他卻沒有使用。

  反觀自己,僅剩一招……

  而那一招,恰恰是蘇羽唯一的生機。

  “咔嚓——”

  凱文踏碎翠綠色的長槍,破碎的大劍在崩壞能的作用下緩慢修復。

  “你已經適應了這股力量,你所欠缺的只是時間。

  曾經,我們在終焉的手中攫取了茍延殘喘的時間,如今……

  他給予了我們寶貴的時間去殺死【終焉】。”

  凱文身上燃起冰藍色的火焰,他的夸贊并非毫無依據。

  身后的羽翼被颶風撕碎,手中的大劍破碎,這是溫蒂的反抗,她成功將凱文變成了豈幾文。

  如凱文所說的那樣,溫蒂所欠缺發僅僅只是時間,如今的她可以說的上是終焉之下第一人。

  凱文和溫蒂之間的戰斗,以溫蒂暫時力竭而落下帷幕。

  “蘇羽他在哪里?”

  溫蒂倔強地看向凱文,破碎長槍始終緊握著。

  面對溫蒂的疑問,凱文終于不像先前那般冰冷,她證明了她的資格。

  “赫克托爾知道王國終將陷落,阿喀琉斯也明白自己正在走向死亡……

  他們和蘇羽的理想全然不同,卻都希望自己的理想遭到踐踏。

  為了你,你們的未來,他自愿化作飛上天際,讓你們有機會可以將他擊落。

  他的結局已經注定,他的理想即將被踐踏。

  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去阻止他的墜落,哪怕是取得資格的你!

  你、你們,始終被他庇護于陰影之下,對他一無所知……”

  冰藍的火焰已經熄滅,凱文的眼神如同萬古的堅冰一般刺骨。

  和蘇說的一樣,凱文和蘇羽都是異常固執的人。

  從他的眼神中,溫蒂可以知道,凱文的心已經死了……

  “對他一無所知?我知道他所愛的,也知道他所想要的……

  你憑什么說我對他一無所知,你又對我們之間的約定了解些什么?!

  如今有機會去為他搏得一線,難道就要因為你的固執,放任他死去嗎?!”

  溫蒂起身怒吼著,手中的長槍再一次向凱文擲去。

  令溫蒂意外的是,凱文并未阻止她的攻擊,反而放任長槍插進自己的胸膛。

  “你和他很像。”

  凱文已經不是第一次說這句話了。

  “就連面臨的局面也如此相像,可你卻遠比他幸運,也更加的不幸。”

  將胸膛中的長槍拔出,隨手將其擲向一旁。

  “如今你站在我的面前,不是因為你們那天真的想法,而是因為蘇羽的計劃。

  他最后告訴過我,希望死在你們手中。

  但你們如今的行為在我看來,只是在褻瀆他的犧牲。

  我看不到你們有那種可以改變結局的力量……”

  凱文再一次舉起了武器,隨后揮出。

  封鎖的空間在此刻破碎,昏迷的符華和識之律者出現在溫蒂的周圍。

  凱文看向溫蒂,他的面容依舊冰冷死寂。

  “……”

  未發一言,凱文轉身離去。

  如果蘇在這里可以看出,凱文的眼底仍然埋藏著一絲希冀。

  如果他真的如此絕望,便不會讓溫蒂她們去證明自己擁有改變結局的力量。

  可惜,就連溫蒂站在他的面前,也是早已計劃好的,唯一能改變他的人早已回歸終焉之繭。

  “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內,結局早已注定……”

  凱文看向遠處的眾人,隨后他的目光移向了空中的眼球。

  “不會有第二個愛莉希雅了。”

  他的聲音冰冷而又孤獨,破敗的王座之上,唯有他一人。

  …………

  勝負已分,映入羽兔眼中的,是一種【前所未見】的武裝,一種屬于【未來】的力量。

  【羽化】

  她促成了風之律者的羽化,如今見證了理之律者卻依然充滿了疑惑。

  她的羽化是在一瞬間的事情,快到甚至自己還沒反應過來便已經落敗,就像早已準備好一般……

  原來如此……羽兔的嘴角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

  “你的羽化,從一開始便已經完成了,對嗎?

  在登上月球之際,你所接受的,便是終焉的賜福。”

  羽兔欣慰地看向布洛妮婭,但更多的是無法掩藏的好奇。

  “你也是在故意那樣做,對嗎?”

  封鎖的空間悄然破碎,琪亞娜和芽衣連忙來到布洛妮婭的身旁。

  對她們來說,上一秒羽兔這個所謂的小姨突然發難,下一秒兩人又重新出現,布洛妮婭還換了一身新的裝備。

  稀奇,真是稀奇。

  “我不知道哦~”

  羽兔笑著伸出手,一副自己根本就不明白的樣子。

  “愛衣說過圣痕計劃是被放棄的計劃,而凱文卻依舊執意執行這個計劃,又讓你來阻擋我們。

  但其實稍微想想就知道,從來到月球開始,我們面對的敵人都在讓我們了解律者的本質,促成所謂的【羽化】……

  凱文乃至圣痕計劃都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真正的、唯一的敵人只有那個……”

  眾人的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的眼球,如此詭異的存在,作為律者的她們卻依然感到奇異的親切之感。

  “可布洛妮婭還是沒有告訴我,你到底什么時候羽化的?”

  羽兔笑著摸了摸布洛妮婭的頭,布洛妮婭想躲開,卻始終無法逃脫羽兔的魔爪。

  如今的羽兔到像一個撒嬌而人畜無害的小姨了,不過這個小姨年齡比布洛妮婭小,心靈也比她純潔。

  “對啊,布洛妮婭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強的。

  明明在支配劇場的時候……”

  琪亞娜適時地發起疑問,但回應她的,只有布洛妮婭的死亡凝視。

  (???)

  “就是在支配劇場的時候,可惡的人偶還調侃布洛妮婭。

  不過布洛妮婭在那之后就找到了瓦爾特前輩請教……”

  說到此處,布洛妮婭就像卡殼了一般,緊鎖著眉頭。

  羽兔注意到了布洛妮婭的異樣,她的眼神也變得有趣起來。

  “人類是一種充滿奇跡的生物,理之律者的誕生,同樣是一種奇跡……

  三十萬人的思想,布洛妮婭早已獲得他們的認可,但是如果始終沿著【過去】前行的話,注定無法走向未來。

  承載【往昔】,邁向【未來】。

  那是我永遠無法到達的彼岸……”

  布洛妮婭機械地重復著記憶中的話語,但誰都知道,這并不是瓦爾特會說出的話語。

  “三十萬人的思想或許不夠強大,但此刻的布洛妮婭,是真正的荔枝律者!”

  布洛妮婭的話語突然激動起來,她終于確認的記憶中的盲點。

  這根本不可能是瓦爾特會說出的話語,那到底是誰引導她走向未來?

  為何,她又沒有關于那個人的記憶?

  “看來你們意識到了問題,既然圣痕計劃無法阻擋你們的腳步,那我在世界蛇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

  作為小姨,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提示吧~”

  羽兔俏皮地打了一個響指,隨后緩緩說道。

  “所有的律者都是終焉的虛影,但始源之律者和終焉之律者是【繭】的孩子。”

  說完,羽兔看向一臉疑惑的芽衣。

  “可是愛莉希雅已經回歸始源之地,凱文也說過,不會有第二個愛莉希雅了……”

  芽衣的話語無比沮喪,始源的奇跡,不會有第二次了。

  可她卻看到了羽兔的眼睛。

  “對終焉而言,愛莉希雅是始源之律者,始源之律者卻不一定是愛莉希雅。

  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