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51章 由他親手開啟的故事
  “當黑夜讓我們進入夢鄉的時候,我們都變成了演員,在各不相同的舞臺上扮演著我們的角色。

  白天呢?白天,我們在真實的世界里學習我們的角色。

  而你,你來劇院不是為了扮演一個角色,是來觀看我們的演出。”

  圣痕計劃讓月球的空間一團糟,而眼前這個由【擬似時間晶體之上的生命】轉變為的人類,卻讓本就苦惱的幽蘭黛爾和李素裳,變得更加苦惱。

  或許是因為先前并不了解人類的感情,又或許是因為奇特視角帶來的經歷。

  眼前的愛衣對兩人來說,更像是一個拿著劇本的謎語人。

  她的言語中,始終帶著一種善良的傲慢。

  更何況,她手中的劇本早已被改寫。

  “對于【終焉】,對于【圣痕計劃】,世界都是一個舞臺——只是一瞬前者在意故事的【結局】,而后者更在意故事的【連續】。

  人的位置,對他們來說并不重要,但這并不是因為二者并不在意人,恰恰相反——

  【終焉】與【圣痕計劃】對人類的愛太過沉重,沉重到人類無法接受這種【擁抱】。”

  愛衣的話語讓幽蘭黛爾不禁思索起來,那位最強的融合戰士,以守護為名的【卡斯蘭娜】。

  他的計劃,當真只是要開啟【圣痕計劃】,迎來最差的結局嗎?

  恐怕他才是最想被超越的人吧?

  “當然,那是最初的故事。

  少女們堅守心中的信念,戰勝了竊奪終焉權柄的戰士……

  那是我曾看過的【結局】。

  而另一種結局,罪人在孤獨與火焰中哭泣,他的罪孽招致了世界的破滅,而那份罪責,名為【愛】。”

  愛衣的話語憂愁,截然不同的兩種結局讓幽蘭黛爾皺緊了眉頭。

  盡管她并不相信什么【命運】、【注定的未來】這些東西,但對于可能發生的事情,她仍然十分看重。

  “那么,我們又會迎來何種結局?”

  “我不知道哦~”

  出乎意料的回答,愛衣臉上帶著俏皮的笑容,幽蘭黛爾甚至一時不明白她的目的。

  “果然,我還是無法完全理解人類的情感。

  或許正是因為我無法理解他的【罪孽】,我才會促成你們無法接受的局面……

  可這故事,偏偏是他所開啟的故事,一切都在朝著他期望的方向進行。”

  “我無法理解你的話語,也不知道你口中他是誰。”

  幽蘭黛爾痛苦地捂著自己的額頭,和凱文至少可以用拳頭來交流,和愛衣交流是真累啊。

  要不直接用把謎語人的桌子掀了?

  腦海中的想法剛剛升起就被幽蘭黛爾澆滅,真是奇怪,這種做法到底是誰告訴她的,確實挺不錯的。

  愛衣沒有意識到,危險與她擦肩而過。

  “愛衣小姐,聽你的說法,難道是有著第三種結局?”

  李素裳有些好奇,拯救世界這種事情,對她這種女俠來說最吸引人了。

  她看過太多的話本小說了,這一次終于輪到她來當女主角了嗎?

  不過好奇是好奇,拯救世界這種事情還是不能馬虎的。

  無論敵人是誰,都不能有半分的猶豫。

  “這是他開啟的故事,故事的結局也由他來書寫,我們都是促成那個結局的一部分。

  究竟會發生什么,我也不知道。

  或許,這就是【兩全其美】的結局也說不定呢?”

  愛衣伸出一根手指,調皮地眨了一下眼睛,試圖緩解一下氣氛。

  不過看樣子,收效甚微。

  一個鵝腦袋已經思考過度,一個根本就不懂這些。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唯一確定的事情。

  【終焉】……終焉并不是你們的敵人,無論發生什么事情。”

  …………

  另一邊,三人小隊已經來到了終焉隕坑。

  至于為何是三人小隊,溫蒂和小識已經先行離開了。

  從登上月球以來,兩人似乎就在隱瞞什么。

  “遭了!”

  在琪亞娜的感知中,符華的氣息已經消失,而就在剛剛,她的氣息還是無比的強盛。

  與之一同的,還有識之律者和溫蒂。

  二人的氣息同樣消失不見。

  就在三人想要去尋找凱文時,沒有任何氣息,陌生的女子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了她們的眼前。

  她靜靜地坐在月球的廢墟之中,神態悠然而平和。

  “你們好呀,勇敢的少女,永遠都是最棒啦。”

  女子歪了歪頭,將食指立在唇邊,如同天真的少女一般,露出燦爛的微笑。

  而她看向琪亞娜和布洛妮婭的眼神,略顯怪異。

  尤其是她有著和塞西莉亞一般無二的面容。

  幾乎是瞬間,芽衣護在了兩人的面前,緊握著刀柄。

  “你……”

  “我知道,你們的心中一定有很多的困惑,而解答困惑,就是我會出現在這里的理由。

  我會逐一解答你們的困惑——別擔心,我的尊主不會在此刻前來打擾。

  我很愿意幫助大家……而你們的朋友,不必擔心,她只是需要睡一覺。”

  女子的話語輕柔,而隨著她的話語落下,她的懷中也漸漸出現了一道瘦弱的身影。

  “溫蒂?!”

  “你對她做了什么!”

  藍色的火焰燃起,仿佛下一刻,琪亞娜便要將劍刃置于女子的脖頸。

  而面前之人仿佛沒看見一般,在她的作用下,溫蒂緩緩向三人飄來,宛如沉睡的公主。

  布洛妮婭連忙抱住溫蒂,查看著她的狀況。

  “別擔心,與你們不同,溫蒂體內終焉的賜福更加強烈,加上她似乎很抗拒這股力量。

  而且,她獨自一人飛往月球之上的那個存在,我也是很苦惱呢。

  那個東西,對現在的你們來說,還是太早了。

  迫不得已,我為她編織了一個夢境,當她醒來,便會真正羽化,獲得弒神的力量……”

  順著女子的目光,她們看向了月球之上,那顆緊緊矗立的眼球。

  琪亞娜和芽衣眉頭緊皺,她們無法判斷眼前之人說的是否正確。

  但確實如她所說,一股律者之上的力量在不斷強化她們。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就是圣痕計劃的始作俑者,【羽兔】。”

  羽兔微微一笑,像是十分開心一般。

  “沒想到芽衣這么聰明,看來我準備的自我介紹,也只能盡量從簡啦。”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安然閑坐的地方跳下。

  “沒錯,我在世界蛇的干部代號是【羽兔】,負責的項目是【圣痕計劃】。

  而至于名字,則是米絲忒琳——

  米絲忒琳·沙尼亞特。”

  “沙尼亞特?”

  琪亞娜的眼神動容,看到這熟悉的面龐和姓氏,她又想起了塞西莉亞。

  “嗯,不過我并非人類……而是【沙尼亞特】圣痕的一種結晶。

  啊,什么是圣痕的結晶——各位似乎也不是很清楚呢。

  不過別急……大家遠道而來,想必沒見過這【終焉隕坑】之中的風景吧?

  我們邊走邊聊,好不好?”

  從始至終,羽兔都十分地淡然,面對幾人的武器,她甚至都沒有警戒。

  而且,琪亞娜和布洛尼亞,居然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慈祥?

  “出于個人的小小請求,如果布洛妮婭和琪亞娜叫我小姨的話……

  我會很開心哦~”

  “誒?!”

  “嗯哼^_^”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