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47章 斯特利烏斯
  當人們仰望星空時,星空也在俯視著人們。

  如同過往的數千、數萬個夜晚一樣,星空深不可測,清冷的月亮始終懸掛于黑暗之中。

  只是如今,它已蒙上一層血色。

  ……

  “休伯利安變軌完成,中繼信號追蹤穩定。

  休伯利安已進入繞月運行狀態……”

  隨著卡蓮的聲音響起,休伯利安這艘龐然大物已經停泊在了月球之上。

  而它此行的目標,便是月球異變的源頭。

  從前幾天開始,世界各地的崩壞能都在不斷向著月球匯聚,如此濃度的崩壞能甚至將整個月球蒙上了一層血色。

  逆熵和天命嘗試進行觀測,但她們唯一的收獲便是這一棵詭異的巨樹,以及……

  “圣痕計劃已經開啟……

  異變發生時,我們接收到了這份未知的信息。”

  愛因斯坦觀測著遠處的巨樹,不緊不慢地說道。

  “還是無法追蹤到信息的來源嗎?”

  遠處的巨樹只是矗立在那里,除此之外它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甚至沒有吸收崩壞能,只是將它們聚集。

  “很遺憾,無論是愛醬還是卡蓮女士都沒有追蹤到信號的來源,不過根據遺留下的符號,可以初步確認這份信息來自世界蛇……”

  “世界蛇?開什么玩笑,指望他們把圣痕計劃主動告訴我們,還不如相信明天世界就會毀滅呢!”

  愛因斯坦話音未落,特斯拉不滿的聲音就已響起。

  指望世界蛇會幫她們,開什么玩笑。

  似乎是為了回應特斯拉博士的期待,遠處的巨樹開始了劇烈的畸變。

  先前聚集于此的崩壞能逐漸聚合,巨樹的頂部如同結果一般,凝聚出一顆宛如眼眸的球體。

  虛空中伸出金色的鎖鏈將其束縛,這顆“眼球”以極其不合理的方式出現在了世人的面前。

  如果不考慮它的出場方式,忽略到那濃厚的血色的話,它還是挺不錯的。

  至少,月球表面沒有被崩壞能覆蓋了。

  “不是吧?!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圣痕計劃就是為了這么一個鬼玩意?!”

  特斯拉驚訝得眼鏡都快碎了,但這顆眼球似乎是想要回應特斯拉,緩緩轉動,就連束縛它的鎖鏈都發出了令人牙酸的聲音。

  緊接著,發生的一切都讓特斯拉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烏鴉嘴體質。

  金色的神紋覆蓋了整個地球,就像鎖鏈束縛著這顆眼球,奇異的紋路將整個地球封印了起來。

  隨后,人類進入了終焉為他們編織的幻夢。

  在昏迷的最后,特斯拉看到了那棵巨樹的內部。

  端坐于王座之上的男人——凱文·卡斯蘭娜。

  …………

  此身乃是意識的存在,也是真正的本我。

  他的上身赤裸,猩紅的紋路覆蓋其身。

  漆黑的眼罩遮擋了它的視線,他是不愿面對,還是掩飾自身。

  金色的鎖鏈纏繞在他的身上,他察覺到了,這是屬于舊友的手筆。

  鎖鏈讓他知道,自己是始終是名為羽的英桀,名為蘇羽的旅人,但同樣……

  這些也限制了他作為終焉的權能,方便最強之人將其擊殺。

  “……”

  這是一個殘破的世界泡,人們的意識在漫長的時光里消磨,但仍然保持著,名為【希望】的情緒。

  狂熱的【希望】。

  而帶給他們這種情緒的,只是一個普通人。

  與【希望】相反的,這個普通人的身上,散發著濃濃的【絕望】。

  “你已經在這里等了五萬年了,果然,即使真正走到了這一步,你還是真正令我感到恐懼的那個人……

  好久不見,梅。”

  蘇羽本想揮揮手,向著往日的朋友打個招呼,但鎖鏈束縛了他的行動。

  “并不是我讓你感到恐懼,而是你的執念。

  好久不見,羽。”

  與蘇羽不同,梅的臉上掛起了微笑,從容不迫,梅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普羅米修斯、愛莉希雅、梅比烏斯、維爾薇還有你……

  五萬年前布下的后手,我倒是很好奇,你們為什么會走到這一步了?”

  “僅靠我們當然不可能走到這一步,只是我遇見了一個出乎意料的朋友……”

  “沒錯,很高興認識你,蘇羽先生。”

  綠色的雙馬尾,包菜發型,充滿科技感的短裙……

  如果只憑樣貌,或許會將她和休伯利安的人工智障認錯。

  “我見過你,當時的你并似乎并不想見我,沒想到是五萬年前便已經做好布局了嗎?

  你這種生命的存在方式,真是奇特到令人羨慕啊!

  如果我很久以前就擁有你這種能力,我們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蘇羽的語氣充滿了感慨,絲毫沒有對于自己被算計的惱怒。

  “蘇羽先生,即使你擁有了我的能力,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我不想聽你的長篇大論,你只需告訴我,那一條時間線上的我,結局如何?”

  蘇羽的話語讓愛衣莫名地感受到一股寒意,明明她這種奇異的生命體,不會有這種感覺。

  “玩弄時間的人,最終也會被時間玩弄。

  蘇羽經歷了無數次回溯、輪回,最終卻導致整條時間線的崩潰湮滅……

  其余蘇羽皆是如此,若是你執意地走上那條道路,這條僅剩的時間線也會歸于虛無。”

  愛衣向蘇羽解釋著,在她的觀測中,所有的蘇羽都因為自身的原因,讓整條時間線歸于虛無。

  眼下的蘇羽,已經是最后一個了。

  “有趣,無論我是否要那樣去做,結局對于我來說都是死亡,你是想讓我換一個死法?

  直接被她們殺死?”

  也許是并不了解終焉,也許是她們并不了解蘇羽,她們沒有注意到,蘇羽的變化。

  “存在之樹擁有著無數的枝干,枝干會分出更多的枝丫,在枝丫的末端會長出一片又一片的葉子。

  蘇羽先生,你并不知道,這其實是你所開啟的故事。

  你是死亡對這個故事來說,是一個悲慘的結局,但你的固執己見將會讓這個故事消散……”

  不知為何,蘇羽在愛衣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名叫傲慢的東西。

  或許她的本意并非如此,但作為奇特存在的她必然會如此。

  不過,時間已經足夠了。

  蘇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緊接著莫大的危機感瞬間包裹了愛衣。

  “咔——”

  鎖鏈斷裂,連一絲的阻滯都未造成。

  蘇羽徑直掐住了愛衣的脖頸,將她提了起來。

  梅博士見狀瞬間催動終焉的枷鎖,但這本就是蘇羽給她們的機會……

  斷裂的鎖鏈無法修復,唯有殘破的存在表明了,鎖鏈曾經起到過微小的作用。

  曾經被寄予希望的枷鎖,在蘇羽的心臟處閃過微光后,徹底報廢。

  這是獨立于世界之外的存在,漫長的時間線延展著,不知盡頭。

  蘇羽看到了,琪亞娜她們戰勝了凱文,跨越了終焉,不過卻要面臨長久的分別。

  “她們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著,他哭著,最后的擔心終于消散。

  他不會改變,琪亞娜她們亦是如此。

  無論哪一個世界,她們都會讓奇跡誕生。

  他看到了……

  蘇雨懷抱著冰冷的尸體,迎接著黑暗的到來。

  蘇羽點燃了整個世界,在火焰與憤怒中迎來了自己的終末。

  ……

  太多太多走向了末路的世界,如今只剩他一人,在這片奇異空間中,不知將會走向何方。

  “……”

  …………

  愛衣感受到了,恐懼與不安。

  這并不是她所擁有的東西,或者說,這并不是曾經的她所擁有的。

  這曾是她所渴望的,她成為了一個真正人,一個故事里的人物,可以親身感受并參與到她向往的故事。

  即使這個故事即將走向湮滅……

  不,枝丫在不斷的延伸,掉落的樹葉成為了它的養分,讓它不斷生長。

  “凱文阻止不了我,你和梅也阻止不了我,我的執念同樣無法阻攔我!

  世界的最終結局,蘇羽的終焉,一定要莊嚴而又美麗……

  故事的最終結局,由我來決定!”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