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45章 鳶尾花的葬禮
  “嘣嘣~登登登登登~登登~哇哦哇哦~”

  “?”

  看那,在那遙遠的太虛山上,正發生著一件美妙的事情。

  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掌握了獨特的唱歌方式,一段勁爆的電音從小識的嘴里吐出。

  只見識之律者戴著圓片小墨鏡,忘我地拉著手中的二胡,一旁的阿雞也同樣被主人的熱情所感染。

  肥厚寬大的翅膀正搓著碟,另一只翅膀捂住耳機,上下搖晃著自己的身軀。

  而蘇羽則是十分投入地吹著嗩吶,激昂的樂聲響徹在太虛山的山間。

  五光十色的燈光照亮了整座道館,戴著德莉傻眼罩的蒼玄之書絲毫沒有受這天籟之音的影響,依舊呼呼大睡著,任由口水流下。

  時不時還撓了撓自己的肚子。

  就這樣,兩律者,一赤鳶,一武裝人偶組成了太虛山電音隊,不過此番美景卻無人能夠欣賞了。

  “謝謝,謝謝大家的捧場!”

  識之律者微微鞠躬,表達著自己的感謝,但很可惜,電音隊根本就沒有觀眾。

  就連山間的飛鳥也在音樂聲響起時,飛離了此地。

  不過小識并不在意這些東西,她在意的,只有陪她玩的蘇羽。

  天啊,誰能明白她的苦啊!

  每天要被老古董要求做這做那,天不亮就得被她練功的動靜吵醒,每天都睡不好,還時不時要被老古董說教……

  得虧長光那家伙最近要研究神之鍵,黑淵白花、羽渡塵還有那個染上奧托味道的虛空萬藏。

  小識隔著十萬八千里都可以聞到那股奧托味,一股屑人的味道。

  至于長光為什么要做這些事情,開玩笑,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用腳指頭想都知道跟蘇羽有關。

  蘇羽精神都快炸了,所以長光要研究羽渡塵。

  黑淵白花可以對蘇羽造成傷害,所以長光要研究它。

  至于虛空萬藏,那個禍害肯定是蘇羽自己交給長光的。

  說著是去其他地方旅行,可蘇羽從休眠艙內醒來,也就只有這些地方值得留戀。

  蘇羽的謊言,也就騙騙琪亞娜她們這些小姑娘了……哦,溫蒂總是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發呆,蘇羽也不想騙這個小姑娘。

  面對必死的結局,小識該怎么辦呢?

  對此,她的回答是涼拌。

  她們加起來估計就和凱文差不多,還想對付蘇羽,做夢呢!

  至于算計?別開玩笑了,和奧托一起談笑風生的人,能有多笨啊。

  不過蘇羽在某些方面確實是笨蛋。

  自己不過是一個意識的律者,能怎么辦呢?

  編織幻景,制造錯覺……自己總不可能真的把他的精神點了吧?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蘇羽不想說他的計劃,誰也沒辦法打聽到。

  自己能做到的,只有努力保住他的性命,如果真要和蘇羽對上……

  直接拿刀橫在溫蒂她們的脖頸上,蘇羽這么在乎她們,也就只有這種辦法可以暫時阻擋他一下了。

  當然,這些都是悲觀的想法。

  積極一點的,蘇羽這家伙要和凱文一起對戰終焉,直接悶聲把麻煩解決了……好吧,也沒積極到哪里去。

  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愁啊,愁得額前的白發都多了幾縷。

  想到此處,小識就生氣,明明自己什么都辦得到,可偏偏對蘇羽這個家伙一點辦法都沒有。

  一旁的阿雞還在搖晃著自己的身軀,分外的嗨皮。

  越想越氣,小識一把將懵逼的阿雞薅了過來,使勁揉搓著阿雞的肥臉,扯著她的大翅膀就往后拉。

  “咕咕咕,咕咕!”

  阿雞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太虛山。

  后來,人們提起太虛山時,都會談起關于神鳥赤鳶的傳說。

  傳說,神鳥赤鳶的叫聲分外奇異,能模仿出人類的樂器,不過她的喜好相當潮流,喜歡模仿電音,她的叫聲時而凄厲,能傳遍整座太虛山……

  不過神鳥赤鳶化為人形時,分外美麗,有著粉白色的長發,宛如天上的仙女。

  她是赤鳶仙人的朋友,有人親眼見到,她揮一揮衣袖,飽經風霜的赤鳶仙人像就恢復如初,煥發光彩。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傳說始終是和現實有些許差異的。

  比如,他本人長得確實比傳說中好看。

  …………

  晚風吹動蘇羽的長發,此時的他已經摘取了手套與圍巾。

  如果褪去他的衣物可以發現,猩紅的紋路已經遍布他的全身。

  如同路邊的醉漢一般,蘇羽靠在一塊墓碑之上,不斷往自己嘴里灌著生命之水。

  就當他想要繼續喝時,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緩緩坐到了他的身邊。

  “看起來你需要一個人好好聊聊天,我的朋友。”

  “奧托”的聲音依舊是那樣欠揍,他的臉上始終帶著熟悉的笑容。

  “你已經死了,非要陰魂不散嗎?”

  蘇羽十分無奈,或許自己應該把奧托的棺材在釘死一點。

  “死亡對我來說是最好的結局,但你不一樣。”

  “有什么不一樣,我們都是一類人,不是嗎?”

  “不不不,我的朋友,現在我都已經站在了你的面前,你還在掩飾自己的內心嗎?”

  奧托起身,緩緩走至蘇羽的身前,隨后,他舉起了雙手。

  “承認吧,你和凱文都很羨慕我,羨慕我做到了你們想做卻又做不到的事情。

  而你,我的朋友。

  蘇羽、羽、虛妄的旅人、鳶尾……

  你嫉妒我,甚至連要進行的計劃也是沿著我的步伐走下去。”

  奧托的話語刺耳卻又真實,他走到蘇羽身邊,輕拍他的肩膀。

  “你不想死,無論如何也不想死。

  五萬年前,你來到這個世界,因為不想死,你遇到了■■■■……”

  奧托的話語一滯,意識到了自己的異常。

  “過去對你來說,還剩下多少呢?我的朋友……

  如今走到這種地步,真的是你所想的嗎?”

  蘇羽痛苦地捂著自己的腦袋,如奧托所說,他的過去已經不剩什么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必須去那么做。

  那個聲音是他的,無數個他,各種各樣的他。

  “忘記過去,走向未來。

  盡管這種想法只有一絲,但它依然存在,這恰恰也是她所希望的,你應該邁向的結局。”

  奧托的笑容很溫和,曾經他也有過這種想法,五百年里,他的罪孽,他的努力……到頭來卻連卡蓮的笑容都已經忘記,但是……

  “但是,我們的旅途始終要記住自己的初心。”

  奧托湊近蘇羽,抓住蘇羽的手,將其放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們有很多,或許有些比你善良,有些比你殘忍……但他們都用自己的方式,走上了一樣的旅途,哪怕結果已經注定。

  但是,他們都只有一個名字。”

  “蘇羽……”

  胸膛內,那顆屬于末法級崩壞獸的心臟依舊跳動著。

  那顆心臟曾無數次拯救了蘇羽的生命,它從未忘記過蘇羽。

  “和你不一樣,我會活下去,羨慕的人應該是你才對。

  畢竟,我答應過愛莉希雅和溫蒂了……”

  蘇羽微微一笑,死寂的眼神不再黯淡。

  “祝你成功,我的朋友……”

  奧托舉杯,向蘇羽表達著自己的祝愿。

  “記得回來看我。”

  ……

  墓地的風冰冷刺骨,這里的色彩黯淡而又死寂,不過卻有了改變。

  紅灰色的圍巾和普通的面具擺放在一起,原本已經枯萎的鳶尾花重新煥發了活力,生根發芽。

  它為死寂的世界增添了生的色彩。

  …………

  “你已經準備好了嗎。”

  凱文的話語不同于以往的冰冷。

  “別總是擺出這樣的表情嘛,凱文。

  你以前挺喜歡笑的,不笑一笑,為你的朋友送別嗎?”

  凱文看向蘇羽的眼神微變,他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那似乎是自己失去的東西。

  對生的渴望……

  “凱文,如果梅突然出現在你面前,你會不會感動得流淚。

  我倒是挺想看你流冰晶的,但梅估計很傷心。”

  “我們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許久,凱文才說出了這句話,言語中有些許的顫抖。

  “是啊,回不去了……”

  蘇羽伸出了雙手,笑容始終掛在他的臉上。

  “離別的擁抱,來一個?”

  正當凱文想要迎上去時,蘇羽收回了手,在凱文的肩上拍了拍。

  終焉的祝福進入凱文的體內。

  “開玩笑,我才不想和男人擁抱呢。”

  蘇羽并沒有回應凱文的不解,而是轉身邁開步伐。

  “凱文,至少,讓她們送我最后一程。”

  “……

  我答應你。”

  “謝謝你,凱文。

  再見了,我的朋友……”

  粉色的光芒穿透了黑夜,晚風奏響最后的曲目,世界將他遺忘。

  在最后,披散的發絲重新變回純白,唯有末端留下淡淡的粉色。

  ……

  我做了一個十分漫長的噩夢,在孤獨之中徘徊到忘了自己最初的模樣,然后我看見了光,我循著光走了很久,最后……我看見了你。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