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40章 結束亦是新的開始
  潮濕的空氣浸入鼻腔、陰冷的涼意從肌膚傳來。

  漆黑的甬道之內,唯有蘇羽額頭上的奇異紋路閃爍著熒光。

  漸漸的,微弱的光亮也消失在了黑暗的甬道。

  “現在動用那種能力,只會讓你的負擔加重……”

  凱文的聲音依舊如亙古的寒冰,但蘇羽知道,他在關心自己。

  “那又如何呢?凱文,說到底,我才是真正的終焉之律者,將消失的記憶體恢復如初,并不是那么困難。”

  凱文看向蘇羽,眼眸中的十字符號依舊殘留,未能消散。

  “你知道的,我并不是在說這個……”

  “……”

  蘇羽靠在墻上,右手撫在眼前,隨后緩緩開口。

  “我知道你在擔心我,也知道你我之間肩負的責任,只是……”

  蘇羽的右手垂下,眼眸中的十字消散,只剩淡淡的悲傷。

  “我想給過去的我們,一個美好的結局。”

  蘇羽看向凱文,明明是笑著,卻充滿了凄然之色。

  “……”

  凱文沉默不語,提起劫滅,向著出口走去。

  黑暗遮擋了他的面容,他的聲音比以往更加冰冷。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羽……”

  “這樣啊~我還沒有好好地旅游一次呢。

  凱文,你要一起嗎?”

  面對蘇羽的邀請,凱文卻只是不近人情地搖了搖頭。

  隨后,他的身影徹底隱沒在黑暗之中。

  “謝謝你,羽……”

  雖然微弱,但蘇羽聽到了。

  …………

  不久之后,芽衣終于來到了久違的現實。

  “我……回來了嗎?”

  她的身后,是已然消逝的過去,沉重、而又悠長。

  而她的面前,則是自己將要踏上的未來……

  “嗯?!”

  意料之中的人出現在芽衣面前。

  以她意料之外的樣子。

  “歡迎回來,芽衣。”

  蘇羽的聲音依舊是那樣溫柔,可芽衣卻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羽的過去、愛莉希雅、終焉之律者……

  無論是哪一個,這些都需要時間來接受。

  “你……是最后一道【保險】,對嗎?”

  芽衣的語氣有些生澀,她不知道該怎么和蘇羽交流。

  “凱文剛離開不久,你知道,他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

  蘇羽向著芽衣走去,可芽衣卻只是愣在原地。

  她不知道在這種狀況下,自己該做些什么。

  “蘇羽,他們……”

  “我知道。”

  “……

  你們,不愿意去見他們最后一面嗎?”

  可她還未得到答案,便已經和蘇羽相擁。

  出乎意料的,蘇羽給了芽衣一個擁抱。

  即使感受到懷中的溫暖,她依然呆愣愣的,不敢相信如今的事實。

  在見證了那個時代的始終之后,她甚至能肯定,自己比任何時候都能了解蘇羽。

  她甚至覺得,蘇羽拉著她去執行圣痕計劃,或者直接催動【千界一乘】……不,他甚至不用借助神之鍵和琪亞娜的力量,他本身就是崩壞的使徒。

  不知為何,芽衣突然想掙扎開來,但是……

  “我們回圣芙蕾雅吧,回家……”

  “……”

  芽衣不再掙扎,她知道,蘇羽從來沒有改變,他依然是自己熟悉的樣子。

  “嗯,回家……”

  …………

  靜謐的夜,圣芙蕾雅的宿舍依舊亮著燈光。

  或許他們曾經有些許的誤會,但,他們依舊在一起,這就足夠了。

  德麗莎破天荒的,允許姬子喝得酩酊大醉。

  琪亞娜哭著,抱著芽衣喝了不知道多少,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橙汁也能喝醉。

  不過誰也沒有打擾兩人得重逢。

  希兒陪布洛妮婭回房間玩游戲,符華提著已經吃撐的蒼玄之書和小識回了宿舍。

  溫蒂默默打掃著餐桌。

  這下到輪到蘇羽一個人清閑了下來,不過,他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輕輕地將自己的房門反鎖后,蘇羽拿出了那枚暗綠色的核心,已經……地藏御魂。

  ……

  “芽衣,你不要走,好不好……”

  琪亞娜趴在芽衣的懷中,模糊不清地呢喃著。

  芽衣滿臉溫柔,笑著回應著琪亞娜。

  “我不會離開了,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

  她的笑容,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擔憂。

  “嘿嘿嘿嘿嘿……”

  琪亞娜癡癡地笑著,或許之前只是她的夢話,但芽衣也回應了她。

  臉上的紅暈久久未能消散,芽衣默默地為琪亞娜擦拭著汗水。

  “嗯?那把刀,是紫色的嘛?”

  芽衣看向房間內,自己形象的手辦,那是羽送給她的紀念品。

  可她明明記得手辦的那把刀是黑色的……難道是自己記錯了?

  芽衣不得其解,不過琪亞娜又開始了蛄蛹,她只能安撫著琪亞娜的情緒。

  ……

  地藏御魂散發著暗綠色的光芒,隨后緩緩和那枚律者核心融為一體,隨后……

  蘇羽徑直將其插入了自己的胸膛,異色的眼眸再次浮現出十字紋路,散發著不祥的光輝。

  “哎呀!放開我,放開我!”

  只是瞬間,蘇羽一把將趴在窗戶邊偷窺小識提了起來。

  “大晚上的你不睡覺,趴我房間外干什么?”

  蘇羽將小識放下,無奈地問道,可他卻忽略了自己眼中的兇光。

  “咳咳,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倒是你,剛從世界蛇回來,就變成這樣……

  嘿嘿,你也不想這件事被琪亞娜她們知道吧~”

  小識變出一個鏡子,鏡子倒映出蘇羽如今的眼中。

  眼中的十字紋路散發著不祥的氣息,就連額頭也微微閃爍著奇怪的紋路。

  畢竟,這是最后一塊拼圖。

  一把奪過鏡子,蘇羽給了小識一個暴粟。

  “不學好,在什么地方學的這些……”

  “哇,你你你你……你居然打我,我要去告訴老古董,還要去告訴琪亞娜她們,你又在糟踐自己的身體了……”

  小識捂住自己的腦袋,十分委屈地向著門口走去。

  可蘇羽卻是攔都沒攔一下。

  “嘖,你為什么不攔住我,明明那些電視劇里都是這樣演的!”

  小識叉著腰,十分不服氣地說著。

  “少看點那些降智的電視劇,干個啥都要談戀愛,小誤會總是不解釋清楚,最終演變成生離死別……

  還有,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來干什么的嗎?

  你剛才看芽衣的手辦,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蘇羽手中出現了一個識之律者的小人偶,旁邊還跟著一只阿雞,只是兩人的姿勢分外怪異。

  單膝跪地,身體前傾,手掌攤開,向著前方托起。

  怎么想怎么奇怪,就像被人供奉的邪神,還是那種最不靠譜的邪神。

  偏偏小識還就喜歡這個調調,滿臉歡喜地接過人偶,眼中閃爍著欣喜的光芒。

  “你放心,我不是不講道理的律者,我一定會幫你保守秘密的!”

  識之律者拍拍根本就不存在的胸脯,氣勢十足地說道。

  “別,誰需要你保守秘密啊。

  我只是想借用理之律者的權能,為大家制作一些禮物而已。”

  說著,開始制作起大家的人偶。

  “啊對對對對對,你高興就好!”

  識之律者頗為敷衍地點了點頭,然后蹲坐在蘇羽身邊,靜靜地看著蘇羽制作著人偶。

  在她的感知中,蘇羽并沒有說謊,可為什么總感覺有蹊蹺呢?

  不過,該說不說,認真工作的蘇羽確實挺好看的……

  不知不覺,識之律者竟然睡著了。

  “小識,你愿意陪我去旅游嗎?”

  “嗯…好……沒問題……”

  識之律者頗為敷衍地回答著,甚至模模糊糊的,宛如睡夢中的囈語。

  蘇羽皺著眉頭,本想再給小識一個暴粟,但當他抬起頭,看到小識口水都快流在身上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蘇羽起身,輕輕地將小識抱起,放在床上,為她蓋好被子,順便將口水擦干凈。

  繼續完成著自己的工作。

  他已經可以毫無波瀾地騙過意識的律者了,在不久的未來,他一定可以做到。

  所謂的旅行,如果自己一個人的話,肯定會被禁足的。

  小識從各個方面來說,都是最好的旅伴。

  看上去或許不夠聰明,但小識是真正的大智若愚。

  在某些方面,她比琪亞娜她們更加成熟。

  靜謐的夜晚還很漫長,在黑夜過去,光明終將會出現……

  ……

  當然,蘇羽現在要處理的是,為什么在這美好和諧的大早上,識之律者會一臉疲倦(睡姿不好)地從蘇羽房間里走出來。

  偏偏還被所有人都看見了。

  …………

  (月末了,求個打賞。

  要返校了,所以暫時咕咕幾天

  咕咕咕咕咕咕——阿雞如是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