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37章 最后一舞
  記憶深處,芽衣跟隨著指引,見證了名為愛莉希雅的一切。

  她的降生、她的成長、她的名字……

  如果樂園不存在,她便去創造一個。

  愛莉希雅做到了。

  她的命運與英桀們勾連,共同構成了一個因她而存在的故。

  宛如童話的篇章,這就是愛莉希雅的故事。

  最真摯、最美好的故事。

  ……

  花瓣飄落,記憶中的少女佇立在那里。

  相視無言,唯有沉默與笑容。

  “不說點什么嗎?這么沉默可不像你。”

  芽衣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悲傷與喜悅仿佛在那一刻,全部涌了上來。

  但再一次看見這位如飛花般的少女時,她的笑容,真好看……

  “那……我回來了?”

  依舊是那個她,活潑讓人忍不住親近。

  “嗯,歡迎回來。”

  “……”

  愛莉害羞地捂住嘴巴。

  “哎呀……這可是超級犯規的發言呢。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變得相當主動了哦,芽衣?”

  “畢竟有個人自說自話地【消失】了呢。”

  芽衣環抱雙手,頗為傲嬌地說著。

  “那……我和你記憶中的【她】一樣嗎?”

  愛莉希雅小心翼翼地說道,她很害怕自己律者的模樣被人討厭。

  “分毫不差。”

  愛莉肉眼可見地松了一口氣,芽衣忍不住露出一個壞笑。

  “不過……”

  “……”

  愛莉相當緊張地握起手。

  “新的發色,很適合你呢。”

  “那就好。”

  愛莉將手放在胸前,笑著對芽衣說道。

  “這和小羽可是同款哦,粉白,白粉……畢竟,我是姐姐嘛~”

  突然,芽衣感覺自己嘴里似乎被塞了什么東西,略微有一些酸。

  “芽衣,你真的做到了。

  現在,你的記憶,還有大家的記憶……它們全都在這里,交織纏繞在一起。

  我都看到啦……我明明撒了那么大一個謊,大家就算生我的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他們最后都笑著原諒了我……是不是有點太寵我了呀?

  只是……哪怕是記憶體,小羽依然做下了這種決定嘛?”

  肉眼可見的,愛莉低落起來,身后為她提起裙擺的小翅膀的頻率都變得緩慢起來。

  “這恰恰證明了,他最在乎的,就是你了。

  你對每個人都付諸真心,那么他們也以真心回報……

  這是他們每個人期望的事情,自然也會得到強烈的回應,所以……”

  芽衣先前一步,在愛莉希雅震驚且害羞的目光之下,牽起了她的手。

  “我做到了,愛莉希雅就站在這里,回應了大家的期待,回應了我的期待!”

  “……

  真的……很犯規呢,芽衣。”

  “我已經讀完了名為《愛莉希雅》的故事書……現在,只差最后一頁了。

  那場宴會的結局……”

  “同時也是,我的結局。”

  二人的手,未曾分離。

  “這一次,我不想再作為讀者,或是故事之外的旁觀者。

  閱讀遙遠的回憶……我不想以這樣的方式迎來終結。

  所以這一次,我想踏上書中的舞臺,作為親歷者,見證名為愛莉希雅的【人類】的結局。

  見證……你和英桀們的全部。

  然后將一切銘記于心。”

  芽衣的目光堅定,緊緊牽著愛莉希雅的手,仿佛下一刻,她又會就此離去。

  “這就是我作為后繼者,對為我們開辟前路的英雄們……致以的最高敬意。”

  “嗯……

  芽衣都這么說了,那我根本沒辦法拒絕嘛。

  那就由我來帶領芽衣……翻開故事書的最后一頁吧?”

  這一次,愛莉希雅回應了芽衣的期待,她握住芽衣的手,不會再分離了。

  ……

  清脆的鈴聲悠揚回蕩,將整個世界譜成一片純白。

  花瓣飛舞又落下,書頁翻動,回到最初的起點。

  娃娃機、氣球、過山車、羽早已準備好的煙花……

  羽真的沒騙芽衣,當愛莉希雅再次出現時,絢麗的煙花充滿了整個天空。

  真的很漂亮呢。

  愛莉就這樣牽著芽衣的手,為她講述著那一場宴會的來賓,不被歷史記錄的細節也在她的面前展開。

  就像是一場約會一樣,芽衣見證了愛莉希雅的過去,見證了她的全部。

  愛莉如五萬年前一樣,向前伸出了手,發出了邀請。

  “可以請你陪我……跳最后一支舞嗎?”

  風,聽從著少女的呼喚,帶來數不盡的花瓣,共同構成了,屬于人之律者的武器。

  真我之境:無瑕回歸

  以律者的身份,少女發出了邀請。

  自然,芽衣也要進行回應。

  雷光覆蓋了她的全身,由羽再次鍛造的長刀緊握在手中。

  “哎呀,是小羽給芽衣的禮物嗎?真是讓我羨慕啊~”

  射出的箭矢化作飛花向著芽衣飄去,雷光一閃,芽衣抓住了飛花的尾端,一瞬間,堅冰化作了閃爍的顆粒,光彩照人。

  “要說羨慕的,應該是我才對吧!”

  芽衣輕笑一聲,雷電為她構成一張長弓,隨后猛然射出。

  愛莉旋轉著,宛如優雅的舞步,射出的箭矢裹挾著雷矢飛向天空。

  特殊的煙花在兩人頭頂綻放,這場跨越五萬年的舞會,是如此的浪漫。

  以律者的力量,兩人不斷起舞著,為對方展示著自己的全部。

  或許是因為不想使出全力,或許真的比不過愛莉,芽衣竟緩緩落入了下風。

  不過,芽衣也注意到了,這場舞會的四周矗立的柱子。

  十四,象征著英桀。

  “這就是愛莉希雅真正的【力量】嗎?

  那我也必須回應她的期待……”

  “全力以赴,回應她的期待吧,芽衣。”

  羽的聲音在芽衣的耳邊響起,只是這一次,他的話語中沒有憂愁與哀傷。

  有的只是滿滿的喜悅與期待。

  “羽?”

  “別那么驚訝,我又不是不能詐尸……開玩笑的,帕朵還惦記著你欠她的錢呢。

  好好跳個舞吧,我都沒有和愛莉一起好好跳過舞。

  勘破虛妄,方能尋得真我。

  對了,需要我給你加上bgm嗎?”

  熟悉而又充滿拋瓦的音樂聲響起,芽衣甚至來不及多作思考,顯然,羽嫉妒了,并不打算給芽衣選擇的機會。

  愛莉微笑著看向驚愕的芽衣,顯然已經料到了這一切。

  “這樣嗎……”

  芽衣再次起身,【虛妄】的刻印在她的額頭閃爍,拋瓦之力覆蓋其身,芽衣現在感覺很好。

  再一次,芽衣和愛莉共舞。

  “芽衣姐,你別聽羽哥胡說,咱可是做大生意的人,怎么會在意那么一點點小錢呢……額,哈哈哈,好吧還是有一點在意的。

  不過,咱們可不能讓愛莉姐失望啊!

  空夢無常。把咱的好運氣……分你一半!”

  帕朵的語氣依舊是那樣的歡快,無論什么時候,她都是那樣無憂無慮。

  “浮生短暫,但意志會不斷延續。”

  “你的顏色……正如繁星漫天。”

  “所以,超越無限吧……別讓我失望哦~”

  “這是你所點亮的旭光。”

  “只此一劍,剎那亦是永恒。”

  “以此天慧,開拓前路。”

  “站起來,見證萬物鏖滅!”

  “此刻便是你的舞臺,為你獻上螺旋的喝彩!”

  “以此黃金之歌,奏響命運的旋律。”

  “無須戒律,將我等十四英桀……”

  “以救世之名,傳唱后世吧!”

  兩人的舞會,卻不止于兩人。

  刻印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一如既往,引導著芽衣。

  虛妄的旅者、空夢的凡人、浮生的戰士、繁星的畫家、無限的蛇主、旭光的少年、剎那的落櫻、天慧的覺者、鏖滅的狂王、螺旋的愚人、黃金的歌者、戒律的苦修、救世的英雄……以及真我的無瑕。

  他們一直在這里,從未離去,指引著后世的人們,不斷向前。

  “你看,他們都在這里,見證著這場宴會。

  因為芽衣做到了,因為芽衣是【十四英桀】認可的人呀!”

  “這是最后的踐行,最盛大的落幕……所以,我不會留下任何遺憾。

  向我展示你的【全部】吧,愛莉希雅!”

  刻印的力量匯聚此身,芽衣再一次,向著愛莉希雅,渴求著回應。

  若是你所期望那定會得到強烈的回應。

  無論何時何地,愛莉希雅都會回應你的期待,所以……

  “嗯,來吧,芽衣!”

  手中的長弓化作始源的權杖,長長的裙擺宛如羽翼,長發豎起,眼眸閃爍。

  星星們勾勒成海洋,為兩人搭建了最后的舞臺。

  “終于,來到舞會的最高潮啦。

  芽衣有沒有感到很意外呢?

  【始源之律者】,這是我的另一個名字呢……感覺如何?”

  優雅的身姿宛如水中的游魚,自由而又美麗。

  “始源之律者?

  不過是一個尋常的人類女孩,僅此而已。

  不過……和終焉之律者真的很配呢。”

  長刀和權杖,雷電與冰霜。

  此刻不再是簡單的舞會,而是偉大的演出,盛大的落幕。

  全力以赴,熱情回應,無論是芽衣還是愛莉,皆是如此。

  夢幻般的鰩魚從星海中躍起,始源之靈圍繞著愛莉,將要為這場舞會一個絢麗的結局。

  俱利伽羅同時出現,盡管再不舍,這場舞會也到結束的時候了。

  光束與雷霆沖擊著,隨后化作粉色的光芒,星海沉寂,結束了。

  …………

  清脆的鈴聲和花瓣一同到來,少女們坐在秋千上,享受著最后的離別。

  “沒想到最后能以這樣的方式,再一次體會當初的【宴會】……謝謝你,芽衣。”

  “所以,這就是英桀們眼中……你最后的樣子。”

  “嗯。

  【離席的人們,是因為相信愛莉希雅而拒絕討伐。】

  【在場的人們,是因為相信愛莉希雅而出席宴會。】

  …………

  蘇羽不一樣,他是我愛上的一個無可救藥的笨蛋。”

  愛莉的直球讓芽衣動作一滯,這樣的反應讓芽衣微微一笑。

  “沒關系哦,芽衣。

  心中的感情無法作假,不用壓抑自己,也不用欺騙自己。

  我很高興,在我離開之后,還會有人再愛上這個笨蛋。”

  芽衣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愛莉希雅。

  無論是作為英桀,還是作為律者,她都稱得上是一個偉大的存在。

  而現在,說出這樣的話的愛莉希雅,更像一個自私的少女。

  只是,這樣的自私也相當的慷慨。

  “一見鐘情真的存在嗎?我也不清楚我和他的第一次見面,算不算喜歡。

  只是,第一次見到他,第一次見到熟悉的同類,那份喜悅,那心中的悸動無法作假。

  因為一句玩笑便去努力學習廚藝,經過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失敗,才制成的長弓。

  嘴上說著討厭,卻不厭其煩地陪著我胡鬧……

  很多時候,明明我才是姐姐,小羽卻表現得更像一個哥哥呢。

  或許一開始,他對我只是簡單的戰友之情,但那又如何呢?先愛上對方的,是我喲,果然還是姐姐更勝一籌……”

  愛莉傻傻地笑著,而芽衣則是聽著她緩緩的敘述。

  “我沒有告訴他自己的身份,他也不知道其實自己也是律者。

  就這樣,我始終顧慮著,會不會自己以后也變成他的敵人,就像其他律者一樣……

  小心翼翼地沒有表白,卻始終黏著他,享受著和他才一起的日子。

  對于感情,這樣的我,是不是根本配不上他呢……”

  可憐的愛人,無法說出口的告別,雙方的自卑。

  愛莉認為自己配不上蘇羽,蘇羽又何嘗不是呢?

  了解她作為人之律者和英桀的偉大,卻不曾注意到對方作為少女的柔弱。

  “沒有那回事,蘇羽……他一直沒有忘記你!

  你們的感情并不存在配不上這一說法!”

  “是啊……”

  愛莉的秋千蕩了起來,卻帶不走她的愁緒。

  “那一天,我找到了他,另一個小羽。

  我愛他,也會接受他的一切,但第一次見到另一個小羽,我也嚇了一跳呢……

  他一定經歷過很多不好的事情,才會變成那樣吧!

  所以,我也經歷的【死亡】,【清醒的死亡】……

  沒想到,還沒有成為他的敵人,小羽便不得不步入終焉的宿命。

  文明的開始,他會投身文明。

  那里有他的家人與朋友,有寶貴的回憶。

  文明的結束,他會清洗文明。

  親手殺死珍視的人,記憶始終無法消散。

  周而復始,那種感覺和【清醒的死亡】有什么區別呢?

  所以,我必須那樣做,即使他討厭我,厭惡我,我也必須去做。

  這是我唯一能給他的禮物,不過這唯一的禮物,也是其他目的的附屬。

  為后世的律者帶來人性,我做到了……

  可,對于他,我是這么的卑劣……”

  “你不應該懷疑他對你的感情,無論是樂土的他,還是現實的他,都沒有停止對你的懷念……”

  聽到芽衣的安慰,愛莉卻只是緩緩搖了搖頭。

  “我更希望,他可以忘掉我,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遇到喜歡的人,然后度過自己的一生。

  我太了解他了,也知道他會為了我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在一開始,我看到芽衣的時候,其實是有兩種喜悅的心情哦~

  一種是因為我成功了,不愧是美少女愛莉希雅……”

  愛莉瞇著眼睛,為自己鼓鼓掌。

  “另一種……我看到了你眼中隱藏的愛念,那份感情作不了假哦,所以……我以為他已經走出了陰影,可以好好地看一看這個世界了……”

  芽衣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愛莉希雅,她總說著,自己的感情是如何卑劣,可在她看來,她的愛是那么純粹。

  蘇羽……即使已經過了五萬年,他依舊沒有放棄……

  忽然,芽衣覺得,是不是自己才是那個卑劣之人。

  可才生出這樣的想法,愛莉希雅就抓住了她的手,鼓起嘴巴,為芽衣打著氣。

  “芽衣,不能妄自菲薄哦~

  他只要沒把我遺忘,那就夠了……

  未來,應該是屬于你們的!

  悄悄告訴你哦,小羽有很多有意思的小秘密……”

  寧靜的氛圍屬于兩個懷有相同的愛的少女,在那談話的最后,芽衣答應了愛莉一個請求。

  “無論發生什么,請一定要相信他,他一個人……會寂寞的……”

  …………

  (愛莉覺得蘇羽太純粹了,自己對同類的依賴不算真正的愛,配不上蘇羽。

  蘇羽則是覺得愛莉太美好了,自己一個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的穿越客配不上她的愛。

  炒股的兄弟們,愛莉相當于觀星,絕對不會虧。

  至于開后宮,我直接給蘇羽噶了,等樂土卷完結,我就要開始構思怎么弄死蘇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