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31章 真正的戰斗,現在才開始
  一道熾烈的火光穿透她的前胸,自內而外,綻裂開來。

  那份光輝,仿若恒星入滅。

  那破壞的一擊,跨越【終焉】的一擊,撕碎了虛假的偽裝。

  “哈……哈…………

  你……你們……一個又一個……都要這樣做嗎?

  珍惜生命……對你們來說,就真的那么困難嗎?”

  侵蝕之律者跪倒在地,她的身影明滅閃爍。

  在此刻,維持這個樣貌,她都要竭盡全力。

  遭受重創的她,此刻唯一能做到的,便是遮擋住自己猙獰的左臉,宛如一只舔舐傷口的野獸。

  “……

  也行,要看那是否有其必要吧。”

  “那么……華你考慮好了嗎?你……也準備像他們一樣?

  就算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那么做?”

  侵蝕之律者緩緩起身,她的左手遮擋著自己猙獰的傷口,任由漸變的發絲垂下。

  她的身影不再明滅可見,而是緩緩升起暗綠色的病毒。

  在華下定決心的同時,她也做出了某種決定。

  在數據空間內,記憶體對她造成的傷害怎么可能無法修復。

  之前臉上的傷口,不過是她為了牢記羽的“祝福”,以及用那殘留的氣息進行追蹤罷了。

  如今,羽的數據近在咫尺,她也不用再留下這個烙印。

  當然,失去了這份同源的氣息,她便無法察覺羽會對樂土的數據做些什么。

  但她是侵蝕之律者,一個將自己分割無法發揮全部實力的數據終焉,她不會恐懼。

  “【唯有知曉生命的意義,才能承擔生命的重量】

  我……不是那樣的人。但……世界上大部分人也是一樣。

  既然他們能夠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將其承擔,我似乎也沒有成為【特例】的必要。”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待到華的話語說出,侵蝕之律者不復之前的虛弱。

  只見她的眼中閃過猩紅之色,夸張地彎腰拂面嘲笑著華的話語。

  刺耳的笑聲讓華的內心無比煩躁,待到笑聲停止,侵蝕之律者的手臂也自然垂下,露出和愛莉希雅一般無二的面容。

  “很好……華,我也決定了。

  我會向你展示我的全力,但……絕不會讓你死去。

  活下來……讓你活下來……然后永生不死。

  在你度過漫長的一生之后,我要讓你親口向我承認,自己曾經的那些同伴,是多么……

  ……愚不可及。

  縱使你們做了再多的事情,到頭來,它依然會和羽留下的烙印一般……

  無法解決,讓我難辦,那不過是我對你們的縱容罷了!”

  此刻的侵蝕面容與愛莉一般無二,但所說的話語讓華沉寂的內心躁動起來。

  侵蝕之律者說的對,華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

  從始至終,她都是應該去做什么。

  但現在發生了改變,至少,華不想讓侵蝕之律者再躲在這副相貌之下,做出令人作嘔的事情。

  “第八神之鍵……【羽渡塵】。最后,再幫我一次吧。”

  燃燒的羽毛自天空落下,數之不盡的劍刃襲向侵蝕之律者,卻被她其中擋下。

  只是揮揮手臂,她便輕易將華的攻擊化解。

  “還是做不到呢,華。

  要繼續對我說教嗎?我非常有興趣呢~”

  “咻——”

  當劍刃再次襲向侵蝕之律者時,她抓住了這次攻擊,將其還給了華。

  劍刃輕松地穿透了華的肩膀,卻未阻擋她分毫。

  隨后,數把利刃再次拋出,肩膀、腿部,悉數被洞穿。

  侵蝕之律者抓住了機會,一把掐住了華的脖子,將其砸在地上。

  手指不斷在華的傷口里攪動,侵蝕之律者十分地欣賞華掙扎的痛苦。

  “看到了嗎,華……想要改變一切,【犧牲】似乎沒什么用處呢。

  所以啊……”

  侵蝕之律者的手指化作利刃,在被洞穿的肩膀里攪動,她要一直折磨華,讓她知道她們的犧牲毫無意義。

  “還是活下去好一些——那樣才有機會。

  或許幾千幾萬年之后,我會故意讓你擊敗我,完成你的【復仇】。

  靠施舍得來的勝利,不也是勝利嗎?”

  “如果你只是想讓我承認你的【正確】,還是不要……額…………”

  侵蝕之律者掐著華脖子的手突然發力,話語模糊不清,血液不斷涌上……

  她不想再聽華的長篇大論了,還是讓她不要再說話比較好。

  “這是他們的選擇……”

  “嗯?!”

  侵蝕之律者再次發力,華那看著就脆弱無比的脖頸再次遭受重創,仿佛下一刻便會被折斷,但她的話語已經響徹在侵蝕之律者的耳邊。

  “……我的選擇,當然也會一樣。”

  “?!”

  面前的華化作羽毛消失,不知何時,四周的劍刃也消失不見。

  侵蝕之律者緩緩轉身,赤紅的羽毛散發著光芒,似乎在燃燒著自己。

  華也一樣。

  “空有力量而沒有內心的支撐,侵蝕之律者,你和我同為弱者……

  不同的是,你不過是一個拙劣的模仿者,永遠不會明白真正的愛與強大。”

  手中的羽渡塵化作赤色的火焰,隨即覆蓋華的全身。

  “羽渡塵……

  最后再幫我一次吧,然后我就會明白……

  自己能夠去做些什么。

  第一額定功率,讓我再一次……

  【掙脫約束】吧!”

  ……

  蕩平一切,縱使是自己。

  【浮生】的戰士燃燒自身全部,只為做到,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

  “你……早就想這樣做了?”

  侵蝕之律者跪倒在地,不解地看向華。

  即使使用出這樣一擊,死去的依然會是她自己。

  拼盡全力,最后卻只是把自己搭上,真的值嗎?

  “只是受了科斯魔和格蕾修的啟發。

  羽渡塵的第一額定功率,需要以燃燒記憶為代價,在記憶構成的空間中,就等同于燃燒自身的全部。”

  “但你應該也知道吧,我……是無法被徹底消滅的。

  你作出決意,傾盡全力,最終抹除的【障礙】,也只有一個……

  你自己。”

  侵蝕之律者臉上的嘲諷之意不加掩飾,身上卻不斷浮現出暗綠色的光芒。

  “的確,不過,這只是我能夠做到的事。

  真正想去做的事……

  只是為了讓你不再玷污愛莉希雅的名號。”

  “?!

  你們!你們都做了些什么?!”

  侵蝕之律者再不復往日的淡然言語里只有無盡的怒火與歇斯底里。

  它丑惡的樣子出現在了華的面前,即便是以律者的標準,它依舊十分丑陋。

  甚至……比不上融合戰士們融合的崩壞獸。

  “即使你嘴上訴說著,對于羽的所謂【愛意】,但你的本質不過是為了羽的數據,使得你更加接近愛莉希雅,取得【對凱文武裝·六六六】的控制權。

  即使是被侵蝕的英桀,他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抗爭,先前你所做的一切都在現在,付之一炬,你……甚至還會有所倒退。”

  “那又如何!只要得到羽的數據,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哪怕只是他的一點點,也遠超你們……

  那不加掩飾的惡意,絕不可能是他的偽裝。

  即使是我都不可能重現【愛莉希雅】,雷之律者又憑什么!

  我才是最終勝利的那一個!”

  侵蝕之律者的觸手襲向眼前的華,但她不過是遺留下來的殘影罷了,這種行為只會更加彰顯她破防后的丑惡姿態。

  “你錯了。”

  華淡淡地搖頭,回應她的卻是侵蝕之律者歇斯底里的怒吼。

  “我沒錯,錯的是你們!你們根本就不了解羽,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傲慢而又無知,侵蝕之律者,這就是你的本質。

  你知道,只有得到羽的數據,你就離【愛莉希雅】只差一步,但你卻從未思考過。

  為什么,羽的身上會有愛莉希雅的一部分……”

  “?!”

  華的話語徹底打亂了侵蝕之律者的思緒,它從未思考過這種問題,也不屑于去思考。

  “那場宴會!”

  侵蝕之律者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眼前的華砍斷、切開、剁碎……

  “我不知道,我的記憶有限。

  但我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愛莉希雅比想象中更愛羽,而羽也比你想象中,更加珍視我們……”

  “噠噠噠……”

  腳步聲自遠處傳來,兩人皆是感受到了來人的氣息。

  他沒有任何防備,沒有任何武器,甚至本身數據都被切割。

  他灰色的眼眸無比死寂,似乎充斥了對生命的憎惡。

  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在往世樂土戰勝侵蝕之律者,所以他此刻到來的目的……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侵蝕之律者肆意的笑聲響起,它的身影扭曲著,不斷變化著模樣,甚至沒有調動力量侵蝕唯一的凈土——永世樂土。

  虛幻的身影再次出現,不過這次變換的模樣卻宛如拼湊的尸塊。

  “羽不可能不知道,他對我的誘惑。

  作為知曉我的第一人,他知道我的不可戰勝。

  那雙死寂的灰眸從來不會有對生命的憐憫,那不加掩飾的惡意都快溢出來了……

  呵呵呵呵,可惜,羽是站在我這一邊的,最終勝利的人依舊是我!”

  華依舊是那樣平靜。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華不曾看見過那雙灰眸,卻也明白其中蘊含的感情。

  羽依舊是那個羽,不會改變。

  “【通往外界的道路】、【阻止芽衣的機會】你都已經失去……

  【奪取程序的手段】,我相信羽,你絕不會得到的……

  與過去而言,我們的確是失敗者,但對于未來。

  侵蝕之律者,逐火十四英桀和你對抗,現在才開始。”

  …………

  (猜猜為什么是灰蘇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