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30章 凡人
  “【最后一環】?這位老板,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哎……”

  破滅的城市,雨已不再繼續下。

  維爾薇的身影出現在帕朵的身前,為她講解著計劃的關鍵。

  “哦……我知道了,壓箱底的好貨,對嗎?等著,我這就去拿。”

  內心的些許怯弱轉變為帕朵的逃避,但眼下已經沒有讓她繼續沉淪下去的時間了。

  “……好了,帕朵。我不要再裝聾作啞了。

  我作為【后門】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讓你也能夠維持自我。

  并且……也確實奏效了,不是嗎?”

  專家的話語比以往更加冰冷嚴肅,但她不得不這么做。

  帕朵依舊是不知情的樣子,一心一意只想做好生意。

  “瞧您說的,這里哪有什么后門呀,咱做生意可是童叟無欺。”

  維爾薇閉上了眼睛,雙手環抱。

  “帕朵,既然在這里的你沒有逐火之蛾的記憶,那……

  蘇對你的稱呼,店鋪上的物品,以及你戴著的帽子。

  你為什么沒有感到奇怪呢?”

  一時間,帕朵沉默了,甚至臉色都變得蒼白,似乎不愿接受這一切。

  “……

  呃,哈哈哈……做生意嘛……這種事情怎么能直接說呢。”

  她的話語開始顫抖,她不想接受這一切。

  她只是想當一個無憂無慮的凡人,哪怕只是那么一會兒也好。

  “這位老板,還有什么需要嗎?沒有的話……我還得去其他地方進貨呢。”

  “當然,雖然那位【顧客】會比較特殊,但……我需要你成為它的向導。”

  “特殊?”

  帕朵本想頭也不回地離開,但不知為何,她還是留下了。

  她很確信,沒有人可以改變她的想法。

  “嗯,它不是某個人,而是一次來著凱文的【攻擊】。

  雖然破壞力毋庸置疑,但如果就這樣揮出,只能毀掉大量無關緊要的數據,而不是那個真正關鍵的【點】。

  現在,只有你能做到這件事了——打開外界的通道,讓這一擊,得以在至關重要的地方發揮作用。”

  “……”

  帕朵的眼眸閃過恐懼之色,只是光聽維爾薇的描述,她也能夠明白那將會是多么兇險。

  “呃……老板,您說的這些……我可完全聽不懂呀。

  不然,您還是去找別人吧,我先走一步?”

  說完,她已經挪動了幾步,但她依然沒有離開此處。

  與之相同的,維爾薇也沒有阻攔她,只是淡淡地說道。

  “好啊,再見。

  我并不具有強迫你的能力,不需要你去做你【應該】做的事,去做你【想要】去做的事吧。”

  “…………”

  ……

  帕朵緩步走在街上,身旁熟悉的景色已經被她逐漸拋向身后。

  “真是浪費時間……要是一開始不理她就好了。”

  帕朵小聲地控訴著,語氣中流露出一絲委屈。

  “再說了……再說了……

  再說……剛才我不是已經幫蘇哥找到凱文老大了嗎?”

  或許在旁人看來,她并不是那種帶有【覺悟】的人。

  就連最初獲得【英桀】這個名號,也無人知曉她的存在。

  仿佛,她就是那只普普通通的凡人。

  “真是的……為什么非要拼死拼活不可啊。

  在這種幻象里活著,不也很好嗎?我們……原本就是數據而已嘛。

  可是……”

  帕朵喃喃自語著,試圖說服自己放棄這樣危險的舉動,但她卻沒有停下腳步,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也在她的心中。

  在那片燃盡的大地上,在那棵見證了一切的櫻花樹下,在那座本不該出現在那里的墓碑之前。

  那種感覺也會毫無理由地出現在她的心中,無法消解。

  “這里的一切,明明就盡善盡美,我一直想要的生活就是這樣,為什么……

  ……我還是會感到【不甘心】呢?

  …………”

  長久的沉默,那頂由阿波尼亞和羽縫制的帽子也耷拉在她的后背,融合戰士的特征又一次出現在她的身上。

  這似乎也是她英桀身份的象征。

  她常常和櫻開玩笑,說英桀里只有她們的耳朵是四個,聽音樂的時候,需要特殊耳機嗎?

  “好吧……好吧,既然只有我才能做到了……

  就這么一次!最后一次!

  凱文老大,你可千萬不要動作太快啊……”

  不知何時,她已經出現在【千界一乘】構筑的門前,她明明不想來到這里的。

  她不斷安慰著自己,只要用千界一乘引導完凱文的攻擊,就馬上脫身。

  “……”

  帕朵無力地癱倒在地,先前被她打開的門扉也逐漸恢復。

  沒有她的引導,根本就不能一直維持下去。

  可是,即使是羽也不敢接下凱文的全力一擊,更何況是最弱的她呢。

  “我不管,我不管……

  我想要的生活那么簡單……只不過是有太陽可以曬,有午覺可以睡……

  只是為了這樣的生活,難道我還得一次又一次地去拼命不成?”

  在這樣說著的時候,她依然努力站起身子,向著那道門扉走去。

  她知道,作為維持者,直面凱文全力一擊的自己會變成什么樣。

  “不行,說什么也不行……我……我最怕死了啊!

  英雄的事,就交給英雄的事去做不就好了。我……我只不過是個凡人而已啊。”

  聯想到凱文的攻擊,她似乎都聞到了自己成為灰燼時所散發的氣味。

  她不由自主地顫抖著身子,眼淚不斷落下。

  但她卻離那扇門扉越來越近。

  “現實中的我……一定逃了吧?

  前往月球迎戰終焉這種事,我這么弱,無論怎么想也輪不到我來做吧!而且……

  我可是……最擅長逃跑了啊,怎么可能會死在那里呢?”

  原本前進的步伐逐漸停下,近在咫尺的距離,此刻卻像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沒錯,沒錯……

  現實中的我,一定還活著,現在……正不知道在哪里曬太陽呢。

  既然如此,我……我又為什么非得在這里送死啊……”

  抬起的腳如同灌了鉛一般沉重,她無論如何也無法再次踏出一步。

  以她的好運氣,只要愿意,就一定能夠化險為夷。

  “那根本就不可能嗎!”

  像是自暴自棄地,帕朵哭喊出聲。

  “想破頭我也想不到,既然能好好地活下去,我為什么要去送死?

  可是,可是……”

  顫抖的身軀即使是挪動一小段距離,帕朵依然在前進。

  “可是……既然是【凡人】……偶爾犯一次蠢,也情有可原吧……

  愛莉姐,我從來不做賠本生意的。

  你……可一定要回來啊。”

  那道鴻溝已然消失不見,她的雙手已經觸及到那扇門扉。

  恍惚間,她好像看到自己在月球,同樣是面對一扇【門扉】,同時是選擇前進,同樣是……化作了灰燼。

  “能不能做到……我也無法保證,但我會做到最好。

  至少,不能讓愛莉姐為當初的決定感到后悔。

  等你回來之后,記得一定要……再夸夸我啊。

  如果你和羽哥再鬧別扭的話,我……我真的會生氣的……”

  那早已在等待時機揮出的一擊,也將要就緒。她感到周圍的溫度正在變得灼熱起來。

  眼淚已經蒸發,逐漸升高的溫度炙烤著她的身軀。

  “那一定……會很痛苦吧。”

  想到即將翻涌而來的烈焰,帕朵顫抖得更加厲害了。

  先前的幻視也越加清晰,她打開了那扇不存在的【門扉】,無法承受的崩壞能涌入她的體內,最終,她化作虛無。

  唯有珍視的金幣殘破不堪,掉落在地。

  她甚至感受到了自己死前的疼痛,但她依然沒有后退一步。

  “沒事啦,別自己嚇自己啦……也許根本不會有事呢。

  咱的運氣,可是一向很好的……我……

  我可是帕朵菲莉絲……

  我可是——”

  …………

  “【十四英桀】的一員”

  “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應該有所懷疑。”

  “那么……我們啟辰吧——是時候為我們的過去,落下最后一子了。

  揮出這一擊后,無論我們最終能否得勝,你自身……也將不復存在,還有什么要說嗎?”

  蘇看向凱文,或許只有凱文的答案,才能夠讓他的內心感受寧靜。

  “……

  至少這一次,我們沒有再丟下任何一個同伴了。”

  聽到凱文的回答,蘇淡淡一笑。

  “嗯,這一次,【英桀】們是一起的……”

  ……

  “凱文,答應我好嗎?我的離別,想要一場盛大的煙火……

  凱文,你的眼淚會結冰嗎?有羽的圣痕,應該……哎,真的結冰了,可是……很溫暖呢……

  凱文,幫我看好小羽,如果知道你欺負他……

  我會哭的哦?”

  ……

  不知為何,他的腦海中又想起了那一日的離別。

  不過這一次,他作出了不一樣的選擇。

  “無關乎人類的未來,無關乎萬眾的理想。

  這一次,我將自己的生命壓進槍膛……

  ——只為,拯救【一人】。”

  凱文手中的劫滅已經燃起火焰。

  “僅此一次的機會,凱文。

  就讓我,成為你的劍吧。”

  “天火……

  出鞘!”

  跨越終焉的一擊,燃燒了一切。

  這道熾熱的火光穿透侵蝕之律者的前胸,自內而外,綻裂開來。

  粉飾虛假面容的面具此刻徹底焚燒殆盡,猙獰的傷口終于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此刻的她,就連維持愛莉希雅的形體都是如此艱難。

  “凱文!”

  丑陋、瘋狂、惡心,似乎此刻的樣子更加適合侵蝕之律者。

  而另一邊……

  永世樂土的入口,屬于愛莉與蘇羽的花園,已經化為純白。

  芽衣的面前,兩位相同卻又迥異的羽正站在她的面前。

  …………

  “咕咕,咕咕!”

  陽光明媚的天命總部,阿雞正在呼喚著蘇莎娜的名字。

  自柯落斯滕之后,一人一赤鳶就建立了良好的友誼。

  阿雞這次前來,就是邀請她去野餐的。

  不過令阿雞意外的是,蘇莎娜正擺弄著一把環刃。

  阿雞知道,蘇莎娜很愛惜這把環刃,畢竟是蘇羽送給她的。

  她每天都要擦拭這把武器,然后讓它曬太陽,甚至還為這把環刃配上了下午茶和點心。

  雖然這些點心最終都被一只神出鬼沒的肥貓吃掉了,阿雞和史丹也一直沒有沒有逮住它。

  明明就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肥貓,又不是什么貓貓俠。

  雖是這么想,阿雞還是會和蘇莎娜一起照顧這把環刃,也會幫忙準備點心。

  只見阿雞不知從何處掏出了一個三明治,可下一刻,一道黑影閃過,阿雞手中的三明治消失不見,留下她獨自看著空蕩蕩的小手眨眨眼。

  “咕咕!”

  阿雞的怒吼響徹了整個天命總部,而罪魁禍首,只是一只普通的肥貓而已。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