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29章 只需等待
  “等我回來,我們會重返昨日。”

  自始至終,蘇都相信自己的摯友不會食言,但他從未想過,昨日會是以這種方式重現。

  蘇盡力放大著自己精神的感召,他試圖如往常那樣感受周遭的一切。

  “無法感知到任何存在……”

  身處侵蝕之律者的內部,蘇只能勉強維持住自我,作為精神感知型融合戰士,他的優勢已經全無。

  不過蘇并不在意,他只是來尋找凱文,維爾薇所說的奇兵,該登場了。

  ……

  破碎的城市承載了他與凱文還有梅的記憶,跨越了五萬年的時光,如今卻在這種情況下得以重現。

  緬懷過去……

  只是片刻的安寧,侵蝕之律者也不愿給予。

  一個個侵蝕歧點逐漸包圍了蘇,漫天的雨點不斷滴落在他的肩頭。

  “散去吧,我們本非敵人。”

  菩提葉落,飄落的雨點與侵蝕歧點一同消失殆盡。

  侵蝕之律者的數據龐雜臃腫,在這片空間中尋找凱文無疑是大海撈針,但……

  “瞧一瞧,看一看啦!貨架上的寶貝隨便挑,假一賠十,概不退換!”

  活潑的吆喝聲響起,她本不應該出現在此處。

  “果然……”

  “哎呀,這位老板很面生呢,第一次來吧?

  我這剛好新進了一批貨,您也知道,附近可不太平,總要有點東西傍身嘛。”

  蘇緩步走至帕朵的身旁,在他的感知中,此刻的帕朵卻是變了一個模樣。

  超變手術的痕跡消失不見,原本貓耳的位置被一個縫縫補補的貓耳帽子代替。

  兩只耳朵各不一樣,一只是阿波尼亞在黃昏街為其縫補,而另一只,則是進入逐火之蛾后,羽為帕朵縫補。

  “……”

  雨還在下,蘇感知其帕朵攤位上的東西。

  像帕朵這樣的人是沒有機會拍照的,這張通緝令,是她的第一張照片。

  破破爛爛的風衣和羽的徽章,這是她進入逐火之蛾的契機,帕朵一直保留著這兩樣東西。

  手術刀、嚇人用的玩具電鋸……每次提起那次手術,帕朵似乎都會炸毛。

  格蕾修為帕朵畫的畫,羽為她制作的玩偶,櫻的項鏈……

  一把不知道開啟什么的鑰匙。

  在迎戰終焉之前,她將這把鑰匙托付給了羽……從月球回來之后,羽甚至沒有進行任何治療便獨自離開……

  在蘇感知著這些“商品”時,帕朵這才注意到,似乎自己面前這個人,從未睜開過眼睛。

  “呃……沒事,反正這些也是非賣品,有什么需要,老板你說一聲就行。”

  “帕朵……我是蘇。”

  “呃……哈哈哈……還真看不出來。”

  帕朵有些尷尬地整理了一下帽子,接著說道。

  “好勒,叔,需要點什么?”

  “……”

  結合帕朵的話語和她身上的異常,蘇終于意識到一件事。

  侵蝕之律者所編織的迷夢,這就是記憶體被徹底侵蝕后的去處。

  即使是幻覺,這依然是座被崩壞肆虐的城市……對帕朵來說,這樣也已經足夠了嗎?

  “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

  即使是在夢中,蘇依然相信,帕朵有著異于常人的天賦。

  “喔!盡管開口,我做生意可從不挑三揀四,人也好,物也好,都沒問題。”

  “他明凱文,年紀如我一般。發色蒼白,看上去……有些冷峻。”

  聽到這話,帕朵先是一愣,隨后疑惑地問道。

  “是不是坐在一個塑料椅子上,音樂聲放得特別大……確實有些異于常人的冷峻呢!”

  聽到這話,蘇的眉頭一皺,難道凱文也沉溺于夢中嗎?

  不,不可能會是如此,他相信凱文。

  “找到他倒是小事一樁,不過……嘿嘿嘿,老板,你也知道,這附近的崩壞可是相當危險呢。

  這個費用嘛……”

  帕朵略顯無奈地搓了搓手指。

  聽到帕朵的稱呼,蘇的心中又是一沉。他沒有再作遲疑,接下了自己一側的耳飾。

  “此為古人所贈,價值連城,請帶路吧。”

  帕朵眼睛又滴溜溜轉了起來,幾乎沒有多加確認,帕朵便發出了熟悉的笑聲。

  “嘿嘿嘿……這怎么好意思呢……

  那我們出發吧,老板,這可沒算上安保費用,要跟緊哦?”

  帕朵將耳飾收好,這是要給羽哥的,他戴上一定很好看……

  …………

  在經過了幾道傳送門后,凱文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令蘇略感意外的,這幾道傳送門是由【千界一乘】構筑的,神之鍵居然在此處也有作用嗎。

  “Burythelight……”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熟悉的音樂聲讓蘇的內心一沉,但凱文對上了他的目光。

  “你來了,蘇。”

  “凱文……”

  依然是他,凱文并未向帕朵那樣陷入沉睡,但很快,蘇未自己的想法心生愧疚。

  或許,像帕朵那樣,對他來說反而更好吧?

  就這樣,兩人長久地站在那里,除了注視著對方以外,再也沒有其余的動作。

  唯有耳邊的音樂聲,如同襲來的暴風雨一般。

  “呃……嘿嘿嘿……哈哈哈哈……”

  帕朵似乎已經察覺到了氣氛的微妙。

  “既然已經帶到了,我……先走一步?”

  “等等,帕朵……”

  蘇想要攔住帕朵,但她像是生怕被留住一樣,充耳不聞,轉眼間消失在某個角落。

  “由她去吧,即使是我,也渴望獲得片刻的安寧。

  更何況,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本就和她無關。”

  面對凱文的說法,蘇卻是搖了搖頭。

  “恐怕并非如此,她能出現在此處……想必也是維爾薇計劃的一環吧。”

  “……”

  兩人之間的默契無需過多的話語,但凱文還是向蘇問出了一個問題。

  “羽呢?”

  “侵蝕早已在他的身上留下標記,他會用自己的數據補全愛莉,被污染的數據……

  以他的性格,估計會拉上侵蝕一同毀去。

  這也是維爾薇唯一算錯的地方。”

  “……”

  凱文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仿佛早已知曉這一切。

  “我會在這里揮出全力一擊,但身處侵蝕之律者的內部,現在的我壓上全部的【數據】也不足以發動那樣的一擊……

  所以……”

  “所以,我來到此處。

  你必須以我的全部作為【替代】……不,作為【增補】。”

  “在那之后,我們會一同彌散,歸于虛無。”

  不用蘇言明,凱文便察覺到了代價,但他并不打算阻止蘇,也不打算阻止羽。

  他們信任彼此,如果這是必須踐行的計劃,他們只會全力以赴。

  現狀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

  “【一個人的命運,就是他的性格】,因此一個人的命運,或許只有一種……”

  這是曾經幾人一起談論的話題。

  那時的蘇想成為一個醫生,凱文想追尋梅的步伐,而羽則是模糊不清地給不出答案。

  “凱文,有件事……我始終心存疑惑,不知你今天能否給出解答。

  梅所提出的,有關【世界本質】的那個猜想……它其實,已然被證實了嗎?”

  “是……”

  “……

  難怪……”

  蘇長嘆了一口氣,又悲傷,也有解脫。

  “所以世間種種,只是一出被安排好的劇本?如同一些信徒所認為的那樣,我們所經受的一切,都只是為了確認……

  我們是否有資格,前往某種【更高】的所在,結束【人類的童年】?”

  凱文搖了搖頭,隨后又緩緩點頭。

  “若是在他出現之前,我并不這樣認為。

  用愛莉的說法,她和羽是所謂的【神明】的孩子,他們會人類這一存在付出了所有。

  但他本不該如此,羽選擇主動加入反抗……

  痛苦、傷害、掙扎,即使這一切痛不可遏,但這恰恰表明了我們曾經努力過,她曾經給我們帶來了一切。

  我不會否認這一切。

  他向我證明了,命運不止一種,即使結果相同,人類必須結束【童年】,但有羽的存在,我相信未來會像梅說的那樣美好。

  因為他的存在,世界的結局……不會沿著既定的軌跡走下去。”

  “那么,這一次……結果會不同嗎?”

  蘇像是在問凱文,也是在問自己。

  “我不知道,但這一次,我相信不會再有遺憾。”

  …………

  (人類的命運是跨越終焉,蟲蟲奔月是一種結局,蘇羽寄也是一種結局。

  之前愛衣說的故事不同的結局,和這一章凱文所說的就是這樣。

  所以到時候崩鐵的蘇羽和瓦爾特不一定是同一個世界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