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28章 華將軍三氣侵蝕小兒
  在此之前,英桀們選擇犧牲的理由,讓侵蝕之律者感到無比【荒謬】。

  “而現在,就因為這種更加【荒謬】的理由……

  你們也要如此輕易地……放棄自己的【生命】?”

  侵蝕之律者面容扭曲,無盡的怒火始終無法平息。

  “……【爭取時間】,這是身為數據的我們,在你面前唯一能做的事。

  而他們……這兩個孩子,已經盡己所能,做到了最好。”

  侵蝕之律者站在原處,看著只身來到自己面前的少女,似乎是想要去理解在她看來這毫無意義的一切。

  “所以……是你把已經成為畫的他們帶到這里的,華?”

  侵蝕之律者的語氣有些奇怪,那是近似于疲倦,而又無可奈何的情緒。

  如果是其他英桀站在此處,或許會認為侵蝕之律者會有所謂的憐憫之心。

  但很可惜,在她面前的是華,可以破所有人防的華。

  “那幅畫……是什么樣子,可以讓我看看嗎?”

  “已經太遲了,你剛剛親手將那幅畫作侵蝕殆盡了。”

  “……我知道,能為我形容一下嗎?我只是……感到有些好奇。”

  “……”

  華回想起格蕾修最后的畫作,旋即搖了搖頭。

  “用語言加以形容已經超乎了我的能力,況且,你并不是格蕾修所期待的觀賞者。”

  侵蝕之律者的胸膛不斷起伏,她在遷怒華。

  “那么,華……我在刪除科斯魔時所體會的心情,你現在一定也感同身受吧?

  親手將同伴送往死亡的感覺……并不好受,對吧。”

  “……”

  華輕嘆一口氣,緩緩擺出了招架的姿勢。

  “我無法與兇手感同身受,我也沒有為他們的犧牲而感到悲傷。

  這是我能給予他們所必需的尊重,接下來,也輪到我來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使命】?”

  侵蝕之律者輕蔑地一笑,先前的無可奈何消失不見。

  “現在送死的人又輪到你了?華……所謂的【原計劃】……到底是什么?”

  “無須多言,他們的【犧牲】并非沒有意義……”

  …………

  數之不盡的褪色怪物包圍了華,而面對這種狀況,侵蝕之律者卻是沒有襲擊華,而是向著遠處匆匆離去。

  這是毫無意義的戰斗,哪怕只是區區一場戰斗,侵蝕之律者也不愿意再有所延誤了。

  羽的轉換已經到了關鍵的一步,可他該如何處理自己被侵蝕標記的數據呢?只靠他的力量,怎么將全部被侵蝕的數據隔絕在外呢?

  “將她拖入戰斗,時間才能站在我們這邊。”

  在迅速解決最后一只褪色怪物后,華再一次出現在了侵蝕之律者的面前。

  她已經恢復了從容不迫的模樣,游刃有余。

  華知道,她在模仿愛莉希雅,她只是在強裝鎮定。

  “非要這樣不可嗎?華,我還以為……你能夠理解我的用意呢。”

  侵蝕之律者攤開手,一副為華考慮的樣子。

  而華只是皺著眉頭說道。

  “你是指讓那些怪物拖延時間嗎?”

  “他們可不能被稱作【怪物】。”

  侵蝕之律者頗為急切地反駁,但很快,她又繼續說道。

  “真是的,只原諒一次哦,華。如果我也這么稱呼你的同伴,你一定也不會開心吧?

  大家不都有類似的經歷嗎,應該對此更能感同身受才對呀。”

  “同伴……”

  華認真地搖了搖頭,并不贊同侵蝕之律者的說法。

  “我們并沒有留下同伴等死的習慣。”

  “是嗎?他們不正是這么對你的嘛?”

  侵蝕之律者臉上的笑意濃厚。

  “為了更重要的目的,讓你獨自面對一個不可能戰勝的敵人……

  從行為上看,有什么區別呢?

  不過華,我與他們不一樣,我之所以選擇離開,是為了你好哦~”

  “……”

  雖然對此未置一詞,但華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

  “是不愿意相信嗎?還是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明白你想說什么。”

  和侵蝕之律者的談話,對華來說同樣是一種折磨,但現在,她不得不延長這種折磨。

  時間是他們最缺乏的東西,況且華已經在梅比烏斯的手術臺上,感受過相當多的“折磨”了。

  侵蝕之律者用手指輕輕點了點頭部的一側,示意存在于那里的數據。

  “華,即使是千劫那樣的人,心中也有想要的事物……或者沒有自己期盼的未來。

  小羽即使是在愛莉希雅死后,依然存活了下來,據芽衣所說,他也有著能夠讓自己奮斗的未來。

  但是你……并沒有那種愿望。”

  “你不妨有話直說。”

  “直說的話,有些傷人呢。

  華,你有沒有想過,似乎從來沒有一件事……是你自己想要去做的呢?”

  “我有自己的使命。”

  面對侵蝕之律者的蠱惑,華依舊是那副說辭。

  “保護人類?還是對抗崩壞?

  你的隊長卑彌呼教導你對抗崩壞,可她卻成為了律者,死在了凱文手中。

  小羽讓你多為自己考慮,可他甚至做不到為自己畫一幅畫。

  就像小石子從山上滾下,你之所以站在這里,只是因為……

  【我正在做些什么,我仍然能做到些什么】……你想要的僅此而已,否則就不知道應該如何活下去。”

  “這個觀點在你口中并無說服力,侵蝕之律者。”

  縱使侵蝕之律者再怎么探尋存在的意義,華依然沒有被她動搖。

  “不知意義地行于世間,不知意義地侵蝕一切,模仿他人的樣貌來闡釋你那扭曲的情感……可悲的是,你連真正的愛是什么,都全然不知。

  自以為理解羽,了解羽,卻不知他真正的想法。

  依靠虛偽的假面來掩飾自己卑劣的內心,侵蝕之律者,你讓我感到惡心。”

  “……”

  華的一番話語,直擊侵蝕之律者脆弱而又虛偽的內心,顯然,成果顯著。

  幾乎是瞬間,冰冷的殺意包圍了華。

  “你憑什么說我不了解他……

  那種黑暗到不見一絲光亮的內心可不會作假,那種快要化作實質的惡意可不會騙人……所謂的同伴,你又了解羽多少呢?”

  侵蝕之律者的臉色陰沉,原本還有幾分歡愉的心情徹底破碎。

  “名為【虛妄】,實為勘破這層桎梏,抵達【真我】。

  你連他的刻印代表了什么都不明白。

  他所展示的固然不是他的全部,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絕對是最真實的他。

  他對同伴的感情無法作假,他對愛莉希雅的愛始終無法動搖……”

  “夠了!”

  侵蝕之律者怒吼打斷了華的敘述,無數的褪色怪物在這一瞬間包圍了華,樂土中全部的侵蝕歧點此刻匯集在此處。

  “愛莉希雅……愛莉希雅……

  她已經死了五萬年了!樂土中的她,不過是一個謊言!即使羽那么愛她,她選擇的依然的他人,而不是羽!”

  “你根本就不懂愛莉希雅……”

  “……

  我不想和你爭論這些,你就跟它們探討這些大話吧!

  華,我依然對你很寬容,我不會讓你就此成為我的【一部分】,我會放任你進行反抗,直到……

  你意識到自己的愚蠢。

  來吧,從現在開始,千萬別放棄哦!”

  褪色怪物們接受到了命令,一同涌向了華。

  而被怪物阻攔的華,只能放任侵蝕之律者離去。

  …………

  面對不斷襲來的怪物,雖然希望渺茫,但華還是不得不使用了意識之鍵——羽渡塵。

  而在她使用神之鍵的一瞬間,那片赤色的羽毛覆蓋上了一層暗綠色的灰霧。

  這層如同侵蝕病毒的灰霧很快覆蓋了華的全身,同樣的,這些怪物也不再對華發動攻擊,而是向著侵蝕之律者追擊而去。

  “這是……”

  “就這么讓你驚訝嗎?華。”

  梅比烏斯的聲音在華的腦海中響起,可她明明已經……

  “我已經死了,對嗎?華,別開玩笑了,死亡,對我來說是稀疏平常的事。

  如何華,你要加入進化,體悟這種樂趣嘛~”

  即使是在這等危難之際,梅比烏斯也還是有興趣開著玩笑。

  只要她愿意,終焉之律者也無法徹底殺死她……

  “我需要做些什么?”

  片刻之間,華已經明確了現在的情形。

  梅比烏斯的實驗成功了,她成功地復刻了侵蝕之律者的病毒,并且掌控了它。

  “能做些什么呢?我的一部分去通知在樂土之外的克萊茵,在你腦子里的一部分,是事先分離出的數據。

  這種強行剝離自身的感覺可真不好受,真不知道羽是怎么堅持下來的……

  這點小把戲瞞不住侵蝕之律者的,所以,到時候自然是我和你都成為她的【一部分】咯……”

  梅比烏斯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絲惡趣味,但華了解她,她不想讓自己知道她融入侵蝕之律者的目的。

  隱藏起來的目的……

  羽要利用侵蝕病毒炸了律者,她自然要陪著羽了,不管怎么說,都是她贏了。

  只是這份勝利,卻無人分享。

  ……

  此刻,那些曾經由侵蝕之律者役使的怪物,正毫無聲息地倒下對方的腳下。

  它們身上隨處可見的斬擊痕跡,昭示著此前這里發生過一場【惡戰】。

  “……”

  侵蝕之律者的目光從華身上掃過,似乎全然不在意來者的身份,臉上是一種幾近悲傷的寂寥。

  過去,這種表情偶爾也會出現在愛莉希雅的臉上,出于種種原因,人們都只認為那是一種偽裝。

  而此時此刻,華同樣也無法理解,對于侵蝕之律者而言,那種寂寥又是從何而來。

  “你來了呀,華。

  ……

  ……

  ……”

  悲傷而又無可奈何的聲音,隨后是長久的靜默。

  “它們這是怎么了……它們……不應該這樣做的,對吧?

  我是那樣地愛著你們……也是那樣地……愛著它們。”

  她始終盯著自己的腳下。

  “告訴我,華……如果你深愛的一些人,卻非要傷害你愛著的另一些人。

  你會怎么做呢?

  愛莉希雅……又是怎么做的?”

  此刻的侵蝕之律者已經接近瘋狂,一時間,華無法理解她的瘋言瘋語。

  “無論帶著怎樣的目的,她最終選擇了成為你們的【敵人】,沒錯吧?

  她為了其他微不足道的東西,放棄了羽,對吧?!”

  在她說完最后一個字的同時,華依靠直覺擺出了用以戰斗的姿勢,在無數次生死之際,她得到了這種無從解釋的感官。

  緊接著,侵蝕之律者的力量驟然上漲,開始撕扯著她的每一根神經。

  “唔?!!!”

  只是一瞬,華痛苦地跪倒在地上,耳邊的聲音也開始渙散。

  “……”

  “華……華?還聽得到吧?”

  侵蝕之律者慢慢走到華的身邊,俯下身去,想要確保即將昏厥過去的華能夠聽清楚自己的話。

  “不用擔心,我能控制好自己的——我只是剝奪了你自由行動的能力,但卻絕不會讓你就這樣死去的。

  華,我沒有說謊。

  如果我真的想讓你不再纏著我……不是輕而易舉嗎?

  等你重新醒來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你想反抗我多久,就反抗我多久。”

  結束了這些話語后,她重新站起,將自己無所不在的知覺再次延伸,直到,找到這場異變的【元兇】。

  “但你不會就這么幸運,讓我的【同伴】們變成這樣的人……”

  “【同伴】?那些丑陋的東西不是可以隨意碾碎的玩具嗎?

  呀,我不知道你這么珍惜那些丑東西的……畢竟,你本身也是個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住的怪物呢……

  ******”

  熟悉的謾罵,熟悉的語氣,侵蝕之律者甚至要懷疑,英桀們是不是都是被同一個人教的臟話。

  但眼下被憤怒包裹的她,只會毫不猶豫地吞噬梅比烏斯的數據。

  ……

  梅比烏斯遺留下的力量逐漸讓華清晰,也控制了周圍的褪色怪物。

  華來不及思考現狀,便看到一副異常古怪的圖景——曾經被侵蝕之律者役使的怪物們,此時正對她形成重重的包圍,似是將要發起進攻。

  “……”

  侵蝕之律者憤怒地喘著粗氣。

  “這還真是難啊,是吧?

  無論發生什么情況,哪怕遭人傷害,蒙受背叛……仍要平等地愛著一切。

  當初……面對類似的情景,她又是怎么做到的?”

  “沒有人做到,所以她才會是愛莉希雅。”

  “那么,你也認為……我做不到這種事,也成為不了她?”

  答案顯然易見,但華的回答還是完成了對侵蝕之律者的絕殺。

  “你始終是一個拙劣的模仿者,你所說的愛,也不過是虛假之物,只是支配而已。”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侵蝕之律者捂住左臉,被面具遮擋的傷口隱隱作痛,似乎只有這般無法消除的痛苦才能讓她感受真實。

  “沒關系的,解決的方法很簡單……那些我無法說服自己繼續去愛的事物……

  只要統統消失,不就可以了嗎?”

  “一直以來,你都是如此。

  現在,只不過是徹底撕開偽裝罷了!”

  華的話語徹底擊碎了侵蝕之律者最后的防線,四周包圍侵蝕之律者的褪色怪物紛紛被擊飛。

  數不清的觸手襲向華,同時耳邊侵蝕之律者的怒吼也隨之響起。

  “那就從你先開始!”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