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27章 繁星不再
  “嘖嘖嘖……何必呢,科斯魔。

  變成這樣,你連話都不會說了,雖然你本來就不會說話,但至少不是這種丑陋的姿態……”

  侵蝕之律者環抱雙肩,輕松地躲開了科斯魔的每一次襲擊,顯得游刃有余。

  “你難道不想離開樂土,去外面看看?

  凱文、羽還有格蕾修,他們都在外面等著你呢。

  想想吧,無邊的黑暗,只有可憐的小格蕾修一人,你真的忍心嘛?”

  即使如今的科斯魔已經完全將身體交給了本能,但聽到如此話語,依舊激起了他的怒火。

  藍色的火焰涌向高空,隨后墜落而下,從心臟處蔓延的觸手肆意扭動,刺穿著周圍的一切。

  面對這一切,侵蝕之律者只是在科斯魔飛撲上前時,一記轉身踢,便將其踢向遠處。

  同時,往世的飛花已經出現在了她的手中,這本是羽為愛莉希雅打造的武器,如今在她的手中卻顯得黯淡無光。

  侵蝕之律者仍可以使用權能發揮這把武器的效力,但卻始終無法體會這把武器所代表的意義。

  只是一瞬,四支箭矢激射而出。

  “吼——”

  科斯魔的四肢被輕易地穿透,暗綠色的病毒開始在他的身上蔓延,但下一刻便被藍色的火焰焚燒殆盡。

  “哦?這就是你的打算嗎?”

  只是一瞬,侵蝕之律者便已察覺科斯魔的手段,依靠毗濕奴的吞噬能力,吞噬自身來拖延她的步伐。

  雖然確實可以延緩她的步伐,但是……

  她留在羽身上的印記依舊存在,他的數據就在前方,只是似乎在逐漸轉化為另一種形式。

  不可逆的過程……

  原本在她看來綽綽有余的時間,似乎有些捉襟見肘。

  無論如何,她是不會放棄羽的數據的,但科斯魔的阻攔也不可忽視。

  “愛莉希雅……如果是你,又會怎么做呢?”

  只是一瞬,她便沒再思考下去。

  兩人之間確實存在一些【區別】,這些【區別】是無法通過數據彌補的。

  侵蝕之律者永遠不可能意識到這一點。

  “科斯魔……原諒我吧。

  我所愛的大家……明明已經在我的體內得到了永恒又美好的生命。

  如果放任你繼續下去,等同于再一次將他們推入死境。

  這就是兩害相權的感受嗎?至少現在……我理解你的心情了。如果這就是你選擇的道路……”

  侵蝕之律者閉上眼睛,作出無比悲痛姿態,但她的心卻從未感受到這種情感。

  她最終還是決定,使用出那能夠輕而易舉解決一切,卻只動用過一次的能力。

  “對不起,對不起,我原本不想這樣的……”

  她的話語中充滿了偽善,她的微笑是那樣的令人厭惡。

  “但為了大家,我也只能……將你徹底【刪除】了。”

  侵蝕之律者面露兇光,這一刻她再次對上了科斯魔的眼神。

  他似乎已經恢復了部分理智,他的嘴巴上下闔動,再一次吐出來模糊不清,但卻直擊本質的詞句。

  “拙劣的……模仿者……”

  侵蝕之律者嘴角的微笑消失,心中僅有的,自認為存在的負罪感消失。

  科斯魔就這么在痛苦之中被完全刪除,再也不剩一點存在的痕跡。

  “雖然你變得和千劫一樣討厭,但為了格蕾修,在一切結束之后,我會把你重新構筑出來的……”

  她的得意還未持續,來自身后的威脅便讓她警覺起來,一只利爪徑直襲向她的腹部。

  “刺啦——”

  科斯魔再次出現在此地,他的攻擊并沒貫穿侵蝕之律者,但確實傷到了她所構筑的身體。

  “?!”

  侵蝕之律者捂住腹部的傷口,光芒閃過,一切都煥然一新。

  但這一擊,確實激起了她的怒火,也讓她明白了科斯魔目前的狀況。

  “我呀,真的不想傷到什么人了……”

  侵蝕之律者輕輕拉動弓弦,但似乎是已經不愿承受,往世的飛花在這一瞬間碎裂,就這么掉落在地。

  “……

  算了,反正是失敗者的玩具,相信得到羽的數據后,我會獲得更好的……”

  在她的注視下,往世的飛花被侵蝕殆盡,樂土之中,再也沒有了它的存在,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樣。

  “咻——”

  科斯魔再次襲來,只是這一次,侵蝕之律者的手已經觸碰到了他的身軀。

  “哎呀,差點忘了你……”

  “嘭——”

  巨大的爆炸自科斯魔的體內產生,連同他的一切湮滅于虛無。

  盡管手段殘忍,但這對于侵蝕之律者的權能來說,依舊是毫不在意的攻擊,因為她發現了新的目標。

  “好啦,出來吧——我可沒答應要成為你的【模特】呢。”

  伴隨的侵蝕的話語,方才的爆炸似乎是撕開了一片空間。

  奇妙的畫卷出現在這處空間,而少女正靜靜地身處其中。

  “難怪科斯魔會性情大變,難怪他的數據一開始就已經煙消云散,卻還是能和我進行戰斗……

  原來科斯魔……早就成為你的一副【畫】了。

  對嗎,格蕾修?”

  ……

  少年的同伴,為了拯救更多人的性命,不得不犧牲自己。少年認為是自己不夠強大,為此他不惜上自己成為怪物,但卻徒勞無功。

  在生命走向盡頭的時候,少年又一次面對了一個根本無法接受的選擇。

  在整個世界面臨滅頂之災的時候,乘坐一艘巨大的飛船,離開地球,為人們尋找新的希望。

  在災害結束之后,獨自存活下去,成為一個逃兵。

  留下來與世界赴死,作為英雄。

  少年選擇作為一個英雄死去,但這個選擇,是星星替他做出的選擇。

  少年太幼稚,太軟弱,已經沒有力量再次應對這種【兩害相權】的選擇。

  少年希望,在畫中,他是一個更加成熟,可以坦然接受現實的形象。

  他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真正的英雄,不再是【兩害相權取其一】,而是【兩全其美】。

  他不會像少年那樣固執,無能,他會是一個自己做出決定,真正的英雄……

  少年想要欺騙繁星,但他不知道,這一顆星星,遠比他想象中,更加堅強。

  又或者,星星根本不知道這一行為代表了什么,但她并不贊同少年的話語。

  因為無論是畫中,還是現實,少年都是英雄,真真切切的英雄。

  這也是科斯魔,真正的樣子。

  …………

  “原來如此,盡管有些奇怪,但那就是真正的科斯魔。

  果然是口是心非的人嗎?”

  笑意再次出現在侵蝕之律者的臉上,這一次,僅僅是因為她的惡趣味。

  “那格蕾修,親手殺死科斯魔的感覺如何?

  你出現在這里,偏偏還辜負了她的心意,真是不乖哦~”

  格蕾修沒有回答侵蝕之律者的問題,只是搖了搖頭,她不喜歡面前的這個人。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不可以離開。

  看來科斯魔從痕那里接過的旭光,已經得到了傳承,就讓我來替科斯魔……

  好好照顧你吧~”

  失去了武器,侵蝕之律者的手中卻出現了一把長刀,緊接著她手中的利刃出鞘,向著格蕾修走去。

  刺眼的寒光照射著一切,科斯魔再次出現,試圖阻止侵蝕之律者,但迎接他的卻是漫天的斬擊。

  冰冷的刀光切割著一切,連同此處的空間一同破碎。

  侵蝕之律者并沒有避開格蕾修,倒不如說,她將攻擊的重心轉移到了格蕾修的身上,科斯魔只是順帶的。

  當刀光斬斷科斯魔,襲向畫中的格蕾修時,侵蝕之律者才意識到了,為什么格蕾修只是搖了搖頭,不離開這里。

  她并沒有科斯魔的特殊性,所以在被自己接觸的一瞬間,她便應該侵蝕殆盡。

  但顯然,這一切并沒有消失。

  “格蕾修……你……”

  “……”

  侵蝕之律者的胸膛上下起伏,費盡時間與精力,她什么都沒得到。

  “你……把【自己】也畫進了那一副畫里?”

  “最后,【是另一個人代替他作出了選擇】,這是科斯魔自己說的……對不對?

  那這幅畫上,當然也應該有【另一個人】。

  既然大家都說我是一張白紙……那我把自己作為【畫布】,科斯魔應該也不會介意吧?”

  “……”

  原本異常充裕的時間,其中的絕大部分,都已經被她用作侵蝕【一幅畫】。

  她沒有得到一點【英桀記憶體】的數據,甚至就連其中蘊含的力量,也被自己的斬擊親手磨滅殆盡。

  “格蕾修,你把自己畫進去,這是你的決定嗎?

  僅僅讓我無法繼續追擊,就不惜白白浪費自己的生命?”

  “追擊?那是什么意思……”

  格蕾修甚至無法理解侵蝕之律者話語中的意思,但她仍然做出了那樣的決定。

  “科斯魔……雖然他從來不說,但他最害怕孤獨了。

  我只是……不想讓他在畫里……也孤身一人……”

  這一刻,侵蝕之律者的憤怒似乎壓抑不住,幾乎要沖破了名為【愛莉希雅】的軀殼。

  “雖然我并不喜歡你……但你身上的顏色很特別,所以……

  我也為你畫了一幅畫……”

  精致的畫作飛至侵蝕之律者的手中,只是一眼,極力壓制的憤怒便已經爆發。

  在這一刻,她不在被【愛莉希雅】束縛,數不盡的觸手從她的軀體伸出,攻擊著周圍的一切。

  以一種近乎粗暴的態度,她將格蕾修本就即將消失的形體連同褪色的畫作徹底湮滅。

  那張為她所作的畫,也被焚燒殆盡。

  ……

  粉色的郁金香與鳶尾花相互勾勒,【真我】與【虛妄】在此刻重疊。

  格蕾修似乎看到了真正的,完整的【虛妄】,那一幅畫上,也僅僅只是這樣的內容。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