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24章 讓我痛苦地死去吧
  “剎那——森羅禁斷!”

  “一刀,了斷!”

  一陣白光裹挾著冰冷的斬擊,向著侵蝕之律者襲去,同時,芽衣也抓住了機會一同砍去。

  侵蝕之律者連同周圍的空間一同冰結,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怎么可能……你們……”

  侵蝕的發絲披散,右手無力地垂下,仿佛被兩人聯合的斬擊重創。

  “……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冰凍的空間破碎,隨后修復,侵蝕之律者不復之前的驚恐,得意的笑容浮現在她的臉上。

  “還是算啦,裝出震驚的樣子,對我來說實在太難了。”

  “?!”

  在芽衣詫異的目光之下,侵蝕之律者緩緩轉頭,蔥白的手指在嘴邊一點,隨后……

  “咔嚓——”

  侵蝕之律者以一個極其詭異的姿態調轉了脖頸,眼中流露出猩紅之色。

  “櫻,芽衣,你們真是太棒了啦。”

  “!”

  刺骨的寒意襲上心頭,明明上一刻,侵蝕之律者還在兩人面前扭脖子,下一秒,她便出現在了芽衣的背后。

  芽衣甚至都感受到了侵蝕之律者喘息,她在嗅探些什么。

  但當侵蝕之律者準備進行下一步時,櫻又一次揮出了劍刃。

  “滌罪七雷?樂土模擬的神之鍵也有這般威力嗎?”

  侵蝕饒有興趣地環抱雙肩,隨后伸出手觸摸了神之鍵,而櫻無法移動絲毫。

  “……”

  戴著面具的櫻向著身后揮出劍刃,但下一刻侵蝕之律者又出現在了兩人的前方。

  自始至終,她都在耍兩人。

  “雖然遠遠比不上小羽帶給我的痛楚,但能做到這種地步,我也要夸夸你們哦~

  沒有經過任何溝通,就能完成這樣的配合……我都有些吃醋了。”

  侵蝕之律者為兩人的配合鼓掌,頗為贊賞地笑了起來。

  面具之下,櫻的眉頭緊皺。

  “請不要用她的樣貌,她的語氣,說出這樣的話……”

  雖是禮貌的用語,但無論是誰都可以聽出,隱藏在話語中,冰冷的殺意。

  “櫻,為什么你和芽衣都要學習那個討厭的千劫呢?

  我承認,他確實相當熱情,但他卻總是把一切都搞砸,不是嗎?”

  提起千劫,侵蝕之律者頗為不屑,她的話語無疑是在進一步挑起櫻的怒火。

  “唔……事情總會變成這樣嗎?櫻,我明明是關心你,才想讓你置身事外呀。

  畢竟,在某種意義上,我也相當于是你的妹妹~”

  “你!”

  不能讓侵蝕繼續說下去了,芽衣提刀準備沖上去時,卻被櫻擋住了。

  只見櫻搖了搖頭,緩緩摘下面具,雙眸中流露出悲傷之色。

  “我早已知曉鈴的結局,英桀們所隱瞞的事實,我也有所了解。

  很長一段時間,仇恨都充斥了我的心間。”

  聽到這番話,侵蝕的臉色陰沉下來,但她很快便恢復了。

  “哦~是嗎?英桀們聯合起來欺騙你,可憐的鈴,根據記載,她似乎是被人類殺死的吧?

  子彈無情地穿過了她的身軀,在這之前,她有沒有祈求,她的姐姐能來救她呢?救她離開那座冰冷的囚籠……

  可惜,她沒有等到她的姐姐。畢竟,是她的同伴阻攔了你的步伐,千劫和羽偏偏又被支開,擋在你面前的,是人類最強的戰力。

  你的妹妹,就這么絕望地死在了人類手中,到最后也沒有看到她的姐姐……”

  絕望、痛苦、悲傷……侵蝕之律者渴求在櫻的臉上看到這一切,但櫻讓她失望了。

  那雙眼眸,最初的悲傷已經消散,留下的只有不變的平靜。

  “為什么……為什么!”

  沒有等到櫻破防,侵蝕之律者倒是先露出了破防之態。

  她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妹妹如此痛苦的死去,櫻還能一臉平靜。

  “侵蝕之律者……”

  櫻緩緩叫出了她的名字。

  “嗯哼~”

  “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你不了解鈴,不了解千劫,不了解羽,也不了解我們每一個人!

  在很長一段時間,仇恨都占據了我的心智,時至今日,即使我在理性上能夠明白,但我的感性卻依舊無法接受……”

  “哦……那你為什么……”

  “因為鈴是我的妹妹,即使她在我的眼中依舊是個孩子,但這是她的選擇。”

  櫻的回答出乎了侵蝕之律者的意料,這是她也不曾了解過的情報。

  事情似乎,開始掙脫了她的支配……

  “在鈴被逐火之蛾帶走之前,我原本是有機會帶她離開的。而且,羽幾次都想強行帶著鈴遠離逐火之蛾。

  但是……鈴拒絕了我們。”

  “怎么會……”

  芽衣和侵蝕同時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這段歷史,從未被人提起過。

  “雖然很害怕,但她相信逐火之蛾采取的措施并非毫無依據——自愿被帶走,不讓其他人因自己而承擔更大的風險,這是她所做的選擇。”

  “但她依舊死了,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類手上……

  櫻,你難道就不恨嗎?”

  “……”

  櫻沒有回答,反而是拿出了一條櫻花項鏈,那是羽送給鈴的禮物。

  這是蘇羽交給羽的,這條項鏈來自樂土之外,來自緋玉丸……

  櫻緊緊地握住手中的項鏈,仿佛握住了自己妹妹的手。

  “我恨,我一直都在憎恨……

  直到那一天,羽找到了我,將這條項鏈交給了我。

  在最后,你盡到了姐姐的責任。櫻,你以一個姐姐的身份,陪著她走到了最后一刻……

  我守住了身為姐姐的【驕傲】。

  我相信羽,相信他告訴我的真相。

  當我違背鈴的意愿去營救她時,我們的身份就發生了逆轉。

  一直以來,其實是她在保護我,無法離開對方的人……是我。

  也因此……我絕不能放任自己去【復仇】。

  我不能再一次,讓妹妹失望!”

  “……”

  “……”

  沉默,良久的沉默,直到這一刻,芽衣才明白,這位不擅長表達自己感情的融合戰士,她一直以來都承受了怎樣的痛苦。

  “那又如何,要我為你們感人情深的姐妹戲碼鼓個掌嗎?”

  侵蝕陰沉著臉說道,她現在已經不想和她們繼續廢話了,廢了芽衣,拿到羽的數據,這就是她唯一要做的事。

  只在那一瞬,無數的觸手從四周襲向了芽衣,但比侵蝕更快的是櫻。

  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快的斬擊,斬斷了那一切,也在那一刻完成了【觸碰】。

  “……櫻!”

  雖然此時還不夠明顯,但正從櫻手臂處逐漸開始蔓延的暗綠色,芽衣已經相當熟悉。

  “你可以保護她一時,卻不能保護她一輩子,就像被你拋棄的可憐妹妹一樣……”

  櫻仿佛沒有聽到侵蝕之律者的話語,自顧自地將櫻花項鏈戴好,將【勿忘我】面具戴上。

  “我從來不會在鈴的面前拿起武器,但剛才那一招——剎那一刀,【萬象無明】,是鈴取的名字。

  那一招不止是為了凍結空間,更多的是為了保護。”

  在數據空間中,侵蝕的權能無疑是無敵的,但正是因為這種無敵帶來的自負,讓侵蝕之律者忽略了某些存在。

  就在櫻話語落下的一瞬間,一道溫潤的白光映入侵蝕驚訝的雙眼,那道白光正從芽衣的身上涌現,將她徹底淹沒。

  【千界一乘】,那是蘇的回應。

  …………

  芽衣已經禮物,櫻狼狽地握住了刀柄,忍受著侵蝕帶來的痛苦。

  “所以,你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為了被我侵蝕,你就和你那廢物妹妹一樣無能……”

  侵蝕之律者居高臨下地看著櫻,眼中充滿了怒火,離羽如此之近,卻被這種廢物搞得一塌糊涂。

  “在對足夠強大的記憶體進行侵蝕時,就連你……也必須傾注相當程度的精力。

  甚至會暫時無法維持那種近乎【全能】的狀態。

  結果表明,我和蘇賭贏了。”

  “唉~有時我還真是無法理解你們呢……櫻。

  無法拯救自己的妹妹,卻直面死亡,去救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

  “這并非毫無意義,無論是對整個計劃,還是對于我。

  侵蝕之律者,盡管你并不是鈴,但我們總要做出了解。

  面對死亡,逃跑,而后又一次直面死亡,這種事情我并不是第一次做。

  正是因為我們從未改變,愛莉希雅才會深愛著我們。

  這是你永遠都不會理解的情感,你所謂的愛,不過是支配!”

  “……”

  侵蝕陰沉著臉伸出了手,一根尖刺徑直貫穿了櫻的腹部,血液順著嘴角流下,但她的臉上只有微笑。

  “這就鈴感受到的痛苦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死得更痛苦一些。

  盡你所能讓我感到絕望,感到悔恨,感到孤立無援……

  這樣,我才知道曾經的自己有多么【不稱職。

  才能知道,我最后又是如何……守住了身為姐姐的【驕傲】”

  “我為什么要答應你?我能給予你們的憐憫已經被你們耗盡了……”

  雖是這么說,但侵蝕卻讓尖刺攪動著櫻的傷口。

  “看來你千劫說的沒錯……”

  櫻笑著看向侵蝕,隨后……

  “你就是個拙劣的模仿者,惡心的蛆蟲,腐敗的******

  你臉上的面具就和你一樣,就是個******”

  “……”

  尖刺刺穿了一切,她的四肢,她的身體,她的心臟……最后,那條項鏈也被碾碎,如同她一樣。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